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张治儒给胡小燕、康厚明、朱雪芹三代表关于取消  

2012-02-28 14:00:00|  分类: 目击与亲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尊敬的胡小燕、康厚明、朱雪芹三位代表你们好!

我叫张治儒,是深圳市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的负责人。深圳市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是在2005年5月1日经合法注册成立的劳工公益服务机构。主要为劳务工提供法律援助、法律和职业安全培训、文化娱乐等方面的公益服务。本人在深圳从事劳工法律援助和法律培训公益工作现已近8年,在劳动法律方面也略知一些。现因全国两会即将召开,我想在去年曾引起强烈关注的劳务派遣问题应该又会在此次会议上被提起。由于劳务派遣现在中国已严重被滥用,不仅对劳动者的合法权益造成严重危害,也对中国经济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带来极大隐患。因此,本人在这方面也有一些个人的看法,希望能够引起你们的关注和重视,并在这次会议上能够提起,以引起与会代表和国家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以积极采取措施。 

 我国劳务派遣现象最早于90年代,由于缺乏监管,在国内开始逐渐被滥用。特别是在2007年6月29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正式将劳务派遣纳入法制轨道而得到迅猛发展,一发不可收拾。因劳务派遣规定不明确,缺乏监管且执行不力,劳务派遣迅速在全国各地及各行各业泛滥成灾。自《劳动合同法》实施以来,本人在这几年的工作中发现,劳务派遣对劳动者所造成的危害和对正常用工形式的冲击已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从2010年全国总工会发布的《国内劳务派遣调研报告》获知,全国劳务派遣工总数已经达到6000多万,劳务派遣工分布在各行各业及企业经常性工作岗位上。有相当多的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劳务派遣工占到企业工人的大多数,有的甚至达到70%以上,劳务派遣工总数超过全国职工总人数的20%,劳务派遣现已打破临时性、辅助性的限制,成为相当一部分企业的常态用工形式。

  劳务派遣实际起源于20年代的美国,劳务派遣作为一种新的用工形式,在欧美等西方国家逐渐兴起。但由于劳务派遣用工形式有加重盘剥劳动者的劣迹,大多数西方发达国家早年都禁止营利性的劳动力中介机构和劳务派遣用工形式。80年代以后,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西方发达国家出现了劳动关系多样化和非典型化的发展趋势,劳务派遣、临时工等新兴工作形态逐渐兴起。在此背景下,应各国提高劳动者就业弹性的要求,1997年第85届国际劳工大会通过了《1997年私营就业机构公约》,首次承认了劳务派遣机构的合法地位。但由于劳务派遣易于滥用,因此西方国家在劳务派遣用工形式和范围,工种岗位方面进行了严格规定和限制。如必须是临时性、辅助性工作岗位,并不得向劳动者收取任何费用。因此,劳务派遣虽然存在需求空间,但由于受到严格限制,在西方发达国家中劳务派遣工总人数比重并不高,一般在国家职工总人数的2%左右。

 劳务派遣之所以在中国呈现“非正常繁荣”,以及企业对劳务派遣趋之若鹜。是因为劳务派遣用工形式在降低企业用工成本,灵活用人,避免劳动纠纷,规避法律责任方面为企业创造了条件。毫无疑问,当劳务派遣被滥用及成为企业规避法律责任的手段,劳务工的合法权益将无可避免的受到损害。如:

同工不同酬:企业使用劳务派遣工的主要目的是降低用工成本,如果劳务派遣工的工资高于企业正式工人的工资待遇,那么,企业就失去使用劳务派遣工的意义和积极性。因此,企业为了降低用工成本,在同一工作岗位上劳务派遣工的工资普遍低于企业的正式工人。另由于劳务派遣工不属于企业的正式职工。所以,在福利待遇方面,劳务派遣工也都被企业排除在外。

社会保障不足:由于劳务派遣制度将用人单位和用工单位进行剥离,而劳务派遣公司(即用人单位,下同)只用人而不用工,自身并不生产,完全依靠从被派遣企业(用工单位,下同)支付给劳务派遣工的工资中收取提成(或管理费,有的且在压低派遣工的工资,从给用工单位节省的用工成本中收取差额费用)做为利润而生存,加至劳务派遣工的流动性和不稳定性特征,劳务派遣公司为了节省成本增加利润,在临时或短期的劳务派遣工的社会保险上做文章,尽可能的不缴或少缴社会保险,比常规企业更可能压榨劳务派遣工的剩余劳动价值,达到劳务派遣公司的利益最大化。

规避法律责任:由于缺乏监管及执法不力,劳务派遣用工形式被滥用。很多无良企业为了降低用工成本,规避法律责任。与劳务派遣公司合谋,将本单位的原正式职工与派遣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然后再派遣回企业,轻易将劳动关系变更到劳务派遣公司。

在现实中,企业与劳动者签订格式合同或空白合同的情况也十分普遍,劳动者根本不知道企业在收回合同后如何填写空白处的内容。由于企业在合同条款订立中占绝对优势,大部分劳动者面对企业出具的合同只有签名的份,对合同中的用人单位及具体条款根本没有协商的余地。因此,一些劳动者在同一个企业中工作几年、十几年,甚至不知道自己已换了几个不同的用人单位(劳务派遣公司),不知道期间早已被企业“卖”了好几次。等到工作满十年要求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或被企业解雇时才知道自己早已不是企业的正式员工了。 

有的企业为了规避法律责任,自设或合资创办劳务派遣公司,或成立皮包劳务派遣公司来寄存职工的劳动关系。这样,一方面避免了与职工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一方面达到随意解雇职工而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即所谓的降低用工成本,灵活用工。

 维权更难:由于劳务派遣不受地域限制,可以跨区域派遣。因此,造成很多用人单位和用工单位不在同一个省份和城市,一旦发生劳动纠纷,不仅用人单位和用工单位相互扯皮,有时甚至劳动部门也踢皮球,使劳动者两头奔波,无所适从,增加维权成本和难度。再者,早在2005年的有关调查数据显示,有的地方劳动部门借助跟企业关系的便利搞创收,纷纷开办起劳务派遣公司从中牟利。不难想像,如果出现劳动纠纷,这些跟企业有利害关系的劳动部门他们会维护谁的权益。

再者,由于劳务派遣公司准入门槛低(有的就是几张桌子几个人甚至是皮包公司)以及缺乏有效监管。加至正常的劳务派遣利润空间小,大部分劳务派遣公司不具备承担用工中难以预料的风险。因此,如出现重大安全事故和用工风险时,很容易逃脱责任,使劳动者维权无门。 

 因此,在劳务派遣的三角关系中,使劳动者在法律上形成了“双重雇主”的局面,这对于劳动者维权或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非常不利。在中国,劳务派遣工人数已达到职工总数的20%以上,而西方发达国家一般在1%-3%之间。因此,中国劳务派遣已到极其泛滥的程度。特别是公权力参与劳务派遣,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在中国目前劳动部门监管不力,劳动者权益侵害严重,劳资纠纷高发的基础上,劳务派遣的无序和泛滥,无疑对劳动者权益的侵害更是雪上加霜。

劳务派遣制度实际是职业介绍的变种,现实中其也只是起的职业介绍的作用,但其却能合法的成为劳务派遣工的“包工头”。因此,劳务派遣是一种先进的剥削方式,目的是让劳务派遣工陷入低工资、无保障而又难以反抗的状态。

“一等工人正式工,二等工人农民工,三等工人派遣工”,派遣工同时与两家单位发生关系,企业要省钱,劳务派遣公司要赚钱,派遣工呢,当然是连吃两重亏。派遣工受着用人单位和派遣公司的双重盘剥,成了弱势群体中的最弱者。如派遣工权益受侵害时,用人单位和劳务派遣公司很容易相互扯皮,推托责任。而派遣工却对此无所适从,维权之路曲折而艰辛,充满血泪。因此,如果说《劳动合同法》是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法律,那么,劳务派遣制度是《劳动合同法》的最大漏洞,是长在《劳动合同法》身上的毒瘤”。如果再不禁止,后果将是十分严重,甚至可以说不堪设想。因此,本人的建议是立即启动《劳动合同法》修改程序,对劳务派遣制度予以取消,并对企业采取类似措施规避法律责任做出相应的禁止性规定。

 当然,也许会有疑问,不是有人在说劳务派遣可以促进就业吗。其实这是个弥天大谎。劳务派遣对就业的贡献,仅限于派遣公司自己招聘的人员罢了,此外并不增加任何岗位。而被派遣到企业中的派遣工,你不需要是诸葛亮也能猜到:假如没有劳务派遣公司,这些岗位照样需要招聘工人来干活。因此,劳务派遣在这里仅仅只是起到一个劳务中介的作用,而这些职业介绍所就可以做到。并且还不会帮企业规避法律责任和合谋侵犯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我们应该清楚的记得,劳务派遣制度尚未形成规模化之前我国并未存在缺工形象,而在劳务派遣大行其道的今天,却出现招工难、民工荒。因此,这足以说明,劳务派遣并不是促进就业,解决企业用工荒的有效方法。

当然,也有人会想,劳务派遣制度是好的,只是被人滥用了。只要加强监管,制定法律,就可以得到有效控制。这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而已。中国很多的问题,并不是无法可依,而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在劳动合同法刚实施的第二年,有关部门就已经觉察到劳务派遣被滥用,便紧急起草《劳务派遣条例》以规范,但由于受到利益集团的强大阻力至今难产。类似这种情况还有2007年的《工资条例》,2010年的《广东省企业民主管理条例》和《深圳经济特区集体协商条例》,这些保护劳动者合法利益的法律法规,都是在资方利益集团的强大阻力下难产。2007年《劳动合同法》虽然在劳资冲突高发时期及遭遇强大舆论压力后出匆匆出台,但经多次博弈最终通过时已差不多面目全非。特别是劳务派遣制度更是给企业留下漏洞而因此被滥用,为企业规避《劳动合同法》大开方便之门。因此,在中国目前劳动者缺乏足够的利益代言人被集体沉默无法发声时,在资方及相关利益集团的强大舆论和利益攻势下,有利于劳动者的法律法规根本无法通过或有效执行。因此,在法律上完善无望,实际执行难以落实的大背景下,如果仍一味热衷和幻想靠空洞的条文来解决问题那是很不实际的。甚至有可能再次象当初《劳动合同法》一样陷入“立法陷阱”。因此,对劳务派遣这种可有可无而却对劳动者和社会造成极大伤害和不稳定的恶法,废除显然是最好的办法。

在西方经济发达国家,劳务派遣制度有的受到禁止或严格限制,其中也并未对经济发展构成危害。在中国劳动力充足,就业途径多样和企业需求旺盛的情况下取消或限制劳务派遣对国家经济发展不仅不会产生实质影响。而对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提高劳动者工资待遇,建立稳定的劳动就业关系具有积极作用。因此,劳务派遣只会增加社会不和谐因素,造成更大程度上的同工不同酬问题。为此,劳务派遣不仅对劳动者没有好处,实际上对企业的长久和稳定发展也没有好处。如长此以往,肯定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及影响到企业的健康和持续发展,这与国家发展经济建设和建立和谐社会也是背道而驰的。

因此,如果你们认同我的建议,可以在这次会议上提出。当然,最好能够积极争取一些关注劳工问题和同情劳工的代表进行联名,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立即启动《劳动合同法》修改程序,取消劳务派遣制度。为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推动法制完善而做出应有的努力和贡献!谢谢你们!

此 致  

祝 好

张治儒敬启

 2012年2月28日

 

附:因时间问题,给你们三人以这种方式提出建议仅是临时决定,也许有欠考虑。望谅解!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