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  

2011-10-11 11:35:00|  分类: 西方社会结构的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克思热情洋溢地指出:无产阶级是人类历史上最进步、最革命、最大公无私、最有前途的阶级,它肩负着伟大的世界历史性的使命,它不仅要解放自己,而且要解放全人类,而且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

    按照我们以上的分析,由于无产阶级所处的历史地位,由于他们经济上和道德上的局限性,他们根本无法完成解放全人类的历史使命;非但如此,如果他们试图通过解放全人类的方式(即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的方式)来解放自己,那么,他们不仅不能解放全人类,他们甚至连自己也解放不了。如果他们最终能够解放全人类的话,那么,他们首先应该解放自己——即把自己从无产阶级变成有产阶级。

    无产阶级非但不是历史上最有前途的阶级,相反,我们不得不近乎残酷而又令人悲哀地指出,在财产、资本按市场经济发展的本性而不断多元化、普及化,在少数人的私有制向多数人的私有制转化,在物质资本主义向人力资本主义转化的历史趋势下,如果无产阶级依然坚守自己“无产的”、“清洁的”、“清白的”本性并力图通过一举实现公有制的方式来解放自己的话,那么,它将成为最没有前途的一个阶级。这样一种坚守不仅是十分愚蠢的,而且是十分疯狂的。

    无产阶级当然不会这样做,作为理性的经济人,他们会不断地争取自己经济上的利益,他们不会荒谬地拒绝成为一个有产者。

    但是,作为一个思想家、批判家、革命家、政治家这样去要求无产阶级,那他如果不是偏执狂,就是弱智,或者是一个别有用心的家伙。马克思如果活到现在,他绝不会象那些无能的徒子徒孙那样闭眼不看新的历史现实。

   的确,要求从来没有满足过自己与生俱来的、普天之下人人皆有的私有欲、占有欲、物质财富欲的无产阶级,一下子就转变为大公无私的、不分彼此的“公有者”、“共有者”,这是

无视人性现实、无视个体权利的无理的苛求。

    无产阶级只有首先使自己变为有产者,并在此基础上,与所有社会成员一起提高自己的生产力、需求、人格和人性水平,才有可能转变为“公有者”、“共有者”。

    无产阶级不是耶酥•基督和现代的救世主——他通过为人类牺牲而获得自我拯救;无产阶级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它要求追求自己的世俗权利和幸福。

    无产阶级只有首先解放自己,才能够与其他人一道解放全人类。

    因此,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就是,通过积极地改变自己(提高自己的生产力、科学技术水平、知识道德水平和文明程度),通过积极地改变社会(用集体谈判、罢工、工会运动、政党运动以及在极端情况下以暴抗暴等斗争方式来限制资产阶级和争取自己的经济、政治和社会权利)使自己转变为有产者,从而为全人类最终从私有制下解放出来奠定物质和人性基础。

    于是,有些人高声叫喊起来:这不是让工人自己也成为资本家吗?这不是从根本上承认了私有制和资本主义吗?这不是向资产阶级举手投降吗?如果雇佣劳动者都成了资本家,人人都成了剥削别人劳动的资本家,那以,谁是那个被剥削的阶级呢?

    不错,在发达的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人都可能成为资本家,而在知识经济条件下,人人都会成为资本家。

    但问题是,这又有什么不好呢?人人成为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资本家和运用自己资本的劳动者,消除有产与无产、富有和贫困之间的阶级鸿沟和剧烈的阶级斗争,这究竟有什么不好?

    无产阶级能通过自己的经济活动和政治斗争,制约和分享资本的权力,不断地扩展自己的经济权利、政治权利和社会权利,这究竟有什么不好?这绝不是无产阶级向资产阶级“投降”和“归顺”,而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基本人权的让步和承认;这不是无产阶级的失败,

而正是无产阶级的胜利。

    如果无需通过大规模的暴力斗争和流血冲突,而通过一种更为符合人的尊严的方式、和平谈判和妥协让步的方式达成两大对抗阶级之间的和解,这对双方来说都不仅不是丢脸的事,而且是一件光荣的事,一件幸事。

    人类有没有能力跳过这一历史阶段,跳过这一普遍的私有制和普遍的资本主义阶段,而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历史性对抗的基础上,直接进入一个无阶级的、无剥削的、真正的平等博爱的公有制社会呢?或者说,在19世纪、20世纪上半叶那种历史条件下,以一种激进的、暴烈的方式从根本上彻底地摧毁私有制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究竟具有多大的可行性?让我们接着往下讨论。

   


[1]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14页。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