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文字里,那些女工在现场  

2013-06-24 15:28: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以朝圣者的虔诚拜读每一篇打工者的书写,或许,这里孕育着真正本土的、原创的、指向未来的现代文化。
文字里,那些女工在现场
刘燕 来源:东莞时间网-东莞日报
[转载]文字里,那些女工在现场 - 王江松PHILOSOPHY -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转载]文字里,那些女工在现场 - 王江松PHILOSOPHY -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本报记者 梁栋/图

    亲历者和观察者

    作为曾经在流水线上的一名普通女工,郑小琼的目光一直聚焦于打工人群。为了完成新作《女工记》,她花费五六年时间,采访了成百上千名女工,倾听她们的故事与喜怒哀乐,并用诗歌的方式表达出来。《女工记》被评价是“中国诗歌史上第一部关于女性、劳动与资本的交响诗”,文学之外,打动更多读者的是事实的力量,让人了解东莞外来女工的生活。事实上,随着采访的深入和自身身份的转变,郑小琼的写作也从单纯的亲历者视角,转向兼具观察者和研究者的视角,在翻阅了大量以打工者为对象的资料后,她坦言“这些书籍大大开阔了我的视野”。

    越来越多人把目光聚焦于这一群体,亲身体验、探访、研究,并呈现出女工的生存状态、生存困境。关于中国女工的另外几本专著,还包括2011年香港理工大学副教授潘毅的《中国女工:新兴打工者主体的形成》,今年1月北京的吕途出版的《中国新工人:迷失与崛起》。

    和女工们一样“在场”

    很多人眼里的女工是面目模糊的,是“沉默的大多数”。偶尔见诸于报章的女工,常常以励志、奋斗的主人翁姿态出现。而《女工记》里呈现的女工是鲜活的。她们可能迷失在大时代中,她们可能艰难,但她们也面对机遇和冒险。

    “这几年的双休日,我几乎都在奔波中,就是为了倾听故事。”郑小琼说,几年前,她开始在广州的一本文学刊物担任编辑,但为了保持“在场感”,同时也为了持续与工友们保持联络,她每个周末都在广州与东莞两头跑。从2006年到2012年,《女工记》大约花费了6年时间,而其中更有大量戛然而止的素材,并没有完全收录在书中。

    非虚构写作的力量

    尽管“非虚构”这个词近几年被用得有些泛滥,但大量非虚构作品引发的关注度,还是说明了读者喜欢看这样的作品:真实地反映我们所处的时代所发生的人和事。

    只是在真实这个大前提下,仍然因为写作者本人的立场,而让作品呈现出不同的面貌。

    在不少来自国外的观察者眼里,常常把中国农民的迁徙与欧美历史上的人口迁徙比较,但郑小琼却并不完全认同这种观点。在写《女工记》之前,郑小琼阅读过英国《金融时报》记者魏城写的《中国农民工调查》,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外国记者喜欢把中国农民进城形容为“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人口迁徙潮;人类历史上增速最快的城市化率;全世界人数最为庞大的城市人口”。作为一个曾经的女工,郑小琼却感觉周围的人并没有真正意义上进城,也没有感觉到变成城市人口了。“我们从身份属性来说依然是农民,只不过是从工业生产的农民。我一直不认为农民进城了就是城市人口。”

    我关注那些 没有成功的人

    东莞日报:从2004年起,你就开始一直在做一件事,就是面对数量庞大的外来女工,关注她们的命运,记下她们的故事。但为什么直到去年年底,《女工记》才得以出版,写女工这个群体是否不如一开始设想的那样顺利?

    郑小琼:这本书收录的最早一首诗是2004年写的,但是我有写女工这个想法却是2006年,当时我离开五金厂,租住在城中村。我觉得我应该更深入一些,于是开始慢慢调查。

    如果只按最初想法还是比较顺利,但是当你深入到其中,就会觉得越来越多的东西涌出来,我以前是在工厂打工,接触的部分只是工厂女性,而深入之后,我接触到了不同类型的女性,各种职业,各种身份,以及因为身份与职业在她们身上呈现出来的不同价值观,对现实的不同感受。

    以前写作打工题材时,我关注的是个体的我的感受。当我作为一个倾听者倾听别人,或者作为一个观察者观察身边的工友,关注的面大多了。在这部诗集里,我关注到女工的家庭、社会背景、婚姻、小孩教育等,关注面扩大了很多。

    东莞日报:在书中,你写了96位女工,其中绝大多数是有名有姓的、单独成篇的诗歌,在手记里则写了更多具体的女工故事。为什么想到这样写?这些人是如何找到的?

    郑小琼:我有很多工友,通过工友介绍,我认识了一些老乡,然后租住在城中村,认识了很工厂之外的职业女工,我有一些工友在杂货店,有的做了小加工作坊的老板等,因为我来广东差不多十年了,我以前的工友分流出很多不同的身份,而我辞去五金厂工作之后,做了差不多一年半的销售,在做销售时,我联系许多人,比如客户等,他们也介绍我认识了一批女性,这样圈子就越来越大了。

    手记部分,是我观察女工当时记下的一些小感受。很多时候当我们静下心来做一件事,会发现她们其实早就出没在我们身边,我以前没有去关注也没有在意,而现在我只是重新关注。

    东莞日报:最开始关注女工这个群体时,你本身还是常平的一名女工,随着到广州工作,你成为了一名编辑,无论在地理上还是身份上都有了很大转变,这种变化让你对女工这个群体的思考有什么样的转变?

    郑小琼:当我是女工时,我的写作倾向可能是个体在工业时代遭遇到的一切,比如对加班的感受。当我离开之后或者说当我接触更大的世界之后,也许我的观点就不同了。比如,我了解国外工业化初期进城务工农民的境遇,对比我们究竟在哪些地方更好,哪些地方不好,包括制度与公共政策的差别,由此产生的打工者现实遭遇,以及这种遭遇对打工的生活、家庭、心灵造成的影响。

    我写了很多这样的感受,现在《女工记》呈现了其中很小一部分。

    东莞日报:书中你有一篇文章是写《阿敏的故事》,阿敏同样是一个热爱文学的女孩,但她却“消失了”,无迹可寻,她的故事为什么让你这么触动?

    郑小琼:阿敏估计东莞很多写作的人都认识,她写诗歌,有一些诗歌被谱成了歌曲在网络上传唱,我跟她认识很多年,像阿敏这样的打工写作者在东莞相当多。我写阿敏是因为她在我视野里消失两年后,偶然一次在网络上,我看到了有关她的消息,她成为她生长的那个城市第一个因为传销而判刑的人,她才23岁。当我看到这则消息时,我想起我以前与她在网络聊文学聊人生以及种种交往,心里觉得憋着什么。

    我反对与警惕这个时代的某些“主流”价值观,比如不少宣传流水线工人变成白领凤凰的成功史。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都很在意挖掘这类成功励志者。我个人更关注那些没有成功的默默无闻的人,她们的声音才更值得我们关注,她们甚至连改变自己命运的能力都没有,她们只能呆在流水线,老了回到故乡,她们就出没在我们身边。

    东莞日报:在人们的印象中,似乎有意无意地把你塑造为“用写作改变命运”的成功人士?

    郑小琼:就我个人来说,我一直反对把个人奋斗史作为心灵鸡汤来装饰这个时代。

    我知道这种个人的“成功史”背后是这个群体最大多数的“没有成功”,绝大多数工友对于未来是无力,她们只能在流水线上工作,她们结婚面临着不是团聚而是家庭隐形的破碎,她们的小孩必然在离她们几百公里几千公里的乡下就读,她们夫妻之间有时一年或者半年才能相聚,在现实中,她们面对未来的选择是那样的无能为力。

    在无奈的现实面前,“个人奋斗”似乎成了我们无奈而被迫接受的共识,但是在这样的一个庞大的群体中,这样的成功者有几个?我时时警惕着。

    东莞日报:要持续观察同一位女工的生存状态,是否是一件困难的事?你如何与她们建立联系,她们又怎样向你打开心扉呢?

    郑小琼:是的,这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很多人都消逝了,我也丧失了一些很有意义的群体,我在手记中曾写过四个很典型的女工,她们四个都是孤儿,她们来自不同的省份,但是因为孤儿的身份,使得她们四人关系特别好,她们一起离厂,一起进工厂,但是后来她们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我来不及与她们仔细地交流,让我懊悔,我觉得如果《女工记》能写她们的故事会很有趣味,可以让我观察农民工一些圈子产生的途径。其次流动性太大了,我只能慢慢去坚持,幸而她们有故乡,我会去湖南、江西、湖北关注她们。

    这样持续将以前单一的平面扩展成一个立体,我觉得更有意义一些。因为这个世界,没有谁有时间耐心去倾听一个陌生人,但是我努力让自己有耐心去倾听。我一般只是听,很少发言,我会把倾听到以及观察到的写出来,也许第一次她跟你交流,会呈现自己光鲜的一面或者经过过滤后的故事,但是倾听次数多了,这种过滤就越来越少,也便越来越真实。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