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论自由、平等与正义的关系(1)论自由  

2011-08-11 21:37:00|  分类: 《人性与个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于1999年,发表于 《浙江学刊》2007年第1期,被CSSCI收录

 

论自由、平等与正义的关系 

 

内容提要:本文从理论上阐述了自由、平等与正义这三个价值目标的相互关系:自由与平等既有对立的一面,又有统一的一面,而正义正是要在自由与平等之间保持一种合理的张力,也就是说,既要满足自由与平等双方的诉求,又要限制双方走出自己的边界而侵害对方的合理诉求。

词:自由  平等  正义

 

人所共知,自由、平等、正义是人类梦想和追求的最珍贵的价值目标。那么,宪政、民主、法治与自由、平等、正义之间有什么关系?我的结论是:自由、平等、正义是宪政、民主、法治所追求的目的,而宪政、民主、法治是实现自由、平等、正义的手段(方法、途径)。更具体一点说,宪政主要满足人类对自由的诉求,民主主要满足人类对平等的诉求,法治主要满足人类对正义的诉求。当然,宪政与平等、正义,民主与自由、正义,法治与自由、平等,其间也存在着手段与目的的关系。

 

自由的本质和内容

 

1、自由的本质

1)对自由的人性本体论论证

我把人的自觉性(认识的需要和潜能)、创造性(创造的需要和潜能)、自主性(自主、自尊的需要和潜能)、认同性(认同、友爱、合作和交往的需要和潜能)、自我确证性(审美的需要和潜能)统称为人的主体性。这是人之为人(不同于动物)和人之为主体(不同于物质客体)的本质属性,也是人类进步和发展的主要内驱力。人的主体性是一种需要、欲求和内在的冲动,同时又是一种潜能即潜在的能量、能力、素质。人的这种内在的主体性必定要在外部世界表现和实现出来,而这种内在的主体性在外部世界的表现和实现,就是自由。可见,追求自由,是人类的天性,是人的本质特征,是人生的主要价值和意义。在人所追求的所有价值的序列中,自由可以当之无愧地排在第一位。

2)对自由的社会本体论论证

所谓人的自由,一方面指整个人类在自然界中的自由,另一方面指每一个个人在社会中的自由。社会哲学、历史哲学主要研究后一种自由即个人自由。

可从哲学层面如此论证个人自由的优先性和至上性:在个人与社会的双向运动中,个人及其实践活动总是更活跃的方面,对于理解历史发展是更为关键的方面;个人及其历史活动是一个首要事实,是一切历史运动的最深厚的源泉,是整个过程赖以重新进行的唯一能动的出发点和动力;个人是不可还原为社会结构的,每一个个人都是现成的生产力所无法限死、现存社会关系所无法穷尽、现存文化所无法窒息的包括种种内在激情和潜能的特殊实体,他的内在本性推动他不可遏止地去改变环境,创造出新的生产力、新的社会关系和新的文化。个人的这种独一无二性、不可还原性和创造超越性就赋予他以历史本体论即社会存在本体论的地位和意义

3)对自由的经验证明

从经验上证明自由的最好方法是,每一个人扪心自问一下:我愿意成为别人的奴隶,被别人当牛马一样使唤吗?我愿意忍受贫穷困苦的煎熬吗?我愿意娶(嫁)由别人安排而自己并不喜欢的女人(男人)吗?我愿意我的每一个行为都要得到某一个权力机构的同意、批准、操纵、控制和指挥吗?我愿意我的每一个想法和念头都必须向“组织”坦白或汇报吗?

如果把这个问题公开地向所有的人提出,并承诺无论如何回答也不受惩罚,我相信,即使生活在极权专制统治下的人们,也会回答说:“我不愿意!”每一个活生生的个体,至少都有自由的需要和自由的愿望,即使他还不具备获得自由的实际能力和现实条件;每一种极权专制统治都不可能“完全、彻底、干净、全部”地剥夺人的自由,因为这样一来,人就活不下去了,所以即使在极权专制统治下,即使是奴隶,也享有最低限度的自由,至少极权专制统治者不可能钻到每个人的脑子里去控制他的每一个想法。这是从否定的角度即从“不愿被奴役”的角度来证明的。从肯定的角度即“我要自由”的角度出发,也可以提供一种非常经验的证明,我这里引用经济学家汪丁丁对于自由的“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述”:

 

我要自由,这理由再简单不过。首先因为我有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它要呼吸,它要搏动,它要探寻周围的世界,它不乐意被外力剥夺了生的权利。其次,我的呼吸,我的搏动,我的探寻,使我有了意识和思想,我的思想让我明白这呼吸,这搏动,这探寻,都属于“我”,从而我有占据这片空间的要求,我不乐意被外力剥夺了我占据这片空间的权利。最后,我呼吸、搏动、探寻和思想,必须从外界吸取能量才可以维持,所以我要求相应的经济权利和文化空间。这些要求如被满足,我就有了初步的“自由”。任何外力,若要剥夺了我拥有的这点儿自由,不论以何种高尚或革命的名义,都将遭遇“我”的反抗。

推己及人,“我”知道别人也要求上述那有限的各自的自由空间,别人也会反抗对他们各自那点儿自由的剥夺。所以,一个不争的事实摆在“我们”面前:每一个人都先是一个“个人”,个人不是抽象的不占据空间的“点”,个人是基于呼吸、搏动、探寻和思想自由的一个生命过程,它“存在”的权利不能以任何理由剥夺。于是“我”知道了“我们”当中人与人之间“平等”的意义,由此我可以理解对“我们”而言“公正”的意义。[1]

 

2、自由的基本内容

对个体而言的自由,在社会中就成为他可以享受并得到法律保护的“权利”(又称为“人权”)。

生命自由(生命权或者生存权)是最为基本的自由或基本的人权。一个人降生于世后,除非他剥夺了别人的生命,他的生命权就是不可剥夺的。生命权还构成其他一切人权的基础,一旦失去生命,甚至失去健康,其他一切自由和人权都化为乌有。从这个意义上讲,生命权不仅是一种自然权利,而且是一种人性权利,正是生命中所包含的人的主体性,使生命获得神圣的性质。

主体自由(发展权)是较为高级的自由和人权。因为人不仅是一个生命,而且是一个主体,他的主体性需要和潜能要求得到满足、实现和发挥,否则,人就会永远停留在动物般的生存状态。

生命自由(生命权、生存权)和主体自由(发展权)构成人的自由、人权的完整的统一体;没有生命自由,就不可能有主体自由,但如果人不实现和发展自己的主体性需要和潜能,他的生命权也就得不到真正的保障,小至病毒蛇虫,大至洪水猛兽,都可能夺去他的生命。  从上述两种基本的自由和人权,进一步可以引伸出以下必不可少的自由和人权:

经济自由(财产权)。生命本身是一个物质实体,占据一定的物质空间,生命的维持需要进食、穿衣、休息、居住等等,因此财产权就成为生命权的直接延续。奴隶、囚犯也有其最低限度的财产权,至少是对分配给他的那碗饭的排他性的占有权,如果连这一点权利都没有,他就会被饿死。当然,任何一个人都是被迫做奴隶的,因此,他必然要求更多的、更为独立的财产权。财产权也是发展权的物质基础,是人的主体性需要和潜能得到实现的必不可少的物质条件。

人身自由(人身权)。人身权不同于生命权:生命权是生死存亡的问题,而人身权是指在已经获得生命权的基础上,人的生命、劳动力、知识、才能等整个个体存在由自己支配而不是由他人支配。人身自由也可以说是经济自由的一部分,即人对自己的体力、劳动力、知识、才能等等人身财产的所有权。

思想自由(文化权利)。人是有思想的、有意识的、有感情的、有意志的、有计划的“理性动物”,人的物质需要和主体性,都是通过有目的的实践活动满足和实现的,因此,人的思想自由也是必不可少的,没有哪怕是最起码的、最低限度的思想自由,人就连说话、行走、吃喝拉撒睡等等简单的、近乎生物性的活动也是不可能的,人就完全成了机器、工具。实际上,人在自己内心世界里自由思考的余地总是有的(除非他完全被奴化),但如果没有法律保障的“言论自由”、“学术自由”、“新闻舆论自由”、“出版自由”,就不可能有完全的、真正的思想自由。

    政治自由(政治权利)。政治权利是参与社会公共生活和公共问题解决的权利,包括选举权、被选举权、参政议政权、监督权等等。如果说,经济自由、人身自由、思想自由主要是私人生活领域的自由,可以名之为“私权”,那么政治自由就主要是公共生活领域的自由,可以名之为“公权”。政治自由具有如下三方面的功能:通过选举和监督政治权力,维护已经获得的私人生活自由;通过积极推动政治权力(立法、行政、司法),提高和扩大私人生活领域的自由;通过积极参与政治生活,实现和发展自己的人格和主体性潜能。

 

 

 


[1]《知识分子立场:自由主义之争与中国思想界的分化》,时代文艺出版社2000年版,第362363页。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