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15)小农经济的历史合理性和历史惯性  

2010-07-26 14:05:00|  分类: 《寻找自己与成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农经济的历史合理性和历史惯性

    对中国近数百年历史的各种解释,也许都要追溯到小农经济这个根上去,用当下的话语讲,即必须追溯到中国长期处于人多地少的农业文明阶段这一中国国情上去。为什么自1940年鸦片战争后,中国屡次失去现代化的机会?归因于政府的腐败无能、官僚制度和传统文化的痼疾、帝国主义的侵略等等都是不够的。关键在于,在小农经济这块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土壤和基础上,难以很快地积累起现代化所需的各种资源和条件。
    一、小农经济的历史合理性
    总的来说,周朝末年以来,中国的农业文明,是一种以小农经济为常态和主体的农业文明,地主经济被包围在小农经济的汪洋大海之中。当然,小农经济由于自身的竞争会分化重组,贵族和地主经济也会不断扩张,从而导致较大规模的土地兼并和集中,使大量小农失去土地,一旦遭遇自然灾害,他们就会沦为饥民和流民。但也就在这时候,以“等贵贱、均贫富”、“均田免粮”为宗旨和要求的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就会爆发,横扫地主和富农阶级,并导致某一代封建王朝的覆灭。新的封建王朝开创之初,都必须在分封功臣的同时,满足小农的土地要求,重建以小农经济为主体的经济体系。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就是在小农经济→土地的兼并和集中→农民起义和王朝更替→重建小农经济……的周期性的循环中缓慢前进的,虽然贵族地主阶级总是掌握了国家权力和统治整个社会,但同样,某一封建王朝的长治久安都有赖于稳定小农、抑制土地的兼并和集中。因此,一些有远见的君主和地主阶级政治家从本阶级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出发,也力图施行“王道”和“仁政”,而儒家学说就成为他们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
    小农经济根源于人多地少的矛盾,这一矛盾表现为土地开发和耕地化速度赶不上人口增长速度的规律。土地的开发和耕地化速度,不仅受制于当时低下的生产力和技术水平,而且受制于自然条件,困扰中国农民几千年的水灾和旱灾经常使耕地大面积退化,因此,耕地的增长速度总是较慢的,与此相反,人口的增长却要快得多,在清朝“康乾盛世”中国人口突破两亿以后,这一规律就表现得更为明显和充分了。
    230多年来,中国耕地面积的增长速度赶不上中国人口的增长速度,人均耕地面积不断下降。其中只有1913~1949年,由于长期战乱,人口增长趋缓,而同期土地耕种面积有较大增加,以至1949年的人均耕地面积多于1913年的人均耕地面积,但这一情况很快被1949年后人口的加速发展和耕地的减少所彻底改变,至今已有9个省份人均耕地不足1亩,与此同时,中国可开发为耕地的土地已基本上开发完毕了。再考虑到工业化和城市化所占土地逐渐增多,水土流失、土地沙化使耕地面积大量减少,而人口将在2030年左右上升到16亿左右的最高峰值,将来中国人均耕地面积将下降到1亩左右。
    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小农经济成为中国唯一现实的生产方式。只有相对平均化的土地分配和对小块土地的精耕细作,才能缓解人地矛盾并养活庞大的人口。在这一基础上,形成了整个中国的社会结构:
    1小土地所有制成为占主导地位的经济制度
    每一次王朝更替后,都会重新分配土地,形成比较普遍的小土地所有制。拥有一小块土地的农民人数最为庞大,而地主所有制受到小农所有制的强大制约,主要表现为:
    (1)地主阶级所拥有的土地数量受到限制
    根据于建嵘的调查统计,衡山县土地改革前各阶层“户”与人口占有土地的比例,地主户均占有土地3308亩,人均占有1375亩。“公产”,指族产、学产、寺产,虽大都为地主阶级所控制和管理,但其所有权毕竟为宗族或地方公有,不能直接算作地主阶级所有。地主占有土地的这种规模,相比西欧封建领主土地所有制而言,是相当小的。与此同时,富农、中农、贫雇农都可以归入“小农”范畴,加上他们在“公产”中可以分享的土地收益,其实际占有的土地在总数的60%左右。
    (2)通过租佃制,大部分地主的土地被佃农小块租种
    租佃制是中国农村一种相当重要的产权安排和经营制度,无地或少地的农民通过向地主或宗族缴纳一定的租金,而实际占有和使用地主的土地或公产。
    根据于建嵘的调查统计,湖南各县佃农总数占农村人数的三分之一到一半以上,远远地超过雇农人数,这表明,由于人口的压力,占有较多土地的地主制经济也被劈分为小块耕地由佃农耕种,而难以进行集中化、规模化的经营。由富农、自耕农、半自耕农和佃农为主体的小农经济成为农村经济的主体,其人数占农村人口的60%左右,其所耕种的土地也占总数的60%以上。地主所拥有的被佃农租佃以后剩下的土地,由自己(大部分中小地主自己也是参加劳动的)和雇农耕种,但也只能按照小农经济的模式耕种。
    2手工劳动与小土地所有制互为补充
    小土地所有制是小农经济的生产关系,手工劳动是小农经济的生产力,两者是互为补充的。小块耕种土地不需要科学知识、先进技术和生产工具,而只需大量投入手工劳动、体力劳动,对土地进行精耕细作。另一方面,小农经济也只能维持简单再生产,无力支付科学、技术、工具的发现和发明所需要的高昂的成本,中国历史上许多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因此被弃之不用,这又反过来使中国的科学技术日趋萎缩。
    3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形态
    小农经济必然是一种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男耕女织已满足了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只有铁制品、盐等极少数几种物品需要通过商品交换从小农经济外部获取,而小农经济效率低,也不能生产出更多的产品到市场上去出售,极为简单的集市贸易就可以满足上述两种交换(买和卖)的需要。
    4皇权专制(绝对王权)制度与小农经济互为前提
    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对法国小农与路易·波拿巴政权的关系的分析,完全适用于中国的小农与数千年皇权专制制度的关系。马克思指出:“小农人数众多,他们的生活条件相同,但是彼此间并没有发生多种多样的关系。他们的生产方式不是使他们互相交往,而是使他们互相隔离。这种隔离状态由于法国的交通不便和农民的贫困更为加强了。他们进行生产的地盘,即小块土地,不容许在耕作时进行任何分工,应用任何科学,因而也就没有任何多种多样的发展,没有任何不同的才能,没有任何丰富的社会关系。每一个农户差不多都是自给自足的,都是直接生产自己的大部分消费品,因而他们取得生活资料多半是靠与自然交换,而不是靠与社会交往。一小块土地,一个农民和一个家庭;旁边是另一小块土地,另一个农民和另一个家庭。一批这样的单位就形成一个村子;一批这样的村子就形成一个省。这样,法国国民的广大群众,便是由一些同名数相加形成的,好像一袋马铃薯是由袋中的一个个马铃薯所集成的那样。”《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693页。这样一种分散并不必然带来地方自治和自下而上的民主政体,恰好相反,由于小农的分散性、狭隘性和保守性,由于各个小农彼此间只存在有地理的、地域的联系而不存在横向的、互动的经济联系,他们之间并不能形成任何共同关系和全国性联系,形成任何一种政治组织,结果是,他们不能以自己的名义来保护自己的阶级利益;他们不能代表自己,一定要别人来代表他们;他们的代表一定要同时是他们的主宰,是高高站在他们上面的权威,是不受限制的政府权力,这种权力保护他们不受其他阶级侵犯,并赐给他们雨水和阳光。
    中国的小农也是如此。中国的小农只是在各个孤立的点上彼此雷同,缺乏相互竞争与合作的经济联系,因此,他们的自组织能力极低,不能从自身中产生出自己的政治代表,于是他们便祈求一种像神明一样具有绝对权威的、绝对仁慈的、高高在上的力量来保护他们,保护他们免受地主阶级所进行的土地兼并和集中的威胁和危害。中国农民对明君、清官的崇拜是根深蒂固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农民因为对当时的朝廷感到绝望,因为走投无路而被迫造反时,一定要神化自己的领袖并奉之为“真龙天子”,因为他们造反的目的就是要重建由明君、清官主导的皇权专制制度——中国的小农内在地需要这种制度。
    另一方面,中国的皇权和绝对王权也要借助于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小农来抑制地主阶级,极力削弱地主阶级的私有财产权和政治特权,使之纳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严厉规制之中,使之不能成为与其抗争的经济政治力量,于是,中国社会便形成一种由绝对王权统治的、高度集权专制的经济政治结构,在这一结构中,没有绝对的私有财产权和不可侵犯的公民权,没有对国家政权形成制约的独立的社会领域,贵族、地主和商人等阶级都通过科举、捐纳和贿赂而自觉地进入通向绝对皇权的官僚等级体系之中。这与西方中古社会结构迥然不同,在那里,贵族、领主、骑士在很大程度上与王权分庭抗礼,对王权形成强有力的制约,从而开启了国家与市民社会二元分离的先声,为近现代西方宪政民主制度的建立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5人伦主义、整体主义和道义主义的文化价值观
    小农经济不需要、不鼓励科学技术的发展,于是中国人的知识取向便转向人伦关系和社会世界,即围绕着如何做人、如何“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个核心问题来进行知识体系和精神世界的建构。然而,分散的、狭隘的、孤立的小农经济并不要求以个人为本位、崇尚个人权利和个性自由的文化价值,因为小农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平均数,每个人都没有进入社会整体和上层的自主通道,只有家族和国家才能把分散的小农整合起来。于是家族对于个人取得优先地位,而国家又对家族取得优先地位。国家为了稳定小农经济这一社会的基础,便大力推行崇本抑末、重农轻商的治国政策,并大力倡导重义轻利、重理轻欲和平均主义的道德价值观。儒家之所以能在与诸子百家的竞争中胜出而成为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本质上是因为它代表了占人口大多数的小农的价值取向。
    6治乱循环的历史演变规律
    如果传统中国社会仅仅由小农和明君清官两种人组成,那么就可以实现儒家的王道、仁政和天下大同理想了。然而事实却是,中国社会每隔几百年都要出现剧烈的社会动荡,形成所谓治乱、合分的周期性循环。这是因为,中国社会中还存在一个相对小农而言处于强势地位的地主阶级和处于绝对强势地位的、以皇帝为首的贵族官僚阶级。小农经济总是要分化重组的,地主阶级总是要进行土地兼并和集中的,这并不奇怪。如果国家政权总是能够站在小农的立场上抑制地主阶级的兼并和重新分配土地,使农村贫富分化保持在一定的范围内,就不会出现大规模的农民起义。问题在于,掌握国家权力的贵族官僚阶级本身就是一个谋求利益最大化的阶级,因此,虽然每一朝代开国之初,统治者都要吸取前朝覆灭的教训而实施保护小农、抑制地主阶级的政策,然而,统治阶级很快就会谋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不仅与地主阶级结盟——一方面本身占有大量土地而成为地主,另一方面又让地主阶级进入国家政权,而且逐渐加大对小农的汲取力度和压榨程度,苛捐杂税多如牛毛,机构膨胀,吏治腐败,贪官如过江之鲫,大肆攫取民脂民膏,把小农经济推到破产的边缘,从而酿成下一次社会大动乱。中国社会以这种方式,以付出整体性、破坏性的社会动乱为代价,保持了长达数千年的超稳定的金字塔式的社会结构。之所以必然出现周期性的社会大动乱,是因为在小农经济基础上产生不出一种自下而上的纠错机制,及时地解决各种社会矛盾,而只能眼睁睁地任由这些矛盾积累起来并恶化下去,只能靠一次总的爆发和总的清算来扫荡几百年积累下来的罪恶。而专制制度和金字塔式社会结构之所以能维持数千年而不坠,又因为小农没有能力创造出新的社会制度和社会结构,相反,他们要靠重建这种制度和结构来恢复自己的小土地所有者的地位。
    二、小农经济在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强大惯性
    1840年鸦片战争以暴力的方式把西方文明展现在古老的中国面前,使一部分中国人从噩梦中惊醒。洋务运动首先从器物、科技层面引进西方文明。戊戌变法、清末立宪运动和辛亥革命主要从政治层面引进西方文明。新文化运动从文化层面引进西方文明。然而所有这些现代化的努力都是在小农经济依然占绝对主导地位的前提下进行的。小农经济严重阻滞了中国现代化进程,使一切现代化努力走样变形并最终使中国现代化不是按市场主导型的方向发展,而是朝国家主导型的方向发展。
    11840年后半个世纪的时间,中国的人口继续高速增长,人地矛盾继续紧张化,4亿左右人口的吃饭问题仍然是中国的主要问题,而小农经济除了勉强维持庞大人口的生存外,並不能给中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提供什么剩余的资源,中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如蜗牛爬行,到1919年,国内工商业产值也只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0%左右。
    2依托于脆弱的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民族资产阶级十分弱小,既无经济实力也无政治实力领导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在农村底层它不能取代地主阶级的统治,完成土地改革以缓解日趋紧张的人地矛盾,不能把广大的农村纳入工业化、城市化和市场化的进程之中;在社会上层,它不能推翻军阀官僚的政治统治,辛亥革命的果实被北洋军阀所篡夺,以后长期陷入军阀混战,共和政体不仅徒有其名,而且因为被军阀政客所利用而变得声名狼藉;对外,它不能抵御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的经济、政治、军事和文化侵略。这就使得资本主义模式的、市场推动和市场主导型的现代化失去了现实的可能性。
    3小农经济受到帝国主义的经济侵略、军阀官僚买办资本主义的掠夺和地主阶级的剥削而趋于破产,土地投入和产出率越来越低,农产品收益越来越低,大量自耕农、佃农减少和失去土地而沦为贫雇农,继太平天国农民起义以后,新的农民起义形势已经成熟。不再是民族资本主义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主义的矛盾,而是以农民为主体的人民大众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矛盾,成为中国半殖地半封建社会的主要矛盾,农民又一次走上历史的前台,成为社会革命的主力军。历史上还没有一种以农民为主力军的革命推进了资本主义模式的工业化、现代化进程,创立了市场经济制度和宪政民主法治的政治制度的先例,中国的人地矛盾、中国的小农经济以其强大的惯性,使中国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演变为工农民主革命,使中国不能像西方国家一样走上资本主义发展道路。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