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为己的良心和为他的良心  

2012-08-06 13:58:00|  分类: 《知识分子的自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一步分析,良心有为己与为他两个方面的规定。

为己的良心,指个体对于自身存在和发展的责任感,前文称之为“个体责任感”或“自我责任感”。我的历史哲学的一个基本思想是:个体是历史运动的出发点、基础、原动力和归宿,个体具有历史本体地位。从这一本体地位出发,每个个体不仅有自我保存、自我实现、自我发展的权利和自由,而且,每个个体都对自己的生存和发展负有不可推卸的义务和责任。对这种权利和自由的自觉,叫做自尊心,对这种义务和责任的自觉,叫做良心;没有这样的自觉,就叫做没有自尊心,叫做对自己没有良心。

为他的良心,指个体对于他人和社会的责任感,前文称之为“社会责任感”或“社会使命感”。因为个体的存在和发展离不开一定的社会条件,个体的权利和自由具有一定的边界,也就是说,其他的个体具有同等的权利和自由,因此,这些个体之间必须共同构筑一种既维护每个个体的权利和自由,又能减少和避免彼此之间的冲突,还能把个体的力量组织为一种有机的、具有倍增效应和合力的社会关系或社会机制。于是,每个个体便对他人的生存和发展、对整个社会结构的构筑和改善,具有同样不可推卸的义务和责任。对这种义务和责任的意识就是良心,缺乏这种意识,就是没有良心。

完整的良心是为己的方面和为他的方面的统一,是自我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的统一。哲学史上和伦理学史上长期以来有一种严重的偏颇,就是把良心归结为个人对社会的责任感和义务感,而根本不提个人对自己的责任感和义务感,使良心成为一种单向的、片面的、个人对社会的无条件的奉献和牺牲意识,成为一种外在的、社会对个人的单方面的要求,成为社会的强制性规范对个人的内化,至于个人对社会的正当而合理的要求、个人对自己以及社会对个人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则远在人们的视野和讨论范围之外,或者被作为“私心”、“妄心”、“野心”,作为“资产阶级腐朽思想”而受到严厉的批判。

在中国哲学史和伦理思想史上,我第一次正式提出和论述了个人对自己的责任与对社会的责任、为己的良心与为他的良心及其相互关系(详见《悲剧人性与悲剧人生》第八章“责任与良心”)。在该书中我指出,我们中国人,大都只是一些只求对他人有良心而不求对自己有良心的人,或者说是对他人良心太好而对自己良心太坏的人,是一些对自己不负责任、没有良心的人。现在我举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岳飞,来说明这个观点。

岳飞在抗金前线节节胜利、军威大振之时,连接宋高宗赵构和奸相秦桧发来的十二道金牌。岳飞明知回去定遭不测,但他不顾众人的劝阻,挥泪告别抗金军民,回到京城,果然被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构陷致死。岳飞具有典型的群体人格,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但对个体自身的价值、权利和自由,毫无知觉和意识。他不能区分对民族、国家、社会、人民的忠诚,与对朝廷、皇帝的忠诚,因为按照他的整体主义思想,朝廷、皇权是民族、国家、社会、人民唯一合法的、神圣的代表,是绝对不能违抗的。但凡岳飞有一点个体人格和个体思想,他至少可以做出如下的选择:

1、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为理由,拒绝应召回京,继续完成抗金大业。

2、“清君侧”,扫除朝廷奸佞,重整朝纲,控制皇帝,掌握军政大权和抗金的主动权。

3、废除昏君、取而代之,建立一个积极抗金、争取民族独立和统一的新政权。

4、悄然隐退,遁迹江湖,“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或干脆出家为僧、为道,追求个人的解脱。

无论他做出上述哪一种选择,都比他含冤屈死好得多:首先,能维护自己的生命、人权和尊严;其次,对国家、民族能作出更大的贡献,至少不会给国家、民族带来比含冤屈死更大的害处。他的含冤屈死,不仅是他个人、他家庭的极大损失,而且是国家、民族的极大损失。天下百姓闻之无不痛哭失声!千载之下人们无不唏嘘掩涕!

社会良心是个人良心的社会化,是一个社会大多数人对社会公平与正义的看法和要求。从群体人格、忧患意识和为他型良心(即单向度的、片面的社会责任感)出发,必然认可整体、社会共同体对个体的独立性和决定性,必然认可等级专制制度的天然合理性和神圣性(即公平性和正义性),而把个体本位和权利、独立和自由的意识,认知为“恶”,认知为“叛逆”,认知为“异端”,认知为不道德、不合理、不公平和不正义的东西。所以,传统社会的中国人,并不否认皇权和等级专制制度本身,他们所能达到的最高思想境界,对社会的要求,就是希望实现仁政和王道;从个人的要求,就是发奋上进,爬上等级制度的顶峰,所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陈涉语);“彼可取而代也!(项羽语);“杀去东京,夺了鸟位!(李逵语)

相反,从个体人格、自由精神和为己型的良心出发,必然认可个体、个人对社会整体的独立性和本体地位,必然认可自由竞争制度的公平性和正义性。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