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先进微电子(ASM)罢工第20天:先进工人申请游行 担忧争议问题  

2013-11-20 12:14: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19日 周二(ASM罢工第20天)简报

传有不少人申请N+1走人,但大部分申请的都没批,走的只是一部分。公司试图以此分化维权工人。工友继续揭露、讽刺那些复工者,例如有工友揭发J24的一个红领组长,平时上班不开机而且有时还睡觉,现在罢工期间一个部门就他一个人在干活。还有揭发J08主管和一个组长(工人称“姚氏二兄弟”)近两天陆续打电话对J08铣床、钳工等部分员工进行威逼利诱、要挟恐吓让这部分人回车间开工,这些“好员工”竟然乖乖复工了!工人纷纷说,那些对抗员工维权的,敢当资本家走狗奴才的,我们必须记录下来,作为ASM维权历史记录,客观的真实的把他们的面孔和名字明确地留在历史记录中。

有工友回顾今年3月J-7部门搬惠州停工时的诉求,老板忽悠开工后解决,可结果是狡猾的老板施舍2块5的餐补,却把去年的分红降了一大截。这还是刚刚发生的事啊兄弟姐妹们,我们要坚定我们的诉求——加薪3000,2N加1决不动摇!

上午,福永J54部门自发罢工了,但在经理的压制下工人又复工了。有工友说,这次罢工最大的不足就是三边(ASM三大厂区:沙头角、福永、惠州)没有来一个联动。

今天还发生两个有趣现象,一是有一个不知哪来的德国人加入先进工人罢工队伍,操着不太流利的中国话和工人们一起高喊口号,鼓舞了许多工人。二是来自龙岗坂田的福群电子厂竟跑到厂门口来发招工传单,有工人觉得给公司压力也好,不过工人大多并不理会,更关心当前的维权行动。

今天“工人集体维权宣传部”更是发出了《生死决战——维权队伍请求你们火速支援》的公开信,决心扳转劳资双方势均力敌的趋向,加大工人行动的压力。公开信充分展现了绝地大反攻的战斗意志、决心和智慧。值得注意的是,该文宣特别强调工人通过公开的集体谈判,达成由政府监督的加薪协议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由此反击资方的威胁、分化和可能的秋后算账。

为了突破僵局,先进工人今天甚至还去了公安局申请到厂外游行(结果暂时未定)。于是在工人中有对明天是否游行的讨论。但此举的风险,引起了许多工友很大的担忧和争议。工人最担忧的是外人或公司派人混进来捣乱搞破坏,甚至造成暴乱局面,政府趁机介入,警察插手打压。有人更说,出去游行的话,这次罢工就很快要完结了,吃亏的绝不是老板。有工人反对游行,许多工友也认为现在谈游行不靠谱,理性维权才是最好的选择。红花草维权者也表示不支持游行的想法,强调理性维权,理智维权,合法合理维权。

但也有人认为,那么多天都没出什么大事,有序游行应该可以的,一个部门一个部门排好队,自己部门看好自己部门有没有陌生人,每个部门戴红袖章的安保管好各自部门的就行了。有工人认为,理性维权是对的,但是太理性就是软弱了,不施加压力,资本家有的是钱拖着我们。该工人主张游行。

仍然有人怀疑我们工友都能否控制好自己情绪。还有人怀疑游行的作用:退一万步说,就是公安局批准了游行,游行的时间、地点、人数都有严格限制,如果公安局批准的线路很偏僻,游行还有意义吗?关键还是风险很大,万一有什么闪失,我们就可能直接引到政府的对立面了,谁能承担这个责任呢?维权是大家共同的意愿,直接影响着大家的利益,还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比较好。

有人较为慎重地认为,游行是一张牌,只是现在还不应该出。为了进行谈判,给厂方面子、保存名誉,暂时不要采取游行行动。但是可以在厂门口摆阵打横幅,叫媒体给厂里曝光。要看公司怎么出牌,我们再考虑怎么应对。相信过了明天,事情会有很大变化。如果不行,我们代表才会有进一步行动。先看公司的诚意,才能再做决定是否游行。现在要做的是争取更多同事到海鹏,让资方看看我们的人气。不要老是再纠结游不游行的问题了,现在谈游行操之过急了。甚至有工友提到了去年9月华强北反日游行示威被打压的教训。

有员工代表呼吁各位不要再提游行的事,因为这里面风险太大,如再提就T出群。对于媒体,大家也很愤恨,指责很多媒体报道完全站在公司立场说话,媒体都被公司买通了。另个员工代表干脆说,不要再联系媒体,发现者也T出群。有工友对此抱怨说,动不动T人,把维权的同事T光了,难道就靠几个员工代表维权?有员工代表辩解说,如果因为管理员T你就满腹怨气,在场的代表被辱骂不知多少次了又抱怨过什么?有工友说,如果管理确实T错了人应该体谅下,再加回去就是了。

随着斗争的紧张化,员工代表加大对质疑意见的压制,越来越不宽容的气氛上升,也引起了一些工友对“团结”的怀疑。对此,工友纷纷劝说和解释,也有人直言批评:区区小事老是说三道四,那些领头的代表每天够辛苦了,扪心自问自己又付出了多少?但也有人趁机释放蛊惑人心的离间分化言论,例如攻击红花草是奸细、质疑罢工为何组织如此有章法,遭到许多工友的驳斥和反击,指责这些言论者为“脑袋残疾”。

对于游行,有工人分析认为,现在公司巴不得把球踢给政府,不排除资方故意激怒员工进行游行,甚至资方就可能带着工友去游行、跟政府发生冲突!有些工人怀疑,游行也许是个陷阱,如果公安局批准了,那可能是公司和政府商量好的。但仍有工人自信地认为,这么多天了,有谁打人了吗?有人砸东西没?有什么怕的!不给资方施加压力,它奶奶的天天给我们玩太极。反对游行主张的员工代表质问:谁愿意当游行负责人?还真有工人回答说愿意负责游行!还有人说大家各负其责就行了,自己的事还要别人负责吗?但是有工人指出:如果游行示威有人闹事,政府把现在的维权组织者都抓起来,后面还有谁能再带头继续与资方对抗?

最后有工人表示,不管是否决定游行,代表们都要和大家充分沟通。有什么建议应该和代表私聊,或到广播台和更多工友说。


简评:我也说过,先进工人自限在厂内斗争“不失为当前形势下赢得劳资斗争空间的较为自觉高明的策略”(见11月17日罢工简报的简评)。如果游行的话,将面临很大的风险。工人的分析是明智的:资方现在很想让政府力量介入、结束这场罢工,的确有可能是资方把员工引向游行;甚至的确有可能资方和政府商量好之后,公安局批准游行。

个人以为,游行应把握好时机,即如上述较为谨慎的工人所说,这张牌应该在资方继续推诿之后再打出。游行也讲究条件:使罢工队伍有更强的组织性(代表与其他工友的联系、各部门的统一行动、足够数量的安保和组织有序),在组织秩序上把握主动,避免被各类破坏分子歪曲;应该有积极主动的对外宣传策略(因为工人上街了,媒体更可能报道,市民及网络也会有更多自发报道),在舆论宣传上把握主动,避免被官方媒体歪曲。

游行是否已具备上述组织、舆论宣传的条件,这需要先进工人组织者的掂量。目前来看还是不成熟的,至少对外舆论宣传上就是完全不成熟的,出去游行很可能被媒体歪曲,甚至被制造乱局也难以在舆论上反击。

游行一定会使先进工人罢工第一次产生广泛的社会影响,但一直轻视有组织对外宣传工作的先进工人却远远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直到现在许多人仍然认为罢工仅仅是本厂的事、与厂外其他人毫无关系,甚至疏远其他外部支持者的帮忙。那么,如果先进工人在厂外游行受到媒体或当局的压力时,谁又能有效帮助支持你们呢?


阶级斗争学研
2013年11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