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交互主体论:大学德育课改革的基本构想(2)  

2011-08-19 20:39:00|  分类: 《人性与个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学生由纯粹应付考试到自我发现和自我塑造的转变”是一个正题,“教师由单方传授知识到自我反省和自我完善的转变”是一个反题,那么,逻辑上的合题便是:“我国道德教育应当由自上而下单向灌输的政治化德育向交互主体化德育的转变”。

 

 

 

大学德育课目标的转变

 

 

 一、学生由纯粹应付考试到自我发现和自我塑造的转变

根据我们对大学新生思想和生活状况的调查了解,比较普遍和严重地存在如下两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高考极度紧张之后的极度松弛,高考目标实现后的迷茫无聊。高考的结束,意味着整整12年漫长的应试教育的结束,而闯过了高考这道“鬼门关”,就实现了人生的第一个目标,这时候,由于千斤重压的解除,由于长期积累的身心疲劳需要释放,学生们都不由自主地进入一种获得了自由和解放的、高度兴奋和喜悦的状态。应该说,这本是一种正常的生理和心理反应。问题在于,由于他们对大学教育存在种种误解,由于他们尚未建立起进一步的奋斗目标,由于他们作为独生子女还没有与新的学习和生活环境建立良性互动的关系,他们便过度地和过长时间地停留于此,以致变成了一种自我放纵、自我放弃、颓废和无聊状态。逃课、睡懒觉、沉迷于网络游戏、追逐异性……怕就怕这些现象在一些同学身上形成一种习惯、一种生活方式,其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第二,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上的模糊和混乱。我国正处在剧烈的社会变革和转型过程中,思想文化也处在急剧的变化过程中,形形色色的思潮和观念矛盾冲突,使一种引导人们健康向上的主流价值观念变得模糊起来(或者说,新型的主流价值观念尚未真正确立起来),甚至有些几千年来形成的底线伦理也被冲击和突破。一方面,青年学生自发地、不知不觉地受到这种宏观的思想文化背景的影响,另一方面,长期以来,学校、家长、社会以高考目标的引导取代人生目标的引导,以应试教育取代全面素质教育和人文教育,错失了帮助他们建立“自我同一性”和正确人生目标的最好时机。不能否认的是,在青年学生中,权力拜物教、金钱拜物教、享乐主义、利己主义、个人主义乃至弱肉强食的强盗伦理,都有一定的市场。

在大学德育课所面临的严酷现实下,在长期的教学实践过程中,我们强烈感觉到,用应试教育的方式向学生单方面地灌输传统的高调伦理,只会强化学生的逆反心理从而促使学生向相反方向滑行,直到他们在现实生活中遭遇重大挫折、交付高昂学费后才被迫返回到底线伦理。这应该说是大学德育教育的失败。我们认为,大学德育教育的目标,必须由应试教育转向人本教育,引导学生由应付考试转向自我实现。这样一种道德教育显然必须贯彻一种“以学生为主体”的、“以人为本”的教育理念。也就是说,要创造这样一种氛围,使学生来上德育课,绝不仅仅是为了得到几个必须要得到的学分,相反,得到几个学分,应该仅仅是实现一个重要得多的目标的副产品——这就是,德育课的学习,同时应该是学生自我发现、自我塑造和自我实现的过程,是学生深入认识社会、认识人性、认识自我并在此基础上追求更加美好和幸福的生活的过程。

二、教师由单方传授知识到自我反省和自我完善的转变

在大学德育课中,教师当然是教学的主体,但不是中小学应试教育中的那种主体(教师是主体,学生是客体),而是与学生互为主体、互为客体的双向互动过程中的主体。我们认为,教师应当在两个意义上也把自己当成客体:

1、教师应当自觉地把自己当作学生的客体

从学生方面来说,学生固然应当尊重教师的主体地位,即尊重教师的人格、劳动与课堂主讲人和引导者的地位,但在现代社会,学生也有权把教师当做客体,即把教师作为可以而且应当加以质疑、批评乃至否定的对象。事实上,现代社会的青年,特别是中国的独生子女,早就已经习惯把自己当成以自我为中心的“小皇帝”、“小公主”,早就已经习惯把父母、师长和他人当成不断加以索取的、应当最大限度地满足自己的客体了。针对这种情况,有两种纠错机制:一是以成人世界的权力和压力强迫他们改变其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二是引导学生走出“自我中心主义”,使他们学会尊重他人的主体地位。第一种方式是反过来把他们当作纯粹的客体,我们认为,这只能是错上加错。唯一可取的只能是第二种方式,那就是继续保持学生的主体地位,在此基础上促使他们与其他人互为主体,从而达到现代社会和现代伦理所要求的“交互主体性”或“主体间性”。需要强调指出的是,这里所谓“互为主体”不是“同一主体”,而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独立主体之间的相互尊重,而这正好是以独立主体之间互为客体为前提的,就是说,他们虽然都把对方作为主体来尊重,但从自身角度和立场出发,他们又必然力图或多或少地影响和改变对方。比如,教师必然要达到一定的教学目标、取得一定的教学效果——按照自己认为是善意的目的影响和改变学生;反过来说,学生也很可能会抗拒这种影响和改变,并且从自己的角度和立场出发影响和改变教师。

从教师方面来说,教师固然应当履行自己的职责,把自己所掌握的知识和积累的人生经验传达给学生,但教师也必须意识到,自己的这些知识和经验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是极其有限的,甚至是要被否定的,因此必须与时俱进,必须敞开胸怀接受包括来自自己的学生的其他人的质疑,另一方面,虽然一般来说学生在知识和经验方面不及教师,但他们相对教师来说也具有自己独特的优势:纯洁、敏锐、勇气、青春活力。这正是教师远远不及学生的地方。因此,如果说前面提到,学生必定会从自身出发反作用于教师因而教师不得不接受这种反作用的话,那么,在这里,教师则应该主动、积极、自觉地接受来自学生的影响,从他们那里汲取新鲜的血液和力量。人们都说,那种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拒绝接受教师引导的学生不是好学生;反过来也应该说,那种以至高无上的权威自居、拒绝接受学生的批评的教师不是好教师,至少不是好的、甚至不是合格的德育教师。我们甚至可以进一步说,只有那种敢于质疑教师的学生才是最好的并最终超越教师的学生,只有那种鼓励学生挑战和批评自己的教师才是最好的并最终造就大批优秀人才的教师。

2、教师应当自觉地把自己当作自我改造的对象

以上论证合乎逻辑的结论是,德育课教师应当把德育课由单方面地向学生传授知识和经验的过程,变成教师本人自我剖析、自我反省和自我完善的过程,把德育课教学由谋生的职业活动变成自我修炼的活动。的确,数十年的社会生活经历,固然增长了我们的知识和经验,但同时也很可能磨平了我们的棱角、冷冻了我们的激情、淹没了我们的锐气、钝化了我们的创造力,甚至模糊了我们的良知,我们的思维方式变得僵化和封闭了,我们的价值观念变得保守和狭隘了,我们的个性变得平庸和平淡了,我们的生活变得无聊和无趣了。经常和年轻人在一起交流思想感情,或许倒是我们进行自我救赎进而完成自我超越的良机。

三、由自上而下单向灌输的政治化德育向交互主体化德育的转变

如果说“学生由纯粹应付考试到自我发现和自我塑造的转变”是一个正题,“教师由单方传授知识到自我反省和自我完善的转变”是一个反题,那么,逻辑上的合题便是:“我国道德教育应当由自上而下单向灌输的政治化德育向交互主体化德育的转变”。

我国传统社会是一种高度政治化的社会,皇权专制制度及其官僚制度以其政治权力牢牢地控制整个社会,使经济、文化、私人生活和民间社会得不到独立而自由的发展。这样一种刚性的政治控制必然要求一种柔性的道德教化作为补充,使人们从心里认同皇权和官僚的统治。这种政治化德育把一整套由皇权加封和认可的圣贤经典自上而下地灌输给老百姓,目的是要消除他们心中的“私心”、“妄念”,而成为俯首帖耳的良民、臣民和死心塌地的忠臣、孝子。这样一种德育传统在我国可谓根深蒂固,以至今天还有许多人误以为德育乃至全部人文教育就是政治教育,把所有这方面的课程都称之为“政治课”。

在现代社会,政治当然仍是重要的和不可缺少的,但其性质、功能、作用范围和运行方式与传统政治有了根本的不同,“公民权利、公民责任、公民社会”的理念、“小政府、大社会”的理念、“宪政、民主、法治”的理念、“自由、平等、正义”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并且转化到社会的建构、治理和运行过程之中。在经济政治结构发生根本变化的同时,文化结构、知识结构、教育结构也随之发生根本变化。从前,政治文化、政治知识、政治教育一家独大、一统天下,于是形成了泛政治化的文化、知识和教育结构,出现了政治化的宗教、政治化的哲学、政治化的艺术、政治化的道德乃至政治化的科学,出现了政治化的德育、政治化的美育、政治化的智育乃至政治化的体育,这种结构和格局显然会极大地阻碍我国的现代化进程。实际上,在现代社会,“政治文化、政治知识和政治教育”本身也是以“自由、平等、正义”为根本理念、以“宪政、民主、法制”为基本内容的,它们怎么可能获得一种文化、知识和教育霸权呢?它们怎么能够自上而下地强加于其他的文化、知识和教育领域呢?

现代德育的目标,可以分为两个层次:表层次是培养独立、自主、自治、自尊、自强而又合群、关心他人、对社会负责的公民或社会成员;深层次是培养马克思所说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个人”即身心健康、事业成功、生活幸福的个人。毫无疑问,那种自上而下单向灌输的政治化德育,不仅不能达到这一目标,而且会阻碍这一目标的实现。与此相比,交互主体化德育或交互主体性德育却可以很好地实现这一目标,因为交互主体化、交互主体性的本质内涵正是每个人在努力成为自由独立的主体的同时,也承认并且希望乃至帮助他人成为自由独立的主体,而这正好满足了现代德育的目标和要求。在交互主体化德育过程中,师生双方都是主体:学生在教师的帮助下发挥和发展自己的主体性需要和主体性潜能,并且发挥和发展学生之间、师生之间的交互主体性,教师也由自上而下的灌输工具以及学生设法加以对付和防备的对象,由一个表面上在学生面前拥有至高无上权威的“伪主体”,变成一个能够充分发挥和发展自己的主体性和主体间性的“真主体”。

在我国大学目前正在进行的德育过程中,交互主体化德育能够有效地缓解和消除传统的政治化、行政化、威权化德育与学生日益主体化、个性化、自我中心化之间的紧张关系和矛盾冲突,引导学生与社会环境之间建立一种良性互动、有序参与、合作双赢的关系,由消极地逃避乃至对抗社会转向积极地适应、改造和建构社会,从而成为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与和谐社会的合格公民和建设者。大学德育目标的转变势在必行、刻不容缓。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