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中产阶级与社会结构的优化  

2011-10-11 11:51:00|  分类: 西方社会结构的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人类进入阶级对立社会以来,一直到工业经济时代和古典资本主义社会,社会都是按照“金字塔”结构组织和运转的;占社会少数的有产阶级、统治阶级高踞于“金字塔”顶部,而占社会绝大多数的无产者大众、被统治阶级则居于“金字塔”底层;虽然也有处于中间阶层的自耕农、小业主、小商人,但它们只是构成“金字塔”结构的一个过渡层,根本不能构成一个独立的、足以与其他两大阶级分庭抗礼的阶级。

    20世纪以来,尤其是20世纪中叶以来,中产阶级的迅速崛起和壮大,在人类历史上、在社会结构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根本转型的意义。这是一场深刻的革命,从此以后,具有数千年历史的、两极对立的“金字塔”型的社会结构转化为一种两头小中间大的、三元互补的“橄榄”型的社会结构。

    从此,激烈的、对抗性的、两极之间的阶级斗争,被一种温和的、非对抗性的、三边之间的阶级竞争所取代。

    1中产阶级将极大地促进整个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的快速发展

    1)中产阶级与市场经济

    中产阶级是自由市场经济的天然拥护者和主体。诚然,竞争的结果是必定有一部分中产阶级成员跻身于巨产阶级行列,但崇尚竞争却是中产阶级的内在本性,竞争机制是中产阶级生存发展的基本形式或基本存在形态。由于中产阶级这个竞争“平台”非常大,中产阶级的各个部分分别拥有各自的人力资本、知识资本上的优势和市场优势,会形成某种力量均衡即势均力敌状态,因此,竞争将不会以大鱼吃小鱼的方式出现,中产阶级不会像工业经济时代和古典资本主义社会那样,少部分成为资产阶级,而大部分沦为无产阶级。在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社会,自由市场经济不是会衰退下去,相反,它将以比工业经济时代和古典资本主义社会更高的水平、更大的范围和更优的形态发展起来。

    与此相反,大资产阶级和巨产阶级则倾向于限制或取消自由市场经济而追求垄断经济。传统的资本主义虽然实行市场经济,但是第一,由于工业经济本身固有的标准化、专业化、同步化、集中化、规模化、大型化、集权化趋势,使资本迅速集中起来,形成垄断,这种垄断虽然没有消灭竞争,但对竞争构成很大损害;第二,资产阶级极力将竞争限制在本阶级范围内,而对无产阶级设置种种“进入壁垒”,因此,资产阶级作为一个整体,对无产阶级形成一种垄断优势,使无产阶级处于十分不利的竞争地位。现代巨产阶级,虽然在教养程度上远远高于传统的资产阶级,〖JP4〗但出于维护本阶级优势地位的本性,也倾向于垄断而反对或限制自由竞争。比如,当比尔•盖茨作〖JP〗为中产阶级而奋力创业时,他是最坚决的自由市场竞争者,并且对IBM的垄断地位深恶痛绝,但一当他建立了自己的“帝国”,他就表现出其“霸权主义”、“帝国主义”的倾向,企图用垄断手段(如捆绑销售)削弱他的竞争对手,从而巩固其霸主地位。同样,无产阶级,当他们还只拥有简单劳动力而不具备雄厚人力资本和竞争势力时,也是害怕和反对自由竞争和市场经济的,他们甚至把“市场”、“竞争”、“商品”、“货币”、“利润”等等统统视为人间不幸的来源和罪恶的化身,所以,19世纪20世纪初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都要求实行计划经济,因为这个不拥有最重要生产要素的阶级,即算掌握了政权,如果继续实行市场经济,仍然会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劣势地位而回归到无产阶级地位,他们指望公有制和计划经济能够保证他们处于平均的所有者和共有者的地位,即主人的地位。

    2)中产阶级与民主政治

    民主政治从来是跟随市场经济而产生和发展的,正是市场经济塑造出一个强大的市民社会,这个市民社会按照自己的需要、本性和力量重新构造了国家政权,使国家、政府受到民间力量的有力制约,使国家、政府由前工业和前资本主义时代的无限国家、无限政府转变为工业经济和资本主义时代的有限国家、有限政府。资产阶级在争取自己政治统治的过程中,也打出普遍人权和普遍的公民权的旗帜,并且在其统治过程中对无产阶级和其他平民大众作出了种种让步,实现了普选权,实现了公民的思想、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罢工等种种基本政治权利,为民主政治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但是,资产阶级出于维护其经济利益和经济地位的需要,也使得普遍的政治自由和政治民主大打折扣,其具体做法是利用他们所垄断和控制的经济力量,利用金钱这一强大武器,公开地或暗中地操纵政治过程,通过从经济上支持自己的候选人、通过院外压力集团的游说活动、通过官商勾结,使国家的立法、行政、司法活动向本阶级倾斜,在国家法律和政府政策上盖上资产阶级的印章。这就是资本主义国家有名的金钱政治。资本主义的民主固然对于封建专制制度已是一个巨大的历史进步,但它本身仍然是有限的民主,在这种民主中随处可见“金钱专政”的影子。与此同时,无产阶级在其追求民主的过程中,按其需要、本性和力量,却只能历史地提出“无产阶级专政”来取代“资产阶级专政”,而专政,无论是哪个阶级的专政,都是狭隘的,最多只能在本阶级

内部实行民主,而不可能达到普遍的全民民主。总是有一部分人民的敌人、社会的敌人被排

除在民主之外并且要用专政的力量加以严厉的镇压(这里所谓“敌人”是政治意义上的,不

是指刑事犯罪意义上的)。历史上,“农村无产阶级”(饥民、流民)起义成功后建立的政权

,无不是旧的封建政权的翻版。工业无产阶级在当时客观的历史条件和主观条件下,也不可能建立一种在本质上高于资产阶级民主的新型民主假定巴黎公社成功地在全法国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那么在国际资本主义的包围下,在无产阶级本身发生内部分化的情况下,这个专政,也会由多数人(无产阶级)对少数人(资产阶级)的专政,演变为少数人(官僚集团)对多数人(包括无产阶级大众和资产阶级)的专政。只要无产阶级本身不掌握一个自由的经济领域,形成一个强有力的市民社会,只要无产阶级不仅把全部政治权力,而且把全部经济权利交给一个特殊的领导集团去行使(即实行国家所有制和计划经济),只要无产阶级还没有发展和成熟到拥有足够的力量去制约和监督他们的受托人并进而取而代之,直接地去管理公共财产和公共事务,去管理经济、政治和社会生活,那么,这种“异化”过程就是不可避免的。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不同,作为信息知识社会主导阶级的中产阶级,是一个强大的市民社会(一个本质上是私人的、自主的领域)的中坚力量,他们超越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政治斗争逻辑,无需进行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因此不需创制一个由自己控制的专政工具。他们不象资产阶级那样面对一个强大的无产阶级对手,因此,无需用金钱去收买和控制国家政权以维护自己的利益,而只凭着自己的多数选票就可以把自己的利益和要求转化为国家的法律,同时,他们又具有较高的文化素质和公共管理能力,有足够的力量抵御公共权力对市民社会的侵蚀并且有足够的力量监督和控制公共权力,防止它演变为一种异己的统治力量。他们也不必象无产阶级那样,通过创制一种强大的集体性政权力量来弥补个体力量的不足和虚弱。由于他们既像资产阶级那样拥有财富、财产权利和经济自由,又像无产阶级一样人数众多,能够综合两个阶级的优点而消除两个阶级的缺点,从而创造出一种本质上高于资产阶级民主和无产阶级民主的新型民主——中产阶级民主,这种民主将从两个方向同时把作为少数派的无产阶级和巨产阶级吸收进政治体系之中。

    3)中产阶级与多元文化

    资本主义社会目前已公认是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但这正是中产阶级发展壮大的结果。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按其本身的阶级地位以及阶级斗争的需要,本质上都倾向于一种一元化的文化价值——这两种文化虽然是两极对立的,但同时都是单向度的,遵循同样的思维逻辑。资产阶级把物质主义、世俗主义、享乐主义、实用主义、利己主义、个人主义和金钱拜物教发展到极端,如果他们也表现出其他文化价值取向(如宗教信仰、艺术趣味)的话,那只是其主流价值取向的一种补充或修饰,而且只是成为其业余生活的一种消遣。与此相反,无产阶级则把理想主义、禁欲主义、利他主义、集体主义和道德精神崇拜发展到极端,他们要在这种文化中吸取安慰、希望、反叛精神和奋斗精神,以及对资产阶级的居高临下的道德上和精神上的优越感,以弥补自己相对虚弱的物质力量,鼓舞自己不屈不挠的斗争意志。这两种价值观是水火不相容的。

    20世纪劳资冲突转向劳资和解以及中产阶级崛起以来,上述意识形态的斗争也趋于缓和。中产阶级,由于其本身处于社会的中间的、综合的位置,能够分别把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吸收、消化、扬弃于自己的文化价值观念中。他们崇尚文化和价值的多元主义,各种不同文化和价值观都可以在他们的文化价值谱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他们的生存状态(经

济、政治、需求和人格结构),使他们厌恶和拒绝任何一种狂热的、极端的、自命为绝对真

理和绝对正义并要求一切人绝对服从的思想和主义。当然,如何整合所有这些不同的文化和

价值观,塑造出一种相对完整、有序的精神境界,将是中产阶级面临的一个艰巨的任务,毕

竟,人们不能长期地滞陷于一种自相矛盾、混乱无序的精神状态中。

    综上所述,中产阶级作为信息知识社会的主流,代表人类发展的方向,是最先进、最有前途的一个阶级,肩负着创造一个无阶级社会的历史使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应该不会使人感到很突然。

    2中产阶级是保持社会稳定、和平和有序的缓冲器、制动器和安全阀

    众所周知,传统的金字塔式的社会结构,占社会少数的有产者和统治阶级与占社会多数的无产者和被统治阶级,一直处于对立和斗争状态,所以,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说,迄今为止有文字记载的人类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阶级斗争一方面推动了社会的发展,但是,阶级斗争也有其野蛮、血腥的一面,对社会生产力、文明和文化,构成巨大的破坏;每次阶级斗争和社会革命,都使社会陷入极度动荡之中,使经济水平倒退数十年以至上百年,

使无数人付出了生命代价,甚至使对立的两个阶级两败俱伤、同归于尽。无论如何,阶级斗

争这种社会进步方式,不是一种最好的方式,而是一种人类在其早期发展阶段不得不忍受的

“祸害”。

    在工业文明和资本主义的前半期,也是一种金字塔式的社会结构,也进行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激烈的阶级斗争,在这个时期,中产阶级还处在早期发展阶段,它作为资产阶级的下层、小资产阶级,或作为无产阶级的上层、半无产阶级,处在社会经济和政治生活的边缘状态,没有足够的经济和政治力量介入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斗争。它虽然有调和两大对抗阶级的善良愿望(比如蒲鲁东的社会主义就表现出这一愿望),但却没有实现这一愿望的能力。不仅如此,中产阶级在其早期发展阶段,甚至有很不光彩的历史:它动摇于、尴尬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时而倒向这个阶级,时而倒向那个阶级,时而出卖资产阶级,时而出卖无产阶级,而无法表现出自己一贯的、独立的阶级主见和立场,因而同时受到两大对抗阶级的蔑视和唾弃(对此,在《共产党宣言》和《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有过精彩的论述)

。不要忘记,中产阶级还做过希特勒法西斯主义的追随者和拥护者。

    当然,每个上升的阶级都可能有过不光彩的历史,中产阶级也不例外。但是,随着这个阶级的发展壮大并成为社会的领导阶级,这个阶级在社会结构中的地位、职能和作用便日益凸现出来:它成为橄榄型社会结构的中段,以其巨大的身躯横陈于巨产阶级、豪富者和无产阶级、赤贫者之间,使这两个阶级不可能发生面对面的、短兵相接的搏斗,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都不可能绕过中产阶级而直接展开政治斗争,它们都必须争取中产阶级的支持,这样一来,中产阶级便成为两大对抗阶级之间的调解人和仲裁者,而它本身又具有足够的经济和政治力量,来缓和并制止这两个阶级的激烈对抗。可以形象地把中产阶级称之为社会稳定缓冲器、制动器和安全阀。

    事情的确就是如此。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西方社会进入一个长期高速而稳定的发展时期,大规模阶级斗争已不多见,罢工和闭厂行动也大为减少,经济竞争和财富分配朝和平、有序、公平的方向演变,各阶级都分享到经济增长的好处。资本主义已进入其成熟和壮年期,并推动着人类从工业文明走向信息知识文明。

    无产阶级已经与资本主义一体化了!革命的动力和主体消失了!

    这是一件可怕的事吗?这是一种灾难吗?

    不,这是一件好事,这是一件幸事。

    要知道,无产阶级之成为无产阶级,不是出于他们的自由选择,而是历史强加于他们的;无产阶级的存在,不是人类历史的光荣,而是人类历史的不幸。

    现在无产阶级自由选择成为有产者并转化为中产阶级了,他们为自己争得了经济上的解放和更多的政治自由;从前的革命主体退隐了,新型的革命主体——作为旧的工业文明和金塔式社会结构的破坏者与新的信息知识文明和良性社会结构的建设者出场了。我们有什么理由不他们感到高兴,有什么理由不为他们庆幸,有什么理由不为他们衷心地祝福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