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马克思主义哲学之何种、谁的中国化辨析-理论、文本优先还是实践、问题优先  

2011-10-06 17:03:00|  分类: 《人性与个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发表于《河北学刊》2011年第5期,编辑部把标题改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五问》。

内容提要  马克思主义哲学面临着何种、谁的中国化的深层挑战。如何处理理论—文本与实践—问题、化中国与中国化、国家意识形态与社会批判理论、政治—宣传形态与思想—学术形态、职业谋划与解放使命之间的关系,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不可回避的问题。

关 键词  马克思主义哲学  中国化  现代化  社会批判

 

在最宽泛的意义上,学术界已经就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含义达成了共识:一是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的社会变革和现代化建设实践相结合,在以马克思主义哲学指导中国实践的同时也以中国经验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二是实现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创造性结合,在促进中国传统文化转化为现代文化的同时,也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变成中国本土文化和中华民族精神之精髓。

然而细究起来,在上述基本共识下存在着相当多的差异、分歧乃至冲突,不同的社会阶层和群体会有不同类型、不同方式、不同兴趣和追求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我们很难说只存在一种唯一的并适用于所有中国人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我们必须要进一步追问的是,究竟可能会有多少种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不同社会阶层和群体所要求的是哪一种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

一、理论、文本优先还是实践、问题优先

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这个词组中,人们对于重心在“马克思主义哲学”还是“中国化”会有不同的想法。一些人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一种已经被证明为是具有普适性和世界性的哲学,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需要的是把这一普遍真理运用于、具体化于中国的特殊实践。因此,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事业来说,深入研究中国的实际情况固然是非常重要的,但首先需要搞清楚的一个前提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身是什么?如果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身是面目不清的,哪里谈得上什么中国化呢?因此,回到马克思主义哲学创始人尤其是马克思的文本,搞清楚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来含义,是我们首先要做的并且是至关重要的事情。“文本解读学派”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这一学派强调指出,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一百多年的俄国化、中国化以及别的什么国家的具体化过程,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来面目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晦暗不彰乃至走样变形了,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正本清源、恢复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来面目。算起来,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回到马克思的文本解读运动已经进行了整整三十年了。

另一些人则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否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尚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因而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并不是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在中国的具体化,倒不如说是以中国的社会变革和现代化实践去推进、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回到马克思的文本固然是很重要的并且是必不可少的,但其价值只在于确立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起点,而不是预设一个唯一的、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范本,一种各国实践都必须加以依据的原型或蓝本,凡是偏离这一原型或蓝本的做法都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庸俗化或扭曲化。这恰好是违背马克思主义哲学关于实践对于理论具有优先性的基本原理的。即使是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第一故乡德国和第二故乡英国,马克思主义哲学也已经出现了多样化的存在和发展形态,那么其他国家出现其他形态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就更是情理之中的事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必定是多元化的,因为生活和实践本质上是多元的。我们可以把上述观点概括归纳为“问题研究与实践经验学派”。

上述两种观点的对立是很明显的,而且看起来各自都具有不错的理据。在“文本解读学派”看来,如果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什么”的问题搞不清,那么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就是一个非法的伪命题。我们认为这一诉求是合理的,但不能由此就得出只有原典的、原生态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才是唯一的、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并且放之四海而皆准、后人只需要把它具体化、国别化、民族化就可以了的结论——西方人把这种做法称之为本质主义或逻各斯中心主义,中国人把这种做法称之为教条主义或本本主义。在“问题研究与实践经验学派”看来,只有不间断地从各国实践出发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才可以说是现实地、活生生地“存在着”的,否则,它就会仅仅变成哲学史上的史料或哲学考古学意义上的化石,而失去其现实的存在形态。我们认为这一理据也是可以成立的,但不能因此就从各国实践的特殊性出发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内容做随意的取舍、随心所欲的解释以及漫无节制的“创新”和“发展”(这种创新和发展可以叫做其他什么主义,但不一定是马克思主义,毕竟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是马克思主义,还是有其最低严格限度的理论边界和理论规范的,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叫做马克思主义)——西方人把这种做法叫做相对主义或犬儒主义,中国人把这种做法叫做经验主义或“混世魔王”、“滑头哲学”。

“文本解读学派”和“问题研究与实践经验学派”各自取得了许多成果,但要取得更大的成果,则有赖于双方积极主动的交流和互补,从而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践之间形成一种合理的张力,更好地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进程。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