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自行增殖还是剥削?——利润的秘密  

2011-10-08 15:34:00|  分类: 西方社会结构的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克思和资产阶级经济学家都一致承认资本的增殖性,承认追求利润是资本的本性,他们争论的核心是:资本是如何增殖的?利润是如何产生的?

    在这个问题上,马克思和他的对手陷入左、右两个极端:马克思认为,资本的利润完全来源于对工人的剥削即对工人所创造的剩余价值的无偿占有;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则认为资本的利润来源于资本本身的自行增殖性和资本家的勤劳、节俭、冒险、创新和经营有方,不存在对工人的剥削。

    经过长期思考,我认为马克思的“资本—剥削—利润”理论和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资本—利润、劳动—工资、土地—地租”理论一样,有着各自的着重点,但在现代社会已不能完全适用于说明复杂的经济生活。我认为,资本的利润至少有以下来源:

    1资本家本人的劳动

    资本家本人的劳动包括经营劳动、管理劳动和生产劳动。

    1)资本家的经营劳动,指资本家的融资筹资、投资决策、经营项目和经营方向的确定、市场定位和市场营销方略的制定、企业长远发展规划的制定等资本运营活动,是有关企业发展的战略性决策活动。早期的资本家同时也是资本运营家即企业家,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把“企

业家才能”作为一个独立的、最关键的生产要素,并要求给予较高的报酬,不是没有道理的

,因为经营劳动确实能创造出很大的价值和效益。把不同生产要素组合起来参与市场竞争,

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好的,不是所有人的经营效果都是一样的,实际上,在同等数量和质量的

生产资料、设备、技术和劳动力的条件下,不同的资本家的经营活动会产生出非常不同以至

截然相反的效果,于是一些人惨淡经营、停滞不前,一些人破产了,另一些人则取得了极大

的成功,故有人把纯粹物质资本获得的回报叫做“利息”,而把资本运营活动即企业家活动

所得到的回报叫做“利润”。

    随着企业生产经营规模的扩大、资本的多元化和股份公司的发展壮大,出现了资本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资本所有者不再过问具体的资本运营过程,而把这个工作委托给受过专业训练的高级经理人才,并因此而形成一个权力很大的、主宰经济生活的企业家阶层,人们因此可以把企业家的经营活动归入“劳动”的范畴。但实际上,资本所有者(股东)仍然握有最终的支配权,如果他们不能用手投票的话,至少能以脚投票,以维护其资本权益。这种“投票”活动,正就是一种经营活动,即使是完全不参与企业经营的股票炒作者,他们的炒作活动也是一种经营活动,而且是一种需要高度智慧和心理素质的经营活动。如果我们不是把股票投资和股票市场交易看作是一种纯粹的投机,一种你死我活、零和对局的赌博,而是市场经济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能给企业和整个国民经济带来增值和效益的话,那么,股票炒作乃是一种真正“生产性”的活动。

    2)资本家的管理劳动,指资本家对生产经营过程中人和物的具体的组织和安排。这是实现企业经营战略的战术性指挥活动,是企业生产经营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早期的资本家同时也是管理者,只是到后来,才把管理活动委托给专门的经营者和管理阶层。有人说,这种管理活动纯粹是资本家运用资本的权力对工人的一种监督、控制以至奴役的活动,这种说法至少是不全面的。固然,早期资本主义管理活动中确实存在着种种残酷、粗暴、野蛮和违反人道主义的现象,但即使是这种管理也有其“生产性”的一面,它对于提高生产效率、改进技术、减少浪费和降低成本,是必不可少的。管理是永恒的主题,问题不在于要不要管理,而是如何提高管理的科学的和人道主义的水平。

    3)资本家的生产劳动,指资本家亲身参加直接的生产活动。早期的资本家同时也是生产劳动者,他往往只雇佣少数的工人,甚至只“雇佣”自己和自己的家人。他身先士卒、赤膊上阵,其劳动的强度和劳动时间的长度,往往超过他的雇员。他们往往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甚至连白天和夜晚的界限也是模糊的。他们或早起晚睡、披星戴月,或抛妻别子、长途奔波,付出比一般人更多更辛苦的劳动。后来成为大资本家的人,往往都经历了这样一个白手创业、筚簬褴褛、背水一战的过程。他们是名符其实的劳动模范。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人凭着少量的资本、单凭剥削工人的劳动而发家致富的故事,可以说,除了通过运用权力或非法手段(坑、蒙、拐、骗、偷窃、抢劫)而暴发外,单靠正常的资本经营,这样的故事是永远不会发生的。

    资本家既然投入了大量的经营劳动、管理劳动和生产劳动,那么,这些劳动也必然要得到相应的回报。但资本家并没有得到一种叫做“工资”的收入,他的工资全部包含在利润中了,是利润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扣除这一部分工资的话,他的利润就会大大减少。这一点在现代股份公司的利润分配中得到证实:那些基本不参加企业经营劳动、管理劳动和生产劳动的优先股股东,所得的利润只不过稍微高于银行存款利息而已。

    但是,资本家同时也是劳动者这一事实,资本家的劳动(工资)向资本(利润)转化这一隐蔽的过程,常常被一些资本主义的批判家和社会主义思想家有意无意地忽视了,以至在人们的日常观念中形成这样一种印象:资本家就是资本家,是与工人绝对对立的剥削者;资本家甚至成为社会邪恶的化身,是应当加以消灭(甚至从肉体上加以消灭)的阶级。这是很不公道的。资本家与工人都是人,都是劳动者,只不过资本家是有资本的劳动者,而工人是没有资本的劳动者;即使是现代股份公司的优先股股东,仿佛是一个“食利者”阶层,实际上,他们虽然不参加其所投资的企业的劳动,也可能被别的企业或机构雇佣而从事某种劳动。真正的寄生虫是很少的,根本不能构成为一个阶级。

    2资本的风险报酬

    世界上没有万无一失的投资,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包括经营风险、技术风险、劳资冲突风险、安全生产风险、市场风险和社会风险(如战争、社会动乱、革命、国际争端等等)。

大部分创业者都要经历一个学会规避风险和“交学费”的过程。因此,让投资者得到一个比银行存款利息更高的回报以抵偿经常发生的风险,增强企业抗卸风险的能力,应该视之为维持简单再生产和扩大再生产的基本条件。这种回报完全应当的,得到这种回报也是完全正当的。这种较高的回报又叫做风险利润。反过来说,如果投资创业所得之利润完全与银行存款利息相等,那么,就没有人去投资创业了。设想一下,一个国家的银行里有许多存款,但是没有人去投资办企业,这个国家的经济必定是非常落后的。让资本得到更高的利润,固然会鼓励资本家更大胆地去加大投资力度并给他们带来更多的财富,但整个社会也因此而得到更大的好处——这个社会的经济更发达、就业更充分、生产力和科学技术发展更快、国民财富积累更多,反之,取消风险利润,固然使资本家受到损失,但整个社会也将蒙受更大的损失。问题不在于要不要风险利润,而在于把风险利润控制在何种水平上,才能既提高投资者的积极性,同时又不至于让这种利润高到雇员、消费者和社会无法容忍的地步。

    假设有两兄弟,各从父母那里继承1万元资金,其中一个把钱存入银行并且每年稳定地获取5%的利息,而另一个则把这笔资金用于投资创业,经过最初几年的辛勤奋斗、负债经营以至亏损阶段后,终于在收回了全部投资的基础上,每年能获利50%以上。那个吃银行利息的兄弟有什么理由嫉妒他那投资创业并发财致富的兄弟呢?这就正像那投资创业的兄弟如果因经营不善而破产,也没有理由嫉妒他那还能吃老本的兄弟一样。

    3资本家的节俭和积蓄

    早期资本家都是节制消费、拼命积蓄的人,他们对自己及其家庭的消费欲望可能达到苛刻和吝啬的程度。他们恨不得把每一分钱都变成新的投资。这种节俭和积蓄固然本身并不直接再生产出物品,但却扩大了资本的数量和规模。那么,对这种节俭和储蓄的行为应不应该有一个“奖励”或“回报”呢?我想应该有一点,至少,这部分“奖励”或“回报”应相当于同期银行存款利息。如果人们都把挣来的钱用于即时消费,当然就不可能扩大再生产,甚至连简单再生产也维持不了;如果社会鼓励高消费,那么资本的积累速度就会大大减漫,这一点对于一个资本匮乏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尤其重要。众所周知,日本经济高度发展,大大地获益于日本国民较高的储蓄率,与此相反,我们看到,虽然目前我国的资本还很稀缺,但对高档消费品的需求和享用已经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并且到处盛行吃喝之风,这对我国经济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有人说,没有消费,就没有市场需求,积累再多资本,也是白搭,因为产品卖不出去,因此,应当鼓励消费以扩大社会总需求。这只是看到了问题的一个方面。所谓节制消费,不是不要消费,而是要把消费的增长和消费水平的提高建立在资本积累和经济发展的基础上,在这里,积累、生产是第一位的,是前提,而消费是第二位的,是结果。积累应当大于消费,这样,社会才能有更多的资本用于远期投资和经济的长远发展;如果积累等于消费,经济就会停滞不前并减慢发展速度;如果消费大于积累,那么很显然,经济就要退步了。

    再假设有两兄弟,各自从父母那里继承1万元资金,其中一个把它们全部用于即时消费,并重新沦落为一穷二白的人,而另一个则把这笔资金用于投资创业,最后成为百万富翁。第一个兄弟有什么理由嫉妒第二个兄弟呢?至于说第一个兄弟竟然提出“均贫富”的要求,甚至还通过暴力等强制性手段来剥夺第二个兄弟,那绝对是违背公道和正义的,与丧尽天良的流氓无赖、土匪强盗没有什么两样。这个人成为穷光蛋,完全是咎由自取:他们俩的初始机会完全是均等的。现在机会已经不均等了,不过好在权利还是均等的,没有任何人剥夺他重新做人、通过劳动积累资本发财致富的权利。

    探讨节俭与积蓄的问题具有非常现实的意义,尤其是对社会上处于贫困地位的人们。在资本与劳动之间,没有绝对的鸿沟。人们的起始条件可能不一样,但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奋起直追。志向高远、不在命运面前低头的穷人,完全能够脱贫致富。一条最通常、最正当的途径是,努力提高自己的素质和劳动能力,勤奋工作,埋头苦干,获得更高的工资收入,然后在满足基本需求的基础上,将一部分工资收入积累起来并转化为资本。穷人如果怨天尤人,将责任完全推给社会,同时也放弃改变自己命运的权利,那就只好继续做穷人,甚至只好接受社会的救济了。如果一种社会制度剥夺穷人劳动致富、白手创业的权利(比如法律规定奴隶和他的后代永远只能是奴隶,农奴和他的后代永远只能是农奴,雇佣工人和他的后代永远只能是雇佣工人),那么,责任确实在社会,造反也是有理的;如果一个社会制度认可和保护

这种权利,而穷人不愿付出改变自己地位的努力,或虽然付出了,但因为才能不够而没有改

变自己的地位,那么很大一部分责任就要由本人来负。穷人如果因此而仇视富人,或者通过集体的暴力行动要求“翻身得解放”,必将给社会,最终也给自己带来巨大的灾难——除少数“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精英”获得成功外,绝大部分穷人追随者将依然故我

    4科学知识转化为生产技术、生产工具而带来的生产力的提高

    两个企业,在其他条件同等的条件下,由于采用了知识含量不同的生产工具和生产技术,会生产出质量和数量上完全不同的产品,因此也获得完全不同的利润。这一点被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看作是资本的自行增殖。与此相反,马克思则认为这是相对剩余价值,即资本家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缩短必要劳动时间而相对延长了剩余劳动时间。但是他没有解释“劳动生产率”是如何提高的,他把劳动生产率提高而带来的利润仍然归结为工人所创造的剩余价值。

照他的理论推理,工人的劳动时间越短,他们所创造的剩余价值可能越多。如果这些工人仅

指企业内部的劳动者,那么,这显然是说不通的,因为企业内部的劳动者,尤其是体力劳动

者,并不能独立地完成对生产工具、生产技术的更新、改造和提高。马克思当然也意识到这

一理论上的矛盾,于是他借助于“总体工人”这一概念来解决这一矛盾——可以把科学家、

发明家、工程师归入总体工人(他们既存在于企业内部,也存在于企业外部),是他们创造了

先进的生产工具和生产技术,从而提高了生产力和劳动生产率,提高了资本产出率和利润率

,资本的超额利润在很大程度上是对作为总体工人一部分的科学家、发明家、工程师的剥削

。这似乎是自圆其说了,但仍然可以发现其中的矛盾。

    企业采用先进生产工具和先进技术而提高劳动生产率,一般而言通过企业内部创新和从外部买进两条途径。

    在第一种情况下,企业自身有一批研究和开发人员,专门从事新机器、新技术、新产品的研制。但是仍然不能把全部超额利润都归结为这些研究与开发人员的剩余劳动,因为研究和开发需要更大的资本投入,而且这种投资是一种风险投资——如果研制费用过高、研制时间过长甚至研制没有结果,或虽然研制出来新产品,但却不能适销对路,就会使整个企业陷入巨大的财务危机,甚至导致破产。所以,研究和开发费用这种风险投资要求一定的回报即上文所说的风险利润。新机器、新技术和新产品是这种风险投资和科研人员的劳动共同作用的产物,因此,它们所带来的新增产值、附加值、超额利润,不能完全归结为科研人员的剩余劳动。

    在第二种情况下,企业从外部买进新机器、新技术、新设计等专利产品,那么,这是一种市场交换行为:发明家和专利拥有者转让其知识产权,资本家支付一定费用,这里很难说有什么剥削成分。专利拥有者自己投资办厂,未必能够取得比这种知识产权转让更好的回报,而资本家买进知识产权,固然有可能获得较高的利润,同样也要冒一定风险。资本家和专利所有者取长补短,共同把新的科学技术应用于生产过程,并且双方都得到好处,同时也给社会带来了贡献,在这一点上,并不存在资本家对本企业工人的剥削。

    其实,科学知识应用于生产过程,还有一个更为深广的背景,那就是整个人类科学知识的积累和伟大的科学家们的贡献,没有这个大的前提,无论是企业内的科研人员还是企业外的技术专家、发明家、工程师,都不可能进行生产工具、技术和产品的创新。在这个意义上,资本家也好,发明家也好,工人也好,消费者也好——整个社会的全体成员,都不费分文地无偿地享受了先辈的遗泽。像牛顿和爱因斯坦这样伟大的科学家,不知给人类带来了多少剩余价值。资本家当然享受到其中最大的份额,但他们也有其特殊的贡献,即他们从自利的动机出发,把科学技术转化为生产力,从而无意中提高了整个人类的文明程度和福祉。

    5对工人剩余劳动的占有

    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完全否认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而马克思则把利润全部归结为对工人的剥削。我的观点在这两者之间。

    与奴隶主对奴隶、地主对农奴的剥削相比,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具有新的特征:

    1)剥削方式的不同:奴隶主对奴隶、地主对农奴的剥削,是一种超经济的、强制性的剥削,奴隶、农奴被剥夺了人身自由和劳动力所有权,被沦为会说话的牛马和生产工具。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则以工人获得人身自由和劳动力所有权为前提,是通过劳动力市场的自愿交换行为和契约来实现的。不管这里面有多少被迫的因素,也比奴隶劳动、徭役劳动要文明不知多少倍。资本家对劳动力的使用也要尊重工人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尽管资本原始积累时期普遍盛行限制工人人身自由、体罚、强迫冒险作业、强制延长劳动时间等现象,但后来都遭到法律的禁止。资本主义国家一般都颁布《劳动法》,以保护工人的基本权益,而工人也组织了工会,团结起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工人取得成立工会和罢工的权利,与资方进行集体谈判的权利,从而加强了自身与资方讨价还价和限制剥削的能力。

    2)剥削程度不同:奴隶主和地主除维持奴隶、农奴最基本的生存外,剥夺了他们的全部剩余劳动,而工人的工资水平都可以随经济发展和企业经济效益的提高而不断地提高,从而大大地改善了工人的生活条件。如果从利润中扣除掉前述四种因素的话,资本家对直接生产工人的剥削程度远不如马克思所说的那样高。实际上,随着生产自动化程度的提高,资本家直至可以把生产工人排除出直接生产过程,资本与劳动的矛盾已主要由资本家与体力劳动者、直接生产工人的矛盾转化为资本家与智力劳动者之间的矛盾,而智力劳动者的劳动已经成为最主要的生产要素,从而使智力劳动者获得高于体力劳动者的讨价还价的能力,甚至到底是资本雇佣劳动,还是劳动雇佣劳动,也会成为一个重新需要定义的问题。这是后话。我们这里探讨的是资本与劳动的初始关系,在这种关系中,由于资本是主要生产要素,由于在资本与劳动的力量对比中,资本处于强势和优势,劳动处于劣势和弱势,由于资本取得买方市场的主动地位,而劳动处于卖方市场的被动地位,因此,资本确实拥有对劳动者剩余劳动的索取权,劳动者的部分劳动确实被资本家无偿占有了,但剥削程度并不如马克思设想的那样大。按马克思的计算公式,工人每天劳动12小时,创造了6先令的价值,其中3先令用来补偿资本家预付给他的工资(必要劳动),剩下3先令就是被资本家无偿占有的剩余劳动、剩余价值或剩余产品,剩余价值率达到100%。但根据我的分析,如果从前四个方面作出种种扣除,则剥削程度即剩余价值率就会大大降低了。

    6资本家的非法得利

    马克思曾十分尖锐地指出:“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他的话反映了资本原始积累时期的种种非法丑恶行径,但也包含了过多的道德激愤和夸张因素。另一方面,他说资本怎样怎样,而不说资本家怎样怎样,其中隐含的意思不仅仅是对资本家的谴责,而且也是对整个人类、人的本性中恶的因素的谴责。资本家不是一个天生的特殊的人种,而是从普通人转化而成的,很多是由穷人、雇佣工人转化而成的,设若一个穷人和雇佣工人猛然转化为一个资本家,如果缺乏外部力量的制约,他也会情不自禁地为了追逐利润而去践踏道德和法律。

    在资本原始积累时期,由于缺乏完善的法律制度和法治机制以及新型的伦理道德,确实普遍存在种种非法行为,如偷税漏税、行贿寻租、钱权交易、假冒伪劣、缺斤短两、侵犯知识产权、破坏生态环境、侵犯工人人身和劳动权益等等,通过损害国家、社会、竞争者、劳动者和消费者的利益以加速资本的积累。不过,这些行为只是一种零和对局的、非生产性的行为,只能造成财富的转移,而不能造成财富的增加,而且会极大地扭曲市场机制,搞乱市场程序,一般很快会导致公众的反弹和法律的制裁;资本家长期进行这种不正当竞争,也会感到提心吊胆、身心疲惫,感到归根到底大家都会受到损失,所以,这种普遍的混乱时期不会太长,一般资本主义国家都会逐渐建立起法制经济和与此配套的新型经济伦理,从而使非法行为减少到社会公众能够容忍的程度。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