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金字塔式的社会结构或杠铃式的社会结构  

2011-10-11 12:00:00|  分类: 西方社会结构的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现阶段的阶级结构问题》一文中,我主张以经济关系、财产关系为依据来对中国社会进行阶级分析;鉴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特殊情况,补充以收入为依据进行这种分析。于是,一种比较清晰的阶级结构便展现在我们面前:中国社会目前已初步形成官僚阶级、资产阶级、中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四大阶级,每个阶级内部存在若干阶层,而四大阶级之间,又有若干过渡阶层。从人口分布来看,这种阶级结构和社会结构是一种典型的金字塔式的社会结构,按各阶级所占社会财富的比例,这个金字塔式的社会结构,又可以称之为杠铃式的社会结构。

对此一社会结构的特征,可作进一步分析。

1、各个阶级之间的差别和界限已基本形成

无论是从财产占有关系、经济关系,这是从收入分配状况,四大阶级之间的分别都是比较清晰的。官僚阶级掌握着国有财产的实际支配权和政治权力,虽然其个别成员的财产占有水平和收入水平可能不如资产阶级,但仍然是社会的主导阶级;资产阶级或掌握巨额物质资本,或掌握高级的人力资本,已经成为我国的第二大阶级。这两个阶级约占全国总人口的4%左右,但却掌握国民经济的命脉,构成整个社会的上层;中产阶级以其中小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占据着社会的中层位置;而无产阶级,则既乏物质资本,又乏人力资本,成为整个社会的底层结构。

2、各个阶级之间又是彼此过渡的

这四大阶级之间也没有绝对的鸿沟。实际上,官僚阶级的下层即一般的党政干部、公务员,可以说是中产阶级的上层;资产阶级的下层即小型私营企业主和中上收入阶层,也可以说是中产阶级的上层;而本来意义上的中产阶级的上层(如高级白领工人、个体工商大户)也可以很快上升到资产阶级的队伍里去。与此同时,中产阶级的下层,如较低收入的白领工人、科教文卫知识分子和乡村知识分子,也可以说是无产阶级的上层,而无产阶级的上层如较高收入的蓝领工人,也正在向中产阶级攀升。此外,官僚阶级作为公共权力的掌握者,作为社会管理者,也要从各个阶级,包括从最贫困的城乡贫民这个社会底层选拔人才,而且也承担着调和阶级矛盾,为社会上处于弱势地位的无产阶级,尤其是无产阶级中的贫困阶层提供基本的社会保障的职能。这个阶级固然在追求自己的特殊利益,但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全社会的利益,并且也可以说,它只有更多地代表全社会的利益,才能更好地追求自身的特殊利益,否则就会日益失去自己统治的合法性和社会基础。

3、整个社会处于一种两极对立的紧张结构之中

由官僚阶级和资产阶级构成社会的一极,以大约占总人口4%的人数,控制、占有、掌握社会总财富的40%,而占社会总人口76%左右的无产阶级,也只占有社会总财富40%左右,前者人均财富和收入是后者人均财富和收入的19倍左右。与此相比,中产阶级人数和势力却过小(20%的人口占有20%的财富,其人均水平是无产阶级的2倍左右,是官僚阶级和资产阶级的1/10左右),不足以成为与上、下两极分庭抗礼和居间调节的第三极。

若以国民个人财富和收入(包括房产、家庭生活资料、固定生产资料、流动资产、工薪收入、利润、银行存款等)的总和为20万亿计算,则官僚阶级和资产阶级占有8万亿,人均约为15万元左右;中产阶级占有4万亿,人均约为16000元左右;无产阶级占有8万亿,人均约8000元左右。如果把中产阶级的中、上层并入“最富有者”,把无产阶级中层的一部分与无产阶级的下层作为“最贫困者”,那么,上述数字与另一种统计数据(按国际通用的五等分比较法)是比较吻合的,即“1994年中国最贫困的20%的家庭占有全部收入的4.27%,而最富有的20%的家庭占有全部收入的50.24%[1]。

此外,我的假定虽然没有确切统计数字为依据,但却与经验观察相吻合。举例说,我老家(我母亲、弟弟、弟媳、侄儿、侄女)就是典型的无产阶级中层,若按人均8000元计算,其家庭财产应为40000元。这个数字与其实际财产状况基本相符——据我母亲掐指计算,房产约为15000元,生产资料约为1500元,家俱衣服粮食,约为2500元,银行存款12500元,借出款1000元,其它若干元。考虑到全国有2亿贫困人口根本达不到人均8000元的水平,许多家庭还处于资不抵债的状况,无产阶级人均财富8000元这个数字可能还是一个高估的数字。据有关专家计算,我国的基尼系数已由改革开放前的0.16上升到1994年的0.434,超过了发达国家的0.30.4,有人估计已达到0.59,已经逼近0.6这个国际公认的警戒线[2]。若再考虑到中国已有数千名亿万富翁、5万多名三千万以上富翁,数百万名百万富翁,这个估算并不怎样离谱。

无论怎么个算法,两极分化和对立的社会格局已经形成,中间一极(即中产阶级)势单力薄,不足以成为两极之间的调解者、仲裁者,不足以成为社会的缓冲器、制动器和安全阀。指出这一严峻的形势,并非鼓动阶级之间的仇恨和斗争,恰好相反,正好是耽忧可能会出现这种仇恨和斗争。如果能够进行广泛的社会协商对话,如果各种政治力量尤其是执政党能够清醒地认识到这一严峻形势,清醒地意识到阶级斗争和社会动荡对我国各阶级和阶层都是不利的,如果能够动员广大民众、各个阶级和阶层的成员克制本位利益要求(尤其是官僚阶级和资产阶级要克制这一要求),能够把互相之间的竞争和矛盾保持在必要的张度和基本秩序范围内,如果能够通过公有产权制度改革使广大无产阶级分享产权,如果能够通过大力发展教育提高无产阶级的人力资本水平,如果能够通过法治治理不正当竞争、腐败和各种违法非法经济活动,如果能够建立劳动法制、扩大工会职能和权利、建立健全集体协商集体谈判制度,如果能够通过社会再分配缩小贫富差别,如果能够通过社会保障制度这一安全网来保障最底层人民的生活、消灭或大量减少贫困人口,那么,稳定地、安全地实现社会转型,是完全可能的。但是如果不能做到上述“如果”,那么,发生大规模社会动荡、社会革命、国家分裂、内战,也不是不可能的。这当然是所有有理智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愿看到的。在这个意义上,

清醒地分析中国的社会结构和阶级矛盾,比自觉或不自觉地掩饰这一事实,对于解决中国的阶级矛盾和社会矛盾,是更负责,更有建设性的。

 

 


[1] 秦言:《中国中产阶级——未来社会结构的主流》,中国计划出版社1999年版,第51页。

[2] 何清涟:《现代化的陷阱》,今日中国出版社1998年版,第235236

[3] 资料来源:《1997年世界经济年鉴》。

[4] 何清涟:《现代化的陷阱》,今日中国出版社1998年版,第156页。

[5] 秦言:《中国中产阶级——未来社会结构的主流》,中国计划出版社1998年版,第231页。

[6] 参见王江松著:《职工持股工作手册》,中国建材工业出版社1998年版,第5章。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