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个人、个性的哲学思考(8)论个人哲学与社会历史哲学的关系  

2011-07-12 20:56:00|  分类: 《人性与个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上是对“现实的个人”的一种初步研究。这些现实的个人不仅是具有自己的特殊存在和特殊本质并追求着自己的自由的特殊实体,而且彼此之间也相互作用、相互规定、相互制约。上文是把现实的个人置于其相互作用的背景中进行研究的,所以提到个人的自我选择、自我创造、自我实现依据一定客观条件也改变这些客观条件,提到个人对环境的责任,提到个人的为他价值,等等。但是,上文基本上是把相互作用作为若隐若现的背景、作为个人活动的条件和环境提到的,而没有对这种相互作用的全过程,对这种相互作用的运行机制和运行规律作正面的探讨。我认为,这种探讨不是马克思主义个人理论的主题,而正是马克思主义的一般社会历史理论的主题。如果说,马克思主义的个人理论侧重以个人之间相互作用为背景把个人作为相对独立的实体来进行研究的话,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历史理论则侧重从现实的个人出发探讨他们之间的纵的和横的相互作用过程;前者是由外向内、由社会历史向个人的发掘,后者是由内向外、由个人向社会历史的上升。

马克思主义的个人理论和社会历史理论是有区别的。一方面,不能用对相互作用过程的研究来取代对个人自身的相对独立的研究。个人固然处在相互作用过程中,但他是作为相对独立的实体来参与相互作用的,他总是从自己出发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567页。;他既是关系的承担者,又是他自己,具有自己的内部需要、本性、性格、气质、精神世界、实践能力等等,他是不能还原为社会关系的,相反,社会关系总是从个人需要出发并通过个人活动而得到改变的。个人的这种独立性和不可还原性不仅确立了他的历史地位,而且也确立了他的理论地位。

另一方面,对个人的研究不等于对他们的相互作用的研究。系统不等于要素的简单相加,相互作用不等于各个个人的活动的机械组合。在各个个人彼此矛盾和冲突的情况下,由于各人活动彼此抵消,因此相互作用的结果小于各个个人活动的简单相加的总和。在各个个人相互合作的情况下,合作过程本身产生出一种新的力量,从而合作的结果大于各个个人活动的简单相加的总和。在现实历史中,个人之间既有相互矛盾的一面,又是相互合作的一方面,从而造成相互作用的极其复杂的过程。社会历史总体固然是由无数个人的活动产生的,但不能归结为、还原为个人活动,它获得一种新的“总体质”,因此,对相互作用——同时代和异时代的个人之间的相互作用——的研究,就获得了独立的意义。

马克思主义的个人理论和社会历史理论又是相互联结、相互依存、相互规定、相互贯通的。正如不可能有离开个人的相互作用,也不可能有离开相互作用的个人。马克思主义的一条基本原理是:环境改变人,人也改变环境。因此,不把个人作为相对独立的实体进行深入的研究,不搞清楚个人活动的内部动力,不搞清楚个人活动的机制及个人怎样必然地超越自身而转向环境,那么,对相互作用的研究就失去了出发点和前提,或者说只得到一个抽象的、静止的、苍白的、像齿轮和螺丝钉一样的前提。马克思主义个人理论为马克思主义社会历史理论确立了研究的起点,没有马克思主义的个人理论,就不可能有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历史理论,或者说,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历史理论就会转化为某种非人的客观主义和整体主义。同样,没有对相互作用过程的研究,不建立马克思主义的社会结构论和历史过程论,个人就会变成克尔凯郭尔式的“孤独个体”,个人活动就失去了客观条件,失去了对象,这样的个人和个人活动恰好是不存在的。不研究相互作用的全过程,就不可能找到实现个性自由或个人全面发展的条件、前提、方法和道路,从而个性自由、个人全面发展就会成为一句空话。可见没有马克思主义的一般社会历史理论就不可能有马克思主义的个人理论,或者说,马克思主义的个人理论就会转化为一种非社会的、非历史的、抽象的主观主义和个人主义。

对社会历史总体的研究必然追溯到个人,对个人的研究必然上升到社会历史总体,这样一种一往一来就构成了完整的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人学或人的历史哲学,即“关于现实的人及其历史发展的科学”《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237页。,关于历史的人和人的历史的发展规律的科学。个人与社会历史总体的不断的辩证往来,将开拓出历史哲学发展的无限广阔的天地。由此也可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重建马克思主义的个人理论,对于重建整个马克思主义历史哲学,具有何等重要的意义。重建马克思主义的个人哲学写于19891月,发表于《理论信息报》 1989327

个人问题仿佛是不登哲学大雅之堂的,时下中国人通常把结婚成家叫“解决个人问题”,这个问题自然用不着那高蹈远引的哲学去关心。在中国传统哲学和苏联模式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个人更是被剿灭被压抑的对象,仿佛凡属个人的东西如个人的感情、欲望、需要和利益,都是一种邪恶的、破坏性的力量,仿佛这种力量一旦释放,就会使世风败坏、社会动乱。其实,个人问题同时是一个社会历史本体论问题,是一个重大的哲学问题。在人类历史早期发展阶段,由于个体能力不发展,由于个人依赖于社会共同体,因此个人问题隐而未彰。资本主义在很大程度上解放了人的个性,使个体能力有较大发展,因此个人问题也随之突现出来,“个人”在哲学舞台上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19世纪、20世纪影响最大的人本主义哲学,都是以个人问题为中心问题的哲学。个人被提到至高无上的地位,同时也处于前无依托、后无辩护的境况,因而陷入空前的孤独、迷惘和失落之中。

马克思则严格地在个人与自然、个人与社会的辩证关系中来确立个人的社会存在本体论地位。一方面,马克思激烈反对黑格尔的整体主义和客观主义,使哲学从“现实的个人”那里获得原初的规定和源头活水,把现实的个人确立为历史的出发点和创造者,从而把神秘化的历史复归于无数个人的自我创造活动;另一方面,马克思又反对施蒂纳式的、克尔凯郭尔式的“孤独个体”,认为现实的个人总是在一定的生存条件下能动地表现自己的。马克思用一句话概括了历史和个人的这种内在有机的联系:“生产力和交往形式的关系就是交往形式与个人的行动或活动的关系。”马克思从此出发,一方面以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为线索把人类历史划分为五个阶段,另一方面又以个性发展程度把人类历史划分为三个阶段。这两种划分是互相补充的。马克思的最高理想是共产主义,这个理想同时也就是“自由个性”。马克思的历史哲学内在地包含了一种个人哲学。

但在马克思、恩格斯以后,马克思主义向两个极端发展了:西方马克思主义夸大了马恩思想中主体性、个体性的因素,从而汇入现代西方人本主义思潮;而东方马克思主义则夸大马恩思想中客体性、整体性因素,从而使马克思主义重新变成某种整体主义、客观主义哲学。

中国正处于急剧的历史转折时期。为了促进我国商品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建设,急需建立以哲学为核心的现代新文化。哲学的突破在主体,而主体学说的突破在个人。目前理论界普遍重视主体性,但还未深入到个体这一更深的层次。应当进一步深入研究个人存在、个性、个性自由和个性异化、个人责任、个人价值等一系列问题,在恢复马克思个人理论的本来面目的基础上,吸取西方人本主义的成果,根据中国的现实需要,重建一种马克思主义的个人哲学。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