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论自由、平等与正义的关系(4)正义:在自由与平等之间  

2011-08-11 21:53:00|  分类: 《人性与个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义:在自由与平等之间

 

 

单纯的、片面化的自由与单纯的、片面化的平等都是有缺陷的,都不足以称为“正义”;正义在自由与平等之间的某个区间。

在前面对自由、平等的论述中,“合理”、“公平”、“公正”、“正义”等词已经出现了。公正和正义词义相同,在一般人的理解中已不存在什么问题,但人们往往望文生义地把“公平”理解为“平等”,这却是一种很大的误解(比如在“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提法中)。公平之平,自然包含平等之意,但公平之公,绝非公共、共同之义,而是指公道、中道、公正即正义之义。因此,“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准确提法应该是“效率优先,兼顾平等”,因为效率不是与公平,而是与平等构成一对矛盾。如果以效率与公平构成一对矛盾的话,那么似乎效率可以是不公道、不公平、不公正、不正义的,而实际上,效率本身构成公平、正义的一个必要环节。

正义是自由与平等的对立统一:正义是平等的自由,受平等制约的自由,同时又是自由的平等,以自由为基础的平等。罗尔斯已深刻地理解了正义的这两重内涵,据此,他提出了正义的两个原则:第一条原则是平等自由原则,即所有人都应平等地享有最广泛的自由,这种自由以不妨碍他人同样的自由为前提;第二条原则是差异原则,包括两个方面:(1)社会经济方面的不平等,必须在与正义原则相一致的情况下,适合于境遇最差者的最大利益;(2)由于职位与工作性质的不平等,要求这些职位与工作在机会平等的条件下向所有人开放。第一条原则可称之为我所谓的“平等的自由”原则,第二条原则可称之为我所谓的”自由的平等”原则,其中第一条原则相对优先。与罗尔斯不同,诺齐克只承认“平等的自由”原则:(1)“获取的正义原则”(任何人都必须通过其自身的能力和劳动去获取财产);(2)“转让的正义原则”(任何财产的转让必须基于自愿);(3)“矫正的正义原则”(对于不符合前面两个原则的由过去的不正义导致的分配结果,应该予以纠正)。他不承认“自由的平等”原则,即在承认第一条原则的基础上,可以进行适当的社会再分配以保证和提高弱势阶层的利益。与诺齐克相反,左翼思想家和民主社会主义则比罗尔斯更重视平等,主张通过较大范围和较大强度的社会再分配,使社会成员的福利更趋平等。

这三种正义观都有一定的道理。比较而言,我更倾向于同意罗尔斯的观点——它处于自由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之间,站在一个更合理的区间中或者位置上。我想在罗尔斯的基础上进一步指出:鉴于自由与平等既非绝对对立,又非绝对统一,鉴于一方离开另一方就会滑向非正义的方向,我主张,应当在自由与平等之间保持一种合理的张力,而正义正就是自由与平等之间的这种合理的张力

可以借用拉弗曲线来说明自由、平等和正义三者之间的关系。

 

 

拉弗曲线是美国经济学家拉弗用来表示税率、社会生产和国家财政收入之间关系的曲线,以纵轴代表税率,横轴代表由税率和生产共同决定的税收(财政收入)。曲线的两个终端,一端表示税率为零,一端表示税率为100%,该曲线即是以两个端点为极限,自E为转折点的一条曲线。以E为分界,曲线上半部表示收益率从100%逐步下降,曲线下半部表示税率从零逐步提高。

税率太高(A点),国家对社会的汲取力度太大,就会严重降低人们生产、投资和工作的积极性,导致社会总产量萎缩,结果由于税基太小,国家反而征取不到足够的税收;税率太低(B点),人们的生产、投资和工作的积极性倒是很高,社会总产量也很大,但因为税率太低,国家也征取不到足够的税收。在这两种极端的情况下,国家的税收量基本相等。税率从A点降至C点或从B点提高到D点,国家就会因为社会总产量即税基增大或由于税率提高而征取到更多的税收。在E点时税率适中,社会总产值虽然比税率低时小,但却比税率高时大,结果国家征取到最大的税收,而社会经济也能保持繁荣的局面。税率太低,则民富国穷,国家没有足够的财力来解决社会公共问题,久而久之,反过来会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导致社会生产率降低和经济的停滞以至倒退;税率太高,则民穷国也穷,社会与国家双双失利;只有在税率适中的情况下,国家和社会才达到一种“双赢”状态。

在一个市场经济和宪政民主的社会里,国家征税的目的是为了解决社会公共问题与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如果税率太高,即平等度太高而自由度太低,就会压抑、损害公民的权利、积极性和生产效率;如果税率太低,即自由度太高而平等度太低,社会就会因为陷于过度竞争和不正当竞争,而产生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阶级矛盾和社会动乱。因此,国家应当通过确定适当的(公平的、公正的、正义的)税率(当然还有其他种种办法)来保证自由与平等之间的一种适度的、合理的平衡和张力,这样才能达到一种公平、公正、正义的社会状态,也才能达到社会福利最大的状态。

如果把个人、个性、个人首创精神、多样性、竞争、效率、发展看作是与自由同一系列的概念,而把集体、共性、社会凝聚力、一致性、合作、均衡、稳定看作是与平等同一系列的概念,那么,正义就是双方的对立统一。可列表表示如下:

 

正题          反题            合题

自由          平等            正义

个人          集体

个性          共性

个人首创精神  社会凝聚力

多样性        一致性

竞争          合作

效率          均衡

发展          稳定

 

 

 

 

  评论这张
 
阅读(5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