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从需要层次论和社会冲突论看工会的本质、属性和功能  

2013-06-27 22: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工人》2013年第3

 

从需要层次论和社会冲突论

看工会的本质、属性和功能

 

国内对工会的本质、属性和功能的研究,强调的是工会在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结构中客观的地位和作用,而且直奔劳资和谐与社会和谐的目标,而看不到这种和谐只能通过劳资冲突才能实现。本文侧重从满足主体需要的角度来看工会的属性和功能,而且强调从劳资冲突的建设性作用出发来看工会的社会功能。

 

一、工会是以工人为主体的雇佣劳动者自愿结合的群体组织

 

从工会产生过程来看,工会最初是以工厂工人为主体的、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处于被雇佣地位的简单劳动者的联合,至于复杂劳动者组织或加入工会,那是一百多年以后的事了。简单劳动者或蓝领工人之所以率先组织工会,一方面是因为他们人数众多并集中于工厂从事集体劳动,具有组织工会的客观条件,另一方面是由于他们在与资本家的生产关系和市场交换关系中处于劣势地位,单个工人没有能力维护自己的劳动权利,只有联合起来才能制约资本家的权力、限制资本家的剥削,因而具有组织工会的主观愿望。高级技工、技术人员和低层管理者等复杂劳动者虽然也是雇佣劳动者,但他们最初人数很少,又拥有较高的职业技能或韦伯所说的“市场能力”,因此对他们来说,理性的选择不仅不是成立或加入工会,反而是与资方合作,而资方也愿意把他们拉拢和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只是在进入20世纪后,随着复杂劳动者人数的增多,部分复杂劳动者才逐渐加入工会。

简单劳动者或蓝领工人又包括熟练工人和非熟练工人两部分。熟练工人具有较高的技术和技能,是生产过程的主体力量;非熟练工人(含学徒工)只有很低的技术和技能,是生产过程中的辅助力量。工会的出现有赖于这样一个历史契机,那就是劳动者已经具有一定的“市场能力”并在生产过程中具有不可或缺的地位和作用因而具有了一定的与资本讨价还价的意识和能力,很显然,非熟练工人不具有这样的条件,因此率先成立工会的只能是熟练工人。按照中世纪手工业传下来的行会传统,最初的工会都是由拥有一定技术和技能的熟练工人组成的行业工会。但工会的发展有赖于把所有工人都组织到工会中来,而这是一件需要努力争取才能完成的事情。按照产业原则把同一产业里的工人不分职业、技能、熟练程度、新老和男女区别组织成为产业工会,在英国直到19世纪末才实现,在美国直到20世纪30年代才实现,其间发生了老工会主义即行业工会主义与新工会主义即产业工会主义之间的激烈争论和斗争,最后,产业工会终于基本上覆盖和统一了行业工会,从而使工会运动达到了较高的组织水平。美国的劳联和产联经过长期争执最后合并为劳联-产联,生动地说明了工会运动的这一内在发展逻辑.

20世纪以来,复杂劳动者或白领工人也逐步加入了工会。不管情况如何变化,工会是雇佣劳动者的组织、工会运动是劳动运动这一本质规定,在工会消亡之前是不会改变的。

 

二、从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看工会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属性和功能

 

工会是具有经济、政治、文化等多重属性的社会组织,是市民社会或公民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

首先,工会具有经济属性,是工人为了加强与资本家的市场交易能力或讨价还价能力、提高自己的工资收入等经济利益而成立的“劳动联合”,获得较高和更高工资、较短和更短工时、较好和更好劳动条件(换一种说法就是避免较低和更低工资、较长和更长工时、较坏和更坏劳动条件)是工会的直接目标。工会首先是一个经济组织,是在企业和产业这些更大经济实体中与资本方和雇主组织相对立的方面。

其次,工会不可避免地具有政治属性。仅仅是为了成立工会组织,工人们就不得不与禁止工人结社的法律和政府的残酷镇压进行不屈不挠的英勇斗争,这已经是一种政治行动了。在工会合法化之后,工会的发展表现为由经济领域向政治领域的过渡:(1)企业工会、行业工会、地方工会之间的联合,直至成立全国性产业工会乃至全国总工会;(2)全国性工会组织通过游说议员、通过支持代表或同情工人阶级的政党,把自己的利益和要求带入国家政治生活层面,使资产阶级国家政权的性质发生部分质变。工会不是政党而始终是群众性组织,但工会肯定是重要的社会政治团体,即使不涉及别的理由,仅仅因为如果不进入政治层面工会就不能有效地维护工人阶级的经济利益,工会也必须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一个政治组织。

第三,工会也具有特定的文化属性。工人阶级一定会把自己的价值观、情感、信念、道德和习俗带入到工会之中;他们成立工会,不仅仅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经济状况、提高自己的经济地位,同时也是为了满足自己作为个人和社会成员的精神需要和文化需要,其中最重要的是想过一种可以归属于其中的、有尊严的社团(society)生活的需要,对这一点,泰尼鲍姆在其《真正的社会:一种劳动哲学》中说得最为清楚明白。除此之外,工人们还希望自己的组织能够满足自己提高知识、技术和技能水平的职业教育需要,以便能够反过来提高自己的劳动生产力和改善自己的经济状况。

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和赫茨伯格的双因素论对于我们理解工会的属性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如果说,工会作为经济组织,主要是为了满足工人的生存需要和安全需要,工会作为政治团体,一方面是为了更好地满足工人的生存需要和安全需要,另一方面是为了满足工人的归属需要和自尊需要,那么,工会作为一个文化共同体,则主要是为了满足工人的归属需要和自尊需要。需要指出的是,即使在发达国家,至今还很少有工会能够把满足工人的自我实现需要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后面我们研究工会的内在矛盾和发展前景时,还会回到这个问题上来。

可以毫不犹豫地断言,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个工会,都同时具有经济、政治和文化属性,只不过由于其所处环境不同,这三种属性的比重和组合方式会有所不同。一般来说,经济属性是所有工会最重要的属性,即使在某些特定历史条件下,某些政治工会及其成员会毅然牺牲当前的经济利益,甚至甘冒牺牲生命的危险,但那也是为了在未来获得更大更长远的经济利益。在不同历史条件和不同国情下,工会的政治属性和文化属性会有很大的区别,以至有些国家的工会似乎仅仅只是一个经济组织。不过,仔细观察之下,这些工会也具有哪怕是非常微弱的政治属性和文化属性。

工会既然是工人阶级为了满足其生存、安全、归属和自尊等需要而建立起来的,工会既然就有经济、政治、文化属性,那么反过来说,工会的功能、职能、效用和作用就在于充分地实现其经济属性、政治属性和文化属性,就在于满足工人阶级的生存、安全、归属、自尊等需要,进一步说,工会的功能、职能、效用和作用,就是要在资本主义社会结构中代表和维护工人阶级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权益。工会的经济功能就是要维护工人阶级的经济权益,提高工人阶级的经济地位;工会的政治功能就是要维护工人阶级的政治权益,提高工人阶级的政治地位;工会的文化功能就是要维护工人阶级的文化权益,提高工人阶级的文化地位。

 

三、从社会学的冲突论与工会的社会功能

 

那么,工会有没有一般地促进整个社会发展的“社会功能”呢?当然有,但这种社会功能正好是通过履行其代表和维护工人阶级权益的职能来实现的,而不是作为整个社会共同利益的直接代表者和维护者的身份来实现的,这是因为,在存在阶级矛盾和对抗的条件下,没有抽象的社会共同利益,而只有具体的、对立双方都认可的共同利益,也就是通过劳资双方的斗争达成妥协和合作以后才能实现的共同利益,如果劳动者和工人阶级不积极主动地与资产阶级进行斗争而是消极被动地屈服于资产阶级,如果仅仅由资产阶级单方面来界定社会利益,那么,这种“社会利益”就不可能是真正的社会利益,而只是一种打扮成社会利益和公共利益的狭隘的阶级利益,由此来指责工会运动破坏了公共秩序、损害了公共利益,就是不能成立的。因此,不能抽象地谈论工会的社会功能,一定要在阶级斗争和阶级合作的具体场域中来界定工会的社会功能:工会很好地履行了维护工人阶级权益的职责,也就从根本上履行了自己的社会功能。在现代民主政治框架内,社会共同利益的直接代表者和维护者,既不是工会也不是雇主协会这些社会组织,而应该是国家这一最高的政治实体。

这一观点能够得到经济学、政治学、管理学和社会学等方面的广泛支持。限于篇幅,此处仅仅引证著名社会学家齐美尔、科塞等人的相关论点。齐美尔的《冲突论》和科塞的《社会冲突的功能》的基本观点可以概括如下:

1)社会冲突并不像帕森斯等人所认为的是病态的、反常的社会现象,只具有破坏性、分裂性的后果,它们也是一种社会化的形式,一定的冲突是群体形成和群体生活持续的基本要素;

2)冲突通过加强群体意识和分离感而在社会系统中的各群体间建立起边界线,由此使系统内的群体身份得以确立,相互的排斥通过在不同群体间建立一种平衡而使整个社会系统得到维持;

3)经常的和制度化的冲突可以释放和宣泄敌意和紧张,因此冲突对社会秩序具有保护或安全阀功能,相反,如果不提供这种出口,敌意就会被堵塞并累积起来,最终导致社会关系的解体;

4)建立在多重群体关系之上的多元社会,有可能通过群体间的多重关系和多种形式的冲突而被“缝合”在一起,也就是说,多种冲突可以相互抵消,使社会不至于沿着一条主要的分裂路线走向二元化并最终走向崩溃;

5)公开地表达出来的冲突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因为正是冲突机制使社会面对挑战时能够进行积极的调试和调整,能够推动规则和法律的修改,从而使社会能够在变化了的条件下延续下去,相反,一种不允许冲突存在的僵化的社会制度,不仅达不到真正的稳定和牢固,而且一定会因为阻止必要的调整而走向灾难性的崩溃;

6)与外部群体的冲突会增强内部的团聚力,而专制主义并非团聚力增强的结果,反倒是内部完全失序的结果;

7)冲突能使对立双方高度组织化和斗争规范化,劳资斗争的历史证明,对方的统一和组织化对己方是有利的,因为这可以在对立双方之间引入共同规范,即双方约定用常规武器进行斗争,所以雇主方面希望工会能协调统一工人的行动,以免遭受好斗之士的号召和野猫式罢工,而工会方面也希望甚至帮助雇主方面组织起来,这样它就不必去与许多不同的雇主讨价还价,这样一来,资方的联合与工会的联合同步增长,两个组织互为存在的条件,就像外部的冲突加强了各自内部的团结一样;

8)在冲突没有发生时,对立双方对各自的力量并没有确切的了解,通过冲突和较量,双方都展示了自己的力量,而和解正好发生在双方通过冲突使各自的实力得到鉴定之后,与此相反,互不了解会使和解变得更加困难;既然冲突成为确定对立双方相对实力的最有效的手段,那么它也就成为一种重要的社会平衡机制。

科塞最后总结说:“在一个对冲突根本没有或只有不够充分的容忍和制度化的社会结构里,冲突易于导致机能失调。冲突导致分裂的威胁的强度和对社会体系公认的基础的破坏程度,与这个社会结构的僵化程度有关。威胁这样一个社会结构内部平衡的不是这样的冲突,而是这种僵化本身。这种僵化使得敌意能够积累起来,一旦冲突爆发,这种积累的敌意就会集中到一条导致分裂的主线上。”

问题不在于人为地遏制和消灭一切冲突,而在于使冲突公开化、正常化、经常化和制度化,使之变成一种良性的社会推动力量。这是社会学的发展留给我们的宝贵思想遗产。这也证明了,工会在履行自己的天职和使命的同时,也在推动工业社会和公民社会的发展。

三、略论中国工会的本质、属性和职能

从上述理论观点来看中国工会,我们可以得出三个基本的观点:

第一,中国工会是以工资收入为主的被雇用劳动者的群众组织,即使国企工人也存在着与国家及其委托的管理者的雇佣关系,国企与国企工人也是一种劳资关系,只不过不是私人资本与劳动者的关系,而是国家资本与劳动者的关系。因而工会与企业之间也必然存在着利益矛盾和冲突。私营企业工会就更不用说了。

第二,中国工会也必然具有经济属性、政治属性和文化属性,应当全面地代表和维护工人的经济权益、政治权益和文化权益。中国工会不能代表全国人民的总体利益,而是通过维护好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来促进全国人民总体利益的实现。

第三,劳资之间、工人和工会与企业和雇主协会之间一定会存在利益、立场和观点之间的矛盾和冲突,这在工业社会和市场经济中是常态而不是非常态,因此切忌由政府出面强制性压制这种矛盾冲突,而是要引导这种矛盾冲突在法制的轨道上,用和平民主、协商谈判的方式得到解决。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