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劳动资本化和资本劳动化  

2012-12-21 21:01:00|  分类: 《江松劳动哲学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于《中国工人》2012年第6

 

                          劳动资本化和资本劳动化

 

从上述对复杂劳动和人力资本两个概念的论述中可知,相当一部分人力资本就是复杂劳动,如劳动性营管理和全部科技劳动,而全部复杂劳动都是人力资本,这两个概念在很大程度上是重合的。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在现代经济中,经营管理活动具有二重性,就其代表资本而言,它是资本活动或投资活动,本书将其称为资本性经营管理;就其代表劳动而言,它又是一种复杂劳动,本书将其称之为劳动性经营管理。我们来看一下劳动与资本是如何向对方转化的。

 

    一、劳动与资本各自向对方演变

   

    1、劳动向资本演变

    劳动由以体力劳动为主转向以复杂劳动为主,复杂劳动、知识劳动在物质生产过程中占据主导地位,知识、技术、才能成为大部分新增产出、物质财富和利润的主要来源。在这个意义上,知识、技术、才能具有了资本的基本特征,并且对物质资本有日益强大的替代功能和替代效应。

2资本向劳动演变

由于知识、技术、才能具有潜在的和现实的经济价值,国家、企业和劳动者个人纷纷向人力资源的开发、教育、科技领域投资,于是,物质资本大规模地向劳动者身上转化。自20世纪初以来,尤其是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劳动者身上积累了巨量的人力资本。按舒尔茨的计算,美国劳工“教育资本”的存量,按1956年美元价值计算,在19301957年从1800亿美元上升到5350亿美元,所估算出的劳工“教育资本”收益增长约占该时期经济增长的1/5。与此同时,赋有人力资本的雇员的收入也相应提高,到1970年时,占国民总收入比重已由1909年的55%上涨到75%,而纯粹的物质资本收入和财产占有收入由45%下降至25%。按这个增减速度估算,到2000年时,人力资本收入应占国民总收入的87.5%,而物质资本收入仅占12.5%

原来,劳动和资本并不是绝对对立的,而是互相依存、互相渗透、互相转化的。劳动和资本这个对立着的正题和反题,已形成一个历史的合题——人力资本,或者也可以叫做“劳动资本”。

    ——从劳动和资本各自的构成来看,它们各自已经把对方包含于自身之中了,即使是在资本主义早期发展阶段,在总劳动中也存在着具有一定人力资本意义的复杂劳动,这正是后来劳动与资本得以相互转化的基础。

    ——在资本主义早期发展阶段,复杂劳动即人力资本不占主导地位,简单劳动和物质资本占主导地位。前者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约占20%左右,而后者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约占80%左右。这是工业经济为主的历史阶段。

    ——在发达资本主义阶段,复杂劳动即人力资本的地位和作用已大为上升,而简单劳动和物质资本的地位和作用则大为下降。双方处于某种均衡状态,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均占50%左右。这是半工业经济半知识经济历史阶段。

    ——20世纪末以来,发达国家资本主义已进入晚期发展阶段,其显著的标志是就业人口的70%以上都是复杂劳动者,而复杂劳动或人力资本对经济的贡献也超过了70%。这是一个以知识经济为主的历史阶段。相比之下,从事简单劳动的就业人口,以及简单劳动和物质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的比例,已降至30%以下。

    从理论上推演,资本与劳动重合的部分会越来越大,以至最终出现劳动与资本的完全统一,这时,“资本”被消灭了,但同时,“劳动”(狭义的、谋生意义上的、经济意义上的劳动)也被消灭了,那时,正如马克思所热情展望的:劳动(作为自由自觉的创造活动)成为人的生活的第一需要,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人的创造天赋的绝对发挥成为目的本身,而投资活动也是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一方面。这当然不是资本主义社会了,而可以称之为人本主义社会,也就是马克思当年所展望的共产主义社会。

不过,这样的理想社会是很玄妙的,离我们还是非常遥远的。实现这一理想,至少必须具备这样一些历史条件:

    1)生产高度发达,物质财富充分涌流,全人类都可以充分地满足其物质需要,对物质财富、“财产”的争夺和私人占有已毫无必要了,因此,物质财富的私有制也将被消灭。

    2)在物质财富生产领域实行市场经济的必要性也没有了。因为生产力发展到这种高度,人类只需要用一小部分时间和精力就能生产充分富足的、能满足所有人需要的物质产品,这一任务,由为数不多的一些巨型企业就可以有计划地完成,而且电子信息技术肯定能发展到这种高度,以至全体消费者的需求信息可以在很短时间内由一个中央处理器整理出来。

    3)由于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的消失,商品、货币、资本等等自然也就成为过时的东西。

    4)取“劳动”、“资本”、“物质财富”的生产而代之的是“人的自由全面的发展”、“人本身的生产”。在这一全新的历史阶段(马克思称之为“真正人的历史”,而把之前的历史称为“人类史前史”),也许“财产”、“财富”、“劳动”、“资本”、“公有制”、“私有制”、“计划经济”、“市场经济”、“经济必然性”等等概念都不适用了,将有完全新的理论和概念来描述和理解那个社会。

至于我们现在,还不得不回到劳动与资本的现实关系中来。

    二、劳动与资本的矛盾依然存在

   

    不管是在工业经济背景下,还是在知识经济背景下,劳动与资本之间的区别和矛盾还是存在的:

    1、简单劳动和物质资本的区别和矛盾

    简单劳动不具备人力资本的性质,即使在知识经济高度发达的未来,也很难绝对消灭简单劳动。物质资本的地位虽然下降了,但仍然是物质资料生产和知识生产的重要条件,仍然拥有很大的剩余索取权。在西方发达国家仍然存在简单劳动和物质资本的矛盾。至于不发达国家,那么,这个矛盾则依然是经济生活中的主要矛盾。

    2、物质资本与复杂劳动(人力资本)的区别和矛盾

   应该说,在知识经济条件下,这是主要的矛盾:双方都在争夺经济生活的主导权——物质资本还不会轻易在放弃其曾经拥有的王者地位,而人力资本则咄咄逼人,要求取而代之,并获得绝大部分利润。但是,在相当长的时期,两者又是互相依存的。目前,有一些宣传知识经济的作品,给人的印象是,仿佛知识经济、互联网经济、电子商务等等能够凭空变出物质产品来,仿佛有了信息、科技、知识产业,传统的第一产业(农业)、第二产业(工业)、第三产业(初级服务业)都不需要了,这是一种很大的误导。所谓知识经济,绝不是凌空独立的,在人脑或电脑中能够独立完成的,而是指整个经济包括物质经济,都建立在知识的生产、流通、交换和分配的基础之上;使科学、技术、知识,更快地转化为物质生产;使物质生产不再依赖于自然提供的非再生能源,而是依赖人类科学技术本身能够控制的再生性能源;整个生产过程虽然从根本上讲是一种高科技知识物化的过程,但最终产品毕竟是用物质因素生产出来的,不管它们的体积多么少、它们的质量多么高、它们的能量多么大,它们毕竟脱离不了物质存在形态。因此,传统物质资本(包括土地、资源、能源、物质设备、资金)仍然在物质生产过程中起不可或缺的作用,就是知识本身的生产过程,也离不开这些客观条件。于是,物质资本与复杂劳动(人力资本)之间的竞争、合作关系便展开了:可能依然是物质资本雇佣复杂劳动(人力资本),也可能是复杂劳动(人力资本)雇佣物质资本,也可能是双方之间互为雇佣、平等合作。

3、简单劳动与复杂劳动(人力资本)的区别和矛盾

简单劳动因为其不具备人力资本的性质,在劳动力市场上处于明显的劣势地位。不过,由于知识经济条件下简单劳动的数量很少,此一矛盾及由此而产生的体力劳动者与知识分子之间的矛盾不会太突出。但在发展中国家,这一矛盾是很突出的。

4、物质资本本身之间即大物质资本与小物质资本之间的矛盾

这一矛盾在工业经济时代较为激烈,在知识经济时代较为缓和。

5、复杂劳动本身之间即小人力资本与大人力资本之间的矛盾

这一矛盾在工业经济时代较为激烈,在知识经济时代,随着整个科学文化教育的普及、人力投资趋于平均化,人力资本的差别将会相对缩小——这种差距不再取决于出身、家庭地位、阶层差别、民族差别等种种限制教育机会均等的外部条件,而取决于先天素质和后天努力,其中后天努力起决定性的作用。但是也不能否认,在人力资本普遍提高的过程中,尤其是在物质经济向知识经济转化的过渡阶段,富有物质资本的家庭会把相当多的物质资本转向人力投资,从而使其家庭成员获得较高的人力资本,而相对贫困的家庭在这方面投资较少——虽然人力资本积累最重要因素是后天的努力,但毕竟优越的外部条件更有利于人力资本的积累,而恶劣的外部条件则会对人力资本的积累构成很大的阻碍。因此,在这种时代转换或社会结构转型过程中,由于先前历史过程的延续,会形成一种先赋性的、起点上的不平等。好在知识经济时代的竞争,主要是人本身才能之间的竞争,而人本身才能的竞争,首先取决于人本身的努力,这种努力会克服客观条件的相对不利——应该说,这是有史以来一种最公平、最人道、最富有生产性的竞争,这是最能消除制度性不平等(权利不平等)而确保平等,同时又是最能消除平均主义(结果平等)而确保自由、个性和创造性的一种竞争。

    三、劳动与资本的现代定义

   

    由于复杂劳动的普遍发展及其对物质生产和经济生活的主导作用,由于“人力资本”、“智力资本”、“知识资本”这种新型资本形态的出现,我们就必须改变资本和劳动的初始定义以及两者的初始关系,而发展出一种现代定义和现代关系。

    记得我们曾对资本有一个这样的定义:资本是商品—市场经济和手工业—工业文明条件下私人所有的、与自由劳动力相结合的生产资料。在这一定义中,资本基本上等同于“物质资本”,“人力资本”、“知识资本”只是隐蔽地包含在物质资本之中:“经营管理”包含在“资本的所有”之中了,知识劳动及科学技术也包含在生产资料、生产工具中了,与此同时,“劳动”也基本上指简单劳动者、蓝领工人所从事的简单劳动或熟练劳动,如果劳动者身上也具有人力资本因素,那在经济分析中是忽略不计的。于是,资本与劳动简化为物质资本与简单劳动的关系,而且两者处于一种对立的、紧张的状态,而人力资本和复杂劳动则仿佛消失不见了。

    人力资本和复杂劳动正是在劳动与资本这种古典的初始关系中生长起来的:它们作为整个生产体系中否定性和创造性的因素而发展壮大,终于由依附性的,虽然是最先进的但在总劳动和总资本中却是次要的因素,变成独立的、在总劳动和总资本中占主导地位的生产要素。  于是,我们有必要对资本和劳动加以重新定义:

    资本是在现代市场经济和信息知识文明条件下能带来较高产出和利润的生产要素,包括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但以人力资本为主导。劳动则指对信息、知识、技术进行创造、加工、经营、管理并转化为物质生产的过程,包括简单劳动和复杂劳动,但以复杂劳动为主导。

    与古典的初始定义相比,现代定义既有很大的拓展,又有一定的连续性:

1)现代意义上的资本并不仅指生产资料,而且包括经营管理、科学知识和技术、专门的和稀缺的劳动技能等生产要素,它们的共同特点是,能够带来更高的产出和利润。而且与货币、生产资料等物质资本比起来,人力资本是更为重要的资本。

2)古典、初始意义上的资本利润,有一部分来自对工人的剩余劳动的索取:由于产业工人占就业人口的绝大多数,因此,即算资本从某一个单个劳动者那里只索取微乎其微的剩余价值,总的结果却是一个庞大的数目。现代意义上的资本利润,则主要来自人力资本本身的生产性和创造性以及物质资本的“利息”部分和“风险利润”,来自于简单劳动的部分大为减少:因为简单劳动力、蓝领工人在总劳动人口中的比例将越来越低——从1/2降到1/51/81/10以至更低的比例,因此,即算对某一个单个简单劳动者的剩余价值索取更多,但总的结果仍是数量很小的,更何况,简单劳动已不再生产出什么剩余价值了。

    3)由于人力资本这一中间物的出现和壮大,劳动与资本由对立走向统一,两者结合为一个新历史合题、新的统一体:“劳动化的资本”或“资本化的劳动”。对于理解劳动与资本这种新的历史关系具有十分关键意义的环节是:复杂劳动、知识劳动就等于人力资本、知识资本。两者是同一个东西,只不过从劳动和资本不同的角度加以不同的称呼而已。

    一般而言,劳动是指一种运动状态,而资本乃指一种静止状态:劳动是一种“活”的运动着的资本,而资本是一种“死”的、凝固的劳动。

    从这个角度来看复杂劳动和人力资本,那么,它们两者的区别不过在于:

    1)复杂劳动是一种运动着的人力资本,而人力资本是一种静止的复杂劳动;复杂劳动是人的知识、技术和才能等人力资本的使用和运用的过程,这一过程,又凝结为、结晶为更高的知识、技术和才能等人力资本。

2)复杂劳动概念侧重于描述生产经营过程中使用价值的创造和增加,表现为有用财富(知识、货物、服务)的积累,而人力资本概念则侧重于描述生产经营过程中市场交换价值的创造和增加,表现为货币财富的积累;复杂劳动追求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人力资本追求利润率的提高。

一切复杂劳动都具有人力资本价值。即使是远离物质生产和经济生活的高远的、脱俗的、形而上的精神创造活动,由于它们与物质生产和经济生活有着千丝万缕的、现实的或潜在的、直接的或间接的关系,因此也多多少少地、现实地或潜在地、直接地或间接地具有人力资本的意义。

    一切人力资本都是复杂劳动的产物。某些非常特殊的“人力资本”(如美貌、特异功能、文艺或体育的天赋等),如果仅仅是父母给的、纯自然的产物,而没有经过有意识的开发、培育和塑造,尤其是其所有者本人没有产权意识、投资意识和经营意识,那么它们就始终是一种原始的、粗糙的东西,只能像土地一样获得某种“级差地租”或像简单劳动力一样被人雇佣、利用和剥削,而不能成为真正的人力资本。

    从本质上而言,人力资本价值的高低,除物质资本的投入因素外,主要取决于复杂劳动的数量和质量,尤其是取决于复杂劳动的独特性和创造性。越是高级的、复杂的、独创的复杂劳动,就越具有高级的人力资本价值。

但是,在人力资本市场上,由于人力资本的交换不完全取决于人力资本本身包含的价值,而同时取决于对人力资本的供求关系,取决于大众消费者、顾客对人力资本的需求档次、水平、类型,因此,人力资本价值高,未必价格也高,而人力资本价值低,未必价格也低——人力资本和精神产品也正像物质资本和物质产品一样,往往优质的商品,由于市场需求较小,其价值便被低估,而次优的以至一般的商品,由于市场需求旺盛,其价值便被高估。这种价格与价值悖离的反差现象,只能随着消费者、顾客的需求水平、消费水平、欣赏水平、接受水平的提高而逐渐消失。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