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两种资本理论  

2011-10-08 15:22:00|  分类: 《江松劳动哲学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马克思的资本概念

    按照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经典定义,资本是带来剩余价值的价值,用公式来表示就是G-W-G′,即资本家预付一笔资本(G),用来购买进行生产所必需的生产资料和劳动力(W),然后再卖出产品,收回一笔更大的货币(G′),这笔货币的数量等于原来预付的货币额(G)加上一个增殖的货币额△G,这个△G就叫做剩余价值。按照马克思的分析,剩余价值并非来自生产资料,因为生产资料的价值在生产过程中转移到新的产品中去了,其中并没有价值量的变化;剩余价值来自资本家对工人劳动力的剥削,即资本家通过绝对延长劳动时间、增加劳动强度或缩短必要劳动时间、相对延长剩余劳动时间的办法,迫使工人在生产出补偿其劳动力价格(工资)的产品外,又生产出一部分剩余产品。货币、生产资料本身并不一定是资本,只有当资本家利用货币和生产资料来剥削工人的劳动并获得剩余价值时,货币和生产资料才转化为资本。可见,资本是一个历史范畴,它不是纯粹的物,而是以物的形式体现出的社会关系即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经济关系。它得以产生的两个历史条件,一是部分地主、商人和手工业主积累了相当数量的货币,并可以自由地购买厂房、生产工具和原料等生产资料,扩大生产规模;二是大批劳动者失去土地等生产资料,一无所有,不得不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来维持自己的生存,而且由于封建的人身依附关系也已经打破,劳动者获得人身自由和迁徙自由,可以到劳动力市场去寻找买主。

    马克思进一步指出,资本一旦来到世上,由于受着追求剩余价值的强大驱动,便疯狂地榨取工人的血汗,疯狂地向外部世界扩张,抢劫海外殖民地的黄金和白银,掠夺落后国家廉价的原料,从而使自己迅速膨胀起来。“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与此同时,马克思出于其伟大的历史感,又高度评价了资本的历史功绩和历史地位:它打破了种种狭隘的血缘、宗法、等级、地域和行会的限制,使商品经济普遍地发展起来,并建立起统一的世界市场;它驱使人类全面、深入地探索自然界,引发和推动了工业革命,使科学技术广泛地应用于生产领域;它极大地推动了生产力的发展,创造出巨大的物质财富,在短短不足二百年的时间里创造的成果超过了过去全部人类历史创造的成果的总和;它还培养出一个强大的市民社会,摧毁了封建专制制度,初步实现了政治民主;它为一个新的更高的社会阶段的到来准备了物质的、政治的和文化的前提。

    2资产阶级经济学的资本概念

    奥地利经济学家庞巴维克在《资本实证论》一书中,对资本概念的历史发展作为一个系统的回顾:

    1最初,资本一词用来表示贷款的本金,和利息相对,此时,资本等于“生息的金额”。

    2人们进一步意识到,货币本身并无生息能力,这一能力本质上来源于财货的生产能力。货币只是财货的交换形式。因此,产生利息的真正的“本钱”,不是货币,而是可用它换得的财货。休谟已经意识到,利率不是由货币的量,而是由有用的财富或积蓄的量决定的。杜尔阁对此种意义的“资本”有比较准确的论述:“无论是谁,在一年中拥有较他需用为多的财货,他可以把多余的部分积蓄起来。这些储存的财货,就是人们所谓的资本。……无论这些财货,或这笔资本,是以金属的形式,还是以其他物品的形式保存下来,都完全一样。因为货币代表任何一种财货,正像另一方面,所有其他财货代表货币那

样。”

    3亚当•斯密指出,“储存”起来的财货并不都是资本,其中用于直接消费而不产生任何收入的,不能叫做资本,只有能给所有者带来收入的那部分财货,才能叫做资本。

    4赫尔曼认为,资本是“一种具有交换价值的效用的持久基础”,不仅包括亚当•斯密所说的那带来收入的财货,而且也包括土地和一切永久性的消费品(如家具、房屋)。

    5门格尔把资本定义为现在为我们所掌握的而在将来使用的那些更高级的经济财货(生产性财货),它不包括耐久性的消费品,但包括劳动力所提供的生产性服务。

    6克兰瓦赫特认为资本的一个特征是,它能减轻获利的劳苦或生产性劳动,因此,它不泛指一切生产资料,而仅指生产工具。

    7杰文斯也认为资本应理解为“用来便利生产的财富”。不过它不是指生产工具,而是指维持工人们生活的物品,正是这些物品能使工人在任何一种持续得很长的工作中等待到最后的结果。

    8卡尔•克尼斯把资本定义为“社会所现有的一切财货(无论用于消费、获利或生产),可以被用来满足未来的需要者”,这一定义包括杜尔阁、亚当•斯密和赫尔曼等人的定义的基本要点。罗雪尔的定义(资本是“贮存下来用于未来生产的任何产品”)与克尼斯的定义最为接近。

    9瓦尔拉把一切耐久性财货(包括土地、人和流动性耐久财货)称为资本,而把一切非耐久性财货(包括食物、工业生产中的原材料和燃料等)称为收入。

    10麦克劳德和库纳斯特否认资本是一种实物(财货),而认为它是实物中包含的一种价值或能力,一种储存着的劳力、流通的能力和生产能力[1]

    在逐一清理和分析上述资本理论的基础上,庞巴维克提出了自己对资本的解释:资本是在迂回生产过程中的各个阶段里出现的中间物的集合体[2]。所谓迂回生产方式,是与直接达到其目的的、直接运用体力从自然获取消费品的、“赤手空拳”的生产方式相对的;在这个迂回过程中,人们运用一系列中间物即以生产工具为主的生产资料进行生产。与那种直接的生产相比,这种用迂回的方法进行的生产具有如下特征:(1)它具有更高的生产力,能创造出更多更好的物品;(2)它要经历许多的环节和更长的时间,不能立刻获得消费品,为此人们必须为了实现一种对未来的预期而耐心地等待和节制自己的消费欲望;(3)它所运用的资本即生产资料不是自然界现成赐予的,而是人们在生产和积蓄、勤奋和节俭的基础上,花费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制造出来的;(4)它能够带来远远超出直接生产的预期的收益即利息,也就是说,资本既是生产性的,也是获利性的。庞巴维克因此把这种用迂回方法进行的生产直截了当地称之为“资本主义的生产”。

    3两种解释的根本区别

    马克思对资本的解释与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对资本的解释,有如下重大区别:

    1)马克思认为,资本不是纯粹的物,而是通过物表现出来的一种社会关系,或者说资本是某种社会关系、经济关系、财产关系的物质载体;资本体现了资本家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与此相反,资产阶级经济学则认为,资本就是生产资料、生产工具等生产要素本身。

    2)马克思认为,资本是一种历史产物,它萌发于简单商品生产过程,其最初的形态是商业资本和高利贷资本,间接地剥削农民和手工业生产者;资本的成熟形态是生产资本、产业资本、工业资本,此时,货币完全转化为资本,它直接剥削工人的劳动,榨取工人劳动的剩余价值。与此相反,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则认为,资本是一个自然的、永恒的范畴,自从人类运用简单的生产工具进行生产以来,资本就已经出现了,并且永远不会消失。

    3)马克思认为,资本的增值来源于资本家对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的占用,随着剩余价值在不同的资本(工业资本、农业资本、商业资本、金融资本等等)领域的瓜分,剩余价值转化为利润,这一转化掩盖了资本增值的秘密,仿佛资本能够自动地产生利润,实际上,不同的利润都来自工人所创造的剩余价值。与此相反,资产阶级经济学家认为资本来源于生产与积蓄、勤奋与节俭,资本之所以增值,完全来自于生产资料、生产工具这种生产要素所带来的更高的生产力。资本家越投资于这种生产要素,提高这种生产要素的生产力,就越能够得到回报,利润也就越高;资本、土地、劳动力,各按其在生产过程中所承担的职能、所起的作用和所作的贡献,而分别得到了利润、地租和工资三种不同收入,这是一种极为自然、公平和天经地义的过程,其中不存在谁对谁的剥削。

    4)马克思认为,在私有制基础上,资本与劳动的矛盾是无法解决和消除的,只有消灭私有,把生产资料由资本家私有制变为全体劳动者共同所有,才能从根本上消灭人对人的剥削压迫,实现人类的自由、平等和正义。与此相反,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从来没有怀疑私有制的合理性,认为资本与劳动之间不存在什么根本对立而只存在利益分配上的差别,认为工人也是其自身劳动力的所有者,并以其对劳动力的所有权而获得其工资收入,工人也可以通过努力工作、节俭和储蓄而积累资本,也可以投资创业,加入到资本的自由竞争过程中去。

    4两种解释的互补性

    这两种解释看起来是针锋相对、水火不容的。如果我们完全认同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看法,那么很显然,一切社会主义运动都失去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合理性。但反过来说,如果我们完全认同马克思的看法,认为资本就是剥削的工具,利润完全来自于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那么,对于像中国这样急欲实行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国家来说,重新确立资本的合法地位,培育资本主体和资本市场,恢复按资分配,就会遇到巨大的观念上和道德上的障碍。中国文化中本来就有着根深蒂固的重农轻商、重劳轻资的传统,而在数十年国家所有制和计划经济体制下,资本又一直作为“剥削”的同义语而加以绝对的鄙弃和否定,因此,从理论上重新厘定资本的含义,重新评估资本的历史地位,对于推进市场化取向的改革,是非常必要的。站在21世纪的历史高度来看,马克思与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经济理论,应该说,双方都说出了各自的真理,同时也有其各自的弱点,因此,两者既是对立的也是互补的。比如,资本既有自行增值的一面,也有剥削劳动的一面,既有与劳动对立的一面,也有与劳动合作的一面,马克思与资产阶级经济学家都抓住了其中一面并发挥到极致,但资本真实的含义和历史地位恰好应该在这两个极端之间去理解。下面,我试就资本的起源、资本的本质、剥削、剩余价值与利润等问题,作一初步探讨。



[1] 庞巴维克:《资本实证论》,商务印书馆1983年版,第60-71页。

[2] 同上书,第58页。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