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群体人格与个体人格  

2012-08-04 11:07:00|  分类: 《知识分子的自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包括中国知识分子,自古以来,就具有鲜明的作为等级专制制度内化的群体人格, 而缺乏强烈意识到个体权利的、作为个人内驱力、个人意志、个人尊严、个人追求的个体人 格。

西方人的群体人格、社会性和合群性是建立在个体人格、个体的独立性和自主性的基础之上 的,是通过个体人格之间的矛盾、冲击、融合、认同而形成的;中国人的个体人格是隐伏于 、内含于群体人格之中的,是被群体人格遮蔽和控制的,只是群体人格的补充而已。

一、中国人群体人格的两个基本特征

1对中国人来说,群体价值、群体利益(表现为“仁义”、“道德”、“天理”)高于个体 价值、个体利益(表现为“私利”、“人欲”);群体——社稷、国家、天下是至高无上的, 而个体、个人是渺小的,必须无条件地服从于群体的要求。所以,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的知识 分子的国家、民族意识是非常强烈的:这些平时对个人权利、个人尊严漠不关心的“臣民”,却有一种强烈的“中国”(“中央之国”)、大华夏民族意识,强烈的夷夏之辩;当国家 主权和民族尊严受到损害时,无不同仇敌忾、义愤填膺。

2群体本身表现为一个等级系列:在国为君主—官吏—百姓(士、农、工、商),在家为族 长—家长—子女,其中每一个等级对上级的权利大于对下级的义务,而对上级的义务大于对 上级的权利,至于最下一级几乎只有义务而没有权利,而最上一级几乎只有权利而没有义务 。这里没有全体人民作为公民在法律上享有的基本权利和承担的基本义务的规定,权利与义 务对每个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因此,群体意识必然表现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 样一些等级意识,而群体人格必然表现为权威—服从型、主奴型人格。每一等级都可以以更 高等级以至以“天下”、“国家”、“社稷”的名义来压制下一等级的权利要求、自主性、 积极性和创造性;每一等级都必须屈从于更高等级的控制,而又以控制低一等级并要求低一 等级的屈从作为补偿和自我安慰(唯独没有自下而上的控制和监督)

二、中国人群体人格的具体表现

1表现在价值观上,把群体和个人、义和利、天理和人欲等等对立起来,强调义大于利(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甚至要求“存天理、灭人欲”。

2表现在思维方式上,是一种对整体的模糊的直观和把握,而不对事物进行层层分解和剥 离、认识事物每个组成部分直至最小的元素。这种整体性思维方式与其群体性价值取向是相 适应的,正如西方人的分析性思维方式与其个体性价值取向相一致。

3表现在待人接物、为人处世等行为方式上,中国人有强烈的求同取向,而不敢标新立异 、不敢为天下先,因为所谓“做人”,就是在别人面前表现自己,就是扮演社会给自己安排 的“角色”,就是要得到别人的肯定,而不在于自己的潜能是否得到实现,不在于自己所做 的事情本身有多大的价值、意义和独创性,能给社会带来什么实际效益和贡献。中国人的人 际关系是最为微妙和复杂的,每个人不得不把自己大部分精力和时间用来处理这些关系—— 这与西方人大异其趣,后者尽量简化人际关系,尽量使人际关系实用化、市场化,使人际关 系控制在个人自愿和自主的范围内和前提下。中国人“会做人”,决不是指勇于表现和张扬 自己的个性,善于发掘和提高自己的潜能和能力,而是指善于摆平各种人际关系,成为人人 都称赞的“好人”,而无论这个人是否有真才实学、是否真正拥有改造自然和社会的能力。

4表现在性格和情感上,中国人大力推崇“老练”、“稳重”、“方正”、“成熟”、“ 温和”、“谦恭”、“忍让”、“宽厚”、“豁达”、“节制”、“含而不露”、“忍而不 发”、“哀而不伤”、“乐而不淫”等群体化的、内敛性的、阴柔的表现方式,而反对或厌 弃扬才露己、朝气逢勃、锐意进取、敢冒风险、坦率正直、热情激烈等个体化的、进攻性的 、阳刚的表现方式。

三、中国人的个体人格

在中国人这种群体人格(群体性、群体化、群体取向的人格)结构中,难道就没有个体人格存 在的余地吗?孔子说过:“我欲仁,斯仁至矣”;孟子说过:“吾养吾浩然之气”,“贫贱

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也”;陆王心学也高扬个体的主观能动性

。他们所弘扬和推崇的,不正是一种个体人格吗?

很显然,古代中国人确实缺乏那种以个体权利和个性自由意识为核心的个体人格,那种作为 个体本质和内驱力的独立人格。中国人的个体人格,只是作为他们的群体人格的主动方面、 能动方面而得到存在和发展,因为群体人格并非全然是被动的,也有其主动性和能动性。群 体人格作为等级专制制度的内化、人格化,本质上是封闭的、被动的,但它一旦形成以后, 作为一种精神力量,又能主动地起反作用;这种精神力量有时能发挥到极其壮烈的、以鲜血 和生命为代价的、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这就是儒家高扬的“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因为 等级专制制度要长期维系下去,国家要达到“长治久安”,必须满足这样几个条件:一是尊 卑有序、长幼有序;二是老百姓有一个基本的生存条件;三是各级官吏忠于职守、各负其责 ;四是君主的意志虽然高于一切,但也必须有所约束,即上不违逆天意,下对得起天下黎民 百姓。如果各级官吏滥用权力、草菅人命、贪婪无度、中饱私囊,如果君主、皇帝为所欲为 、荒淫无耻、荼毒生灵、猎取天下民脂民膏以尽一己之私,如果百姓揭竿造反、天下陷入大 乱,那么,等级专制制度就维系不下去了,这是儒家知识分子不愿意看到的,他们的理想是 仁政、王道,而不是虐政、霸道,因此,当他们看到现实的黑暗和罪恶时,便不由得涌起一 种强烈的忧患意识、忠君报国之心和解民于倒悬、救民于水火的责任感;他们或者通过诗文 表达自己痛苦的心声,或者通过清议批评朝政,或者通过上书献策、冒险弹劾权臣贪官以至 冒死直谏君王,来表达自己的政治主张。按范仲淹的经典表述,这叫做“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这就是古代中国 知识分子以天下为己任的忧患意识(社会责任感)的真实内容,这就是知识分子群体人格的主 动的、能动的方面,也就是中国知识分子所表现出来的“独立人格”、“个体人格”的真实 含义。

积极入世而不得,乃退而求其次,保持自身的清白和高洁,于是,由入世而出世、由有为转 无为、由儒入于佛道——就是前文所论及的“清高”。但清高仍然不是一种积极的、独立的 个体人格,因为清高者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个体权利和个人的历史本体地位,没有从这种权利 和地位出发去改造和重构社会,而是逃避社会,选择自然作为自己的归宿。但实际上人不可 能回到茹毛饮血的自然状态,所以,虽然清高者可能在精神上达到与自然的审美一致性,但 在现实生活中,他们仍然不得不以一个俗人的身份去适应世俗的社会,并因此而生存下去。 所以他的现实人格仍然是一种群体人格。就以最超脱、最极端的清高者——和尚、道士而言 ,他们最终不也要依靠世俗社会的“布施”才能生存吗?如果人人都做了和尚、道士,这个 社会不就不存在了吗?完全彻底地同化于自然,即算是可能的,也正是个体人格的泯灭。可见,忧患人格和清高人格,都属于一种传统的群体性、群体化、群体取向的人格。在中国 历史上,只有在春秋战国时代(如杨朱)、魏晋时代(如稽康)和明清之际(如王艮、李贽、徐渭、汤显祖),才有个体性、个体化和个体取向人格的萌芽和艰难的发展;直到近代以来,尤其是五四运动以来,才形成为一种精神文化运动,与传统文化、传统人格展开激烈的冲突和较量。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