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竞争——中国哲学繁荣之路  

2011-07-02 10:48:00|  分类: 《人性与个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竞争——中国哲学繁荣之路

 



内容提要:本文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被阐释的文本,具有开放性和丰富的可能性,而后人作为阐释的主体,具有主观性、个体性和相对性,因此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阐释应该是多元竞争和互补的。同时,现实生活是更原始的“文本”,对它的阐释也只能是多元竞争和互补的,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哲学只有在与其它哲学流派的平等竞争中,才能证明自己的真理性。因此,马克思主义哲学内部的竞争和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其它哲学之间的竞争,乃是中国哲学的繁荣之路。

关键词:文本、阐释主体、多元性、竞争。



今天,在这重建中华文明的伟大时代,古老的中国哲学已与改革、开放发生尖锐的冲突。

现代心灵不可能再在这种封闭、保守的精神世界吸取蓬勃的创造力和获得安慰了。与此同时,苏联模式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自传进中国七十余年已来,基本上没有取得重大突破和开拓出广阔的思想天地。哲学已陷入贫困之中,无数年青的、焦渴的心灵徘徊流浪、无所归依。难道哲人之石已淤陷在一片死水微澜之中吗?难道哲人之心已死呢?

 

把竞争机制引入马克思主义哲学

 

一百四十多年前,马克思恩格斯创立了一种崭新的哲学。今天,这种哲学的信奉者和研究者仍然遍布全世界。这不能不说是哲学史上的一大奇观。有哪一种哲学具有如此经久不衰的吸引力呢?

但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当然没有穷尽世界、历史和人的存在的全部深刻性和丰富性。今天,如果谁自称是马克思主义者的话,就具有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义不容辞的责任,惟其为此,才不致违背和窒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造本性和自我超越本性。任何一种伟大的哲学思想,一旦停止对现实的思考,一旦拒绝从生生不息的人类创造活动吸取新的灵感、想象和智慧,就立刻会变成僵死的教条,成为阻滞生活的障碍。那么,怎样才能永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青春和活力呢?

惟有竞争。

首先,只有竞争才能保障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全面的真实的理解和阐释。马克思主义哲学创始人的著作,作为阐释的对象(文本),本身是开放的,包含有全面发展的萌芽和丰富的可能性,在马克思和恩格斯之间,在他们各自不同时期的著作之间,在他们同一时期的著作之间以至在同一本著作的各部分之间,不可避免地存在种种差异以至矛盾,而这正是马克思主义自我否定、自我超越和自我发展的根据和动力。这种情况从客观上给予了对马克思主义作多种解释的可能性。

从阐释主体方面来看,阐释者总是各自带着自己的全部历史积淀、生存经验和文化修养来理解对象的,每个人都用自己的头脑独立地思考,因此对文本的理解也必然不尽相同。正如西谚所云:“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同样可以说,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马克思。

由于文本本身包含有多种可能性,由于主体具有特殊性,因此阐释的结果就呈现出丰富多样性,所以儒分为八,墨分为三;所以有大乘佛学和小乘佛学,有老年黑格尔派和青年黑格尔派;所以有东方马克思主义和西方马克思主义;所以在西方马克思主义中又有精神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存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现象学的马克思主义、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在这种情况下,谁如果认为只有自己真正符合马克思主义,而别人却总是偏离或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就不免使人觉得有几分滑稽可笑。

但是,分化不仅是阐释过程的必然结果,而且是进一步阐释的必要前提。只有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多种多样的理解,才能开发其本身所包含的全部财富和可能性。相反,单一的解释无不例外地总带有片面性,只是抓住一些方面而忽略以至否定另一些方面,正是各种不同的解释以及在此基础上的彼此吸收和认同,才导致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全面的理解。在这种情况下,各种阐释之间只应存在一种平等的竞争和对话,只应存在一种超越自身的、彼此宽容的评价态度,只应以对方是否具有逻辑性、开拓性、创造性、启发性为客观评价标准,而不能以对方是否与自己一致为评价标准,后者恰恰表现出一种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独断论的评价态度。

可以说,六七十年以来,苏联模式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没有较大发展,是与这种惟我独尊的评价态度极其相关的。如果这种评价态度仅仅局限在思想领域和私人学术交流中,因而只使人觉得可笑的话,那么,这种方式一旦与权力相结合而粗暴地禁止和取消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不同解释,那么喜剧就变成悲剧了,苏联模式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就无情地僵化、片面化了。

今天,我们已经看清了,除了经济、政治方面的客观原因外,苏联模式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内部缺少不同的流派及其自由竞争和平等对话,乃是其衰落的内部原因。一个严酷的事实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巨星辈出(卢卡奇、布洛赫、葛兰西、马尔库塞、弗洛姆、后期萨特、阿尔都塞等),足以与其他现代西方哲学巨匠进行深层次和高水平的对话,而“东方马克思主义”却没有产生出一位具有世界影响的可以彪炳哲学史的大哲学家,这一事实难道不应使我们猛省过来吗?

以上谈到的只是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方面——根据现实生活重新阐释和全面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另一个更重要的方面是根据现实生活发展和推进马克思主义。这方面更强烈地要求自由思考,要求不同流派的对话。生活之树常青,如果理论不想变成灰色的,就必须不断地改变自身。导致苏联模式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衰落的另一内部原因,就是它不关心现实或者说只是片面地关心现实,只是把自己看成政治的附庸。在这种情况下,哲学要么只是为不断进行的政治运动制造理论根据,从而变成整人的工具,要么只是搞一些无聊的注释、琐屑的争论,面对社会存在的种种罪恶和苦难漠不关心、无动于衷。谁要是试图用哲学来批判现实,就总是在理论上被指责为看不到社会发展的“本质”、“主流”,在政治上则被扣上“反马克思主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帽子,结果是万马齐喑,一家独鸣,哲学界表面上热闹非凡(假、大、空),实际上满目荒凉,几十年来无所建树。

伟大的变革时代召唤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复兴和繁荣。今天,经济学、政治学、法学、社会学等等都对中国的未来提不出总体的构想,因而表现出很大程度的近视、实用主义和混乱,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不能从哲学上根本突破一些传统的教条,因而阻碍人们开放地自由地思考——既要坚持某些神圣不变的“永恒真理”,又要替改革寻找理论根据,结果是捉襟见肘,漏洞百出。已经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解放自身并促进整个文化解放的时候了,而惟有马克思主义哲学内部各流派的竞争才能导致这种解放。认为只有一种形式的马克思主义并且只有自己才拥有这种马克思主义,这是违反人类思维本性的,是既禁锢他人也禁锢自己的紧箍咒,应该彻底砸烂而无情抛弃之。值得高兴的是,改革开放以来哲学界表现出新的气象,初步形成了辩证唯物主义、实践唯物主义、实践哲学(超越唯物唯心)等马克思主义哲学流派,这标志着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

 

把竞争机制引入整个哲学创造领域

 

当上文谈到如何修正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时,已涉及这样一个问题:现实是更原始的“文本”,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经典和任何其他哲学经典(文本)的“文本”。那么,对这种文本的解释(即通常所谓“阅读自然、社会和人生这部大书”),就不仅要求把竞争机制引入马克思主义哲学,而且要求把竞争机制引入整个哲学创造领域。

哲学认识的对象是自然、历史、人及其相互关系。自然规律并不是单向度的因果联系,而带有随机的、统计的性质;人类历史更不是机械的、单一的、线性的发展过程,而毋宁是一条各种力量互相激荡的浑浊而波翻浪涌的大河;至于人本身,他是一个未完成的实体,具有极其复杂的属性。最后,自然、历史和人三者之间存在着更为复杂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作用。哲学认识的对象不仅具有这种复杂性、相对性、模糊性及多种多样的可能性,而且具有无限性、绝对性和永恒性。这就预先决定不可能有一种哲学能够无所不包地把握住现实的所有方面及其发展趋势——尽管人们都力求达到完满的认识,但这始终是可望不可即的。所以,比如历史规律问题和人性问题成为千古难解的谜语。

另一方面,哲学认识主体的本性也决定了哲学认识的多元性或世界观的多样性。首先,不同认识主体的思维方式不尽一致:封闭的、开放的;全面的、片面的;僵死的、灵活的;重逻辑思辩的、重直觉领悟的等等。其次,不同认识主体的价值态度更显出个性、特殊性,有时甚至呈现出激烈的对立。任何一种哲学都表现出主体的人格、需要和利益。“风格就是人本身”,文艺如此,哲学亦如此;当哲学反映现实时如此,当哲学建立理想时更如此。

因此,哲学认识的惟一出发点只能是活生生的现实,而不能是任何一种哪怕是非常伟大的哲学。如果说,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有一条是不可动摇的,那就是它强调实践、现实、存在对理论的优先地位。把这一条应用于马克思主义哲学自身,就必然得出这样一条结论:马克思主义哲学也不能作为认识的出发点,它只是对现实的一种必须不断更新和发展的认识;相反,如果从某些马克思主义的现成结论出发来解释、裁剪活生生的现实,就必然使马克思主义变成教条。马克思主义哲学最伟大的地方,不在于它提供了多少现成的结论,而在于它提供了上面这种表现出恢宏博大的气度的方法论,正是这种方法论确立了各种哲学认识之间的平等的地位,尽管各种哲学有水平的高低之分,但任何一种都无权剥夺其他哲学独立地认识现实的权利,从而自己独霸这种权利。从本质上说,哲学乃是从个人存在深渊中浮现出来的星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星辰,这些星辰彼此辉映、彼此询问,但都按各自的轨道运行。哲学不是那普照一切、牢笼万物的太阳,人们只需在它下面顶礼膜拜、沐浴圣恩(只有宗教才自称为这样的“神圣真理”)。只有当每个人的哲学意识都发展起来的,哲学才能普遍繁荣起来,正如群星璀璨,才照亮黑暗的世界。

任何一种伟大的哲学都是凭自己的内在的本质力量、自己固有的激情和智慧吸引人。在各种互相竞争的哲学中,哪一种最充分、最深刻地表现了人们共同的苦恼和希望与人类存在的最深广的可能性和现实性,它就成为最伟大的哲学,就引起无数苦苦寻觅宇宙奥秘和人生意义的心灵的共鸣和认同。相反,如果凭借某种外在的权力把自己的哲学强加于人,这种哲学就蜕变成为宗教的或准宗教的教条。这种哲学非但丧失了创造力和自我超越力,而且越来越保守和僵化——因为它是惟一的,它没有挑战者和对话者,因而不能在竞争中提高自身。它一方面沉醉于一种虚幻的光荣和胜利中而越来越骄横自大,另一方面又表现出神经质和暴戾乖张,因为它隐约感到自身的内在空虚,于是便凭借权力扼杀其他哲学,对自由思想者进行残酷镇压、无情打击。

马克思主义哲学之所以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吸引力(以至一百年后存在主义大师萨特也真诚地宣称它是现时代不可超越的哲学),正因为它不惧怕竞争,不惧怕任何挑战。马克思主义哲学只凭借内在力量吸引人,而不凭借任何外部权力向人们灌输,后者是以两个错误观点为前提的:第一,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惟一正确的因而是所有人天生就需要的世界观(马克思格斯本人从不这样认为);第二,认为只有少数人凭其“革命本能”(天启?)能够充当马克思主义经典(圣经?)的解释者、灌输者(圣徒?牧师?传教士?),而大多数人只需要按照教科书(教义问答?)背诵那些现成的教条就可以了。这就从根本上剥夺了广大群众自由思考的权利,就是不相信每个人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就是把社会重新划分为智者和愚人、劳心者和劳力者、大脑和躯体等等。

时值我国已进入历史上罕见的大转变时期——由农业文明向工业—信息文明、由自然经济向商品经济、由封闭社会向开放社会、由一元结构向多元结构的历史大转变时期,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各种社会矛盾的公开化、利益的多元化等等,使人们的思想包括世界观也越来越多元化。面对新旧观念的激烈冲突和复杂交错的情况,不少人忧心忡忡,生怕失去马克思主义的思想领导地位,生怕导致思想大混乱。这种担心虽非“杞忧”,却是一种弱者心态。相反,真正的强者欢呼这样一个时代的到来,满怀激情、渴望和自信地投身到这一思想大竞争中去。难道真理按其内在本性反而害怕谬误吗?难道人们都愿望接受谬误而不是真理吗?难道在二千五百年以前就进入过“百家争鸣”的中国文化今天反而不能开辟出一种竞争的格局吗?这儿就是罗陀斯,让所有的学说在这儿跳吧。只有让大家都跳,才能跳出真正的冠军,只让一个人跳并宣布这个人就是冠军,这个冠军同时不就是最后一名吗?害怕与谬误交战,归根到底是害怕与自身内在的谬误交战,就是不愿克服自己的虚弱,就是自欺欺人,自误误人。不错,各种哲学的竞争,必然导致一定程度的混乱,但这正是哲学发展的正常途径。

   真正具有关键意义的是,在这种竞争中,各种精神潜能开掘出来了,各种情绪宣泄出来了,各种要求和愿望表达出来了,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能彼此认同,才能达到真正的谅解,才能从根本上确立真理和消除谬误。相反,一方面是由权力维系的僵死贫乏的教条,一方面是积蕴的情绪、郁结的意欲、淤塞的思想,倒是一种可怕的危险的倾斜,后一方面一旦爆发,就会导致整个结构的颠覆,导致真正恶性的思想混乱,导致哲学和文化的真正毁灭(比如“文化大革命”)

有人问:“中国能贡献出一个爱因斯坦吗?”应该接着问:“中国能贡献出一个马克思、一个罗素、一个萨特吗?

只有竞争才能完成这种贡献。

竞争已进入经济领域。竞争正开始进入政治领域。竞争更应该最彻底地进入哲学和整个文化创造领域。

 

 

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