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市场经济和知识经济给知识分子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2012-08-23 08:33:00|  分类: 《知识分子的自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世纪和21世纪之交,市场经济和知识经济后脚跟前脚地来到中国。发达国家是在长达100300多年的市场经济基础上发展出知识经济的,是在长期的工业市场经济基础上进入知识市场经济阶段的。而我国,市场经济还刚刚经历了不到20年的探索和试验,知识经济浪潮就席卷而来了。这对于中国人而言,对于中国知识分子而言,既是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也是亘古未有的历史挑战。

从机遇角度而言,市场经济内在地需要并且可能把知识转化为商品和资本,而知识经济又要求并且可以把整个物质生产和全部经济建立在知识的生产和交换的基础之上。这对于自古以来生活于自然经济后来又生活于计划经济体制中的中国知识分子而言,确实是喜上加喜的事情。试问,在中国历史上,知识和知识分子在什么时候受到过如此推崇、重视和尊敬呢?

中国将不会重复发达国家工业市场经济→知识市场经济的老路,而必定选择一条工业市场经济+知识市场经济的新路。走这样一条新路意味着,目前中国的知识和知识分子的供给量远远小于需求量,这使得中国知识分子处于一种求大于供的“卖方市场”地位,为知识分子迅速脱贫致富提供了绝佳的机会。作为与别人一样的“经济人”和“理性人”,知识分子当然不应该放过这一机会。同时,这也给大量蓝领工人迅速白领化、大量体力劳动者迅速知识化,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从而使知识分子队伍能够更快地发展壮大起来。

从挑战角度而言,市场经济和知识经济也对知识分子在素质、能力、观念等方面,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更高的要求。面对这一要求,知识分子显得严重的先天不足:

首先,知识分子对工业市场经济都还不太熟悉,就进入知识市场经济,这使得他们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跟不上迅速变化的形势。对于发达国家的知识分子来说,他们已经与市场经济打了数百年的交道,谙熟市场经济的规律,能够熟练地利用商品、货币、价值、价格、资本、利润等等经济机制、经济形式和经济杠杆,因此,在这个基础上,知识市场经济所涌现出来的新名词、新概念和新事物,如知识商品、电子货币、知识产品的价值和价格、人力资本、知识资本等等,就是自然而然地可以理解和接受的东西。然而,对于中国的知识分子而言,工业市场经济的事物还没有熟悉,一下子又涌现出许多知识市场经济的事物,工业化、现代化还刚刚开始,“后工业化”、“后现代化”就猛然袭来,这不能不使他们陷入价值观念和思想的混乱之中,于是,有的人以工业化、现代化之名来反对知识经济和生态经济,又有的人运用发达国家的“后工业化”、“后现代化”理论来反对工业化和现代化,并要求恢复计划经济和传统文化。

其次,中国知识分子所拥有的知识的内容,远远不能适应市场经济和知识经济的要求。市场经济和知识经济成为激励知识分子的希望、目标和理想,但一当他们从概念层次进入操作层次时,却蓦然发现,自己所拥有的主要是在计划经济时代所形成的、或者没有完全摆脱计划经济时代色彩的知识结构,已经太陈旧,已经没有什么经济价值、商业价值和市场价值,已经永远不可能转化为什么“人力资本”和“知识资本”了。前面说过,中国把太多的人力、物力、财力用于宏观层面的、高大玄的研究了,而市场经济、知识经济所需要的实用性、微观性的研究太少了。这里需要补充的是,即使是这种高大玄的研究,成果也很寥寥,与国外宏观的基础性研究的差距太大。这是因为,在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研究方面,重复铺点、重复建设,各省各地以行政方式平均地配置研究力量,都搞一些大而全、小而全的研究机构,结果使本来有限的资源由于过于分散而严重浪费,不能集中力量攻克世界级的科学难关。在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研究方面,则被太多的政治的和意识形态的条条框框所束缚,从而失去了进行自由的、彻底的科学研究的政治和思想环境。此外,科研体制与经济体制存在大致相同的弊端,也严重地阻碍了科学生产力的发展。真正的、尖端的、成为经典的基础科学研究成果,如诺贝尔奖金得主做出的的那些研究成果,也必定能够通过种种中间环节而对社会的生产力和经济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这些作品在图书和文化市场也有很大的销量,也能带来直接经济效益。最没有价值的是那些高不成、低不就的,没有什么独创性的,只不过是重复注释前人研究成果的所谓“知识产品”,这些产品既最终对生产力和经济发展没有什么作用,同时也不可能获得直接的市场价值。现在不少知识分子慨叹“出书难”:辛辛苦苦写出来一本理论著作,结果要自己给出版社倒贴一笔钱才能得以出版。确实可能有某些很有价值的作品因为专业面太窄、读者太少而不能在经济上盈利或者保本,因而出版社或者国家有关方面应该从社会效益的角度使其出版发行。但另一方面,那些千篇一律的、教科书式的、天下文章一大抄的、不过是为了评职称而编出来的所谓“理论著作”,难道有任何一点点学术价值和市场价值吗?

    我主张知识分子应该写以下三种作品。一种是经过长期、艰苦、深入的探索和研究,1020年磨一剑的高精尖的作品;一种是技术性、实用操作性很强,马上就能在实践中加以利用并带来实效的作品;一种是用于宣传、普及、教育的科普作品和教科书,但应少而精。这三种作品都会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高精尖的作品暂时可能没有读者,但终究会赢得大量的读者,因此,出版企业从长远的经济效益角度,应该对这些作品有专门的投资和经营政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图书市场充斥了太多的“文化垃圾”,选题重复和雷同太多,既无学术价值又无实用价值者太多。比如,《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政治经济学》等教科书,据统计,每一种在全国都有200来个版本,从体例到内容大同小异。这是一种多么可耻的浪费。中国的知识分子,难道不应该为此感到羞愧吗?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