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追问人性(4):反主体性  

2011-07-10 11:18:00|  分类: 《人性与个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的反主体性

 

人的自然本性和主体性、人的本性与人的生存条件之间复杂的矛盾和互相作用,产生出人性结构中第三种需要和潜能——

惰性:懒惰、保守、拒绝活动、不思进取和创造、只图安逸的趋向,或可称之为“奥勃洛摩夫性格”。奥勃洛摩夫是俄国作家冈察洛夫的同名小说的主人公,一个寓居城市的俄国地主,此公整天穿着睡衣躺在床上,懒得穿一双袜子都要仆人代劳。他的房间里布满蛛网和灰尘,因为他害怕任何一点小小变动,不希望仆人来打扰他的安静。后来他在朋友的催促下,

终于起了床,脱下睡衣,到别人家去作客,在那里与奥尔迦相识并居然与她相爱了。但他那点恋爱的“热情”犹如死水微澜,并不能改变其懒惰的本性,奥尔迦终于与他决裂。奥勃洛摩夫就与女房东结了婚,在她的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发了胖,最后中了风,毫无疼痛、毫无苦恼地去世,“就象一只忘了上发条的时钟停摆不走”。这个人几乎完全失去了人的自尊和自我意识,而把自己当成畜牲,而且不是那种自己觅食的畜牲,而是被人饲养的猪猡。

奴性:屈从外物、社会和他人的趋向,或可称为“受虐性格”。具有这种性格的人通常被称为奴才。俄国作家契诃夫在《一个公务员之死》中塑造了一个典型的奴才形象,他因为不小心把一个喷嚏打在一位将军身上而整日内疚不安、担惊害怕,最后终于忧郁绝望而死。破坏性:毁灭物体、生物和人类的趋向,弗洛伊德称之为“死亡本能”。通常认为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等战争狂人典型地具有这种破坏性格。

侵略性:攻击、统治、压迫、征服外物和他人的趋向,或可称为“施虐性格”。一般专制君主都具有这种性格。

这四种趋向的交错组合又形成下列四种反主体趋向:

惰性—奴性。惰性和奴性本是性质相近的两种趋向,都是被动的反主体性,因此经常结合在同一个人身上。两者的区别在于,惰性只是一种保守现状、消极接受的趋向,而奴性则是一种服从、倒退的趋向。但惰性强的人不积极开发自己的主体性,因此无力抵抗外力的攻击,容易沦为他人的奴隶;奴性深重的人则正是因为懒于开发其主体性而卖身投靠成为奴才的。

侵略性—破坏性。侵略性和破坏性的区别在于,前者只要求对象屈服,而并不消灭对象,为此,甚至对对象表现出某种“善意”、“仁慈”和“爱”,以安抚、笼络和软化对象,而后者则旨在消灭对象。但两者都是一种主动的反主体性,经常结合在同一个人身上,比如希特勒既是一个破坏狂,也是一个虐待狂、侵略狂。侵略者因为遭到抵抗,便会凶性发作,残暴地消灭侵略对象。

惰性一破坏性,这是一种较为奇特的组合,两者呈一种周期性的互补关系。一个懒汉蓄足了精力,但又不去从事创造性活动,于是便去从事破坏活动,比如某些街头痞子、无业游民,吃饱了无事可干,于是就聚众闹事、斗殴,以发泄其不能正常发挥的精力。中国历史很典型地表现出“惰性—破坏性”的民族性格。中国人比较保守,不思改革,所以几千年来社会结构进步微小,自然经济、等级专制制度和整体主义文化具有极强的延续性,但中国又周期性地陷入社会大震荡之中。每一次大震荡都导致生灵涂炭、山河破碎,生产力严重破坏,但从每一次大震荡中都没有创造出一种取代旧社会结构的新的社会结构,结果旧的结构又奇迹般地修复了,又开始其几百年缓慢的运动。不动则已,一动大乱;要么死气沉沉,要么猛烈狂暴,这确实是我们民族的一种劣根性、反主体性。主体性与此相反:否定旧事物但能吸取其合理的成分以创造新事物,不断创新而又能保持一定的秩序。

奴性—侵略性。弗洛姆称之为“权威性格”或“受虐—施虐性格”,中国学者刘再复等人称之为“主奴根性”。弗洛姆在《逃避自由》、《对自由的恐惧》等著作中精辟地分析了这种性格,并认为这种性格是法西斯主义产生的重要心理根源。鲁迅塑造的阿Q也明显地具有这种性格。这种性格有双重的取向:对一种比自身更强大的力量表现出依附和屈从的倾向,而对一种比自身弱小的力量则表现出统治、压迫的倾向。纳粹党徒残酷地奴役下层人民和犹太人,疯狂地征服其它民族,但他们又无条件地服从自己的“元首”。希特勒专横地控制其党徒,自己又屈身于“上帝”、“命运”、“历史”、“自然”。某些宗教徒和教派,一方面狂热地献身和屈服于上帝并在这种献身和屈服中寻找幸福和归宿,同时又不惜通过暴力来强迫异教徒放弃其信仰(如发动“十字军东征”、制造“圣巴托罗缪之夜”),或对本宗教中的“异端分子”、对无神论者处以极刑(如建立“宗教裁判所”)。人类对自然也经常表现出“屈从—征服”的双重性格:对大自然进行掠夺式的经营、实 施暴君般的统治,同时又无力抗拒自然灾害、无力逃避自然对人的报复,于是转而迷信自然规律。“奴性—侵略性”是一种典型的反主体性。与此相反,主体性则表现为既自尊、自强、自主、自立,又不对外物和他人实施强制、虐待、压迫、奴役;既尊重和依据自然条件和社会条件,又不屈从于任何外部力量。

之所以把上述反主体性归之于人的本性,首先是因为某些个体身上充分地典型地触目惊心地表现出这些倾向、需要、冲动和潜能;其次,在某些社会阶层那里特别明显地表现出这些反主体性,如乞丐、食客、食利者的惰性,罪犯、流氓、暴徒、统治者的侵略性和破坏性,安于奴隶地位的被统治者的奴性,中下层官吏的“奴性—侵略性”,流氓无产者的“惰性—破坏性”,等等。最后,当我们严肃而真诚地反省自己时,就会赫然发现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或强或弱地存在着这些劣根性!

然而,动物也普遍地具有依赖性,许多动物还具有攻击性和破坏性,为什么不把动物的这些本性称之为“反主体性”呢?

首先,这是因为在动物那里,一切都是自然的。动物既有进化的倾向,又有退化的倾向,构成自然界永恒循环的一环,而人则既是自然的,又是超自然的。人因为能够创造,就能克服其退化的趋向而趋向于无限地进化,就能跳出自然界的永恒的循环而趋向于发展。依赖性、攻击性和破坏性等等既可能使动物不适应环境而退化,也可能使动物适应环境而进化,因此,它们是动物的自然本性,但它们必然阻碍人的创造和发展并把人拉向倒退,因此,它们在人这里就是反主体性。人既然已经取得了主体地位,获得了主体性,人的活动既然已获得了创造的性质人的历史既然已经获得了发展的性质,因此,一切阻止人的发展进程,一切使人倒退到自然状态和动物状态的行为,就不仅是非主体的,而且是反主体的。主体与反主体、主体性与反主体性是相对的概念,动物既不是主体,也不是反主体,既无主体性,也无反主体性,只有在作为主体的人这里,惰性、奴性、侵略性和破坏性才构成反主体性。

其次,反主体性虽然置根于动物本性,但在很大程度上是历史地形成起来的,具有人类自为的性质,如同主体性虽然在动物那里已有萌芽,但主要是历史地自为地形成起来的。

1、动物的依赖、攻击和破坏行为是本能地无意识地进行的,而人的类似行为则是自觉地、有意识地进行的。许多人逃避劳动和创造,而力图通过依赖、侵占、掠夺、剥削等来满足其物质需要。他们也意识到他们的行为有损于自己的尊严或别人的利益,但他们一意孤行,使自己的反主体性恶性膨胀起来。

2、反主体性部分来源于主体性结构的破缺和不平衡。完整的主体性是自觉性、创造性、自主性、认同性和自我确证性的有机结合,但是人并不一开始就有机地全面地具有这些本性。比如原始人的认同性较强,但其创造性和自主性较弱,因此,这种认同性本身就带有强烈的依赖性。原始人与自然的认同伴随着人对自然的崇拜和屈服,原始人的社会结合以自然血缘关系为纽带。进入阶级社会,人的自主性和创造性发展起来,但其认同性却没有得到同步发展,因此,自主性和创造性本身就带有侵略性和破坏性的色彩,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关系往往是敌对的。

3、反主体性往往是对主体性的逃避和反动。成为主体、成为自由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意味着放弃与自然、与共同体的原始的同一性,放弃原始的安全,意味着冒险和孤独,使许多人感到害怕,于是他们力图退回到原始的同一性状态。人一旦在自然面前站立起来,就再也不能依赖自然生活了,他只有靠发展自己的创造性,才能提高和加强自己在自然面前的独立和自由,并重建与自然的统一,但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于是人便因为承受不了与自然对立而带来的风险而重新依赖于自然。个人从人类共同体中独立出来,一方面摆脱了对共同体的依附而获得自由,另一方面也使自己陷入孤独之中,他只有在发展自己的自主性的同时也发展自己的认同性,才能既保障自己在社会中的独立和自由,同时又重建与社会的统一。这也是一个极为困难的过程,于是人便可能不是通过前进而是通过后退来消除其孤独状态,找回与社会的同一:或者放弃自己的自由,使自己依附、归属于一种更强大的力量(领袖或团体),或者去征服、统治、控制他人,使自己成为许多人的主人。

4、反主体性被一定的社会结构所强化。社会结构是人们根据其需要和能力以及人与人的力量对比而建立起来的,反过来,社会结构又影响人的本性的变化。比如私有制以及从中衍生出来的等级制和剥削制,一方面促进了人的主体性的发展,另一方面也使各种反主体性得到保护和促进。社会结构使一些人处于金字塔的顶端,独占了社会的权力和财富。这种情况使统治阶级和剥削阶级的权势欲、压迫欲得到强化,而广大劳动者因为处于金字塔底部,长期遭受剥削和奴役,且反抗亦无成效,因而在很大程度上形成被动、服从的性格。

基于以上理由,我并不认为动物也具有“反主体性”,也不把人的惰性、奴性、侵略性和破坏性归入人的动物本性或自然本性,而单独称之为人的“反主体性”。

“反主体性”并不是什么新鲜的发现,而只是对许多思想家揭露过的人的恶劣品质的概括。自从文艺复兴以来,大多数思想家一直对人有良好的看法,相信人是有理性、有力量、有道德的存在,但也有一些思想家揭露过人的种种劣根性。培根承认人有向善的天性,但同时也指出人有为恶的天性,其中“恶性中较轻的一种趋向于暴燥、不逊、喜争,或顽强,等等;而较深的一种则趋向于嫉妒或纯粹的毒害。……这样的心理正是人性中的溃疡”。霍布斯认为人不仅是自私的,而且有一种“损人利己的本性”。孟德维尔、马基雅维利等人都指出过人的恶劣本性。但这些思想家们大都只是从现象作出某些归纳。弗洛伊德第一次试图科学地揭示人的反主体性的心理根源。早期的弗洛伊德只是指出人对自己的无知、人的被动性、人受无意识深处的欲望所支配的非理性等等。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弗洛伊德痛感于人的残酷、无情、暴虐和惨无人道,于是得出结论说,人不仅具有性本能、生本能,而且具有死本能、破坏本能。如果说,达尔文第一次使人类意识到自己来源于动物,具有动物本性或自然本性的话,那么,弗洛伊德则第一次使人类意识到自己具有“反主体性”。人不仅是非主体、动物,而且是反主体!

这种说法自然会引起许多人激愤的反对。与此相反,有的思想家则对人提出了更为刺耳、更令人难堪的指控:把人比作动物,这不是贬低了人,而是抬高了人,因为人比动物更坏!  这当然也是过于激愤之词,因为人的主体性使人远远超出动物之上。但仔细一想,这种指控又不无道理:确实,当人作恶的时候,任何动物也赶不上他;人可以干出任何动物也干不出的罪行!这正象雨果所说的:当人成为野兽时,他比野兽更可怕!

不是吗?有哪一种动物能自觉地有计划地去作恶呢?而人可以,人能够有目的有预谋地去杀人、盗窃、抢劫、诈骗。有哪一种动物能戴着面具去作恶呢?而人可以,人善于隐藏自己的本来面目和真实目的,大奸若忠、贼喊捉贼,末了人们还都以为他是好人。有哪一种动物会利用工具去作恶呢?而人可以,先是用木棒、弓箭,后来用刀剑、火枪、大炮、舰艇、飞机、坦克,最后用化学武器、核武器去杀人;动物要花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搏杀另一只动物,而人却可以在瞬息之间使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甚至有能力毁灭整个人类!有哪一种动物象人那样卑贱、下流、无耻,为一点小小的利益就出卖别人,出卖自己的人格和良心,甘愿充当别人的走狗?

有哪一种动物象人那样愚蠢,利用自己的智力和科学技术去进行军备竞赛,耗费巨大的财力、物力和人力去进行杀害几百万生命的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以至杀害几千万生命的世界大战?有哪一种动物会使自己的命运置于自己制造出来的毁灭力量的可怕威胁之下?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