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宪政与民主的矛盾和统一  

2012-03-21 16:03:00|  分类: 西方社会结构的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宪政与民主的区别和矛盾

    1宪政与民主的理论区别

    宪政和民主所要解决问题并不一样:宪政要解决的是政治权力的范围、大小、界限问题,其办法是通过划分市民社会与国家、经济文化领域与政治领域、私人生活领域与公共生活领域,来限定和限制政治权力;民主所要解决的是政治权力的合法性来源和谁来掌权的问题,其办法是建立公民平等的政治权利,通过公民的选举产生国家权力,并且由公民制约和监督这种权力。宪政的对立面是极权,民主的对立面是专制。还有一个重要的理论区别我将在后面详细论述:宪政主要是满足人的自由诉求,而民主主要是满足人的平等诉求。

    2宪政与民主的历史区别

    在历史上,宪政与民主出现过分立的情形:古代的原始民主、斯巴达民主、雅各宾民主,并不是宪政的民主,而是一种极权的民主;古罗马帝国、中世纪末期的英格兰王国、拿破仑帝国的宪政,并不是一种民主的宪政,而是一种专制的宪政。至于雅典城邦、罗马共和国、意大利城市共和国出现的宪政与民主的初步结合,也导向两者的分离:或者导向带有极权色彩的民主(在雅典城邦),或者导向带有专制色彩的宪政(在罗马共和国和意大利城市共和国)。

    3宪政与民主本质上存在一定的矛盾

    如果说古代的历史条件、古代占主导地位的经济政治结构对古代宪政民主的外部压力,是古代宪政和古代民主难以统一的原因,那么,在这些历史条件已经消失、在宪政与民主已经基本统一的今天,由于宪政与民主本身存在着本质上的差别,宪政与民主仍然存在一定的矛盾。这一矛盾主要表现为,宪政要求严格地限制政治权力,而民主则要求扩大政治权力。从亚当•斯密时代的“守夜人国家”,一直发展到社会民主党的“全民福利国家”,其间经历了宪政主义和民主主义、自由主义与平等主义、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右派与左派反复不断的斗争和拉锯。当然,尽管当今民主国家的政治权力已经比自由资本主义时期大得多,但仍然没有突破宪政的基本框架。

    二、宪政与民主的统一性

    尽管宪政与民主之间存在种种区别和矛盾,但两者在本质上是同一的,这种同一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两者有共同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基础:越来越普遍的私有财产和市场经济,以及越来越具有自由、平等意识的普通个人和全体公民。宪政所要保护的是“每一个人”的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等等基本人权,民主所要争取的是“所有公民”管理国家、当家作主的权利。在这里,“每一个人”与“所有公民”是同义的。宪政与民主的主体都是社会全体成员,而不是社会上某个特权阶级,只不过它们的任务、它们所要解决的问题、它们的角度有所不同而已。

   2两者互为产生和发展的条件。从历史上看,近现代宪政和民主的产生和发展完全是互为条件的,几乎是同步的。没有以民众为强大后盾的议会权力的产生和发展,对于“绝对王权”的限制和逐步剥夺就是不可能的,而没有私有财产权和人身自由权的逐步确立和进一步发展的需要,民主就既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通过限制王权的斗争而发展民主,通过第三等级、平民争取政治权利的斗争而确立宪政,完全是一回事。资产阶级革命同时确立了宪政和民主,这种确立,同时也是争取更高阶段的宪政和民主的开始:宪政由对王权的限制进一步转化为对民主政府本身的限制,而民主则由有产阶级的、资产阶级的民主向无产阶级和一切公民扩展。最早的无产阶级是拥护资产阶级的宪政民主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是这两个阶级共同的敌人。资产阶级反对君主、贵族的斗争对无产阶级是有利的,于是它们结成“第三等级”,共同争取针对君主、贵族的宪政和民主。君主、贵族退出历史舞台而资产阶级当政以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走向前台,宪政与民主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19世纪的无产阶级有一种反宪政而追求不受限制的民主的倾向,他们认为资产阶级的宪政民主制只对资产阶级自己适用,只是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民主,只是对资产阶级而言才是一种实质民主,而对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群众而言,这种民主(即使已经落实了普选权)只是形式的民主,是虚伪的民主,而且转化为对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实质上的专政和专制。因此,19世纪的无产阶级希望通过暴力革命或者利用议会民主制,夺取国家政权,把它改造为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的直接民主,一种比资产阶级的议会民主和间接民主形式上更高级、实质上更符合绝大多数人利益的“真正的民主”,并且借助于这种民主彻底废除私有制和建立公有制。19世纪的无产阶级这样想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这样一来,民主便与宪政分家了:无产阶级民主变成了无产阶级专政,而且变成了能够自上而下地控制、改变经济文化和全部生活领域的极权政治力量,根据我在本书其他部分的分析,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这种极权民主必然转化为极权专制,从而成为宪政民主的绝对对立物。这段历史从反面证明:民主与宪政不能分家,一旦分家,宪政就不再成其为宪政,民主也不再成其为民主。

    进入20世纪,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抛弃了无产阶级专政和直接民主的理论,而把自己纳入宪政民主的框架之中,他们认识到,虽然资产阶级在宪政民主中占尽了优势和便宜,但宪政民主本身并非资产阶级的专利,从其产生过程来看,宪政民主是无产阶级、广大民众与资产阶级一起流血奋斗而建立起来的;从宪政民主本身的性质来看,它并没有从法律上宣称它只是资产阶级的宪政民主,而是确认了“每一个人”和“全体公民”的经济权利、文化权利和政治权利,确认宪政民主是“每一个人”和“全体公民”的宪政民主,建立了一整套普适性的、对一切人平等的“形式规则”,无产阶级完全可以在这套形式规则下,逐步地争取和落实自己的经济文化权利和政治权利,使形式的民主成为实质的民主。如果彻底打碎这种普适性的形式规则,就必然要建立某种特殊的、只适用于一部分人(尽管可能是大部分人)的规则,就必然重新建立某种专制和专政——这不是历史的进步,而是退步。无产阶级应当在这种普适性的宪政民主规则下争取自己的基本权利,与其他阶级一起共同把宪政民主发展到更高的阶段。从20世纪的历史来看,西方社会民主主义和社会民主党正是在宪法、多党政治、代议民主制等等宪政民主规则下为无产阶级争取了越来越多的经济、文化、社会和政治权利,从而使宪政民主获得了更为普遍的实质性内容:越来越多的人以至全体公民都是实际地成为宪政民主的受惠者。

    3两者相互渗透,具有直接的同一性。首先,宪政包含民主,宪政所要保护的公民基本权利,本身就包括政治权利,即管理公共事务、国家事务的民主权利;其次,民主包含宪政,宪政的基本规则——宪法这一规定公民和国家双方权利义务的总章程,本身就是全体公民通过一定的程序制定出来的。真正的民主本质上是宪政的,即人民、公民为了确保自己的基本权利,应该自己限制由自己所选举产生和参与执行的政治权力,设想人民、公民选举产生一种全能的、全面地控制自己生活的每一个方面的政治权力,是不可思议的,是自相矛盾的,是违反人类理性的;真正的宪政本质上是民主的,即人民、公民自己作出限制由自己选举产生的政治权力的决定,人民、公民要自己约束自己,不要要求国家、政府满足自己的一切需要和愿望,不要授予国家、政府解决一切社会问题的权力。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