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部分 我的思想漫游(1984)  

2010-07-05 23:36:00|  分类: 《寻找自己与成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4年

5
    我病了。是我那种超负荷的、违背自然的、毁灭性的体育锻炼搞垮了自己的身体。现在我只好无可奈何地蜷缩在自己房里,躺在床上。一种强大的外部力量制住了我。
    忘记了必然性,忘记了现实,忘记了普通的责任,忘记了普通的和必须要做的工作,忘记了普通的欢乐和享受……多年以来,我一直把自己封闭在一个高高的理想世界中。然而,当我自身还是一个必然性存在物时,试图摆脱必然而追求绝对的自由,那个必然就会变成青面獠牙的恶神(比如病魔),竟欲置我于死地。是该清醒的时候了:想在必然世界中做一个绝对自由的人,也许只能导致绝对的不自由;我们只能一步一步地扬弃必然,并且只能借助全人类的力量、和全人类一道才能扬弃必然、走向自由。当你一个人孤单奋战,当你的事业还不为人所理解的时候,人们——尽管他们都是善良的人——就不会关心你的命运,甚至会抛弃你。人们就是这样,历史就是这样。
    这当然不是说,你只好甘于异化状态,不去为自由斗争了,而是说,不能外在地去消灭必然,而应内在地把必然转化为自由,这样,因为你扬弃地包含了必然,你就比必然更强大了。具体地说,你必须深入到社会历史中去,深入到你的人民中去,理解他们的需要和愿望,他们的力量和决心,并和他们一道斗争。你当然可以比他们当中的某一个人做更多的事情,但如果你离开或超越他们这个整体去争取所谓自由的话,那么,尽管你高喊为人民而战斗,你实际上却只是为自己而战斗,你不过是旧传统和旧制度的私敌,而旧传统和旧制度也不过是你个人的私敌,而不是人民的公敌,而你因为远离了人民,也会走向自己的反面——或者复归于旧传统、旧制度的怀抱,或者被它们悲惨地毁灭掉。
    正像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如果想把必然规律从人的实践活动中抽象出去,这必然规律就会转变为与人相敌对的力量,使人的活动结果与人的目的恰好相反,在人与社会的关系上,情形也是如此。这就是我应该从生病这件事中得到的深刻启示。

6
    批判是科学的开始,而科学是最深刻的批判;批判是未完成的科学,科学是完成了的批判。科学地批判和批判地建立科学,这是一回事。

7
    社会的或者人的科学,应该是自我意识的外在化或对象意识的内在化,或者说,是主体意识之向外推进和客体意识之向内渗透。

8
    阶级分析方法仅仅是历史研究方法的一个方面。它把个人归结为阶级。但这是思维的第一阶段,即抽象分析的阶段,而且这种抽象分析还是不全面的,更谈不上是具体的综合了——首先是个人到阶级的层层中介被忽视、舍弃和省略了,其次是个人生活的很多方面并不具有阶级性;最重要的是,不仅阶级决定个人,而且个人也推动阶级,甚至脱离、背叛自己的阶级,不仅环境创造人,而且人也创造环境。因此,必须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用一种综合的方法来全面地研究个人与他的阶级及整个社会环境的互动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