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实践哲学探源(4)辩证唯物主义的历史命运  

2011-06-29 17:23:00|  分类: 《人性与个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辩证唯物主义的历史命运

尽管恩格斯并没有把自己晚期的哲学思想叫做“辩证唯物主义”,但是,我们在《反杜林论》、《自然辩证法》、《费尔巴哈论》这三本著作中可以看出,恩格斯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奠基者和创始人。尽管马克思看过《反杜林论》的书稿,尽管恩格斯认为《反杜林论》表达了他们两人共同的哲学思想,但是在马克思晚期著作中很少有关于这种哲学的论述。主要工作全是由恩格斯做的。

恩格斯完成了两个基本步骤:一是使唯物主义辩证化和辩证法唯物主义化,二是把唯物主义贯彻到历史领域。在《反杜林论》中已经形成了辩证唯物主义的雏形,它主要由四部分构成: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和一般的唯物辩证法。

这种哲学与马恩早期的实践哲学明显不同:

1实践哲学是在实践基础上探讨自然、社会和人类思维的相互作用,又在这种相互作用基础上探讨世界大系统的一般规律,其核心是主客体运动的辩证法,而辩证唯物主义则使辩证法带有明显的物化和神秘化色彩。请看恩格斯的下列论述:“我们的主观思维和客观世界服从于同样的规律,因而两者在自己的结果中不能互相矛盾,而必然彼此一致,这个事实绝对地统治着我们的整个理论思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人民出版社1971年版,第610页。;辩证法是“一切运动的最普遍的规律的科学。这就是说,辩证法规律无论对于自然界和历史的运动,或者对思维的运动,都一定是同样适应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人民出版社1971年版,第611页。。在这里,辩证规律是先验地一成不变地被给予的,一般是先于个别而存在的。恩格斯的这个观点对后世影响很大,以致在斯大林模式的教科书中竟然出现这样的论断:自然、社会和思维三个领域的特殊规律是宇宙普遍规律的具体表现。

2实践哲学在人的存在和本质的矛盾运动中、在无数个人的实践活动的总和中把握历史规律,因此历史规律并无神秘的性质,而辩证唯物主义只是在表面上区别开自然规律和历史规律(自然规律通过不自觉的、盲目的动力起作用,而历史规律通过追求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起作用),而从根本上认为两者同一:都与人的自由选择没有本质的关联,而人的自由只在于认识它们并按这种认识而行动。恩格斯用下面这一事实来支持自己的观点,即人们很少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行动的实际后果往往与目的不符甚至相反——这就证明他们是受外在必然规律支配的。但实际上这一推论难以成立。固然不能单纯用主观动机解释历史的发展,但也不能单纯用客观原因解释历史的发展。历史规律正好存在于客观力量和主观意志的双向运动中。

其实,辩证唯物主义一开始就包含了内在的矛盾。

矛盾之一:恩格斯一方面认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对立只在物质与精神孰先孰后这一有限范围内才有意义;另一方面,他又超出这一范围,而把这种对立运用到历史领域,从而使唯物主义由一种发生学原理变成一种结构论和规律论,变成一种普遍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矛盾之二:恩格斯一方面力图把唯物主义原则贯彻于历史;另一方面,他作为实践哲学创始人之一,仍然非常重视人的能动作用和精神的力量。这一矛盾在他晚年有关历史唯物主义的书信中表现得很明显。

如果说辩证唯物主义哲学最初因为其创始人的渊博学识而显出恢宏的气势,那么在它以后的演变中,则越来越贫困化和教条化,经过列宁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终于在斯大林的小册子中完全暴露其内在的矛盾,形成一种叫做“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粗陋结构,后来在此基础上形成统治苏联、东欧和中国哲学界数十年之久的教科书体系。现在,人们对这一体系已进行了多方面的批评并开始建设新的体系。本文想着重强调的是,辩证唯物主义不过是旧唯物主义的精巧化(加进辩证法因素)和彻底化(贯彻于历史领域),同时也因此而最充分地暴露出唯物主义的内在矛盾和局限性,正如黑格尔的辩证唯心主义是唯心主义的精巧化和彻底化,但也更充分地暴露出唯心主义的内在矛盾和局限性。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本质上都是封闭的、片面的,不管它们在其发展行程中能够容纳多少辩证法的因素,因为它们都用一种绝对的本质,抹平了一切个性,取消了一切真正的矛盾。辩证唯物主义已穷尽了唯物主义发展的一切可能,陷入重重危机之中。

走出困境的出路之一是回到马恩早期的实践哲学。卢卡奇、葛兰西、萨特等人,还有南斯拉夫的实践派,已经在这方面做了不少工作,值得我们借鉴。另外一个值得深思的重大理论现象是,几乎整个现代西方哲学都力图消除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对立,这一运动大有蔚为潮流、不可阻挡之势。许多哲学家试图用生命、感觉、经验、实在、存在、人格等等来消除物质与精神的对立,而科学主义流派则根本排除物质与精神的关系这类“形而上学”问题,而把哲学归结为对科学进行逻辑语言分析。当然,消极地回避物质与精神的关系问题并不能消除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对立,相反,倒是经常被这种对立所缠绕。同样,企图积极地扬弃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对立的各种哲学尽管在很多方面提供了新的启示,但是在根本原则和方法上仍然低于马克思的实践哲学,它们这样或那样地重新回到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抽象对立。而马克思主义实践哲学,因为具有异乎寻常的开放性和包容性,能够为人类精神开拓出广阔发展的新天地。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