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后 记  

2010-05-29 18:32:00|  分类: 《悲剧哲学的诞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 记

 

从懵懂初开到不惑之年,悲剧感就是我对人生与世界的一种基本感受;对悲剧艺术的偏爱,是我的一种基本的审美趣味。1990年,我写了一本《悲剧人性与悲剧人生》,试图对悲剧性艺术和审美现象乃至人性与人生的悲剧性质作一种哲学思考。那时我设想要进一步写一本《悲剧人性与悲剧历史》,最后再写一本《悲剧人性与悲剧世界》。当时尼采著作的中译本还很少,我只读过《悲剧的诞生》和《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而且似懂非懂,对尼采哲学的悲剧性质没有明确的认知。此后十多年,我因故离开学术和教学岗位,基本不读哲学书,包括尼采的著作,所以,直到2003年我写作《四十自述:我的中产阶级人生观》时,我还以为自己是“悲剧人生观”和“悲剧哲学”的首创者呢。

2004年,我考取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博士生,如愿成为汝信先生的弟子。其实,汝先生早已是我的恩师了:一般而言,我读过他的主要著作,受过很多教益;特殊而言,我那本《悲剧人性与悲剧人生》,正是由黄德志编审推荐给汝先生,只是由于汝先生写了一个审稿意见,肯定了这本书的学术价值和出版价值,才于1994年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否则,这部书稿大概还躺在我的抽屉里吧。在面试的时候,我表达了请汝先生指导我全面而深入地研究悲剧艺术、悲剧美学和悲剧哲学的强烈愿望,汝先生却只是谦和地说:谈不上什么指导,我也不会给你上什么课,主要靠你自己进行独立研究,有问题我们可以共同探讨一下。

汝先生的人品和学品众口皆碑,而我的体会尤其深刻。仅举两件事情:一是在他给博士生考试出的试卷的卷末,用括号赫然标出一句话:“请多多发表自己的见解”;二是当有人问他招收博士生的标准是什么时,他做了一个让人大惊失色的回答:“没有什么标准,比我强就行。”——查拉图斯特拉对他的学生就是这样一种态度!作为学生,我听到这两句话,既受到极大的鼓舞,又感到极大的压力。像是芒刺在背,像是鞭策加身,这两句话总是使我从自卑中挺立,从挫折中奋起,又从怠惰中惊醒,从自满中警觉。汝先生的教导就是这样变成了学生自我塑造、自我成长的内在动力。

经过两年的学习,我从文学、艺术、美学、哲学等多个角度加深了对悲剧的理解,并且撰写了一个名为《悲剧的哲学深度和哲学的悲剧维度》的博士论文写作提纲,其中拟写三部分内容:西方悲剧中的哲学思想,西方哲学中的悲剧意识,以及西方悲剧和西方哲学的相互转化。汝先生、叶秀山先生和参加我的博士论文开题报告论证会的李鹏程、章建刚、王柯平、金惠敏诸位老师,一方面肯定了我的基本思路,另一方面都指出题目太大、涉及内容太多,不是一篇博士论文能够容纳的,建议缩小到某一个问题或某一个人物上。

如果这个题目要落实到某一个哲学家身上,没有比尼采更合适的了:以我现在对尼采的了解,他简直就是历史上第一个悲剧哲学家,而且至今无人可以超越。但如果写他,我心里有很大的顾虑:我的一外是俄语,二外是英语,现学德语已经来不及了。眼看就到年底了,我仍然下不了决心,于是向汝先生求教。汝先生说,如果你一定要写尼采,从英文资料出发,也不是不可以的;考夫曼等人的英译本,还是相当可信的。我想,就算这是我研究尼采哲学的一个入门吧,等将来学好德文再来弥补论文的不足吧。于是决定写尼采。

春节过后,论文初稿出来了,我诚惶诚恐地把它送给汝先生。汝先生仔细看完后提出了许多修改意见,其中最重要的是:

1.“超人”只是一个比喻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新的物种。

2.把Der wille zur Macht译为“力量意志”是可以的,但要说清楚与“权力意志”、“强力意志”两种通行译法的关系。

3.把Die ewige Wiederkehr译为“永恒回归”(而不是“永恒轮回”)是可以的,提出“形而上学的永恒回归”、“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超人的永恒回归”三种永恒回归,也是颇有新意的。但尼采是否谈过这三种永恒回归,特别是“超人的永恒回归”,我没有把握,请再考虑一下。永恒回归是一个难题,国外学者也有不同理解,但似无“超人的永恒回归”之说,可否用“超人眼里的永恒回归”?

4.文中有些提法不见于尼采著作,是作者自己的,要把自己的观点和尼采的观点区别开来说清楚。

5.尼采有许多论述是自相矛盾的(这是许多研究者公认的),也不成系统,没有体系,所以不必勉强替他说清楚(事实上也是很难说清楚的),有不同的解读是自然的,重要的是要说出自己的看法。学位论文的评判标准即在于有无创见。

根据汝先生的意见,我对论文作了一次修改,然后就提交答辩了。彭立勋、王德胜三位老师为论文写了“同行专家评语”。彭立勋研究员指出:“本文对尼采哲学的研究,采取了一个特殊的视角,即从悲剧的视角来透视尼采哲学,因而选题具有新颖性。论文从存在哲学向价值哲学转向的宏观层面,探讨了尼采悲剧哲学形成的哲学史前提,并将尼采悲剧哲学的形成划分为萌芽、孕育和完成三个阶段。对于作为悲剧哲学的序幕的《悲剧的诞生》,论文作了详细解读,对日神精神、酒神精神、悲剧本质、悲剧快感等都有新的理解和阐发,从而较深刻地阐明了尼采对悲剧的哲学解释以及从悲剧中提升某种哲学的努力。论文重点分析了作为尼采悲剧哲学高峰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以此书为主要依据,提出了尼采悲剧哲学的基本阐释框架,并从悲剧的视角对‘超人’、‘力量意志’、‘永恒回归’三个尼采哲学中的基本概念作了新的解释。论文提出许多创新观点,论述清晰,条理清楚,语言流畅,显示出作者较强的分析研究能力和写作能力。不足之处在于,从悲剧的视角解释尼采哲学的基本概念是一种新的探讨,如何处理好概念的原意与阐释的关系,尚可进一步完善。

王德胜教授指出:“本文选择了一个有相当难度的论题——尼采哲学研究。由于围绕这个论题已有许多前人成果,这就要求本文作者能找到新的切入点,发前人所未发。而本文立足‘悲剧与哲学的关系’这一阐释视角,不仅系统梳理了尼采哲学的悲剧维度,揭示了悲剧哲学产生的必要性和必然性,而且通过对尼采哲学的认真发掘和深入论述悲剧的哲学深度和哲学的悲剧维度之基本阐释框架等一系列问题,成功地实现了对尼采哲学的新的、独到的把握。本文对尼采哲学及悲剧哲学的研究,如从悲剧视角对尼采‘超人’、‘力量意志’、‘永恒回归’概念的解读,对‘悲剧哲学既是价值哲学或人生观,也是一种存在哲学或世界观’的理解,对于尼采哲学所实现的存在哲学向价值哲学的哲学史转向的分析,等等,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创新见解。值得指出的是,本文依据对尼采哲学以及哲学史发展的认识,揭示尼采创立了一种相异于形而上学世界观和价值观的新的存在论和价值观——‘悲剧辩证法’和‘辩证悲剧观’,这一点对于我们深切认识尼采哲学的价值以及整个西方哲学的发展,有着独特的启示意义。不足之处是在搜集有关尼采哲学研究的德文文献方面尚有一定缺憾。”

必须特别交待的是,受汝信先生委托,著名尼采专家周国平研究员仔细审阅了全文,提出了非常宝贵的意见。他指出,本文对于人生的悲剧性以及从哲学角度研究的必要性,对尼采哲学的悲剧性内涵,皆有自己的强烈感受和鲜明见解。但是,作为博士论文,不宜把自己的观点与研究的对象相混淆。从这方面提以下意见,供参考:

1、关于用“悲剧哲学”解释尼采全部哲学

1)“悲剧哲学”含义不清晰。“内在地具有悲剧性和悲剧维度”,“悲剧张度和悲剧强度”,其中的“悲剧”概念恰恰是需要说明的。

2)若是指反对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克服、超越二者的对立,则在《悲剧的诞生》中已确立,而不仅仅是“萌动”。尼采的概念:“强者的悲观主义”=“悲剧世界观”。

3)若是指价值哲学与存在哲学的统一,或非(反)形而上学,则未必是“悲剧哲学”,比如说,也可以是“快乐哲学”。

4)把尼采哲学三阶段描述为“悲剧哲学”的萌动、孕育和完成,有削足适履之嫌。尤其后二阶段。第三阶段“超人的悲剧”、“力量意志的悲剧”、“永恒回归的悲剧”皆显得牵强。

2、学术上不够严谨

1)对尼采著作的阅读仅限于已有的中译本。对译本无甄别,例如张念东译《权力意志》、尹溟译《如是说》,译文错劣,不宜用做依据。

2)对译文的大量转述,多有掺入自己的引伸、发挥之处,更不可靠。

3)此外还有一些主观任意的推断和议论,用“想必”、“看来”、“我猜想”等语把自己的见解加于尼采。

3、几个具体问题

1)尼采“反对日神冲动中的乐观主义因素和酒神冲动中的悲观主义因素”,没有指出根据。事实似乎也不是如此。在尼采看来,日神冲动已经高于乐观主义,酒神冲动已经高于悲观主义。

2)把“力量意志”分为“强力意志”、“弱力意志”、“生存意志”、“权力意志”等,在尼采那里无根据。从弱者的数量优势、弱者对强者的仇恨等论证“强力意志”与“弱力意志”的性质不同,所述理由难成立。“在尼采的描述中”,强者只对弱者表现出“权力意志”。在哪里描述了?

3)超人的悲剧——超人与力量意志的紧张关系——力量意志不承诺超人事业的胜利。力量意志一旦被假定,尼采已不能推倒重来(什么逻辑?)。超人不能完全超越人的弱点,超人总有一死,等等。似都是无资料根据的主观议论。

4)说超人是“新的物种”,但尼采最反对这样理解。说超人的本质特征是创造,但为这一论点所引证或转述的内容,尼采并非说超人。然而,在此基础上得出了一连串重大结论:超人的“创造意志”、“创造活动”是“最高的强力意志”;超人的永恒回归是尼采悲剧哲学的顶峰;永恒回归之“相同者”是超人的“创造性格”。这是作者自己的见解,也许精彩,但不是尼采的。

周国平老师的意见犹如当头棒喝,一时使我汗流浃背。然而,临时修改论文已经来不及了,我只好硬着头皮参加了522日举行的论文答辩会。

姚介厚、李鹏程、赵敦华、章建刚、金惠敏五位老师组成了答辩委员会。姚介厚前辈对我这个学界后生说了许多爱护和鼓励的话:“王江松同志的博士学位论文自有创新思路与特色,它将尼采的哲学与美学思想融为一体作研究,对尼采在批判西方传统哲学与文化中形成、发展悲剧哲学的思想演进过程,作出系统、深入的论述。这部有较高学术水平的论著,对于深化尼采哲学与美学思想研究,增进现代西方哲学、西方美学史的学科建设,都颇有学术价值和实际意义。这部论著将尼采的悲剧哲学并非在狭义的美学意义上理解为关于悲剧的哲学思考,而是解释为一种存在哲学(世界观)与价值哲学(人生哲学),这就是将他的美学思想提到哲学的高度进行审视与研究,指出他的美学与哲学思想互为渗透、密不可分。这是颇有见地的。总体上看,全部论著有三个鲜明优点:一是在深入解读尼采从前期到后期一系列代表性原著和综合研究大量有关文献的基础上,对尼采的悲剧哲学从萌发、孕育进展到高峰时期形成自己成熟的思想,从形而上学向反形而上学的转向过程,作了较为完整、系统的论述,展示了尼采悲剧哲学思想的演进过程,并着重论述了他的新哲学的三个基本理念,即超人、力量意志、永恒回归。尼采的著述将深刻的思想寓于隐喻式的激扬文字中,不易解读,作者将他的多部著述理出一个悲剧哲学的思想深井过程,殊为难得,国内学界尚少见。二是尼采出道于研究希腊的古典文献,这部论著较多涉及希腊早期与古典时代的悲剧、哲学、宗教、文化与社会问题,诸如希腊悲剧的演变、日神与酒神、早期希腊哲学直至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的哲学与美学思想、希腊古典文明中文化精神等,作者对这些都有较为开阔、深入的把握与研究,用于探究尼采的悲剧哲学,显出研究深度。这表明作者有扎实的研究希腊哲学与文化的功力。三是这部论著的总体思路就有创新特色,在各章节的具体论述中也多处有自己独到的创见。”

李鹏程研究员指出:“选题根据尼采哲学的独特性质,对尼采哲学的悲剧内涵进行了较为详尽的阅读和研究,对尼采提出的一个新的哲学类型进行了有充分文本根据的论述,这个选题具有重要的哲学史价值和现代哲学的价值。作者依据自己对尼采哲学的学术兴趣强调了这种与传统的本体论哲学和认识论哲学不同的崭新哲学,这对21世纪哲学观念的创新,有积极的意义。论文的创新点在于:以悲剧哲学的学术建构为纲,对尼采思想的生成史有科学的阶段性研究,对尼采所用的许多基本概念做出了自己的独特的解释,并提出‘悲剧辩证法’的概念。可以说作者依托于尼采的思想资料,对尼采哲学进行了一种更为‘哲学化’的揭示和阐明。这不失为近年来尼采研究中一篇具有探索精神的好论文。论文的不足之处是,如作者自己所述,如能根据德文版本进行研究,所述尼采思想当更为真实可靠。同时,对于西方哲学史的大的历史框架的解释,似应有更为严格的类型学概念,并应根据学界关于西方哲学史研究的学术传统进行有理有据的新的建构。”

赵敦华教授指出:“本文把尼采的全部哲学解释为悲剧哲学,从文献资料出发,分析了尼采的悲剧哲学的发展阶段和主要特点,提出了这种悲剧哲学是比黑格尔的辩证法更为彻底的辩证法的观点。一篇博士论文有一、两个创新点就很不错,而这篇论文提出的创新点很多,几乎每章每节都有,这是本文的突出优点,但也正因为创新点过多,对其中一些观点的论证就不够充分。本文引用了国内出版的尼采著作中译本的大量资料,并加以提炼,论证自己的观点。从整体上说,该论文是一篇写作规范,勇于创新的学术论文,达到了博士学位论文的水平。不足之处是对‘悲剧世界观’、‘悲剧辩证法’等关键术语,应有明确的、理性的界定。

引用文献应有外文资料,包括尼采原著和国外权威性的研究资料。”

章建刚研究员指出:“论文《悲剧哲学的诞生》从悲剧哲学这一特定角度切入,对尼采的哲学予以合情合理又颇见匠心的解释与分析。论文推进了对尼采哲学的深度阅读,揭示了尼采哲学一个具有高度悲剧性的剖面。选题和阐述还是很有创造性的。论文对尼采哲学在哲学史上的地位进行了宏观描述,尤其较好分析了他与希腊乃至德国古典哲学之间的批判继承关系,表现出作者在哲学史上的素养;对超人、力量意志、永恒回归等几个重要概念进行了细腻、微观的辨析、透视,表现出作者良好的逻辑思维功底;最终形成了对尼采哲学悲剧哲学(悲剧辩证法)的内在结构性说明。应该说论文的结论、观点是言之成理、持之有据的。

不足之处是对尼采悲剧哲学形成中第二阶段的讨论相对较弱;对力量意志概念的分析及它对尼采超人哲学的意义的分析似乎还有深化的空间;对尼采哲学在人文方面的意义及局限评判稍嫌不够。”

金惠敏研究员指出:“论文将尼采哲学归纳为‘悲剧哲学’,探讨其哲学的悲剧维度,其意义有:第一,提升了文艺、美学的哲学品格,或者说将一种艺术感化作为哲学;第二,将本体哲学价值化,从一个角度重新连接了本体论和价值论;第三,也突出了本体论和价值论的不同:在尼采那里,自在的世界不是超人所遵循的神圣的对象或依据。”

答辩顺利通过了。老师们对我的论文的肯定使我大受鼓舞,然而,最为重要的是,老师们提出了大量修改意见,使我知道了自己的不足,促使我向尼采哲学研究的下一个高度攀登,这是我必须深表谢意的。

现在的这个文本就是根据汝先生和各位老师的意见多次修改的结果,与初稿相比,已经有了相当大的改变。尽管如此,专家和读者一定能够从中发现大量“可疑的”东西。好在我为博士论文答辩所写的“自我评价”,就已经对这篇论文有了一个比较实际的定位:

1.国内对尼采哲学的研究,比较全面,取得的成果也比较多。本文并不打算对尼采哲学做一个全面的研究,而仅从哲学与悲剧的关系这一方面切入尼采哲学,明确梳理出尼采哲学的悲剧维度,并认为尼采在西方哲学史上第一个创立了完整的悲剧哲学,是第一个达到了充分自我意识的悲剧哲学家。本文认为,悲剧哲学的创立和发展,意味着人类的悲剧感、悲剧意识和悲剧精神达到了哲学的高度,并将极大地推动悲剧文化的发展。

2.对尼采哲学可以从很多角度出发进行研究,本文尝试的是从悲剧的角度来透视尼采哲学,从方法论上说,是与尼采的透视主义/视角主义(Perspectivism)认识论相一致的。本文的标题表达了这一视角的特殊性,即并不强行和刻意要求自己达到对尼采哲学的“全面的”、“客观的”、“真实的”再现,而是在立足文本的基础上,加深人们对尼采哲学的悲剧性质的理解。

3.从悲剧视角的特殊性以及一定程度的主观性出发解释尼采哲学,在很多地方可能会产生偏离尼采原意、不准确、牵强附会、以偏概全等毛病,只有进一步深入的研究,才能逐渐克服这些毛病。

值此论文发表之际,我必须在此再一次感谢汝信先生以及在开题报告论证和论文答辩过程中对我予以无私指导的各位老师。此外,在哲学所求学期间,李景源、李德顺、李存山、谢地坤、尚杰、黄裕生、田时纲、陈静、王生平、苏晓离、周勤勤、霍桂桓、徐碧辉、孙伟平、刘悦笛等老师和朋友也对我多有指教和帮助,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刘荣和老师审校了本书的英文摘要和目录,在此一并致谢。

最后,有两个人需要特别致以感谢:一位是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资深编审、我国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优秀出版家黄德志老师,她对我的关心和帮助,实在一言难尽;另外一个就是我的夫人邵慧萍,没有这个贤内助,我的学业和学位论文写作要如此顺利地完成,完全是不可能的。

 

200864于兴涛社区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