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无产阶级的历史地位和历史要求  

2011-10-11 11:32:00|  分类: 西方社会结构的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前面的论述可知,“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是两个历史性的概念:这两大阶级是工业经济时代和古典资本主义阶段的基本阶级。应该说,进入信息和知识经济时代与现代资本主义阶段后,这两个阶级同时发生了衰退,被一个迅速崛起的中产阶级——智力劳动阶级即人力资本阶级所取代了。

    那么,站在今天的历史高位反思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相互关系,与当年的马克思和与他同时代的资产阶级思想家,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资产阶级思想家更注重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同一性,以此为资产阶级的统治辩护,并且企图把这种统治永久化。

    马克思则更多地看到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对立性,主张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公有制。

    他们的结论竟然都被历史否定了。历史发展常常超出思想家们的意料之外:资产阶级永久统治的幻想固然破灭了,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激情也逐渐消退;两大对抗阶级握手言和并且趋于一体化了。

    这可能使大家都很失望,以至开始时非常不习惯。传统的资产阶级(物质资本所有者)自然在拼命找回昔日的特权和荣耀,为了维护物质资本的权力和利润而斗争。另一方面,社会主义的和激进的思想家们则在拼命寻找新的革命动力和革命主体。

    资本家们甚至并不害怕产业无产阶级和他们的工会组织,但是他们却在新兴的、咄咄逼

人的人力资本家面前惶惶不可终日,并且一方面害怕他们,另一方面又不得不依赖于他们,

把大部分权力和利润让渡给他们。

    而激进的左翼革命家们、批判家们,既对日益衰退的产业无产阶级失去信心,也对“新工人阶级”即知识劳动者日益认同于资本主义感到愤怒,他们不得不把希望寄托于青年学生、女权主义者、环保主义者、第三世界无产者以及某些社会的另类和边缘群体。

    难道历史给人开了一个荒谬的玩笑吗?难道几百年来无产阶级的奋斗、牺牲都付诸东流了吗?难道社会主义理想从此永远破灭了吗?难道无产阶级消灭剥削和压迫的历史要求已经过时了吗?

    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工业经济时代,尤其是在资本原始积累时期,无产阶级(严格意义上的产业工人,即不拥有生产资料而以出卖简单劳动力为生的劳动者)是一个处于弱势地位、被支配、被剥削并遭受政治压迫的阶级,而资产阶级(初始意义上的资本家,即拥有生产资料并雇佣工人劳动的物质资本家)是一个处于优势地位的、占主导地位的、并凭借物质资本所有权索取工人剩余劳动的阶级。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马克思的全部经济理论和社会主义理论便建立在这一事实上,恩格斯则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中对这一事实有大量经验的、触目惊心的描述。

    应该说,马克思真实地反映了无产阶级的历史地位和历史要求,在资产阶级占统治地位的情况下,表现出罕有的理论勇气;作为出身资产阶级的思想家和革命家,他宁愿放弃优越的地位和生活条件,宁愿忍受贫穷、痛苦、流亡的生活,而公开地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为无产阶级的解放而献出毕生精力,也表现出一种高尚、伟大的人格和深刻的人道主义精神。

确实,要求无产阶级默默忍受其贫穷困苦和令人绝望的生活,消极被动地等待上帝的拯救或

社会的自然进化带来的公平和福祉,这是不公道的;指望资产阶级大发慈悲,主动放弃资本

主义的优势地位而与劳动者共享利润,也是不现实的。于是,无产阶级通过团结一致的工会运动和政治活动(如选举),谋求改善自己的地位和处境,争取更多的权利和自由,便是完全合理的;而当无产阶级的和平斗争努力被资产阶级置之不理甚至加以暴力镇压时,无产阶级“以暴抗暴”,通过暴力夺取政权并进而改变经济制度的斗争,也具有道义上的理由。

    问题在于:资本的历史功能已经完成了吗?资本家真是一个“非生产性”的阶级吗?他们真的就是“剥削”以至“罪恶”的化身吗?在运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后,无产阶级真正能够建立一个完全取代资本的公有制吗?这一制度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具有经济可行性吗?

    这个问题只能这样回答:在工业经济和古典资本主义时代,资本仍然是最重要的和稀缺的生产要素,在一种比它更重要和稀缺的生产要素没有形成之前,资本就会在经济生活中牢牢地占据主导和统治地位。因此,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不可能通过消灭资本来实现社会完全的公平,而只能通过制约资本和分有资本来减弱社会不公平。相反,如果强行消灭资本,只会有两种结果:一是生产率、经济效率和经济发展将陷入停滞以至倒退,这对全社会(包括无产阶级本身)都是不利的;二是在人们阻挡不了的、追求财富和幸福的要求的冲击下,“资本”将改头换面地、乔装打扮地在公有制社会中得以复活,而且由于与某些非经济因素(如政治权力)发生互动,这个资本化的过程将比从前资本主义的自然发展更不公正。因此,如果无产阶级通过暴力革命夺取了国家政权的话,也不能立刻强制性地消灭资本并实行公有制,而只能通过国家政权宏观的法律和政策调控,引导资本主义体系和平地“长入”社会主义(或者反过来说,使无产阶级的权利要求和平地“渗入”资本主义——比如通过职工持股),这才符合经济本身的发展规律。

    与此同时,对资产阶级也不能“一棍子打死”。资产阶级曾经在历史上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相对于封建地主阶级而言,是一个进步的阶级——马克思曾经明确无误地确认了这一点。

但在他进入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的分析以后,“资产阶级”则已经消失不见了,或者准

确地说,资产阶级的生产性和创造性以及对经济本身的贡献看不见了。资本家只成了一个剥

削者,成了资本统治劳动这种生产关系、经济关系的“人格化”和“承担者”。这是一种客

观主义的历史分析,而忽视了历史主体的能动作用。我们读《资本论》,看到商品向货币转

化,货币向资本转化,资本向剩余价值转化,剩余价值向利润转化——这仿佛是一个自动发

生的、纯客观的“自然历史进程”,是一个物质范畴的客观推演过程。但实际上,这一系列

转化过程,是由人来推动的——资本家的经营管理活动是这一转化过程得以完成的

关键和不可或缺的环节。资本决不可能自动增殖,在现实生活中,许多拥有资本的人,由于经营管理不善,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陷入破产,血本无归。资本家的投资意识、冒险意识、奋斗精神、上进心和成就欲、经营管理能力等等,具有真正的“生产性”,是资本利润的重要来源,因此,把这个阶级完全归结为“剥削者”、“寄生虫”并要求把他们丢进历史的垃圾堆,也是不公道的。后来,当资本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经营管理能力或“企业家才能”从资本家身上相对分离出来而成为独立的生产要素时,大部分物质资本所有者也基本上能适应这一历史进步潮流,努力将物质资本投入自身的人力资源开发并力图成为人力资本家,真正坐吃资本利息的寄生虫只是极少数。这是后话,此处略述。

    那么,在这一基本的历史格局中,无产阶级便处于一种十分尴尬的历史地位:面对强大的资本和资产阶级,他们处于弱势地位,而且,只要他们还没有成为最大的生产力,只要他们没有掌握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他们将依然处在这一地位;他们虽然承担着社会的苦难,但他们本身还没有能力创造一种比资本主义更有效率和更公平的制度;他们团结一致抵抗和削弱资本、资产阶级的统治,要求消灭剥削和压迫的运动(包括工会运动和政党运动、和平运动与革命运动)具有毋庸置疑的正义性和足够的历史合理性,并且事实上构成一种资本主义的校正力量、对资产阶级的反弹和制约力量,迫使资产阶级使自己的统治更为文明、更为理性、更寻求道义上的支持,迫使他们向无产阶级在基本人格、经济权利和政治权利方面作更多的让步,从而缓和了资本主义的内部矛盾,使无产阶级也在“整体上受益”。但他们试图用暴力革命的方式强制性地消灭资本和资产阶级并建立一种崭新的社会制度,则是不现实的。

  评论这张
 
阅读(8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