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郭象的个体主义人生观-顺性与安命  

2011-10-05 14:32:00|  分类: 郭象个体主义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正确地处理好有待与无待、有为与无为、相与(相为)与不相与(不相为)的关系,就是所谓顺性与安命。

顺性有两层含义:一是顺自己之“自性”,顺自性而自为;一是顺他人、他物之“自性”,顺他人、他物之自为。

细加剖析,对“顺性”又可以作积极和消极的两种理解:

一方面,“顺性”有尊重、放任、鼓励个性得到发挥发展的意思。万物既依其自性而自生、自造、自建、自化、自成、自得,从而取得独立自在的本体论地位,那么这里所谓“顺性”便具有正面的积极的意义,是值得尊重、放任、鼓励和完善的,所谓“独化于玄冥之境”、“逍

遥游放于自得之场”,是一种值得人们追求的境界。郭象在很多地方谈到事物自性的独化过程是生生不息、化化无穷的过程,也就是说,自性具有永远不圆满性、可塑性和无限的能动性。 

这是郭象对日新之自性的歌颂和肯定,我认为,这应该是郭象顺性思想的主导方面。另一方面,“顺性”有顺从、自足、局限于一定的、有限的个性的意思,这样理解的“顺性”就是“安命”。郭象说:

 

凡得之者,外不资于道,内不于由己,掘然自得而独化也。(《大宗师》注)

上不资于无,下不待于知,突然而自得也乃生。(《庚桑楚》注)

命之所有者,非为也,皆自然耳。(《天运》注)

命非己制,故无所用其心也。(《秋水》注)

夫安命者,无往而非逍遥矣。(《人间世》注)

知不可奈何者,命也。而安之则无安乐,何易施之有哉!故冥然以所遇为命,而不施心其间;泯然与至当为一,而无休戚于其间。(《人间世》注)

不知其所以然而然谓之命。(《寓言》注)

免乎弓矢之害者,自以为巧,欣然多己;乃至不免,则自恨其谬,而志伤神辱;斯未能达命之情者也。夫我之生也,非我之所生也,则一生之内、百年之中,其坐起行止、动静趣舍、性情知能,凡所有者,凡所无者,凡所为者,凡所遇者,皆非我也,理自尔耳。(《德充符》注)

 

从上引各段文字来看,郭象的顺性即安命思想的确具有宿命论的方面,与前述对顺性的积极理解恰好相反。应该说,这不是郭象在形式逻辑上的自相矛盾,而是其个体主义自性观固有的内在矛盾使然。郭象所要解决的一个理论问题是,“自性”如果要成为个体事物存在的终极根据和理由,就不能是一种主观任意,而必须具有某种客观必然性。把自性归结为主观意志,即是通常所谓的主观唯心主义,而郭象是承认天地万物(包括人)的客观而必然的存在的,因此,当郭象把儒家、道家所推崇的道、理、性、命等等超出于个体事物之上的共同本性归之于个体事物的自性时,他就使自性也带有了客观必然性,它对于人的主观意识而言是先在的、第一性的,人的主观意识不一定能完全认识这个自性,这个自性对人的主观意识来说是个玄冥之体,所以,郭象的“自性”不是笛卡尔的那个“我思”,也不是胡塞尔的那个“先验主体性”,而倒非常接近于弗洛伊德的“本我”或“力比多”,它是下意识、潜意识、无意识的,归根到底,是它而不是人的主观意志在支配人的行为,这就是为什么郭象说“外不资于道,内不由于己”的真正含义:此处所谓“己”,不是具有客观必然性的自性,而是人的“知”(“下不待于知”的“知”),即人的主观意志。这样一来,人的自性对于人来说就是一种人自己也不知其所以然的、神秘地存在于人身上的“命理”。这使我们想起萨特存在主义的自我悖谬:人是绝对自由的,不过人是不得不绝对自由的;自由对人来说,与其说是一种光荣和自豪,不如说是一种重负、苦刑与宿命。郭象所谓“逍遥”、“自得”也可以理解为这种“不得不自由”:人固然不必屈从于人之外的某种外在必然性,但却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必须服从于内在的必然性;人与其说是主动地去自我实现和自我完善,不如说是不得不“顺性”、“任性”、“率性而为”。人不得不自由。

这里,我们发现郭象、莱布尼茨与萨特等人的个体主义本体论所不可避免的内在矛盾:个体是绝对独立自为的、终极的实体,那么,就会发生两个问题,一是这些个体是如何产生的?二是这些个体是如何共在的?这两个问题是单从个体主义维度难以解决的,于是或者付之神秘主义或不可知论,或者引入一种超个体的东西,比如郭象除了把自性神秘化为不可认知的玄冥之体外,同时又对自性加以宿命论的解释,在他那里,“命理”有与“自性”相乖离、离异、异化的趋势;莱布尼茨引入上帝来安排单子之间先天的和谐;萨特则用“不得不自由”这一悖反命题来解决绝对自由的个体之间的在世和共在问题。当然,人们并未因此而否定莱布尼茨和萨特的个体主义本体论的独特价值,相比之下,我们对郭象哲学的价值却视而不见。

   我们对中国文化一直缺乏而郭象哲学早已提供的个体主义、个性主义、个人主义思想瑰宝视而不见,真的对不起郭象这位伟大的先人。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