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传统型社会良心与现代型社会良心  

2012-08-06 13:59:00|  分类: 《知识分子的自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把那些强烈而充分地表现了一个社会的公平与正义理想(社会良心)的人(通常是这个社会的知识分子),形象地、人格化地称之为“社会的良心”(仿佛社会是一个独立的人,而知识分子是他的良心,或者说,社会良心化身成为一个活人)。

比如,当伏尔泰和左拉挺身为弱者和无辜者呐喊和辩护,挺身维护社会的公正时,我们就把他们尊称为“社会的良心”、“社会的良知”,因为他们充分地表现了他们所处的那个社会的良心水平。当西德总理勃兰特在波兰华沙的二战烈士纪念碑前跪下来认罪、忏悔时,我们说他是“德意志民族的良心”,因为他集中代表和表达了德意志民族的社会良心。西方历史上称得上是“社会的良心”的人,还有苏格拉底、耶酥·基督、布鲁诺、马丁·路德、华盛顿、巴尔扎克、马克思、爱因斯坦、罗曼·罗兰、路德·金、萨特等伟大的思想家、宗教家、艺术家、科学家、政治家,他们以自己巨大的人格力量和道德威望,代表了他们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公平和正义的要求。

按照我的思维逻辑,可以把社会良心分成传统型社会良心和现代型社会良心,如同可以把知识分子分为传统型知识分子和现代型知识分子。

很显然,孔子、孟子、屈原、贾谊、杜甫、韩愈、柳宗元、王安石、司马光、范仲淹、朱熹、岳飞、文天祥、王阳明、张居正、海瑞、王夫之等等古代中国的思想家、艺术家、政治家,是传统型的知识分子,代表一种传统型的社会良心,他们把群体人格、忧患意识、为他型良心以及“仁政、王道”的社会政治理想发展到顶峰,他们也不愧是他们那个社会、那个时代的“良心”或“良知”。

问题是,他们能否继续充当现代型社会良心的代表?或者说,现代社会的知识分子,如果继续保持那种传统的群体人格、忧患意识和为他型良心,他们能否成为现代社会的“良心”?回答显然是否定的。

以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和多元文化为主要内容的现代社会,要求以具有个体人格、自由精神、为己型良心的个人作为它的基础、动力和出发点,与此同时,自由、平等、竞争”,成为这个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准则。因此,以仁政、王道为内容的传统型社会良心与传统的公平和正义准则,再也不能适应社会的发展了,而具有群体人格、忧患意识和为他型良心的传统知识分子,再也不能成为现代社会的“良心”了。

社会日益朝世俗化、多元化、个体化、市场化、商业化、实用化的方向发展,神圣的、正统的、整体的、崇高的理想主义的东西土崩瓦解、荡然无存。

传统型知识分子纷纷陷入价值、精神和道德的“失落”之中。

在这样一个时代,知识分子可能会有四种基本的反应:

第一种人茫然无所适从,一方面惊恐于道德、理想与信仰的崩溃,另一方面又不得不认同于环境的变迁而满足生存的需要。他们对一切都将信将疑,处于一种自相矛盾、徘徊、彷徨、苦闷的精神状态之中。他们深深地感到“良心”的不安,又感到“良心”的一钱不值;他们想保持一点人格操守,又身不由己地卷入滚滚浊流;他们愤世嫉俗,猛烈地针贬时弊,同时又仰天长叹,徒唤奈何。

第二种人完全认同于世俗化、金钱化、享乐化的人生价值目标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社会竞争规则,不择手段地去谋取财富和权力。所谓“人对我不仁,我亦对人不义”;所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所谓“抬头向前看、低头向钱看,只有向钱看,才能向前看”。一种封闭的、僵化的社会结构解体时,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即个体之间的原子化、个人利益和欲望的畸型膨胀、自我中心主义和个人之间竞争的无序化,这是“前现代化的阵痛”、“资本的原始积累”、自由竞争社会前期的混乱和自由竞争社会本身的负面性。一部分知识分子和相当一部分社会成员,把这种情况看作是必然的和合理的。

第三种人奋起捍卫传统的道德、理想和信仰。他们以道德原则对抗利益原则、以理想主义对抗实用主义、以崇高的信仰对抗鄙俗的功利主义。他们看不到社会转型期间正在形成和成长的积极的、正面的、建设性的力量、机制和制度,他们由对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消极的、负面的、破坏性的东西的否定而至于否定整个现代化过程。他们以国家、民族的名义控诉个人主义,以人类精神的名义声讨利己主义和金钱拜物教。他们否定现存的一切。他们当中有些人可能是伪善的,为行将失去的制度辩护,为行将衰落的特殊利益集团张目。他们当中也有一些人是真诚的,他们的愤激、他们的痛切、他们滚烫的心灵和热血、他们的呐喊和呼号,确实如雷贯耳、震聋发馈,使人猛省,使人停步四顾。第四种人则力图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和历史基础上建立新的道德、理想和信仰。新的社会力量,新的社会机制、制度、结构,在其形成和崛起过程中,必然携带着本身固有的局限性、不完善性、幼稚性、弱点和弊端,但历史毕竟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因此,既不能因为它们具有这些消极的、负面的方面,就对它们加以否定,而企图回到传统社会,也不能因为这些负面的、消极的方面肆意滋长蔓延,就认为“现实的就是合理的”,而应当逐步地限制、消除这些负面的、消极的方面,应当用新的道德、理想和信仰来引导社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这种道德、理想和信仰是新的社会现实中诞生和成长起来的,是建立在个体意识基础上的群体观念,是建立在自由精神基础上的忧患意识,是建立在自我责任感基础之上的社会责任感,是试图在社会世俗化、多元化、个体化、市场化、商业化、实用化等等的基础上创造出一种健康向上的、追求真善美的精神生活。在这个过程中,知识分子有可能重新成为社会良心(社会公平与正义精神)的表达者,成为社会的“良心”。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