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部分 我的思想漫游(1985)  

2010-07-05 23:45:00|  分类: 《寻找自己与成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5年

 

9
    有那么一些人,他们看过很多书,接受了很多新思想,对现实强烈不满,以致达到否定一切的、憎恨的程度。但或者囿于其阶级地位,或者囿于其个人品质,这种表层思想的变化和革命,并未改变他们的整个人格。他们之接受新思想,或者因为其个人不得意、不得志,或者为了附和时髦、附庸风雅,甚至为了装潢自己,自命新派。他们只是大骂一通、嘲笑一通,或指出一些表面现象,至多只达到对现实本质的某一方面的认识,而并未全面具体地认识现实并真正地去否定现实。这些人(尤其是很多大学生)在没有介入现实生活之前,经常表现得慷慨激昂、义愤填膺,但进入社会后,只要一碰到机会,或者因为顶不住现实的压力,便可耻地背叛了或者毋宁说是复归于自己了。他们会卖力地去做那些从前深恶痛绝的事,做从前鄙弃厌恶的人。
    否定是一种真正严肃、痛苦和意志紧张的活动,而不是举重若轻地骂骂娘而已,这种谩骂往往不过是其阴暗心理(比如嫉妒)的表现。要真正克服对立面,首先必须使自己强大起来,同时必须深刻地了解对方。停留在表面的义愤,无损于对方,甚至会被对方蔑视为粗野,甚至会被对方嘲笑为小丑。这种抽象的否定实际上是低于对方的。

10
    在目的和手段之间,有一种内在的、本质的联系。手段是正在展开的、正在现实化的目的——目的不在手段之外而在手段之中。自觉地意识到的目的不过是手段的抽象化、理论化。认为为达高尚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历来是政客和阴谋家的骗术和遁词,也使一些不满现实而又找不到真正改造现实的道路的热血青年铤而走险。
邪恶的手段会毁坏目的本身。从主观方面来看,阴谋、欺骗、损人利己、出卖灵魂会毁坏一个人的品质和本质,使他从根本上、从心底里失去高尚的目的和理想,尽管口头上还在高谈目的和理想,但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从客观方面来看,当一个人不择手段地掌握了权力和财富之后,就算他心中还残留些许良心,他想要改变现实也是不可能的了,因为他已经变成了那个丑恶现实的一部分,变成了那个网上的网结,种种习惯和关系已成为他的财富,也成为他的锁链,他根本无力砸烂这一锁链,正如他不能超出自己的皮肤,或者抓住自己的头发把自己提到空中一样。

11

关于做人与做学问的关系,我是这样思考的:
    做人当然是第一位的,这是因为,第一,做学问也是为了做人,为了过一种更好的人生;第二,做学问,特别是哲学这样的学问,研究的是人、世界及人与世界的关系,而世界与人并不是以一种被给予的、现成的模型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世界是一种生成,人是一种生成,人与世界的关系也是一种生成,而人的生成就在于人的自我创造:首先我得把自己塑造成为一个人,然后才谈得上自我意识和研究哲学;第三,对世界与他人的研究(对象意识)必须以自我意识作为相反相成的另一面,只有从个人的活动和深刻体验中真实而具体地触及对象,才谈得上了解对象,只有当你存在于他人和世界中时,只有当你与这些对象发生剧烈的矛盾冲突或者发生真正和谐的交往时,你才能理解对象。
    而做人的确是一件极为艰巨的事。当然做一个平庸的人是比较容易的,只需要随波逐流就可以了;做一个坏人不难,因为无需严酷的道德自律和意志紧张,相反,却很容易得到物质的享乐。但是,要做一个好人,一个真正的人,却是最最困难的事情。这需要你有深刻的睿智,能看破种种虚幻的价值,能揭开层层虚假的面纱,而寻找我们做人的根,寻找我们存在的理由、价值和意义,从而建立伟大的理想和毕生为之奋斗的目的。不仅如此,你还必须造就一种超人的意志,能够拒绝一切外来的诱惑,能够承受一切苦难、挫折、打击和厄运,并且在这种双重的攻击下固守并扩张自己的阵地,保持人格的独立和尊严。还不仅如此,你还必须造就出一种豁达磊落的胸襟、对世界与人生美好事物的敏锐感受以及对自身命运的洒脱达观的态度,并且在奋斗、受难的同时自得其乐;没有这种自我肯定的方面,那单纯否定性的工作会使你变得暴虐、浮躁、枯燥乏味和自卑绝望。
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问题的另一个方面是,做学问对于做人也不仅仅是一种外在的结果或补充,而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内在环节:
    首先,在做人的过程中,本身就充满种种探索,或者说,做人就是做学问。你在做人的时候,随时都在发现和遭遇问题,随时都要解决问题,这样一种无穷的进展本身就构成了一种做人的逻辑,也就是说,你在把自己塑造成为一部客观的作品的同时,也造成了一部主观的作品,剩下的工作就是用语言文字把这种做人的逻辑和主观的作品表达出来。
    其次,做学问也就是做人,不仅因为你做学问的同时,贯穿着你做人的基本准则(所谓“文如其人”,所谓“风格就是人本身”),而且更重要的是,做成一种学问以后,马上会成为做人的指导原则,从而把自己推向一个更高的人生境界。
    把做人当作做学问的基础,把做学问当作做人的内在环节和延伸,这就是我理解的做人与做学问的基本关系。如此看来,如果说,做人的基本原则是追求自由(幸福是自由的主观体验方面),那么做学问的基本原则就在于敢于怀疑一切、批判一切,而不崇拜任何东西,同时也在于善于接受一切有价值的东西——这正是自由的双重规定。我可以敬佩、尊重、感激等等,但不能崇拜;我可以赞成、同意、拍案叫绝等等,但不能屈从;我可以有信念、理想、追求等等,但不必有什么信仰。崇拜、屈从、信仰,是属于同一性质、同一水平的范畴,它们意味着我们必须拜倒、屈从于一种外在的权威,从而毁掉我们的全部独立性和全部尊严。当然,也不能崇拜自己,从而被自己的狭隘性、主观性,被自己的缺陷所奴役。世界和人自身,都没有什么固定不变的定在,唯一具有绝对实在性的就是:不断地超越,不断地创新,不断地实现客观性与主观性的转化,从而在改变世界的同时也改变自身,在美化世界的同时也提高自己。必须反对下列四种片面性:
(1)绝对地肯定世界和自身——这是庸人、既得利益者、保守分子。
(2)绝对地否定世界和自身——这是悲观绝望者和虚无主义者。
(3)绝对地肯定世界而否定自身——这是奴才、走狗、受虐狂和偶像崇拜者。
(4)绝对地否定世界而肯定自身——这是自大狂、暴君、暴民、无政府主义者。

12
    在恋爱活动和艺术创作之间、在爱情的享受和艺术的享受之间,存在某种本质的联系。恋爱就是我的爱、我的人格在对方身上对象化了,而对方的爱和人格也在我身上对象化了,因此恋爱是一种互相创造、互相确证的活动,爱情的享受正在于我在对象中实现了我自己,而对象亦在我身上实现了自己。艺术创作与此类似,那就是艺术家在作品中对象化了他的人的本质和精神世界。艺术品就是艺术家的对象化了的存在,是艺术家的另一躯体,而艺术品一旦被创造出来,也活在艺术家心中,成为艺术家主体精神世界的重要部分。
艺术创作,就艺术家对自己活动的作品的迷恋、陶醉、痴爱、欣喜若狂而言,可以说是一种深沉的“恋爱”活动,而恋爱,就其无限地激发人的主体创造力量、就其强烈地表现出人的自由和美感而言,也是一种光辉的“艺术”创作。
    恋爱活动和艺术创作的不同之处在于:恋爱活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男女交往)显示了人与人关系的人性化,预示了人类社会关系的未来,是富于人性的人类交往的雏形;人类历史的目的之一,就是消除人与人之间的仇恨和斗争,使所有的人都互相肯定、互相实现、互相奉献,使人与人的关系充满“爱情”。而艺术创作则以一种特殊方式显示了人与自然关系的人性化,预示了人类劳动的未来,是富于人性的人类实践的雏形;人类历史的另一目的正在于使每一种实践活动(包括生产劳动)都成为“艺术”创造活动。

13
人对自然的审美感觉来源于人类与自然的三重关系:
    1自然是人类的母亲,是人类存在的根源、基础、前提、环境、衣食来源、无机的身体。因此,人对自然充满感激和依恋之情。
    2自然是人类的实践对象,是人的本质的对应物,是人的本质力量的运动场,是人纵横驰骋的天地。因此,面对自然,人会产生出一种崇高感和自豪感。
    3自然是人类复归的家,是游子回归的故乡。自然,作为与人类合作共处的伙伴和朋友,作为接受人类追求的恋爱对象,作为人类重返其怀抱的故乡和归宿,使人产生无限的热爱和向往。

14
存在的孤单性和开放性都一样不可避免,并且一样构成人的悲剧性。
    也许在温馨的家庭生活中,在和睦的同事合作中,在友谊与爱情生活中,你会产生一种与他人融为一体的感觉。可是人在本质上具有孤单性,这不仅在你幸福和身心愉快时就已存在着,尤其是,当你远离亲人和朋友,当你失恋和遭受其他挫折,当你身陷重围、孤苦无告……你会异常尖锐地感受到自己彻头彻尾的孤单性、不可替代性、无可幸免性。你无法逃脱你自己,正如你无法逃避这个世界。
    无论在喧闹中还是在寂静中,无论在光荣中还是在失败中,无论在欢乐中还是在痛苦中,孤单性与你同在,如同你的影子与你同在。这种孤单性具有双重的意义:一方面它会给你带来烦恼、畏惧、寂寞、痛苦等等,另一方面又使你感奋、进取、豪情迸发、意气飞扬;一方面它赋予你对自己的责任,叫你自己去完成自己的事业,自己去掌握自己的命运,另一方面,它又赋予你自己对自己的权利,唤起你的自豪和自信,给你以抗拒、反叛、特立独行的天赋理由。孤单性使人成为悲剧英雄。
    开放性即人对世界的认同性和亲和性,与孤单性相依而存在。如果没有开放性,如果没有与世界沟通和融合的需要,人就不会因为孤单而感到痛苦了。人的开放性也给人以双重的可能性:一方面它使人走出自身投入世界,使自己外化和客观化,使自己的内在本质实体化,另一方面也可能导致人的自我丧失;开放可以给人带来新的信息和力量,新的惊奇与欢悦,可以带来人的丰富性,但也可能使自身充满外物,使自我变为非我;与此相反,封闭固然可以保持自我,但自我也会自行干涸、窒息和消亡。开放性是人的悲剧性的另一证明和表现。

15
    一个人往往可以忍受侮辱、欺凌、压迫,而唯独不能忍受怜悯。因为当别人粗暴地侮骂、嘲弄以至殴打你时,你同时也看到了他的空虚和渺小,因此,你会居高临下地怜悯和鄙视对方,可是当别人怜悯你时,你感到除非奋力反抗,实在是无所依凭,失去立锥之地,你感到自己的渺小,而这是你最不能忍受的,于是你必定会猛烈地抵抗这种怜悯。当然,能够抗拒怜悯的人,是真正的强者。
    相反,弱者则可能会反抗侮辱,但却心甘情愿、感激涕零地接受怜悯。因为弱者除了以爪牙还击爪牙,以粗暴还击粗暴,以侮辱还击侮辱,实在再也没有保卫自己的武器了(比如幽默,比如怜悯),因为他不能超出对方之上(彻底的弱者是对任何侮辱都无力还击的)。但是,面对怜悯时,他是不可能报之以爪牙的,他失去了捍卫自己的唯一武器,他感到彻底的虚弱无力,除了接受怜悯外别无选择。而接受怜悯的人对怜悯他的人必定忠心耿耿,因为后者正是他生命的救星,他的依靠,他存在的根源。
    判断一个人虚弱的程度不在于他能否反击侮辱,而在于他能否拒绝怜悯。这是更深层的标准。拒绝接受怜悯的人,不一定能反抗侮辱,他可能被迫沦为奴隶,但他根本上是一个强者,只要他积聚起一定的力量,他就会摆脱奴隶地位。接受怜悯的弱者则完全失去自救的可能和希望,他变成彻底的弱者,变成可怜虫。他失去了自己的独立性,失去了自尊,他变成了奴才。他可能通过充当奴才而获得强大的外观,通过侮辱别人而获得自我满足和自我确证,但他的整个存在不过是主人的影子。他与主人的狗属于同一系列的存在,只不过更凶更狡猾而已。

16
    在等级专制制度下,人的自主性,尤其是普通人的自主性受到严重压抑,人们在高于自己的权势面前怯懦忍让,竭力让自己意识不到自主的需求。但是,自主性得不到正常发挥,并不等于它就不存在了,只不过它隐入无意识之中,并竭力寻求其他途径表现出来——因为其正常表现(人身自由、人权、自主活动、公民政治权利)是不允许的,于是只好以异常的、畸形的、恶性的形式得到表现。首先表现为处于同一低贱地位的人们互不相容,为一些小事争得面红耳赤,以至拔刀相向,拼个你死我活,以此来证明自己的独立、尊严,证明自己比别人强。其次表现为对比自己地位更低的人(如乞丐、罪犯,或自己的子女)的权威意识、权力欲和优越感。
自主性的这两种恶性表现更加深和巩固了等级专制制度,使其正常表现更加希望渺茫。首先,由于普通人的自主性得到一种畸形的满足,就不会再去寻求正常的、良性的满足;其次,从家庭这一基层社会组织就造成了一群适应等级专制制度的顺民,他们把等级专制制度视为天然,因此,或者竭力挤入社会的上层,或者默默忍受其低贱的地位并安然享受对其子女的主宰权力,而其子女的希望就是有朝一日也能成为自己子女的主宰。

17
    常言道,自己有病,便拼命说别人有这种病。同样地,自己犯了错误,便拼命把责任推给别人,自己不道德,便拼命把别人说得狗屎不如。人们总是极力隐藏自己的弱点,害怕承认和暴露这种弱点,就会失去别人的尊敬。于是,人们便努力给自己塑造一个好的、合乎社会道德的形象,并保持一种良好的自我感觉,当自己损害了别人或犯了错误,就不假思考地指责别人,把责任全部推到别人身上,因为这样做有两大好处:既不必痛苦地承认自己的错误并艰难地改正之,又维持了必要的心理平衡而不受良心的谴责——因为这是别人的过错,而自己依然是纯洁的,或者只负次要责任,从此依然可以道貌岸然、神态自若地出现在别人面前。
所以下述情况几乎成为无一例外的普遍规律:表面上最道貌岸然、口头上最讲道德的人,往往是最不道德的人,相反,那真正有道德的人倒是很少把美妙的词句挂在嘴上,而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唯恐自己会干出不道德的事,不仅如此,因为他们经常坦率地暴露自己和严酷地解剖自己,他们看上去倒好像是些不道德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