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马克思关于个人的学说的形成和发展(4)《神圣家庭》、《费尔巴哈论纲》和《德意志意识形态》  

2011-07-18 19:32:00|  分类: 《人性与个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神圣家庭》、《费尔巴哈论纲》和《德意志意识形态》

在《神圣家族》序言中开宗明义指出:“在德国,对真正的人道主义说来,没有比唯灵论思辨唯心主义更危险的敌人了。它用‘自我意识’即‘精神’代替现实的个体的人。”[④]这种思辨唯心主义认为,人为了历史而存在,而历史则为了证明真理而存在,人和历史所以存在,是为了使真理达到自我意识。真理→历史→人,这就是其颠倒的逻辑,在这里历史真理一样变成了特殊的个性即形而上学主体,而现实的人类个体反倒仅仅成了这一形而上学主体的体现者但是实际上,只有人才是全部人类活动和全部人类关系的本质和基础,而“历史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它‘并不拥有任何无穷尽的丰富性’,它并‘没有在任何战斗中作战’!创造这一切、拥有这一切并为这一切而斗争的,不是‘历史’,而是,现实的、活生生的人。‘历史’并不是把人当做达到自己目的的工具来利用的某种特殊人格。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恩格斯)[⑤]恩格斯进一步指出:“法国人和美国人的批判并不是什么在人类之外的抽象的彼岸人格,它是那些作为社会积极成员的个人能进行的真正的人类活动,这些个人也是人,同样有痛苦、有感情、有思想、有行动。”[⑥]而批判的批判则是一种抽象人格,结果,“现实的个人只是偶性,只是批判的批判借以表现自己为永恒实体的人间容器。主体不是人类中的个人所实现的批判,而是批判的非人类的个人。并非批判是人的表现,而是人是批判的异化。”[⑦]上述基本原则和方法体现在马克思对《巴黎的秘密》的几个主要人物的分析上。

玛丽花。马克思把她称赞为“罪犯圈中一朵含有诗意的花”,因为她尽管处在极端屈辱的境遇中,仍然保持着人类高尚的心灵、人性的落拓不羁和人性的优美,这些品质使她在非人境遇中得以合乎人性地成长。她不把自己的境遇看做自己自由创造的结果,这种境遇不是她的人的本能的表露,不是她的人的愿望的实现,而是一种她不应该遭受的使她痛苦的命运,这种命运是可能改变的,因为她还年轻,充满朝气和善良。玛丽花用以衡量自己生活境遇的尺度不是善的理想,而是她固有的个性,她的天赋本质。只有在大自然中,这种个性和本质才得到自由的表露,因此她流露出如此蓬勃的生趣、为此丰富的感受以及对大自然美的如此合乎人性的欣喜若狂。这表明,这种非人的社会境遇只不过伤害了她的本质的表皮,而她本人则既不善,也不恶,而只是有人性。

但是鲁道夫和牧师对她进行了批判的改造,其方法是,把玛丽花所遭受的非人的命运,把社会强加于她的污秽当作她的个性本性,进而把她的个性本性当成罪恶,并竭力唤起她心中有罪的感觉。可怜的玛丽花终于成了自己有罪这种意识的奴隶。“如果说,以前她在最不幸的境遇中还知道在自己身上培养可爱的人类个性,在外表极端屈辱的条件下还能意识到自己的人的本质是自己的真正的本质,那末现在,却是从外面损伤她的现代社会的污浊在她眼中成了她的内在本质,而因此经常不断地抑郁自责,就成了她的义务,成了上帝亲自为她预定的生活义务,成了她存在的目的本身。”[⑧]但是毕竟她的个性很深厚,而与修道院的生活格格不入,她对上帝的皈依只是在意识表层。她只是在想象中获得安慰,而并未获得实际的安慰,因此终于抑郁而死。

刺客。对刺客的改造也是使一个有个性的人变成道德奴才的过程。鲁道夫称赞刺客“有心肝,有骨气”,刺客至死都不是在自己的人类个性中寻找自己的行动动机,而是在这种标签式的话语中建筑这种动机,粗犷、勇敢、率直、独立性、个性、固有的人性消失殆尽,而代之以忠顺、伪善、背信、狡黠、礼仪等等。

校长。这是一个海格立斯型的精力充沛的罪犯。他是个性如烈火的大力士,蔑视资产阶级社会的法律和习惯。他之所以成为放荡不羁、荒淫无度的罪犯,是因为他秉性强悍,但又无从找到适当的合乎人性的活动。鲁道夫弄瞎了他的双眼,把他关在地下室里,叫他在黑暗中回想自己的罪行。按鲁道夫的逻辑,对人的肉体力量的生命表现,不应加以合乎人性的改造,不应归还给人类,不应当把这种力量当作本质上是人的东西来处理……,要摆脱人类某种本质力量的变态表现,除了消灭这种本质力量,就没有更批判的手段了;要治愈人性的疾病就必须消灭人性,摧残、麻痹人的力量是对这些力量的有害表现的解毒剂。校长的天性经过鲁道夫的“治疗”,只是被伪善和诡辩装饰起来,只是被禁欲地压制下去,结果他由一个普通的杀人犯变成了一个暧昧的有道德的杀人犯。马克思这里的论述无疑包含有这一层意思:个性的转变只能从个性本身寻找契机,而不能从某种超个人的神圣力量从外部加以改造,这种改造非但不会改造恶劣的个性,反而使之套上道德的伪装,以至当它重新爆发时,更加可怕和有害。

至于鲁道夫本人,他以人类、道德、宗教的名义干出的种种事情,都是其卑劣私欲的实现,只是因为他这种私欲必然遭到其他个人的限制和抵抗,他才以类的、种的名义来制服别人的欲望,从而使自己的私欲神圣化。

从以上论述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在马克思看来,没有抽象的类、抽象的社会和历史,所谓类、社会、历史正是由玛丽花、刺客、校长、鲁道夫这些现实的个体的人及其活动构成的总和,而每个人都具有特殊的个性——且不说玛丽花和校长,就是鲁道夫的伪善下面也掩盖一种恶劣的个性;刺客改变了原来的个性,但获得了一种新的奴才的个性。

《费尔巴哈论纲》是马克思的主客体辩证法和个人社会辩证法的精简表述。这是对他以前思想发展的总结,也是以后思想发展得以展开的总纲。

马克思指出,费尔巴哈的“人”是抽象的个人、孤立的人类个体,但同时,这些抽象的个人先天地具有共同的类本质,即“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内在的、无声的,把许多个人纯粹自然地联结起来的共同性”。因此这些个人亠方面没有现实的历史的联系,另一方面又被共同的类本质联结在一起。这些彼此孤立外在而又物体一样堆积在一起的单个人的总和,就构成“市民社会”。费尔巴哈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就在于他只把人看成是感性的对象、直观的客体,而不是感性的活动、实践的主体,因此这些人就不可能通过实践建立起现实的社会联系,同时又不能在实践中造成自己真正的个性——他们的个性同时也就是那种抽象的共性。费尔巴哈的原子般的个人既无真正的社会性,又无真正的个性;既绝对独立,又一模一样。

马克思则把人理解为实践者,理解为从事感性活动的主体。一方面,个人只有结成一定的社会关系才能进行活动,才能实现自己的个性和本质,因此,在其现实性上,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另一方面,这一总和又绝不是人的本质的永恒不变的存在方式,相反,人不断地批判并通过实践改变这种“现实的本质”,并且在改变这一“现实的本质”的同时也改变自己内在的本质,因此马克思才说:“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或自我改变的一致,只能被看作是并合理地理解为革命的实践”,“问题在于改变世界”。总之,人通过社会关系而进行实践活动,又通过这种活动来改变社会关系,因此,正是实践既确立了人的社会性,又确立了人的个性。这就是个人与社会关系的辩证法。

下面我们来看看《德意志意识形态》是怎样展开这一辩证法的。

据初步统计,在这本书的第一章“费尔巴哈”中,“个人”范畴出现183次之多,远远高出于其他范畴。这绝非偶然。这一章的总体框架是“历史的出发点——异化——扬弃异化”,而个人与社会、个人与历史的关系贯穿于这一总体框架中,正如人与自然、主体和客体的关系贯穿于其中一样。

1、现实的个人是历史的前提或出发点

历史的前提“是一些现实的个人,是他们的活动和他们的物质生活条件,包括他们得到的现成的和由他们自己的活动所创造出来的物质生活条件”[⑨]; “社会结构和国家经常是从一定的个人的生活过程中产生的,但这里所说的个人不是他们自己或别人想象中的那种个人,而是现实中的个人,也就是说,这些个人是从事活动的、进行物质生产的,因而在一定物质的、不受他们任意支配的界限、前提和条件下能动地表现自己的。”[⑩]

在这两段话里包含两层意思:

(1)现实的个人总要遇到“一定物质成果、一定数量的生产力的总和、人和自然的以及人和人之间在历史上形成的关系”,都遇到前一代人传下来的“大量生产力、资金和环境”,从这一方面看,仿佛现实的个人不是出发点,而是结果(苏联模式的教科书正是这样认为的),出发点是环境,而不是人。

(2)但是,现实的个人主要指他们的实践活动,他们的能动的生命活动,这种活动固然受一定的既定的客观条件的限制,但是第一,这些客观条件本身又是先一代个人活动的结果,第二,这些条件又被新一代个人的活动所改变。所以,在现实的个人和他们的客观条件之间,前者是能动的方面,后者是受动的方面——就是后者对前者的制约也必须通过前者的主动自觉的选择这一中介。“生产力”、“交往形式”、“意识”这些仿佛是抽象的一般东西乃是现实个人的不同方面——生产力是现实个人的生产力及其总和,是“个人本身的力量”[11],交往形式是指“许多个人的合作”[12],至于意识乃是意识到了的现实个人的存在或实际生活过程[13]。在创造者和创造条件之间,创造者总是整个过程赖以重新进行的出发点,否则创造条件连同创造者本身都将停止发展;在环境改变人和人改变环境之间,后者对于理解人类历史是更关键更重要的方面。

2、异化是现实个人劳动分工的产物

在没有分工的情况下,现实个人共同的生产力和交往形式是他们自主活动的条件,这些条件与他们本人的“局限状态”和“片面存在”是相适应的,在那里“人的对自然界的狭隘的关系制约着他们之间的狭隘的关系,而他们之间的狭隘的关系又制约着他们对自然界的狭隘的关系”[14]。

个体能力的发展和专门化导致分工,而分工又内在地导致了私有制即生产资料在不同个人之间的劈分,这就导致现实个人的生存条件即生产力和交往关系对他们的异化。   

首先,受分工制约并追求自己特殊利益的个人的活动产生了一种社会力量即扩大了的生产力,这种生产力不再是一种联合的力量,而是一种异己的与各个个人相对立的力量,这种力量驱使着人而不是人驱使这种力量。结果生产力只有在个人成为私有者的情况下,才是个人的力量,而与大多数个人是对立的,并且使他们丧失了一切现实生活内容,成了抽象的个人。

其次,交往形式对大多数个人成为一种异己的关系。在分工和私有制的情况下,物质活动和精神活动、享受和劳动、生产和消费由不同的人分担,在这个基础上,少数人联合成一种反对多数人的集体,并内部达成这样一些条件的协定,在这些条件下,这些个人可以利用偶然性来为自己服务(这种在一定条件下无阻碍地享有偶然性的权利,迄今一直称为“个人自由”)。但是,这种联合对大多数个人不仅是一种虚幻的集体,而且是一种新的桎梏。

3、扬弃异化是指联合起来的个人重新支配他们的生存条件

“个人力量(关系)由于分工转化为物的力量这一现象,不能靠从头脑里抛开关于这一现象的一般观念的办法来消灭,而只能靠个人重新驾驭这些物的力量并消灭分工的办法来消灭。”[15]只有通过消灭强制性的分工,达到一种自由的联合,才能把个人自由发展和运动的条件即生产力和交往形式控制在现实个人的手中,在这种情况下,生产力的总和对个人不再是异己的力量,相反,对这种生产力的占有,正好是个人本身的才能的一定总和的发挥;同样,交往形式不再成为大多数个人的桎梏,而成为个人作为真正的个人参加的交往。扬弃异化意味着偶然的个人变成有个性的个人、片面的个人变成完整的个人、狭隘地域性的个人变成世界历史性的真正普遍的个人、抽象的虚幻的个人变成真正的个人。

贯穿《德意志意识形态》的一条总纲就是:“生产力和交往形式的关系也就是交往形式和个人的行动或活动的关系。”[16]因此,生产力和交往形式矛盾运动的历史,也就是个人本身力量发展的历史,也就是个人自主活动发展的历史,也就是个性由片面到全面、由贫乏到丰富发展的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