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个人、个性的哲学思考(5)论个性自由与个性异化  

2011-07-12 20:54:00|  分类: 《人性与个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个人存在与个性的相互关系——个人的现实或现实的个人

以上分别论述了个人存在和个性,因此,对个人存在和个性的规定还是片面的、静止的、抽象的,只有进入二者的相互作用之中,才能把握住个人的现实或现实的个人,也才能真正对个人存在和个性有全面的、动态的、具体的了解。

1)个人存在与个性是相互联系、相互规定的,构成不可分割的统一体。

首先,个人存在不是无本质无规定的,正是个性的实现构成特定的个人存在,正是个性使个人存在呈现出特殊风格。个人存在是个性的定在。没有个性,个人存在就失去根据和内驱力,失去目的和方向。

其次,个性也离不开个人存在。第一,个性只有表现在个人存在中才获得现实性,否则就只能作为潜能、潜在冲动而存在;第二,更重要的是,个性是个人在一定的生理基础上,从特定的生存条件出发,通过特定的精神活动和实践活动自觉或不自觉地塑造而成的。个性不是先于个人存在的抽象的、先验的和固定不变的本质,相反,它始终与个人存在相依随,并通过个人存在而形成和完善。

个性和个人存在的统一产生出个人的一种积极的肯定性的现实——个性自由或个人自由。个性自由就是个人的生命本性和发展本性的实现(退避本性的实现则是自由的反面:统治和被统治、奴役和被奴役、虐待和被虐待、破坏和依赖等等)

完整的个性自由包括精神自由和实践自由。

精神自由包括思想自由、意志自由和审美自由。

思想自由包括怀疑、批判、创造性重建和自我批判等环节。思想的自由产生自由的思想即真实的自我意识,也就是对现实自我、理想自我、中介自我的相互关系的真实意识,对自己的本性、需要、气质、性格、能力等以及自己与周围环境的真实关系的意识。自由的思想正确地回答了“我是谁”、“我应该成为什么”“我怎样达到自己的理想”三个问题,这是造就自由个性的第一步。

个人为实现自己的目的和理想而产生的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毅力以及对自身弱点的自制力,便是个人的自由意志。毅力和自制力的运作就是意志自由。意志自由的人既能抗拒外部世界的打击,又能抗拒外部世界的诱惑,也就是说,既不会被外部世界摧垮,也不会被自己的弱点所击败(外部诱惑正是利用了内部弱点)

如果说思想自由给个人活动提供理想,意志自由保障活动的一贯和持久,审美自由则使活动具有自我确证性质。人在活动中体验自己本质力量的现实、自己的解放、自己的独特,人在自己创造的产品中直观自身,这就是审美的自由。审美的自由产生自由的美感。正是美感使人的活动失去其单纯严肃、紧张和痛苦的性质,而变成目的本身,变成“感性的享受”,从而使人感到内部的充实,并能坦然承受而又傲然蔑视任何挫折、不幸和痛苦。

完整的精神自由是思想自由、意志自由和审美自由的统一,或者说完整的自由精神是自由思想、自由意志、自由美感的统一。可以把个人的精神自由或自由精神称之为“个人自觉”或“个人省悟”。

精神自由只是个性在观念上的实现。只有在个人实践活动中,个性才得到现实的表现,只有实践自由才是对象化了的、现实的自由。实践的自由包括改造自然的自由、经济生活的自由、政治生活的自由、日常生活的自由(消费、闲暇、恋爱、婚姻等方面的自由)

2)个性和个人存在又是有差别的以至矛盾和对立的。

首先,个性相对个人存在是深层的潜在的,个人存在相对个性是表层的实存的。

更重要的是,个性和个人存在是矛盾、冲突、分裂、对立的,由此产生出个人的一种消极的、否定性的现实——个性异化或个人异化。

个性异化是指个人的存在对个性成为一种陌生的、疏远的以致压抑的、敌对的力量。个性异化包括精神异化和实践异化。

个人由于两方面的原因陷入精神异化:

第一,个人受社会上流行但又虚伪的意识形态即培根所谓的“市场假相”和“剧场假相”的控制,失去独立批判精神和反省能力。个人所接受的社会意识形态就像层层帷幕和过滤器,阻隔和限制个人对自己真实本性的意识。

第二,在这种“社会教化”过程中,外部意识形态往往内化为个人主动的心理力量如“良心”、“罪恶感”,个人便自觉地压抑自己的内部需要,使内心的欲望退回和停留在潜意识领域,结果这些欲望只能通过一些转换机制如潜抑、文饰、投射、升华等等曲折地表现出来。

这样,个人便陷入“虚假意识”或“洞穴假相”之中,他变得不认识自己了。

个人的实践异化的核心是劳动异化。劳动异化包括两方面的规定:第一,劳动活动及其成果不能满足个人的生存需要;第二,劳动过程不是个人主体性的自由实现和自由表现,相反却极大地压折、扭曲个人主体性,劳动成果也没有构成个人自由发展的条件,相反却构成压制和限制。劳动异化是政治生活的异化和日常生活的异化的基础。

3)个性自由与个性异化的关系。

个性自由是个人的肯定性现实,是个人的自我肯定和自我实现;个性异化是个人的否定性现实,是个人的自我否定和自我丧失。但是,两者又不是绝对对立的,而是统一的人的现实的两个方面,这两方面不仅是相互依存、相互规定的,而且是相互贯通和相互转化的。

相互依存和互相规定。个性异化就是对个性自由的否定,个性自由就是对个性异化的扬弃。个人存在和个性不可能达到绝对同一。正因为存在着对个性的否定和异化,人才不断地追求自由。可以说,没有异化,人就失去了追求自由的内在动力,人就会满足于某种完美状态,整个发展过程也就终止了。可见个性异化与个性自由如影随形,不可分割。

更进一层次,个性异化与个性自由是相互贯通和相互转化的。首先,两者具有直接的同一性,也就是说,每一方面都已经内在地包含了另一方面。没有绝对单纯的个性自由,其中总包含有个性异化的因素。前面说过,个性结构中包含有退避的趋势,这种趋势也要求在活动中表现出来,这就使得人的活动不可能成为生命本性和主体性的完满实现。同样,个性异化中也包含有个性自由的成分,奴隶劳动、徭役劳动、雇佣劳动等等都不是对生命本性和主体性的完全否定,其中也包含肯定的成分,具有一定程度的自我实现性质。异化劳动如果不容忍和容纳一定的个性,它自身也不能进行下去,就像暴政统治不能剥夺所有人的生命和自由一样——它只有保留一定的生命和自由,才能获得肆虐的对象,并靠这些对象来滋养自身。

其次,个性异化与个性自由又是相互转化的,个性异化中包含的个性自由成分逐渐成长和壮大起来,从而从内部否定了个性异化。许多个人正是在逆境中,在异己的生存环境和被迫的活动中,默默地坚忍地积聚自己的主体力量,最终改变了他的环境和活动方式。个性自由中包含的个性异化因素也会逐渐沉积、扩张,从而从内部否定个性自由。许多个人在顺境中,不思进取,不去发现隐蔽的危险和挑战,不努力克服自己种种固有的弱点,结果渐渐地失去棱角和锋芒,渐渐地消减了自己的主体力量,渐渐地平庸起来和堕落下去。当他猛醒过来时,却发现自己已重新置于异化状态了。只有经常保持忧患意识和危机意识,不断地发展自己的主体力量,才会保障已经获得的个性自由不致变成新的个性异化。

总起来看,人的一生就是不断扬弃个性异化走向个性自由的过程。但是,个性自由绝不是某种外部力量所能恩赐的,而必须靠个人自己去争取。因为恩赐的自由立刻就变成了新的束缚——一方面为了感恩戴德而甘愿重新被人驱使;另一方面,因为个人没有在争取自由的过程中铸造、发展自己的主体力量,因此他也没有能力享用自由,他随时准备把自由拱手让人。自由不像鲜花、美酒一样可以拿过来享受就是,自由同时意味着奋斗、冒险、孤独、牺牲,意味着充分激发自己的生命力和创造力,意味着不断的自我选择、自我创造和自我实现,否则自由就始终对个人是遥远的以至陌生的东西。正像歌德在《浮士德》中所表现的那样,只有每日每时地去创造自由和生活,才能作自由和生活的享受。

个性自由既是一种状态即个人活动的结果,又是个人的自我选择、自我创造和自我实现的活动本身,是个人自由的精神活动和实践活动本身。诚然,外部现实制约着个人活动,但不存一种绝对地规定个人成为天才或庸人、好人或恶人、英雄或懦夫的力量。一方面,外部环境不只是构成对个人的限制,也给个人提供可能性,而且历史越发展,社会分工和阶级划分越来越相对化,社会结构越来越开放,可能性的领域也越来越深广了;另一方面,个人的选择能力也越来越强了。一系列的自我选择的整合,就是自我创造。个人一来到世上,就秉有生存本性、发展本性和退避本性,但这些本性还处在潜在的未展开的状态,如何在今后的生活道路上,根据环境提供的条件和可能性,造就一种独特的个性结构,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自己。如果说自我创造是指通过精神的实践的活动改变个性结构的话,那么自我实现就是指个性在精神上实践上的实现并因此而改变了周围环境。人的一生就是这样不断地自我选择、自我创造和自我实现的过程。

不仅个人的历史,而且整个人类历史也可看做是个性异化的扬弃和个性自由的生成的过程。无数个人的自由的生成也就是人类的自由的生成,不存在个性自由以外的人类自由。在原始社会个人存在与个性有某种自在的同一。原始人已具有一定的个性,恩格斯称赞他们具有文明人所丧失的一切品质:“自尊心、公正、刚强、勇敢”《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93页。,“个人才能和勇敢、爱好自由以及把一切公共的事情看做是自己的事情的民主本能”《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52页。。原始的生产方式和氏族制度与这种个性是一致的。在这种原始共产制和原始民主制中,大家都是平等、自由的。但是在这一阶段,个性的发展还是很微弱的,个人彼此没有多大差别,个人还没有脱掉自然发生的共同体的脐带,人们还差不多完全受陌生的、对立的、不可理解的外部大自然的支配,只有结成牢固的统一体才能维持生存,因此部落、氏族及其制度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都是自然所赋予的最高权力,个人在感情、思想和行动上始终是无条件地服从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94页。。所以在个性和个人存在的原始同一中,已经包含着个性异化了。随着个人生产能力的提高,那种隶属于氏族共同体的个人存在方式就成为个性的异己物,二者的冲突导致氏族制度的崩溃。

平等的个人自由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不平等的个人自由。“在过去种种冒充的集体中,如在国家等等中,个人自由只是对那些在统治阶级范围内发展的个人是存在的,他们之所以有个人自由,只是因为他们是这一阶级的个人。从前各个个人所结成的那种虚构的集体,总是作为某种独立的东西而使自己与各个个人对立起来;由于这种集体是一个阶级反对另一个阶级的联合,因此对于被支配阶级来说,它不仅是完全虚幻的集体,而且是一种新的桎梏。”《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82页。在阶级社会中,大多数个人只有极其有限的自由,而少数人却把个人自由扩张为一种任性妄为和专横霸道,转化为一种统治和奴役,从而丧失了自由本身的人道主义性质。按马克思的说法,这些人仍然是“偶然的个人”而不是真正有个性的个人,他们的所谓“个人自由”只是在一定条件的协定下无阻碍地享用偶然性的权利《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83页。。只有无产阶级革命才能消灭私有制和阶级压迫,使生产力和交往形式受联合起来的个人支配,那时才有真正的个性自由和自由个性的涌现。

综上所述,个人存在和个性的相互关系具体化为个性异化与个性自由的关系;个性异化的扬弃和个性自由的生成,不仅是个人的自我选择、自我创造和自我实现的过程,而且也是个人总体即人类异化的扬弃与人类自由的生成过程的内核。人类自由以个性自由为基础,自由人类由自由个人组成。马克思主义的崇高理想是共产主义,这个理想同时也就是“个性自由”或“自由个性”。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