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告别清高  

2012-08-04 10:59:00|  分类: 《知识分子的自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以上论述中,我们用“清高”来指称传统社会知识分子的一种精神、人格状态,这里的

“传统社会”,乃指一种保守的、封闭的、以自然经济和等级专制制度为核心的社会结构。客观地、公正地说,在这样一种传统社会里,知识分子能达到“清高”这种人格状态,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他们已经为此付出了很大努力和代价;同时,正是“清高”这种人格和精神状态,使知识分子保持了相对独立性,正是在“清高”这种人格和精神状态中,孕育出光辉灿烂的古代文化。

然而,历史的列车已经开进了现代社会。所谓现代社会,与传统社会恰好相反,指一种开放的、多元的、竞争的、以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为核心的社会结构。这样一种社会结构的发展(所谓现代化),向知识分子提出了一系列崭新的要求:

1、要求知识分子与社会的经济生活领域和政治生活领域、与物质财富和政治权力之间,建立一种建设性的、良性的互动关系

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发展趋势,从客观上不仅要求知识分子,而且要求普通民众的介入和参与,这就给知识分子参政和经商提供了广泛的可能性。现代社会是一个平民分享物质财富和政治权力的社会,民众的参与程度越高,市场经济的竞争机制就越能充分地发挥作用,民主政治的权力制衡机制就越有效。这与传统社会形成鲜明的对照:在那里,统治阶级垄断政治权力和物质财富,只能按照统治阶级单向的要求和标准从平民中选拔知识分子,从知识分子中补充统治集团的成员,平民和知识分子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愿望、要求、理想和标准去主动地、积极地分享政治权力和物质财富。现代社会以公民权利为本位,在此基础上,发展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从而使民众和知识分子与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之间,建立一种建设性的关系:民众和知识分子在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中分享物质财富和政治权力,而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也在民众和知识分子的参与下,获得长远的、健康的发展。

2、要求知识分子改变其基本价值取向,即改变对物质财富和政治权力的消极的、否定性的评价,重新确立德行与事功、仁义与权利、人格完善和精神高洁与政治权力和物质财富的关系

在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条件下,这两者不是截然分开的,也不是相互对立的。离开事功、权利、政治权力和物质财富而独立存在的德行、仁义、人格完善和精神高洁是虚无缥缈的,对事功、权利、政治权力和物质财富的公平的、合理的、光明正大的追求,正就是德行和仁义的基本含义,也是人格完善和精神高洁的基础和前提。反过来说,追求政治权力和物质财富,追求世俗的成功和幸福,不一定就是不道德的、不仁不义的、邪恶的,人们完全可以合符道德地去“争权夺利”、“建功立业”;遵守竞争规则和道德准则,也是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本来含义和内在要求之一。

与此同时,道德判断只是价值判断的一个方面,不能作为对人与事物的最高判断而凌驾于其他价值判断,如利害判断、是非判断、功过判断、美丑判断等等之上,更不能作为唯一的标准而取代其他一切标准(后文我将专门论述这一问题)。

3、要求知识分子改变那种武断、偏执、僵硬、保守、消极、空幻、玄妙的思维方式,建立一种开放的、宽容的、灵活的、创造性的、求新求变的、务实的思维方式

要知道,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本质上就是开放的、宽容的、灵活的、创造性的、求新求变的和务实的,就象传统社会结构本质上是封闭的、僵硬的、保守的、一元化的、单极的一样。什么样的社会结构,就要求有什么样的思维方式。必须从根本上放弃传统的思维方式,以适应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发展。

4、要求知识分子改变那种内部分裂的、畸型的、病态的性格和心理,而建立一种自尊、自主、自立、自强、开朗、自然、真诚、积极进取、身心和谐、言行一致、健康向上的性格和心理

传统的清高型的知识分子不得不忍受文化与政治经济、出世与入世、精神追求与世俗责任等等之间的断裂,造成身心之间、灵肉之间、本能与意识之间、欲望与道德之间极其紧张的冲突。他们的心情往往时而极度亢奋,时而极度沮丧,时而极度桀傲,时而极度自卑;他们不得不用精神胜利法来达到自己的心态平衡,不得不用假面具和虚伪来达到与环境的生态平衡。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在文化与政治经济、出世与入世、精神追求与世俗责任之间打开了一条通道,使知识分子有可能把自己的理想与现实结合起来,有可能在世俗的现实生活内部和其基础上,培育和创造一种精神生活,这就能够从根本上消除知识分子内心的分裂状态。当然,这同时意味着知识分子要放下自己清高的架子,投身到火热的现实生活之中去。

一个新的时代到来了,“清高”不得不退出历史舞台。

这使我们回想起欧洲中世纪骑士精神的衰落。骑士精神曾经代表着勇敢、冒险精神、浪漫主义以及对爱情的热烈追求。随着火器和火炮的使用,等级制的崩溃,工业文明和资本主义的兴起,骑士精神便逐渐变得不合时宜,并最终在唐诘珂德手执长矛与风车搏斗的滑稽形象中完全终结。

这也使我们回想起中国武侠精神的衰落。中国古代的武侠英雄,在社会体制之外,匹马横刀、单剑独骑地惩恶扬善、伸张正义,成为古代中国人民的两大救主和崇拜对象之一(另一个就是在体制内替天行道、大公无私、断案如神的包公式的清官、“青天大老爷”)。很显然,现代社会倡导科学、民主和法治,反对个人复仇和私自使用暴力,武侠英雄便逐渐失去其生存和发展的土壤。

知识分子如果不改变其清高的人格、价格取向、思维方式、性格和心理状态,将对现代化的进程和知识分子本身的发展起双重的阻碍作用:知识分子固守清高,不肯放下架子和面子,对权力和财富持鄙视(骨子里是惧怕)态度,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就会因为吸收不了大批知识分子而始终停留在低层次和低水平上;另一方面,知识分子因此也失去了改变自己的经济和政治地位、分享社会的物质财富和政治权力的机会。

因此,无论是对社会的发展而言,还是对自己的前途而言,知识分子彻底放弃清高的时候已经到了。

无非是放下“架子”和放弃“面子”而已。

想当年,我作为一个拥有研究生学历的大学讲师,骑着三轮车、板车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飞奔,与各家出版社和供货商讨价还价,在劳动人民文化宫书市上大声吆喝叫卖,奇怪的是,我不仅没有丝毫的屈辱和羞怯,反而有一种冲决自我束缚,战胜自我的快感,一种回归到艰苦的童年、少年时代的农村生活,回归到人类社会生活的根基、基础、根本、本体——劳动的光荣和自豪。记得有一次,我蹬着三轮车路过一个机关大院,在门口碰到我的一个学生(毕业后做了这个机关的干部),他奇怪地看了看我,用无限同情和惋惜的语气对我说:“ 王老师,你想挣钱,也可以想想别的办法呀,何必干这种粗活?照你这么干下去,何年何月才能脱贫致富?”我抹了一把满头的汗水,平静地说:“我是一个平民知识分子,只能以平民的方式进入市场。关键是先迈出第一步。”

不错,关键是能够迈出第一步。

迈出这一步,我们失去的只是“架子”和“面子”,而获得的将是一个广阔而丰富的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