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部分 我的思想漫游(1986)  

2010-07-05 23:51:00|  分类: 《寻找自己与成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6年

 

18
    任何一种革命都有其自身固有的局限性、狭隘性和封闭性,正是这些弱点使某些革命者变成了保守分子,反过来对批评和反抗自己的人施之以严厉的压制和迫害。在这个意义上说,革命并没有“背叛”自己,革命者并没有“堕落”,所谓背叛和堕落,不过是其自身固有的缺陷随着自己取得统治地位而进一步表现出来和扩张开来而已。社会革命是这样的——请去看一看某些革命者在革命胜利后是如何变成新贵,又如何由新贵变成反动派的吧。甚至宗教的、哲学的、艺术的、科学的革命,也很难逃出这一规律。曾经在不同领域掀起伟大革命并开创出伟大思潮和流派的巨匠们,他们本身经历过多少艰难困苦、承受过多少权势者的迫害以及公众的冷漠和鄙视,可是他们一旦得到社会的公认,他们自己又或多或少在压制不同的意见,拒斥对他们的批评,致使巨匠变成宗派首领,革命家变成信徒们顶礼膜拜的神明。
    因此更伟大的一种品质是自我否定精神,是一种超越特定革命内容和革命要求的永远开放的气度。最伟大的思想家和革命家都是不需要任何信徒和膜拜者的,而只需要平等的对话者和批评者,如果他们不能接受更新的思想,那么至少也会承认这种思想存在的权利。
自我批判和自我否定是伟大思想家和革命家最宝贵的品质,是他们的创造和灵感的无限的深邃的源泉。

19
    弗罗姆曾区分出存在与占有两种人生态度,比如对于知识,一种知识分子把知识作为占有的对象,另一种知识分子则把知识融入自己的存在。
    前一种人的知识其实只是一种杂烩,一种文饰,一种可以炫耀、可以作为资本和交换手段的东西,一种可以获取权力和利益的工具,甚至只是用以招摇过市、附庸风雅的包装物。这些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那些创造天才的扼杀者和迫害者,但他们同时又擅长把天才们的思想作为占有的对象,其方法是:(1)把他们的著作放在案头和书架上显眼的位置,以作为自己的文化教养的标志;(2)熟练地背诵他们的某些至理名言,无限地颂扬和推崇他们的某些思想片断,把他们的某些观点加以绝对化、抽象化和神圣化,并巧妙地为己所用。
把知识融入自己存在的知识分子,则并不把知识作为一种外在物加以占有,而是使自己成为知识和使知识成为自己,或者说,知识从他们的生命之源中流出来,又流回到他们的生命本原之中去。与那些占有知识的人相反,他们从来不把先辈大师偶像化,从不装模作样地拜倒在他们面前同时又偷偷地阉割、糟蹋和扭曲他们,而是与他们进行平等的对话,结果竟被那些占有先辈大师的假信徒们目为狂徒、叛徒和无知之徒;他们从先辈大师那里吸收其生命、灵魂和精髓并使之发扬光大,却因此而使假信徒们原形毕露,于是便招来疯狂的报复和攻讦。

 

20
    世人游山,游其皮毛也。人们早已把路给你修好,准备几处景点供你照相,殊不知山的真正精神、灵性和风韵却在其荒芜、险峻和幽僻之处,而这些地方绝对需要你自己去发现,去拓展,去冒险攀登。当你真正深入以后,你就不再是一个企图从山那里掠取一点美景的旅游者,而是变成了山的一部分,变成了山的儿子和山的挚友,你就可以敞开灵魂与它对话,倾诉你的苦闷,也倾听到它的脉动,倾听到只有你才能听见的、只有你才能听懂的山的叹息、山的哭泣、山的怒号、山的感叹……
一些人从山中走出,除了获得几张与山的合影以外,依然故我;一些人从山中走出后,却获得一个新的自我。

21
   对同一种行为可作出功利的和道德的两种评价。比如,偷窃是有害的,它使被偷者遭受财物的损失,而偷窃者也有被抓住而被打断腿的危险,这是功利的评价。道德则从另一种角度评价:不管偷窃是否成功,是否给他人带来损失,不管偷窃者是否被抓住拷打,偷窃的意念和行为本身就是恶,本身就不是人应该做的,其根据就是,人作为人而不同于畜生,本身就具有善良的本性。
功利的评价诉诸于外在的限制和惩罚,而道德的评价则诉诸于内在的良心自觉。
但是这两种评价又非毫不相干,复杂的生活使两者互相贯通、互相转化了。
    第一,如果进一步问,人作为人为什么具有善良的本性?为什么就不该作恶?那么结论是,因为作恶有害于人的存在和发展。如果每一个人都作恶,社会就会陷入毁灭。好人之所以形成一种道德自律、善良本性和良心,以致好像能绝对地命令自己不作恶,刚好是历史地社会地积淀的成果。道德是从功利转化而来的,它先是作为维护功利合理性的手段,后来获得了独立自在性,自身成为目的,成为人的自我塑造、自我追求、自我完善的目标,成为人之为人应具有的品质。
    第二,如果说功利可以内在地转化为道德,那么道德也可以转化为功利,帮助人们合理地、平等地实现其功利。
    第三,无论是功利还是道德,都是历史地进化的,都有其历史的局限性,至今还没有绝对公平的功利,也没有纯粹的、人人接受的道德。人们的功利考虑和道德考虑往往是混杂在一起,并且是彼此矛盾冲突的。

第四,在对抗性社会里,对抗阶级之间的功利和道德存在着尖锐的矛盾冲突。
    第五,可以设想,在阶级与阶级、人与人的对抗消除以后,功利和道德就会合而为一:道德本身成为最大的功利,而功利本身也是完全符合道德的。

 

22
    有一种观点认为,只有在把握了历史发展规律之后,才能理解人的本质,才能解开人性之谜。但是历史发展规律与人的本质并不是两个不相干的东西——历史的规律正就是人的发展规律。不了解人的本质,历史规律就无从了解,正像不了解历史规律,人的本质也无从了解一样。必须不断地从人出发来研究社会,从社会出发来研究人,从人的本质出发来研究历史规律,从历史规律出发研究人,才能对社会历史与人有真正的了解。马克思把社会关系、社会结构及其历史传承,理解为人的生存环境,把人的本质及人的感性、理性和意志等等理解为人的内在世界,这两者之间不断地相互作用、互相转化,从而使环境越来越具有人性,而人性越来越具有现实性,越来越丰富和全面。从前的一切历史哲学,由于割裂了这两方面的内在关系,或者走向自然主义、客观主义和唯物主义,或者走向人本主义、主观主义和唯心主义。
    关键在于必须在社会历史和人之间找到一个互相过渡和转化的中介,找到由社会走向人和由人走向社会,由历史规律走向人的本质和由人的本质走向历史规律的桥梁和通道。马克思把劳动、实践看做是这一中介、桥梁和通道。正是劳动、实践使人成为社会的、现实的人,使社会成为人的社会。正像只有劳动、实践才能使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从而改造和创造环境一样,社会也只有通过劳动、实践才能改变和塑造人。

23
    幽默是一个人的心灵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幽默的人永远微笑着面对自己的不幸,如同他微笑着面对自己的幸运一样。他永远不会被那些世俗的荣誉、琐屑的人事纠纷、无判断力的幻想、愚蠢的猜忌和渺小的谋划所搅扰和折磨;他白天保持愉快的心情,夜晚有宁静的睡梦。所以,人生的最高幸福,不在于目前得到了多少物质的和精神的享受,而在于接受这种享受时心境的清明恬静;人生的最大痛苦,也不在于实际的失败和伤害,而在于这种失败和伤害所引起的疯狂的心灵冲突、致命的烦恼和忧愁。

 

24
    如果说旧唯物主义是粗俗的、粗暴的拜物主义,那么苏联模式的唯物主义便是精致化了的、理性化了的拜物主义,它是拜物教的最后一个避难所,如同黑格尔的辩证唯心主义是拜神教的最后一个避难所。

 

25
    在黑格尔看来,哲学就是绝对理念的自我意识,哲学家就是那达到了自我意识的绝对理念。这样一来,绝对理念就把自己封闭于自身之内,而不必向自然和历史开放。因此,所谓创造和发展永远只是绝对理念的自我创造和自我发展。但是真正的创造和发展不仅是自我创造,而且必须从外部世界吸取价值,必须最大限度地包容外部世界,在使自身越来越强大的同时,与外部世界建立越来越丰富而深刻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外部世界也失去其自在性,而获得更充分的发展。
    黑格尔从根本上取消了发展——在他看来,发展只是潜能的发挥,只是理念从自在状态转变为自为状态,只是一种回到、复归于出发点的运动,如同果实是对种子的复归一样。但真正的发展不仅仅是发挥潜能而已,而是在与外部世界的相互作用中创造出新的、原来并不存在的能力,并作为新的潜能而固定下来,这样,创造才变得越来越强大——不只是因为他越来越意识到了他原有的力量,而且因为他重新创造出一个新的自我,并作为一种现实的力量与外部世界相对抗。
    人类社会正因为创造并积累了新的质、新的力量,才具有永恒发展的趋势,才不会重新堕入自然界永恒的循环之中去。

26
    黑格尔说,精神在它的必然性里是自由的,也只有在必然性里才可以找到它的自由,一如它的必然性,只是建筑在它的自由上面。自然物片面地属于必然性,因此是抽象的,尚未达到真实的存在,同样,任性只是一种没有必然的自由,是一种假的、抽象的、主观空想的自由,形式的自由。
黑格尔的这一思想是异常深刻的,他第一次表述了自由和必然内在地互相转化的思想。但在他这里自由与必然只达到抽象的同一,而没有本质的对立——自由不过是认识了的必然或达到了自我意识的必然。自由是理念、精神的自为状态,而必然是理念、精神的自在状态。这里并无真正的对立,因此也无真正的转化。
苏联模式的“辩证唯物主义”一方面没有真正领会黑格尔关于必然与自由内在关系的思想,而是把必然和自由绝对割裂开来:一方是自然界和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另一方是人的意识;另一方面,又把黑格尔关于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这一观点搬到这种不同的基础上来运用,从而得出自由是人对客观必然性的认识的结论——实际上,黑格尔的自由,首先不是认识论意义上的,而是本体论意义上的。对黑格尔自由观的真正扬弃应该是:如果人不通过实践活动构成历史必然进程的一环,他就不能够认识必然,如果人不把对必然的认识在实践活动中加以对象化并再一次构成必然的环节,他的自由就只是幻想的自由。
    一般地说来,自由就是人通过实践活动扬弃必然的异己性和外在性而使之构成人自身存在的一个内在环节,而必然也就是人通过实践活动扬弃自身的主观性和局限性而成为历史发展的一个内在环节。自由是从自然、历史提供的必然性(表现为可能性、机会、条件)中转化而来的,而必然也是从无数个人的自由选择活动中转化而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