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哲学与政治的对话】  

2012-10-25 17:17:00|  分类: 目击与亲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面是@哲学王江松@烟萦刺虻@霜月师陈@马玉飚@岭南左月刀2@叶恭默 等网友关于哲学与政治、关于政治哲学与哲学政治的对话,希望引起更多朋友的讨论。

    @哲学王江松:【哲学王】柏拉图提出这个理念,如果说在古代还有一定依据(即使在古代也从未真正实现过),在近现代多元和民主社会则变成完全的狂想,一旦有人付诸实施(如耄借助权力成为哲学王),必定会导致大规模人道和社会灾难。在一国宪法中强制规定某种宗教或哲学作为国教或指导思想,是哲学王理念的现代形态。

    @烟萦刺虻:一个悖论:哲学治理最佳,但哲学本性拒斥治理;这是需要澄明的。哲学转向治理是情势所迫:哲学必须向城邦说明它存在的意义----它造成哲学的隐微和委屈。哲学迷恋于永恒开阔的光照,不屑于城邦的狭促正义;所谓哲学专制正是权力对哲学的强暴:它限定了哲学视域,也以政治一统窃换了哲学的爱欲和开放。

    @烟萦刺虻:说到此,正好引出关键话语;哲学不觊觎权力的理由:1.它无限的超越本性,2,它质疑自己的所知----这就决定了它不可、也不能固执自己的洞见;它本身就是对话与审慎。相反,历史与当下诸派,以哲学之名勾连权力,本身就是对哲学的背叛。这是一种伪哲学,它的盛行,正好说明了哲学的缺席。

    @烟萦刺虻:回复@邻曰清涯:摆脱不了就不是真正的哲学,至多是派别政治。历史上,哲学有一次政治转向,哲学愿意承当找寻正当秩序的义务----问题在于,它不是为了获得权力或权力的赏赐,仅仅出于爱欲,出于追寻正义的德性。即便如此,这也不是哲学的目的:它仍要质疑、批判、澄明、追索,奔向永无止境的至善终极。

    @霜月师陈:所以是不是可以考虑经历一步顿挫,将超绝的变成上下一贯的,肯定现实(俗谛)与真理(真谛)不离不即的关系,从而肯定假有之必然与有限,形成曲成的超越?//@竹齋主人: 政治哲學本身就存在著嚴重的悖論,解不了正常,看不到就不大正常了。

    @马玉飚 :当一种哲学或者思想不可以被怀疑的时候,那就表示这种思想或哲学对真理的拒绝,他使人们看上去仿佛很优美和陶醉,一如通往地狱的路上总是铺满着鲜花那样。 //@竹齋主人:政治哲學本身就存在著嚴重的悖論,解不了正常,看不到就不大正常了。

    @烟萦刺虻:看,这就是哲学隐微的好处,否则,悲剧和笑话更多。//@岭南左月刀2: 柏拉图是西方极权主义的鼻祖,伪装成人道主义者,流毒甚广,欺骗了诸多学人,好在波普尔剥下了他的画皮。

    @叶恭默:威廉•詹姆斯说:哲学是力图清晰地思维。哲学王柏来图则说:认识真理就是去实践真理,此乃希腊版的“知行合一”,但在西方并为受到东方那样的热捧,柏拉图的叙拉古情结最终亦沦为悲剧。理性与经验是分离抑或糅合,是东西方思维的分野。西方传统坚信,理性若要揭示真实,必须超越现象界。

    @烟萦刺虻:回复@叶恭默:清晰。但知行合一的说法是需要限定的:理论理性与实践理性的区分、及吾知吾不知的本性,决定了哲学的开放与审慎。这也正好解释了叙拉古的悲剧:君王与哲学的契合几乎不可能----真正可怕的,正是东方式执着的知行合一:它抹杀了超越,固置于一重天地的秩序功利;僭主意志似乎是无可避免的。

    @哲学王江松:哲学不能不关心政治,不仅因为哲学家的肉身置于政治的严酷场域之中,哲学家的思想也与政治权力面面相觑,彼此争夺人们的灵魂。哲学不去主动地面对政治,就会被动地成为政治的的俘虏。但就在哲学介入政治的同时,哲学的本性也永远高于政治:政治只是一种或少数几种可能性的抉择,而哲学指向无限的可能性;政治只达到自由的定在,作为一种规定,它同时也是一种否定和排斥,而哲学则是永恒的否定之否定,它在奋力争取一种自由的同时,又不可遏制地渴望更高的自由。因此哲学永远不能成为特定政治的工具——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它被推崇为政治的圣经或指导思想,它本质上也是政治的奴仆,或者说它已经异化为政治权力的灵魂了。

    因此可以而且应该指望哲学与政治之间的一种双向运动:一是“政治哲学”,即从哲学的角度对政治的本性、局限性和发展方向的批判性思考;而是“哲学政治”,既不是为了获取特定的权力,而是为了所有人都能获得平等的政治权利、为了获得更高的自由,而投身于政治运动,这样一种政治行为,或者功成身退返回哲学之中,对已经形成的政治保持新的批判和审视,或者以自我批判的决心和勇气继续从事政治活动,不允许哪怕是自己亲手缔造的政权异化为新的专制权力。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