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马克思主义哲学之何种、谁的中国化辨析-国家意识形态还是社会批判理论  

2011-10-06 17:12:00|  分类: 《人性与个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国家意识形态还是社会批判理论

在我国,马克思主义哲学是载入宪法的国家意识形态,但是在马克思主义的发源地和故乡,马克思主义哲学过去是、现在仍然是一种社会批判理论。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另一个绕不开的问题是,作为国家意识形态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还能不能保持其革命的、批判的本性?[]

不必讳言的是,一种宗教或哲学,一旦成为国家意识形态,便理所当然以维护现存社会制度和社会秩序为己任。马克思、恩格斯还来不及具体考虑在无产阶级专政国家里社会意识形态与国家政权的关系问题,但按他们批判的、革命的本性,他们指出,无产阶级专政也不过是一个通向更高的、无阶级社会的过渡阶段,无产阶级专政具有自我否定的本质,它的历史使命不是使自己永世长存,而是尽快使自己归于消亡或进入历史的陈列馆。由此可以推知,马克思、恩格斯必定认为,即使他们的哲学成了国家意识形态,也可以保持其批判的、革命的本性。进入20世纪以后,各种西方马克思主义、新马克思主义思潮仍然以批判西方社会为己任,主观上是因为它们在努力继承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精神,客观上也是因为,西方国家实行“政教分离”,宗教、哲学等社会意识形态本质上是属于公民社会、市民社会领域的事务,不可能在法律上规定某种宗教和哲学为“国家意识形态”。因此,在当代世界,所谓“国家意识形态”只存在于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而所谓“作为国家意识形态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还能不能保持其革命的、批判的本性”,也是这些国家所要解决的非常特殊的问题。

可以像马克思、恩格斯那样设想在某种理想状态下,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意识形态与社会批判理论之间是完全一致的,但在现实生活过程中,这种“先定和谐”是很难实现的,于是一些人更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国家意识形态的地位和功能(我们称之为“国家意识形态取向”),而另一些人则更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社会批判理论的地位和功能(我们称之为“社会批判取向”)。最近十多年市场经济在中国迅猛发展以来,后一种呼声逐渐高起来。比如,在2005年召开的第五届马克思哲学论坛上,许多学者都着重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批判本性。孙利天指出:“为什么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或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当代中国哲学的主流?为什么中、西、马哲学的融会贯通应是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基础?在我看来,原因在于它是中国人平凡、真实和快乐生活的最优理论。……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是‘元逻辑’、‘元问题’的根本批判。在资本最大化自身的资本主义逻辑没有终止其有效性之前,马克思哲学从根本上是不可超越的。……每个中国人要平凡、真实、快乐地生活,就必须在反抗和屈从资本统治中做出抉择,就必须认真地对待马克思资本主义批判的理论学说。”[]王浩斌指出:“政治经济学批判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话语走向实践的桥梁”;“无论是讨论已颇为久远的人道主义,还是方兴未艾的现代性,使马克思主义哲学取得根本性突破的关键环节还在于政治经济学批判,这是当前马克思主义哲学话语走向实践所不可或缺的逻辑之环。”[]赵敦华同意贺来提出的“批判性的自由思想”是“马克思哲学观的灵魂和核心”[]的观点,并进一步补充说,因为批判性自由理论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整体起关键作用的中间原理,它向上与唯物论的最高原理和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相贯通,向下与阶级斗争的理论相衔接;“面对复杂的社会矛盾,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要发扬辩证法的革命的批判精神,要以人本主义的唯物论的实践观为检验真理的标准,以人的解放和自由为衡量社会进步的尺度,积极投身于社会公正和民主政治的伟大实践。……反之,如果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建构无视社会矛盾和社会公正的诉求,没有批判和改革社会的承诺,心甘情愿地被用作官方意识形态或国家哲学的工具,那么这样的理论架构不但从根本上违反了马克思的批判精神和自由理论,而且丧失了生命力和存在的理由。”[]

当然,“官方意识形态”或“国家哲学”未必就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哲学,诸如“三个有利于”、“三个代表”、“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等等,都可以从马克思主义哲学文本中找到相应的理论依据。然而,面对资本的咄咄逼人的强势冲击,而国家尤其是地方政府为了保持经济增长有意无意地放松对资本的规制,为了维护社会公正,马克思主义哲学就理所当然应当承担起揭露和批判资本与市场的负面性质和作用的历史使命。按照“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宗旨,我国执政党和国家政权自然会接纳按照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对中国社会(包括执政党和国家政权本身)做出的严肃认真的批判,但如果个别官员乃至地方一级政府出于本位利益的考虑而打压这种批判时,马克思主义者就必须理直气壮地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批判的、革命的本性,保持哲学对任何政治权力所应当具有的独立和自由,这也应当被看作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题中应有之义。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