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劳工问题和劳工维权运动没有成为微博的热点  

2012-12-10 09:46:00|  分类: 目击与亲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劳工维权与当前微博生态

 

王江松[]

 

    一、引言

 

    在维稳体制下,主流媒体对全国各地的劳工维权事件,最初一律不予报道,2006年以后,开始有了一些有限的报道。所谓有限,一是数量上有限,绝大多数群体性事件没有得到报道;二是力度和深度上有限,主要从正面肯定地方政府对工人的安抚,同时强调对工人集体行动组织者的处置,以彰显维稳的理念和决心,而缺乏对事件的全面真实的报道,更谈不上对工人集体行动合理性和进步性的积极评价和支持;三是缺乏报道的主动性,大都是在网络舆论倒逼下进行的。

其实,不为社会广泛知晓的是,2004年以来,劳工维权群体性事件呈持续上升趋势。2010年,由深圳富士康连跳事件和南海本田罢工引发的罢工潮波及全国14个省份,其中大连开发区创造了自1949年以来罢工人数(7万人)、发生罢工的企业数量(73家)最多的地区纪录,引起国内外的高度关注和重视。应该说,90年代后期和本世纪初曾发生的国企下岗职工的抗议,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淡化了,2010年劳工潮标志着以新生代农民工为主体的劳工维权运动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

本文无力全面分析政府、企业和社会各界对劳工维权运动的认知和应对,也不想全面讨论整个舆论界与劳工维权的关系,而仅限于对言论相对自由一点的微博自媒体与劳工维权的关系做一个实证分析和理论探讨。

 

二、劳工问题还没有成为微博的热点

 

微博问世以来,在涉及严肃话题的公共论域中,政治问题、腐败问题、重大民生问题(如食品医药安全、城管、社会保障、环保)、重大人权问题(如计生、拆迁、劳教、司法)轮番成为热点,有关帖子的转发和评论数量,少则数百上千,多则上万上十万,甚至一些翻来覆去的自由民主清谈,常常也能引来成百上千的转发和评论。相对而言,已经进入操作层面的劳工维权,却未能引起热烈的关注。

先来对一些有一定影响力的专门或重点关注劳工问题的微博做一个统计分析(以2012128日为限,原则上选取每个微博的头45条原创帖子作为统计对象):

 

微博名称

粉丝数量

每条原创的转发数量

微博名称

粉丝数量

每条原创的转发数量

@学生工权益关注

831

6

@王德志可汗

3817

7

@反劳务派遣联盟

945

2.1

@红别民工

3863

4.4

@集体谈判论坛小编

1122

8.6

@工通社农民工社区

3997

7.4

@张志儒参选专用微博

1325

6

@蔡崇国之二

4869

5.8

@顺义刘义伟

1332

16.3

@请农民工兄弟吃顿饭

5561

8.3517条)

@曾飞洋微博

1374

13.9

@哲学王江松

6660

231.5100条,含劳工问题帖子45条)

@深圳小小草工友家园

1482

28.9

@王江松-PHILOSOPHY

14036

135.5100条,含劳工问题帖子45条)

@遏制国企违法派遣

1516

2.3

@大爱清尘

14670

61.2

@富士康工人

1889

13.3

@郭于华-四世

15139

336184条,含劳工问题帖子17条)

@中国劳动杂志

1908

8.2

@张海超

22442

29.7

@春暖花开DC

1938

54.4

@广州刘小钢

26677

1.84

@新工人艺术团-许多

2022

9.3

@关注新生代农民工

29576

8.9

@劳动者也有尊严

2441

7.1

@孙恒为劳动者歌唱

157237

19.5

@山西的韩东方

2554

30.3

@王克勤

368434

92050条,含劳工问题帖子25条)

@城边村

2575

10.8

 

 

 

@太行漫步

2678

41.2

 

 

 

@义联劳动法援助中心

3049

5.1

 

 

 

@中国劳工研究中心

3139

20.4

 

 

 

 

统计分析表明:

1、从粉丝数来看,劳工问题微博相对其他主题的微博,受关注的程度相差极大。表中所列微博已经算是在劳工领域有较大影响的了,但拥有1000左右到2000粉丝的占11个,拥有20004000粉丝的占13个,拥有40007000粉丝的仅3个,拥有1万到3万的仅6个,拥有10万粉丝以上的仅2个。需要指出的是,王江松、郭于华、王克勤等人的微博不限于劳工问题,对上述那些社会热点问题也经常发表意见。

2、从转发量来看,有16个微博每条原创的转发量都在10次以下,有16个微博每条原创的转发量在1061.2次之间,只有3个微博每条原创的转发量在100 336次之间,仅有1个微博每条原创的转发量达到了920次。

3、再对个案进行分析。对转发量较高的4个微博,可进行更细致的量化分析:(1)选取@哲学王江松100条微博进行分析,平均转发量是231.5次,其中关于劳工问题的50条帖子的平均转发量是135次,而关于其他问题的50条帖子的转发量是328次;(2)选取@王江松-PHILOSOPHY 100条帖子,平均转发量是135.5 次,其中50条有关劳工问题的帖子平均转发量是127次,而关于其他问题的50条帖子的平均转发量是144次;(3)郭于华转世后共发184条原创,其中有关劳工问题的帖子14条,每条平均转发量是48.6次,其余帖子的平均转发量是360次;(4)选取@王克勤的50条帖子,平均转发量是920次,其中有关寻救尘肺病农民工的25条帖子的平均转发量是357次,有关其他问题的25条贴子的平均转发量是1483次。

4、有关劳工问题的帖子,即使是由知名度较高的人发出来,所得到的反响也很不理想。王克勤作为著名调查记者的声誉和影响力,为他从事“大爱清尘”奠定了基础,即使如此,他所发的劳工问题帖子引起的关注还是远远赶不上他发的其他帖子。郭于华作为著名社会学家的名声不可谓不大,她所发的劳工问题帖子的影响也很微弱。@关注新生代农民工是北大清华九名社会学家的集体微博,所选取的50条帖子的平均转发量只有8.9次。孙恒和他的伙伴王德志、许多等人,搞了10年劳工文化活动,成就卓著,在微博下的影响力远远高于在微博上的影响力。刘小钢是广州市总工会常务副主席,是工会里面少有的为工人说话做事的好人,在微博上发一条帖子也没几个人回应。张海超因开胸验肺而闻名中外,拿到工伤赔偿后又拖着病重之身致力于为其他尘肺病工人维权,但其微博的粉丝和转发量还是上不去。深圳的劳工NGO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主任张志儒,也曾是2011年南风窗公益年度人物,另一个劳工NGO深圳小小草工友家园,这一年来不屈不挠地与地方公权力抗争,海内外媒体都有报道,但在微博世界他们也仿佛撞了墙,其粉丝和转发数量都少得可怜。至于韩东方,早在二十几年前就成名了,但在微博上简直可以说弱爆了。

 

三、劳工微博的影响力与劳工问题的重要性不对称及其原因分析

 

劳工微博在网络上得到的这种待遇,与现实生活中劳工问题的严峻性、紧迫性和重要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1、劳工问题理应得到微博世界和微博人的高度重视

无需避讳的是,困扰当代中国的两大主要矛盾,一是官民矛盾,二是劳资矛盾。劳工问题深深纠缠在这两类矛盾之中,可以说,劳工既是官民矛盾中的当事方,也是劳资矛盾中的当事方,在很多情况下,劳工同时受到勾结起来的官吏和老板的压迫。在当今贫富两极分化的格局中,他们是最贫困的一方;在当今民主和法治没有得到落实的情况下,他们的政治权利、公民权利、人格权利受损害最严重。他们挣扎在血汗工厂里,挣扎在贫困线上,不能享受平等的国民待遇,不能在城市里生根落户,不能过正常的家庭生活。他们以辛勤的劳动推动了工业化、市场化和现代化,自己却没有得到公平的回报。这种情况与执政党所提出的建设民主、富强、公平、正义、文明、和谐社会的目标是背道而驰的。

中国劳工问题从两个角度显露出它的重要性。第一个角度是,执政党、政府、企业界、知识界以及整个社会应该如何对待劳工问题?一种长期压榨劳工的工业化和市场化是可以持续的吗?一种以牺牲劳工权益为代价的经济增长模式和社会发展模式是可以持续的吗?回答只能是否定的。严峻的是,今天,在社会上处于优势和强势地位的阶级和阶层,或者还能过上体面生活的中产和中层,即使没有仁爱和公平正义之心,仅仅从自身安全和社会稳定的角度考虑,也不能不把改善劳工权益和处境放到议事日程上来了。历史上穷人走投无路时进行暴烈反抗的情况比比皆是,如果中国的贫富分化继续扩展,逻辑上完全不能避免这样的结果。到时候火烧昆冈玉石俱焚,改革开放的全部成果付诸东流,那绝对是整个民族的灾难和历史浩劫。现在注册微博并积极关注社会问题的人,绝大多数是生活状况比较好的、文化水平也比较高的非劳工阶层,理应对这个问题引起特别的重视。

第二个角度是,怎么样才能遏制和缩小贫富两极分化、缓和和解决社会矛盾、建设一个民主、富强、公平、正义、文明、和谐的社会?依靠什么力量,寻找什么样的路径?如果说前一个角度是把劳工作为解决中国社会问题的消极的对象,那么,后一个角度则是要把劳工当做解决中国社会问题的积极的主体。何以言之?首先,中国掌握权力和财富的集团,已经被自己得到的垄断利益锁定了,不仅仅是变革的动力不足,简直就是没有动力而只有阻力;第二,中间阶层、中产人群(知识界大体包含于其中)不足总人口的20%,且或多或少依赖于现存体制,没有坚决的意志更没有现实的力量推进变革。于是,真正能够作为政治民主化的原动力和阿基米德支点的就是底层民众了,而工人是其中最大而且相对来说最容易组织起来的。需要指出的是,工人当然也不可能独立完成政治和社会的转型,但工人在争取自身经济政治权益的过程中,会倒逼企业主资本家挣脱对于官僚权贵的依附,从而把自己改造成为争取宪政民主法治的主体力量,而不是继续卑躬屈节、狗苟蝇营地分享官僚权贵扔给他们的部分剩余价值。

在这样一种总体态势下,活跃在微博上的知识界人士应该干什么呢?应该把自己的知识文化优势与劳工维权运动结合起来。当然,知识分子应该继续争取与自身息息相关的思想新闻言论出版自由、争取作为现代公民应该拥有的各项权利,但必须认识到,如果没有劳工维权运动作为强大的后盾,即使一时挣到了些许的自由和权利,也很容易被收回去,在这个意义上,知识界的自由和解放依赖于以劳工为主体的底层民众的自由和解放。当然,这绝不意味着知识界要丧失自己的主体性而沦为工农解放的工具(就像前一个世纪所经历的革命那样),相反,知识界要担当起不应也不能推卸的职责,把自由平等正义的普世价值和宪政民主法治的普世制度与劳工和民众维权运动相结合,推动中国完成真正的社会转型,而不是导致用一个阶级的专政取代另一个阶级的专政。

2、微博意见领袖和普通网民忽视劳工问题和劳工维权的原因

客观的原因当然是来自政府的维稳压力,这种压力不仅是知识界人士而且是每一个人都不得不面对的。由于劳工维权可能产生的组织化前景以及劳工阶级的稳定对整个工业和社会稳定的重要性,相对其他维权(农民维权、宗教维权、访民维权、土地维权、退役军人维权、学生维权、城市贫困阶层维权等等)而言具有政府预期的更大的危险性,因此政府对劳工维权采取了更为严密的防守措施,包括在微博上的信息管控。这在客观上使得有关劳工维权的信息不可能像其他方面的信息一样得到较多的传播。

对此客观原因我们一时也无可奈何,我们需要更多反省的是主观原因,毕竟还是有一些信息率先通过微博透露出来了,问题在于我们是不是具有新闻的敏感性和传播的积极性。据我的观察和感受,一条消息是否得到广泛的传播,关键在于意见领袖、粉丝大户转发与评论与否,但正好是大多数意见领袖对劳工问题还缺乏清晰明确的认识。一些意见领袖还保留改良的幻想,希望政府自上而下主导社会转型,不希望出现自下而上的压力机制和压力集团。一些意见领袖痛感上个世纪工农民主革命对宪政民主的颠覆性和破坏性,以及最终导致的个人崇拜和独裁专制的灾难性后果,因此对劳工运动有一种近乎本能的顾虑和防备,生怕再一次导致民粹主义、毛式革命、无产阶级专政、国家所有制和计划经济。一些意见领袖可能会在观念上认识到自下而上变革的必要性和民间主体性,但对知识界与劳工维权相结合的具体路径和具体机制很模糊,一时之间不好发表意见。一些意见领袖只是知识性和言语性的,生怕卷入实际的底层民众运动,打乱自己自由独立、悠游自在的书斋生活。意见领袖不转发,就失去了一条主要的传播通道。一般网友一方面也存在与意见领袖相似的想法和心态,另一方面,即使积极转发,影响力和传播力也十分有限。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不得不提,那就是劳工本身的微博数量太少,即使有一些,也没有形成相互呼应、抱团取暖的态势和合力,这使得微博自媒体这种对劳工来说进入门槛和成本最低而功能和价值又最大的、信息时代赋予劳工的最为便捷的信息传播平台和通道,未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假设有1亿劳工开通并能熟练地操作微博,假设这1亿微博形成了几百个守望相助的信息共享和交流圈子,劳工的声音无疑会成为微博上最为洪亮的声音。归根到底,劳工有没有自己的文化以及文化和信息传播通道,是劳工维权是否取得成功的先决条件之一。

 

三、呼吁微博意见领袖和广大网友高度重视劳工维权运动

 

首先应该看到,意见领袖和网民对劳工维权行动的声援,是非常重要、极有意义的,即使不能对当地政府和企业形成实际的监督、制约、威慑和压力,也会极大地鼓舞劳工的信心,加强他们坚持抗争的道义和意志力量。已经有不少劳工维权行动得到了这方面的支持和帮助。举个例子,今年朝阳区金盏乡政府决定取消其辖地的几所打工子弟学校,包括皮村的同心实验学校。同心实验学校的校长、国内第一个打工艺术团的团长孙恒与他的伙伴们,在反复与乡政府交涉无效后,在微博上向社会各界发出求助,三农问题专家李昌平等知识界人士率先响应,虽然孙恒他们有关此事的10多个帖子的平均转发量也就500次左右,但也惊动了更多的人士,随后由去年为他们友情主持打工春晚的崔永元领衔,崔永元、温铁军、李昌平、卜卫、刘忱、沈原6知名人士向教育部长发出公开信,要求保留同心实验学校。经教育部、北京市委、朝阳区委有关部门的干预,这个民工子弟学校得以保存下来。

我本人也有过类似经历。一次是呼吁广州番禺警方无条件释放被捕的恒宝公司的两名组织工人追讨社保的工人领袖,转发量达到1809次。一次是发布20学者就培育发展劳工NGO致广东省委省政府深圳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转发量达到1668次。一次是呼吁社会各界紧急声援延安延炼综合服务公司工人抵制公司将劳动合同制工人非法转为劳务派遣工的静坐抗议,转发量达到2575次。我本人的微博粉丝不多,靠他们的转发最多也就一两百次,于是我就私信和艾特一些意见领袖和粉丝大呼转发,其中有不少人慷慨出手,虽然没能达到像其他热门帖子那样惊人的转发量,但也的确收到了良好的效果:番禺被捕的工人领袖被释放,延炼公司的100多名集体工的劳动关系保住了(但家属工可能保不住了,她们在这个月月底将被强制转为劳务派遣工,目前她们正在抗争中)。至于深圳方面,虽然还在坚持打压劳工NGO的做法,但是,学者们的声援给这些劳工组织的鼓舞作用是很大的,他们仍然在坚持抗争,不断向法院起诉行政部门对他们的非法打压。

应该说,知识界与劳工维权运动互动的空间还刚刚被打开,存在着可以无限拓展的广度和深度,在这种互助合作的过程中,双方都将收获比自己单打独斗更大的成就,相反,一旦双方脱节,必定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知识界会因为缺乏社会基础而被各个击破,而劳工界将会失去来自知识界的知识、思想、信息和传播资源,大大地延缓其意识觉醒和组织整合的进程,或者因为日趋急进化而被极左分子、野心家、阴谋家乘虚而入,引导他们走向与世界主流文明愈行愈远的道路。这一点不能不引起双方的高度警觉。

本文呼吁,知识界应该主动、积极迈出与劳工维权运动相结合的步伐!至少相对于分散无序、拥有很少资源的劳工来说,知识分子在人均经济资源、组织资源、文化资源、社会交往资源、信息传播资源等方面拥有较大的优势,不论从道义上,还是从理性上,都应该率先打开彼此的隔阂,建立彼此沟通的渠道。毫无疑问,微博是实现这一结合的最好的互动平台。只要建立了这样一个坚定不移的战略性观念,具体的互动和沟通方式将会是多种多样的,在技术上都是不难解决的。而知识界迈出这一步,必将带动各阶级阶层的对话和交流,直至结成追求宪政民主法治的最广泛的联盟。

可以说,在中国特有的转型语境下,如何对待劳工维权考验着新闻舆论界、考验着每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一位54岁的下岗工人说了一句令世人震惊的话:“对待知识分子的态度标志着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而对待工人农民的态度则考验这个民族的良心!”诸位,知识分子至少应该达到这个工人兄弟的觉悟程度和思想水平。我再补充一句,如果知识分子的微博与劳工的微博能够互动起来,进而推动知劳双方在行动中的结合,那么,我们这个民族就不仅能够成为一个有良心的民族,而且能够成为一个真正文明的民族。



[] 哲学博士、教授,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