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资本主义和工业市场经济:知识分子的第一次历史性机遇  

2012-08-23 08:19:00|  分类: 《知识分子的自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众所周知,商品经济只能在农业—专制社会的夹缝中苟喘残延,因此,它能够给知识分子带来的生存空间是很有限的。就以唐伯虎、郑板桥等“市民艺术家”而言,基本上集中在有商品经济传统的苏杭一带,而中国绝大部分地区都不可能给知识分子营造这样一种生活环境。无论封闭的农业社会给知识分子留下了多少独立生存的缝隙,知识分子在整体上仍然依附于统治阶级。只有资本主义和工业市场经济才第一次给知识分子提供了巨大的、广泛的和普遍的的机遇,使他们第一次得以获得独立的经济地位,在整体上开始成为一个相当独立的阶层并成为中产阶级的一部分。

一、资本主义和工业市场经济对知识的重视

1、工业文明本质上是一种科技文明,就是说,它的主要构成环节就是科学技术

工业经济是一种“用迂回的方式进行的生产”(庞巴维克语),即利用机器体系进行的生产。人类把机器这种中介物置于自己与自然界之间,让机器这种比一般物质实体更强大有力的物质实体去与同样作为物质实体的生产对象发生碰撞、磨损,进行物质和能量的交换,从而制造出人类所需要的产品。这样,一方面人不必赤手空拳地与自然界搏斗,而处于一种相对安全和轻松的地位,另一方面,机器体系又放大和延长了人的五官和体力,能够取得比体力劳动更多更好的物质产品。黑格尔把人与自然之间的这种实践关系称之为“理性的狡计”。

但机器是什么呢?它正好就是智力的物化,是知识的物化,是科学技术的物化(马克思对此有许多经典的论述)。机器成为主要的生产要素,正好就是由少数人积累和发展的“人类的一般智力”(不是指每个劳动者的智力)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这是人类生产方式上的伟大的革命,使工业生产力成千上万倍地超过了农业生产力。怪不得培根在工业革命之初就大声地讴歌:“知识就是力量!”

2、市场经济能够对知识这种稀缺的资源进行有效的利用和配置

市场经济不仅能够使一般的产品变成自由交换的商品,也能够使知识产品变成自由交换的商品。知识能够进入市场,并且形成相对独立的“知识市场”、“技术市场”、“人才市场”。同别的资源、生产要素和商品一样,知识这种资源、生产要素和商品,在各企业、产业之间的竞争、交换和流动也遵循如下原则:(1)优胜劣汰,落后的或者社会不需要的知识产品因为无人问津而被淘汰,先进的或者社会需求的知识产品因为销路畅通而得到发展;(2)在价格信号的指引和价格机制的调节下,知识在各企业、产业之间进行优化配置,由亏损企业和夕阳产业流向盈利企业和朝阳产业;(3)随着知识的普及和知识供应者竞争的加剧,一般的知识商品的价格和利润水平趋于下降,只有创新性知识才能获得超额利润,而创新性知识对于人类来说永远是一种稀缺资源。

除了科技知识在生产过程中和市场经济中上升到前所未有的地位外,由于市场经济是一种间接经济即生产与消费分离开来并通过市场交换而结合起来的经济,因此市场信息、市场营销知识也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又由于市场经济是一种竞争性经济,由于企业成为投资者、经营管理者、劳动者的多元复合体,企业生产经营成为一个复杂系统,因此,经营管理知识也成为稀缺的资源。所有这些知识,都是农业经济和自然经济不需要的,而在工业经济和市场经济中,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和有效的利用。

3、资本主义一开始就把知识资本和人力资本当作自己的构成要素

虽然在早期资本主义发展阶段,先前的历史阶段积累的物质财富是非常重要的前提,物质资本(资源、原料、材料、资金、生产场地和机器设备)是最重要的资本,但也把人力资本、知识资本当作内在的构成要素,表现为资本主义生产对发明和专利、科技知识、经营管理知识、市场信息和市场营销知识的重视,没有这些知识资本和人力资本的介入,物质资本中最主要的部分即机器设备就不可能产生,而全部物质资本也不可能有效地运营。

4、资本主义和工业市场经济使文化领域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领域

在农业社会,经济、政治、文化是高度一体化的、一元化的,因为统治阶级只有把三者结合为一体,才能保持自己的统治和维持社会的稳定。资本主义和工业市场经济打碎了这个大一统的结构,使经济、政治、文化彼此相对分离,形成一个多元化的社会结构。经济当然是基础,但经济上占主导地位的资产阶级,再也没有能力让国家政权仅仅为自己服务,国家开始承担更多的社会职能和公共职能,并越来越趋向于中立(尤其是在无产阶级也通过代议制和多党制介入政治权力结构以后),而经济与文化的关系,也由农业社会经济(通过政治)单方面控制文化的关系,变为经济与文化的“买方—卖方”关系,尽管一开始经济领域处于“买方市场”的地位,但随着经济对文化的需要越来越大,文化和知识的“生产”也迅速地发展起来,并且终于与经济处于一种讨价还价、彼此制衡的关系中;文化领域获得相对独立性,并且反过来对经济形成和发生某种制约以至引导作用。

二、知识分子开始成为独立的社会阶层

随着资本主义和工业市场经济的发展,知识分子的分工越来越细,专业越来越多,数量也在日益扩大。总体而言,知识分子包括科技知识分子、经营管理知识分子、通俗文化知识分子、新闻传播知识分子、行政管理知识份子、教育知识分子和人文知识分子七大类。这七大类知识分子的经济地位都在逐渐上升,而其中科技类知识分子、经营管理类知识分子的经济地位上升最快,通俗文化和新闻舆论类知识分子紧随其后,行政管理和教育类知识分子的经济地位处于稳定上升状态,人文类知识分子的经济地位则上升较为缓慢。

1、科技类、经营管理类知识分子

科技类和经营管理类知识分子的经济地位之所以上升最快,是因为他们与物质生产领域和市场经济联系最为密切,他们的知识最先商品化、市场化和资本化,因此他们能够凭着他们所拥有的知识资本和人力资本,而分享资本主义生产的利润,他们也因此而成为资产阶级的一部分。这是知识分子队伍中经济地位最高的一部分。

科技型知识分子也有几种。第一种是独立自主地进行科学研究和发明创造的发明家,他们有了发明创造后,通过申请专利保护,获得知识产权,然后再通过技术市场转让自己的专利产品,或者以知识产权在企业占一定的股份。第二种是在大学、科研机构从事科学研究和发明创造的科学家和发明家,他们通常从事基础科学研究,他们的发明成果的知识产权往往由他们就职于其中的机构所拥有,而他们则得到一份稳定的高薪、福利和奖金。第三种是受雇于公司、企业的应用型科技知识分子,一般称之为工程师,负责企业的技术工作。一般而言,在工业经济和资本主义早期发展阶段,企业都从外部引进机器设备和科学技术,企业本身的研究和开发投入很少,没有独立的研发能力,因此企业内部的科技知识分子大都是应用型的;只有到了现代,大公司大企业才成立独立的研究开发中心,企业内部也出现一批创新型的科技知识分子。

经营管理型知识分子也有两种。一种是高级的经营管理者,称之为企业家;一种是中层管理人员(生产、财务、营销等方面的管理人员),统一称之为管理人员。在资本主义早期发展阶段,资本家与企业家一身而二任,只雇佣中层管理人员。企业家成为独立的阶层,是在20世纪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经营管理革命”)之后的事。

关于科技类和经营管理类知识分子的阶级归属问题,一直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资产阶级有时视他们为同类和合作者,有时仅把他们看作雇员;社会主义者中的激进分子认为这些知识分子属于资产阶级,是革命的对象,而温和的一派则认为他们也是劳动者,应当把他们拉入工人阶级和无产阶级的阵营。

我的观点是,他们属于资产阶级下层或无产阶级上层,因而具有中间阶层和中产阶级的性质。就他们往往被资本家雇佣、由资本家支付工资报酬、以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而言,他们是工人阶级和无产阶级,但就他们拥有人力资本和知识资本、得到较高收入并通过多种途径分享利润,而其工作也直接为资本增值服务而言,他们又属于资产阶级。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他们夹在两大对立的阶级之间。后来终于成长为一个独立的阶层,成为中产阶级的一部分,这是后话。

2、通俗文化和新闻舆论类知识分子

通俗文化类知识分子的地位在20世纪前上升的速度慢于科技和经营管理型知识分子,但进入20世纪以来,其上升的速度逼近甚至超过后者。这是因为20世纪以前,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还处在较低发展阶段,物质匮乏问题深深地困扰着当时的人们,甚至资产阶级也显得很粗野,其文化需要(哪怕是通俗文化需要)也还处在初级阶段。进入20世纪以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以及各种通俗文化形式的出现,通俗文化迅速崛起,成为绝大多数社会成员满足其文化需要、消遣闲暇时间的主要“精神食粮”,通俗文化类知识分子一时飞黄腾达,俨然成为文化领域的主宰,并获得相当高的经济地位。

通俗文化包括通俗文学、通俗艺术、体育、娱乐等各种文化形式,又称之为“市民文化”。通俗文化之所以大行其道,是因为形成了一个“通俗文化市场”,这个市场有它的众多的需求者和消费者,广泛的群众基础,使通俗文化得以市场化、商品化,使通俗文化类知识分子的知识和才能得以资本化;有些通俗文化类知识分子成为众多市民追逐、模仿、崇拜的明星和偶像,成为文化资本家。畅销书作家、影视明星、体育明星往往一夜成名,腰缠万贯。他们还经常与物质经济领域“联姻”,为产品做广告,或充当企业的“形象代表”,举手之劳就获取巨额的报酬。通俗文化甚至本身成为一个产业,其机构大都进行企业化经营,与物质资料生产领域一样,按同样的规则、方法进行经营。这个产业和众多的文化企业(出版社、报社、杂志社、电视台、体育俱乐部、各种文化公司)不仅使个别人成为明星,而且使一大批知识分子找到自己的经济位置。

新闻传播与通俗文化有交叉之处,经常利用同样的媒体和机构。但新闻舆论不能归入通俗文化产业。通俗文化的特点在于它的娱乐性、消遣性,满足人们较低层次的文化需要和精神需要,而新闻舆论的特点则在于它对社会经济政治文化事务的记录的真实性、评论的倾向性、观点的引导性,它既要满足人们搜寻各种经济、政治、文化、日常生活信息的实用性需要,也要满足人们关心和研究国际国内重大问题的严肃的高层次需要。它的主要媒体和机构是广播电台、电视台、报刊杂志,主要从业人员是记者、编辑、专栏作家、评论员和节目主持人。新闻传播最初对政府和企业界有强烈的依赖性,但由于它所拥有的资源——对民意、舆论的强烈影响力和导向力,因而具有越来越大的经济价值和政治价值,能够左右消费者对商品的选择、左右选民对政府领导人的选择,因此,它越来越成为一个相对独立和中立的领域。由于它拥有自己的实体并进行企业化经营,由于它掌握某些稀缺的资源,由于它拥有广大的读者、听众和观众,由于它对政府和企业拥有不可忽视的监督、制约和影响作用,它就成为现代社会的一种非常强大的经济政治力量。在这一领域和产业中从业的知识分子,也获得比较丰厚的收入和比较独立的经济地位,有的甚至成为报业大王、大牌记者(“无冕之王”)、明星评论员和明星主持人。同时,新闻传播机构还与物质经济领域“联姻”,向企业收取巨额的广告宣传费。

3、行政管理和教育类知识分子

行政管理和教育类知识分子一般不如前几类知识分子那样与市场经济有那么直接和密切的联系,但他们为整个社会提供公共管理、公共服务和基础服务,是整个经济和社会得以正常发展的重要支持力量和基础力量。因此,他们虽然总体上没有达到前几类知识分子的经济地位,但在经济上却是比较安全的,能够保持长期稳定的、中上以上的收入水平。

行政管理类知识分子包括高级国家官员和一般公务员两个阶层。前者不仅本身的薪金较高,还享有国家免费提供的配套服务,又因为对经济领域有较大的控制力和影响力,并与企业界人士有较深的渊源关系,可以得到许多的“政治租金”或“权力租金”——虽然这在各个资本主义国家都被认为是非法的,一旦曝光就会成为丑闻,但毕竟司法和舆论监督不可能掌握每一个人的行踪,而且越是在资本主义早期,官员贪污受贿、设租寻租现象就越普遍。此外,政府高级领导人犹如“明星”,有较大的知名度,一旦卸任,就可以公开地变现自己作为政治明星的商业价值。

一般国家公务员当然没有这么多的机会。市场经济要求“小政府、大社会”,即要求有一个高效而廉洁的政府,因此,一方面对公务员有较为严格的考核和选拔制度,另一方面又把他们的收入提高到整个社会的中上水平,通过高薪来养廉和吸引能干的人才进入政府机构。因此,政府公务员一般都是典型的中等阶层或中产阶级。

如果说政府是整个社会的高层机构,为社会提供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那么教育则是整个社会的基础部门,旨在提高国民素质,为经济政治文化各个领域源源不断地输送人才。教师这个职业具有双重的特性:一方面这是一种智力劳动和知识劳动,但另一方面它又主要是一种知识普及和传授的活动,而不是一种知识创新活动;教师能够培养出很有创造潜质的学生,但他们本身则成天忙于教学活动,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发展自己的创造才能。当然,有一部分教师能成为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发明家等等,但大部分教师却是真正的“人梯”和“园丁”。教育类知识分子的这种双重特征,注定他们不可能成为非常有钱的人,但由于整个教育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的、不可或缺的作用,因此一般国家都给予教师以较高的、相当于国家公务员的物质和经济待遇。在资本主义和工业市场经济早期发展阶段,教育一般是公立的,因为那时对教育的需求还没有旺盛到可以形成一个教育产业的程度,因此私人办学一般是不赚钱的,即使有私立学校,也带有慈善性质(如陈嘉庚倾囊办学)。教育后来成为一个有经济价值和产生利润的产业,一般而言,是在向发达的资本主义和知识市场经济转化过程才出现的,这时,教师的收入和经济地位就会有相应的提高。

4、人文类知识分子

上述各类知识分子,除了行政管理类知识分子以外,一般都可以通过这样或那样的途径进入市场,把自己的知识产品变为商品,把自己的知识和才能变成资本。相比之下,人文类知识分子是最远离物质生产领域和市场经济的,是最难把他们的知识、才能变为商品或者资本的。所谓人文知识分子,是从事高层次社会科学研究以及高层次宗教、哲学、艺术活动的智力劳动者,他们的劳动成果之所以不能市场化、商品化、资本化,倒不是因为它们具有某些人所标榜的非功利性、纯精神性,而是因为在资本主义和工业经济时代,还没有形成一大批有能力欣赏和接受他们的“消费者”(读者、观众、听众),或者虽有欣赏和接受能力,却缺乏相应的货币购买力。这种高雅文化与通俗文化相比,一方面缺少有需求的购买力或者有购买力的需求,另一方面,它们又包含了更多的心血、时间、创造力,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成批量地生产,其“成本”和“代价”都是很高的,如果要标价出售的话,即使比通俗文化产品高出几倍,对它们的创造者而言,也是在经济上不划算的。这使得人文知识分子“两头吃亏”。因此,人文知识分子相比其他类知识分子而言,往往在经济上是最没有保障的,于是,他们当中的一部分通过替统治阶级和国家提供“意识形态”服务谋取经济收入,而另一部分不愿意因为接受统治阶级和国家提供的物质条件而丧失独立思考自由的人,就只好拼命地去寻找和开拓那较为狭小的高雅文化市场,并且终于有相当一部分人陷入穷愁潦倒之中。19世纪最伟大的音乐家贝多芬和最伟大的画家梵高,就是两个典型的例子。

不过,在资本主义和工业市场经济时代,尽管相对于其他知识分子而言,人文知识分子更缺乏生活保障并有可能陷入经济困窘之中,但比较起农业社会的人文知识分子而言,他们不仅获得了较大的政治、思想自由,而且也有更多改善物质生活和经济地位的机会。不管对人文知识、高雅文化的需求多么少、市场多么小,但毕竟还是存在,并且日趋增多和增大。中世纪的异端思想家要被烧死在火刑柱上,但马克思这位资本主义社会最大的批判家,虽然被资本主义不发达、封建主义很强的祖国所驱逐,但却在资本主义较为发达的英国找到了安全的栖身之处。他可以免费在大英博物馆阅读大量的书籍,也可以通过撰写专栏文章获得一定的稿酬,虽然经常陷入典当、借贷的困境,甚至面临被法院评价员拍卖家产的危险,但总算在好朋友恩格斯的资助下,让一大家人过上了体面的生活。一般的人文知识分子,经过长期艰苦的奋斗,也终于可以功成名就,象梵高这样的例子毕竟是很少见的。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