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王江松:如何解开尘肺病农民工问题的死结?  

2014-09-12 22: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工人》2014年第7期卷首语


在我国三十余年工业化进程中,由于一开始就缺乏必要的顶层设计和制度安排,因此在GDP和经济总量获得持续高速增长的同时,也积累和遗留下来大量灾难性的社会问题,600万以上农民工罹患尘肺病就是其中之一。

绝大多数尘肺病农民工至今仍然没有得到工伤职业病认定并获得医疗和生活保障,他们为工业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却只为自己留下了一身尘肺病,贫病交加、妻离子散,痛苦地挣扎在死亡线上!可以好毫不夸张地说,这是国殇,这是民族灾难,这是整个社会的耻辱!

自从尘肺病问题浮出水面以后,已经出现了三种解救的努力:

一是以“大爱清尘”等公益组织为代表的社会救助,它们在宣传法律和尘肺病防治知识、舆论动员、个别救助、推动国家立法等方面做了许多极为艰苦的工作。

二是尘肺病农民工的个体维权和自救,本刊这一期介绍的刘建伟就是一个难得的典型,他自学法律,坚定维权,不仅为自己而且帮助其他工友讨回了一些公道。

三是尘肺病农民工的集体维权和自救,比如四川省沐川县数十位农民工抱团死磕,推动当地政府解决了工伤认定、先行支付、医疗保障、生活救助等问题。

这三种来自尘肺病农民工和民间社会的努力当然难得可贵,但对于已有的600多万尘肺病人和每年还在新增的尘肺病人来说,并不能大面积地并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这三种努力必须整合成为一种共同的努力,那就是一起推动国家层面的立法和政策制定,普遍地、制度性地解决已有尘肺病人的医疗、养老和家庭生活问题,以及未来尘肺病的预防问题。

一个国家的工业化和经济增长不能建筑在劳工的无休无止的牺牲的基础之上!劳工、社会与国家必须在这一点上达成最基本的共识。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