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有家却破碎、无处是归宿:我的劳工兄弟李可明的悲剧人生  

2015-07-17 11: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家却破碎、无处是归宿:我的劳工兄弟李可明的悲剧人生 - 王江松PHILOSOPHY -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昨天,工人李可明在自己的微信圈里发了一家三口的合照,却赫然题了这样一句话:“世界之大,但没有一处是我们的容身之地!”当时我被惊着了,赶忙问他发生什么事了?他说有空再告诉我。今天接到他的私信,又让我更大地惊着了:         

 

       王老师:晚上好,谢谢你的关心,就昨晚我发的那句话和那张照片说明一下。这是我们一家三口,那是小孩一岁多时我们一家三口独有的一张照片。说那句话,是因为家里情况,我不得不和老婆分开,回到云南老家照顾年迈的父亲及天生聋哑的老妈。父亲今年75高龄,基本每天吃饭都需要端到身边,我从2015年3月31日从深圳奇利田公司辞职回到老家照顾他们。现在老婆、小孩和我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地方生活。老婆为了不要断了我们一家三口的经济来源,不得不留在深圳上班,小孩在两岁半就放在老婆的老家湖北上幼儿园。就这样,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却在三个不同的地方,我在云南,老婆在深圳,小孩在湖北。所以,当我昨晚一个人走在普洱市的大街上,看到周围的一切,想想老婆、小孩、我在不同的地方,都没有属于自己的家,一家三口没法生活在一起,甚至没有更多的全家照,不由自主地发出“世界之大,但没有一处是我们的容身之地”的感叹。我们这些农民工,就是一些回不去农村、留不下的城市的流浪汉。王老师:我只有小学文化,不知道咋样去描述我现在的情况。本来心里想了好多,但一去写就写不出来…… 【文字上略有修饰】

 

       可明的故事大抵如此,我听了以后不知道对他说什么好,问他是否愿意拿出来分享?他说:“可以,这没啥的,都是实情。”         

       诸位朋友,现在让我们回头来看看他们一家的合影:请问当诸位直视他们的面容和眼神时,心里有什么感觉?本来也是一对帅哥靓女,为什么脸上就难觅喜悦和幸福的踪影?中国有两亿七千多万农民工,他们不应该得到本来应该得到的一切吗?世界之大,真的没有他们一席之地安顿他们小小的家吗?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