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实践哲学探源(3)哲学史上的伟大革命  

2011-06-29 17:22:00|  分类: 《人性与个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实践哲学——哲学史上的伟大革命

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抽象的二元对立,迫使我们回到一个“元哲学”的问题:人类为什么需要哲学?哲学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

人的根本就是人自身,因此,哲学最终关怀的也是人自身,是人的价值和人的命运。就是传统的以探讨世界本原为己任的哲学也不例外。难道追寻世界本原的最终动机不正是为了确定人在世界中的地位吗?不正是为了使人在这个世界中找到归宿吗?古希腊罗马哲学、中国先秦哲学、基督教哲学、魏晋玄学、佛教哲学、宋明理学、近代资产阶级哲学,皆是如此。不仅建立哲学的目的是为了人自身,建立哲学的过程也必须以人为中心。客观世界不会自动显现在人的面前,人只有在主动向外探索和开拓的过程中,才能把握住客观世界的规律。因此,即使单纯为了认识客观世界,也不得不回到人自身。想摆脱主体而达到纯粹的客观性,同想摆脱客体而达到纯粹的主观性一样,注定是不可能的。

当然,哲学要真正确立人的自由和人的价值,就必须注意到人周围的环境、人所处身于其中的世界,所以人与世界、主体与客体的关系问题,乃是哲学的基本问题,而物质与精神的关系问题不过是这个问题的一个侧面。人和世界的最主要的关系是实践关系,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和其中,才能说明物质和精神的关系,而不是相反,在物质与精神关系的基础上说明人与世界的关系。传统哲学在把人这一鲜明的主题客观化(隐匿)为世界本原的主题的同时,也把人和世界的关系问题归结为物质与精神的关系问题。那么传统哲学为什么要去苦苦追求那个绝对的世界本原呢?正是因为人自身的主体性还未得到充分发展。由于人还不能真正从自己内部找到存在的根据,凭自己的本质力量确立自己在世界中独一无二的地位,因此他就向外寻找一个客观的绝对的本原来安身立命,来作为自己灵魂的归宿和终极关怀,来解脱自己对生命有限的恐惧和哀伤,来满足自己对无限、绝对、永恒的“形而上”的向往。所以真正以个体、自我为中心的主观唯心主义是不存在的——主观唯心主义无不转向客观唯心主义,无不把精神夸大成为整个世界的绝对创造主,而个体精神不过是这种绝对精神的特殊表现而已,它们来源于又复归于这种绝对精神。

由于传统哲学看不到正是人的实践确立了人在世界中的特殊地位,正是实践在人与世界之间建立起一种相互作用,于是便把人与世界的丰富关系抽象化为物质与精神的关系,结果现实的活生生的人及其实践消失于抽象思辨的云雾之中。除了在寻找绝对本原与二元对立之间有一种内在逻辑联系之外,传统哲学之所以把物质与精神的关系问题当作哲学基本问题,还有下列历史原因:

第一,当哲学试图把握人与世界的关系时,人类精神已经发展到一定的高度并创造出很多杰出的作品,但精神通过劳动而产生的实际过程已经消逝了,精神对人成为一种神秘的先验的东西(灵魂)。哲学必须首先探究其起源和本质,才使对人与世界的关系的探索成为可能,这就把实践中本已包含的物质与精神的关系问题提到首位。

第二,哲学的正式产生以分工为基础,因此从事精神生产的哲学家们较容易沉湎于抽象思辨的王国。“从这时候起,意识才能真实地这样想象:它是某种和现存实践的意识不同的东西;它不用想象某种真实的东西而能够真实地想象某种东西”《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36页。,这也促使哲学家们把精神与物质关系问题看做哲学基本问题。与此同时,由于实践本身的不发展,由于广大人民群众的劳动,一直被看做是最下贱的以至非人的活动,由于人本身的片面发展等等,使哲学不能从整体上全面地把握人与世界的关系,更不能在实践基础上说明这些关系。

但是在传统哲学中,在物质与精神之间缺少一个现实的中介——实践,因此两者只能抽象地对立起来,又只能抽象地统一起来,并不能构成具体的对立和具体的统一——因为物质并不能直接决定精神,而精神也不能在幻想中改变物质。惟有实践才构成人与世界真正的对立统一关系——实践既使主体与客体相抗衡又使二者发生实在的转化,即主体客体化和客体主体化,因此实践也使物质与精神构成具体的对立和具体的统一。

人们必然要去探求“大全”,探求绝对和无限,探求世界的统一性,这是人类灵魂不可遏止的“形而上学”冲动,是人的自我超越的本质需要。但是,如果把物质与精神的关系问题当作哲学的基本问题和构造原则,那么哲学如果想避免二元论,就一定要在物质和精神之中选择一方作为能够产生一切的绝对本原,以此来构成自然、社会和思维的普遍联系。但是把世界人为地划分为物质和精神两部分,正是在人这里遇到不可克服的困难。人、人的实践及其产物,既不能单纯地还原为物质,也不能单纯地还原为精神。人本身便是肉体和精神相结合的有机整体。人的实践是有目的有意识的感性活动。人化的自然界即劳动产品,从最粗陋的石斧到铁器工具到蒸汽机到电脑等等,越往后发展便越是智力的物化。社会关系也不是自然物质关系而是人活动的产物,一切上层建筑都是有物质载体的精神创造物。就是语言文字也是物质和精神的统一体。无论是唯心主义还是唯物主义都不能说清楚人类世界这一最重要的领域,因为它们都缺少使物质和精神既对立又统一的辩证中介,又正因为没有这种中介,它们便不得不制造一个虚幻的绝对本体,用以构成世界的统一性、普遍联系和一般规律。在这个意义上,传统哲学乃是“无根的本体论”。只有当工业和科学越来越显示出人与自然的辩证关系,而无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从而把人的解放提到日程上来时,哲学才第一次真正抓住人置身其中的现实世界的根本,那就是人自身及其实践活动。这就是马克思所进行的哲学革命。

新哲学的根本点在于:它不像唯物主义那样仅仅从客体出发、仅仅以直观的形式来理解事物、感性、现实,而是也从主体出发去理解,把它们当做人的实践的产物和人的本质的对象化;同时又不像唯心主义那样,把人的主体性归结为抽象的精神主体性,而是把人的感性实践看做人的基本的存在方式。实践的观点是新哲学的核心观点,因此可以把这种哲学称之为“实践哲学”。正是实践而且只有实践,才使物质与精神真正对立也真正统一起来。因此,把物质或精神作为绝对本原的观点就失去了意义,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抽象的二元对立也就被扬弃了。

早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马克思就以其深邃的洞察力指出,哲学史上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并不构成本质的对立,而只是同一本质的两种不同存在方式的对立,它们各自走向极端;并且认为极端才是真理,从而各自变成了脱离他物的抽象,而不是表现为整体本身。因为它们这种抽象的片面的二元对立,所以“抽象的唯灵论是抽象的唯物主义,抽象的唯物主义是抽象的唯灵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355页。。马克思在批判黑格尔的国家学说时深刻指出,黑格尔宣称国家是理念的实现,但这种实现恰好是通过自然的中介即君主的出生和世袭来完成的——绝对普遍的理性通过出生的偶然性成为单一的、特殊的定在即国王,结果崇高的唯心主义变成粗鄙的唯物主义。

无独有偶,恩格斯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等著作中亦主张同样的见解,他说,18世纪的“一切革命都是片面的,都停留在对立的状态中……唯物主义不干预基督教轻视人类和侮辱人类的现象,它只是把自然当作一种绝对的东西来代替基督教的上帝并把它和人类对立起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579页。。恩格斯接着指出:“反对基督教的抽象主观性的斗争把十八世纪的哲学引向对立的两极:客观和主观对立,唯物主义和唯灵主义对立,抽象普遍、实体和抽象单一对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657页。“因此,十八世纪没有克服那种自古以来就有并和历史一同发展起来的巨大对立,即实体和主体、自然和精神、必然性和自由的对立,而是使这两个对立发展到顶点并达到十分尖锐的程度,以致消灭这种对立成为不可避免的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658页。恩格斯认为,只有通过人类与自然的残酷而顺利的斗争,才能使人具有自由人的自觉,明确意识到人与自然、自由与必然、主体与客体、物质与精神的统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650页。。在这里,恩格斯已经接近了实践观和对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二元对立的扬弃。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中,马克思第一次用实践的观点全面地考察了人与世界的关系。马克思说:“工业是自然界同人之间,因而也是自然科学同人之间的现实的历史关系。因此,如果把工业看做人的本质力量的公开的展示,那么,自然界的人的本质,或者人的自然界的本质,也就可以理解了;因此,自然科学将失去它的抽象物质的或者不如说是唯心主义的方向,并且将成为人的科学的基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28页。根本就没有一种脱离实践的自然作为认识的对象,正像没有一种脱离实践的自然作为人生活的对象,只有“人化的自然”、“人类学的自然界”对人的意识和人的生活才是现实的、实在的自然;另一方面,人又正是在实践中,在对象化和展开自己本质的全部丰富性的感性活动中,才生成和发展了自己的感觉、意识和认识。在这里,唯物主义(它把人的对象看成自在的、非历史的、非人的自然)和唯心主义(它把精神看成自在的、神化的存在物)的对立被彻底扬弃了,一种崭新的哲学已经建立起来了。这种哲学“既不同于唯心主义,也不同于唯物主义,同时又是把这二者结合的真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67页。;这种哲学,“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等于人本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本主义,等于自然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20页。。只有这种哲学才在理论上真正扬弃了人与自然、主体与客体、精神与自然的抽象对立,而在已经形成为人的人那里,在已经形成为社会的自由王国里,这种对立将在实践中予以克服,那时,主观主义和客观主义、唯灵主义和唯物主义将完全失去抽象对立的现实基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29页。。《手稿》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实践哲学的诞生。

《手稿》的基本原则在《神圣家族》中得到了充分运用和进一步发展。马克思指出:“在黑格尔的体系中,有三个因素,斯宾诺莎的实体,费希特的自我意识以及前两个因素在黑格尔那里的必然的矛盾的统一,即绝对精神。第一个因素是形而上学地改了装的、脱离人的自然。第二个因素是形而上学地改了装的、脱离自然的精神。第三个因素是形而上学地改了装的以上两个因素的统一,即现实的人和现实的人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127页。在这段话里无疑包含着这样的意思:唯物主义以非人的绝对化的自然为出发点,唯心主义以抽象的绝对化的精神为出发点,而新哲学则以作为自然存在物和精神存在物的统一的现实的人为出发点。马克思把这种哲学叫做“真正的人道主义”。扬弃黑格尔哲学,不是回到唯物主义,而是建立实践哲学或真正的人道主义。

鉴于新哲学的主要批判对象是那种思辨的唯心主义,而“真正的人道主义”一词又被这些哲学流派用滥了,所以在《费尔巴哈论纲》(以下简称《论纲》)和《德意志意识形态》(以下简称《形态》)中,马克思把自己的实践哲学叫做“新唯物主义”、“实践的唯物主义”、“唯物史观”。但是只要深入到《论纲》和《形态》的思想实质而不仅仅停留在名称上,我们就会发现,马克思、恩格斯仍然坚持并且展开了自己以前的哲学路线。

第一,《论纲》指出了以前的唯物主义的致命弱点,把哲学的落脚点从纯客观的自然和抽象的精神转移到人类社会,并且强调指出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这个思路与《手稿》、《神圣家族》一脉相承。

第二,《形态》中所谓“唯物史观”,绝不是指把存在(物质)决定意识(精神)这一唯物主义前提贯彻到历史领域,这里所说的社会存在是指“人们的存在”,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实际生活过程”,就是“生活”,就是“实践”,就是“感性活动”,就是“物质资料的生产”。“唯物史观”的基本观点就是指出物质资料生产是整个历史的基础,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产生各种不同的理论产物和意识形式,如宗教、哲学、道德等等。这种历史观当然与唯心史观是对立的,因为它从实践出发来解释观念,而后者则从观念出发解释实践。但人们忘记了,这种历史观也是与那种把物质、自然说成是历史发展的决定力量的自然主义历史观相对立的,因为它是从实践出发解释自然,而不是从自然出发解释实践(“这种活动,这种连续不断的感性劳动和创造,这种生产,是整个现存感性世界的非常深刻的基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49页。。把“物质资料生产”看做人类学自然界的基础和社会生活的决定力量的“唯物史观”,是对那种把物质作为绝对原则的唯物主义世界观的否定,因为物质资料生产已把精神作为一个内在的环节包括于自身之中了。所以“唯物史观”不过是用旧名词来称呼新的实践哲学而已。这也说明了马克思恩格斯对自己哲学的全部革命性质和历史意义还没有达到充分的自觉。

总之,实践哲学把实践作为联结人与世界的中介,正是实践这种不断的中介运动把自然、社会和思维联结成为一个整体,因此,不需要去寻找什么创造一切的绝对本原,而是凭着一种中介运动就构成了“大全”。这个“大全”不是被先验地一成不变地给予并等待着人去反映的,相反,它是人凭其实践不断地构成着的并且人对它的认识也不断加入这个总体化的运动之中。实践哲学就是在实践观的基础上探讨人与世界的关系及其发展规律的学说,它是以人为中心的世界观和以世界为归宿的人本学。这才是真正有根的本体论。这个不是作为绝对本原而是作为相对实体和能动中介的“根”,就是人和人的实践。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