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自然唯物主义在历史哲学中的命运(2)  

2011-07-10 11:03:00|  分类: 《人性与个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马克思恩格斯对自然主义历史观和客观主义历史观的批判

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和发展唯物史观的过程,不仅是同历史唯心主义,而且也是同历史自然主义和历史客观主义斗争的过程。不同时了解这两条战线的斗争,就不能真正把握历史唯物主义的本质。长期以来我们忽视了后一条战线的斗争,简单地把自然主义历史观和客观主义历史观归结为唯心史观,致使历史唯物主义体系中渗进了一些自然主义和客观主义的东西。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严重关注。下面粗略地勾画出这后一战线的斗争过程。

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马克思发现了市民社会决定国家这一原理。虽然他当时不了解“市民社会”本身,但正是对“市民社会”的研究引导他创立完整的唯物史观。就在马克思从此转向唯物史观的时候,马克思就对自然主义和客观主义深为不满。他认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并不构成本质的对立,而只构成抽象的对立,它们各自走向极端,并且认为只有极端才是真理,从而各自变成脱离他物的抽象,而不表现为整体本身。因为它们这种抽象的片面的二元对立,所以“抽象的唯灵论是抽象的唯物主义;抽象的唯物主义是抽象的唯灵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355页。。马克思这一预感和不满只有在创立了唯物史观之后,才发展成为深刻的理论批判。

无独有偶,恩格斯在稍晚的《政治经济学批判》中发表了同样的见解。他说,18世纪的“一切革命都是片面的,都停留在对立的状态中,抽象的唯物主义和抽象的唯灵论相对立……唯物主义并不干预基督教轻视人类和侮辱人类的现象,它只是把自然当作一种绝对的东西来代替基督教的上帝并把它和人类对立起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597页。。在《英国状况。十八世纪》中,恩格斯又指出:“十八世纪科学的最高峰是唯物主义,它是第一个自然哲学体系,是上述各门自然科学指数学、物理学、地理学、地质学等。形成过程的产物。反对基督教的抽象主观性的斗争把十八世纪的哲学引向对立的两极:客观和主观对立,自然和精神对立,唯物主义和唯灵主义对立,抽象普遍、实体和抽象单一对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657页。“因此,十八世纪并没有克服那种自古以来就有并和历史一同发展起来的巨大对立,即实体和主体、自然和精神、必然性和自由的对立;而是使这两个对立发展到顶点并达到十分尖锐的程度,以致消灭这种对立成为必不可免的事情。”《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658页。恩格斯比马克思更深入地触及到旧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片面对立。在恩格斯那里,物质和精神的对立是与自然和人、必然与自由、实体和主体的对立联系在一起的。他认为必须经过人类与自然的残酷而顺利的斗争,从而使人具有自由人的自觉,明确意识到人与自然的统一(《英国状况。评托马斯·卡莱尔的〈过去和现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650页。。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中,马克思第一次把物质与精神放在实践中来理解,从而从根本上扬弃了哲学史上本体论上的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及其在历史领域中的二元对立。马克思说:“工业是自然界同人之间,因而也是自然科学同人之间的现实的历史关系。因此,如果把工业看做人的本质力量的公开的展示,那么,自然界的人的本质,或者人的自然界的本质,也就可以理解了;因此,自然科学将失去它的抽象物质的或者不如说是唯心主义的方向,并且将成为人的科学的基础,正像它现在已经——尽管以异化的形式——成了真正人的生活的基础一样;至于说生活有它的一种基础,科学有它的另一种基础——这根本是谎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28页。这就是说,自然科学只有放进历史领域才能取得它的基础,这个基础正如生活的基础一样是实践。根本就没有一样脱离实践的自然作为人的认识对象,正像没有一种脱离实践的自然作为人生活的对象。因此,只有“人化的自然”才对人的意识和对人是现实的自然、真正的自然、实在的自然;另一方面,人又正是在实践中,在对象化和展开自己的本质的全部丰富性的感性实践活动中,才逐渐生成和发展了自己的感觉、意识和认识。在已经形成为人的人那里,在已经形成为社会的共产主义社会里,精神与物质、主体与客体、实践和认识的对立被真正地克服了,因此,“主观主义和客观主义,唯灵主义和唯物主义,活动和受动”就完全失去了抽象对立的基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29页。,只有那种认为“整个所谓世界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是自然界对人说来的生成过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31页。的学说,才是真正的历史科学,才是扬弃了精神与物质、人与自然的抽象对立的科学。在《手稿》中,马克思已把“实践”作为自己哲学的中心范畴,因此《手稿》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诞生。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几乎每一条都是针对自然主义、客观主义、旧唯物主义而写的。他从实践观出发,自觉地批判旧唯物主义在本体论上、认识论和历史观上的片面性,把实践当作全部历史、整个社会、人和人的认识的基础、本质。《德意志意识形态》全面展开了这些思想,并找出了支配社会关系、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的最终力量——生产力,创立了完整的唯物史观,从而不仅把唯心主义历史观,也把自然主义和客观主义历史观彻底地扫除出历史哲学。

1850年马克思恩格斯写的《评托马斯·卡莱尔〈当代评论〉》,尖锐地批判了卡莱尔的自然主义历史观:“在他那里整个历史的进程不是由活生生的人民群众(他们自然为一定的、也在历史上产生和变化着的条件所左右)本身的发展所决定,——整个的历史进程是由永恒不变的自然规律所决定,它今天离开这一规律,明天又接近这一规律,一切都以是否正确地认识这一规律为转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59年版,第306307页。这种自然主义历史观由于无法解释比如阶级斗争问题,就直接求助于唯心主义,把阶级矛盾归结为“一个巨大的永恒的矛盾,即认识了永恒的自然规律并依照它行动的人(贤人与贵人)和误解它曲解它并和它背道而驰的人(愚人和贱人)的矛盾”《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307页。。

在《资本论》中,马克思指责“那种排除历史过程的、抽象的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观点,每当它的代表越出自己的专业范围时,就在他们的抽象的和唯心主义的观念中立刻显露出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409~410页。,而只有实践观点,只有历史唯物主义才能“揭示出人对自然的能动关系,人的生活的直接生产过程,以及人的社会生活条件和由此产生的精神观念的直接生产过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409~410页。。

1869年马克思在为《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第二版写的序言中,一方面批判了雨果的唯心主义历史观;另一方面又指责蒲鲁东“陷入了我们的那些所谓客观历史学家所犯的错误”,把雾月十八政变只看成是绝对的因果链条中的一环,因而不知不觉地为政变主人公作了辩护。“相反,我则是说明法国阶级斗争怎样造成了一种条件和局势,使得一个平庸而可笑的人物有可能扮演了英雄的角色。”《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595页。《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充满了辩证的活生生的内容,而不像客观主义历史学家那样把事变归结为几条干巴巴的教条。

被有些人庸俗化和客观主义化的《自然辩证法》恰恰最深刻地批判了自然主义历史观,批判了形而上学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二元对立。恩格斯指出:“自然科学和哲学一样,直到今天还完全忽视了人的活动对他的思维的影响,它们一个只知道自然界,另一个又只知道思想。但是,人的思维的最本质和最切近的基础,正是人所引起的自然界的变化,而不单独是自然界本身,人的智力是按照人如何学会改变自然界而发展的。因此,自然主义的历史观(例如,德莱柏和其他一些自然科学家都或多或少有这种见解)是片面的,它认为只是自然界作用于人,只是自然条件到处在决定人的历史发展,它忘记了人也反作用于自然界,改变自然界,为自己创造新的生存条件。”《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551页。

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这一节中,恩格斯科学而详细地证明了劳动造成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通过劳动改造了自然界,同时也创造出人本身;人在实践中认识和运用自然规律,从而支配自然界;人通过实践把自然人化,从而也复归于自然。这就扬弃了形而上学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对立:形而上学唯物主义把物质、自然、肉体和精神、人类、灵魂对立起来,并用前者吞并后者,是一种荒谬的、反人的观点;唯心主义把精神、人类、灵魂与物质、自然、肉体对立起来,并用前者吞并后者,是一种荒谬的、反自然的观点。晚年恩格斯为了保卫历史唯物主义而写了一系列著名的书信,这些书信严厉地批判了把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庸俗化为“经济决定论”的谬论,描绘了社会历史有机联系和辩证发展的生动图景,保卫了“真正的马克思”,也深化发展了唯物史观。

以上我们只是粗略地按照年代顺序叙述了马克思恩格斯对自然主义和客观主义的批判。马克思恩格斯既然如此激烈地反对把自然唯物主义输入历史哲学,那么,马克思主义哲学怎样理解物质与意识的关系呢?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问题、根本问题和最高问题是什么呢?它与旧唯物主义、形而上学唯物主义的根本区别何在呢?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