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悲剧哲学的广阔发展前景  

2010-05-29 18:30:00|  分类: 《悲剧哲学的诞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悲剧哲学的广阔发展前景

 

不管尼采悲剧哲学具备多少局限性,它的革命性和原创性,它为哲学发展所开辟的无限可能性,它的世界历史性的意义,是不容低估的。

一、尼采悲剧哲学对20世纪西方文化诸多领域的巨大影响

尼采哲学对新康德主义的价值哲学,狄尔泰和柏格森等人的生命哲学,海德格尔、雅斯贝尔斯、萨特、加缪等人的存在哲学,弗洛伊德的无意识心理哲学,施本格勒、汤因比的历史哲学,舍勒的现象学哲学,伽达默尔的解释学,法兰克福学派的社会批判理论,德勒兹、福柯、德里达等人的后现代哲学,甚至还有维特根斯坦、波普、库恩、费伊阿本德等人的语言哲学、分析哲学、科学哲学,都有不可忽视的影响。《存在与时间》、《存在与虚无》、《悲剧的超越》、《西西弗斯的神话》、《辩证理性批判》、《梦的解析》、《自我与本我》、《启蒙辩证法》、《否定的辩证法》、《单向度的人》等等,都堪称20世纪悲剧哲学的名著,它们继承和发展了尼采开创的悲剧哲学思路,大大地丰富和拓展了人类的悲剧意识。

与此同时,尼采哲学和美学对20世纪各现代主义艺术流派如象征主义、表现主义、意识流、超现实主义、荒诞派、存在主义、黑色幽默、魔幻现实主义、新小说等等,影响很大,甚至倾向于现实主义的作家如德莱塞、托马斯·曼、萧伯纳、纪德、罗曼·罗兰等人,也深受尼采影响。后现代主义各艺术流派也像后现代哲学一样把尼采奉为精神导师。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悲剧与现实主义、浪漫主义悲剧的分界线,几乎就是由尼采划定的。正如汝信先生指出的:“尼采站在个人的立场上,要求对一切价值进行重估,主张彻底否定旧价值,创造新价值,以至改造人本身,提出‘超人’理想,这对一切不满现状的从极右到极‘左’的资产阶级或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来说,都有强烈的吸引力。”[1]各种实验主义和先锋派艺术流派,不正是以不断否定传统和标新立异为己任吗?

尼采哲学对20世纪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发展也有不可忽略的影响。他的存在论及其透视主义和解释学方法,与以量子力学为代表的现代物理学的实在观和方法论有惊人的相似,仿佛他是海森堡等人的先知先觉一样。不知道他对力的反形而上学的现象学解释(把力的质归结为力的量差、力的关系和力场)对量子力学的创立有没有直接的启发,不过,两者的相通性是很难否认的。他对无意识和非理性的揭示,通过弗洛伊德的扩展和系统化,深深地渗透到了各门人文社会科学之中。

二、悲剧时代和悲剧人类需要悲剧哲学

谁敢说,刚刚过去的世纪,我们正处身其中的世纪,乃至今后许多世纪,已经、正在或将要从根本上或基本上超越悲剧呢?面对人生与世界的悲剧,悲剧哲学比较悲观主义哲学和乐观主义哲学而言,具有三重优越性:

一是存在论上的优越性,即悲剧哲学对于人生和世界的看法,相比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的形而上学存在论而言,更全面,更真实,更能把握普遍联系和永恒变化的存在的真相。

二是认识论和方法论上的优越性,即悲剧哲学去认识一个事物时,把它放在一个很大的张力空间中,从两端向中心逼近,复又从中心发散到两端,这样的视角显然比仅仅从悲观阴郁的视角出发或从盲目乐观的视角出发,更宽阔,更富有弹性、张力和变化。

三是价值观上的优越性,即悲剧哲学能让我们更好地评估事物对我们的价值,我们对自己和他人的价值,更好地回答我们的生活归根到底具有什么意义、我们最终能够指望什么之类的问题,它一方面比乐观主义实际和实在,让我们“直面惨淡的人生”,“正视淋漓的鲜血”,另一方面比悲观主义积极和勇敢,鼓舞我们创造性和建设性地解决我们面临的困境和难题。

三、当代西方悲剧哲学面临的急迫问题

周国平先生在为本书所写的“评阅意见”中指出:“非(反)形而上学,未必是‘悲剧哲学’,比如说,也可以是‘快乐哲学’。”这的确对本书的基本立论提出了一个有力的质疑:悲剧哲学是反形而上学的,但反形而上学未必就是悲剧哲学,比如后现代哲学是反形而上学的,但它们并非悲剧哲学,而是悲观主义与乐观主义的某种混合物。针对这一点,我的初步解释如下:

第一,形而上学传统是根深蒂固、异常强大的,以至于当人们奋力摧毁某种形式的形而上学时,可能会不知不觉地滑入另一种形式的形而上学之中。后现代哲学对传统形而上学进行彻底解构和狂轰滥炸,使得一切高度和深度,主体和中心,总体性、统一性、普遍性、必然性、现实性、确定性,统统土崩瓦解,剩下的只有一个平面的废墟,只有个体性、多样性、特殊性、偶然性、可能性、不确定性的纷然杂陈,只有能指的游戏。然而。辩证法的确是无情的:当后现代哲学摧毁了“总体性”、“统一性”、“普遍性”、“必然性”等等传统形而上学心爱的绝对之物时,却想不到同时也把“个体性”、“多样性”、“特殊性”、“偶然性”等等变成了一种新的形而上学绝对物了。虽然后现代哲学把尼采奉为先驱者,但尼采的悲剧哲学、悲剧激情和悲剧精神却是与后现代哲学的“什么都行”的虚无主义和“一切都不错”的犬儒主义风马牛不相及的——后现代哲学只是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的杂拌,而严重缺乏悲剧哲学所具有的高贵伟大、豪迈壮烈的品质和境界。尼采虽然高度重视个体性、多样性、特殊性、偶然性、可能性和不确定性,但他也努力去构建某种新型的共同体,他希望强力意志能够驯化其他力量意志而使世界获得一种统一性,他希望超人的理想能为更多的人所认同,他想用创造性活动把诸多偶然性联结为一种必然性,他想把可能的和不确定的变成现实的和确定的,给生成打上存在的烙印,使有限的人生获得无限的意义,使终有一死的生命获得永恒的价值——一句话,他要在一个无神的世界里寻找某种崇高神圣的价值,在一个变动不居的尘世中寻找某种终极的归宿和安慰。他与后现代哲学家的区别是很明显的。他没有坠入新的形而上学,而始终维护和保持了他的哲学的悲剧品格。

第二,悲剧哲学必定是反形而上学的,而反形而上学也必定是悲剧性的,但悲剧性的范围和空间是极为广大的——在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两个极端之间,一些哲学偏向这一端,另一些哲学偏向那一端,都可以看作是悲剧哲学的不同形态,比如说,尼采的悲剧哲学略偏于悲观主义一端,而雅斯贝尔斯的悲剧哲学则略偏于乐观主义一端。反过来说,经受不了悲剧哲学的张度和强度的人们,就必然受到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的诱惑,就必然重新托庇和诉求于某种形而上学的绝对之物。尼采把悲剧哲学推向历史的前台,并不等于说从此以后悲剧哲学和反形而上学就一统天下了,毋宁说尼采及其20世纪的继承者们,只是开辟了哲学发展的一条新路,只是开辟了悲剧哲学发展的无限广阔的天地。

第三,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一定会寻求某种形而上学的支持。让我们假设有一些由于先天气质和后天境遇而趋于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的人,他们虽然在理智、知识层面上接受了某种反形而上学的哲学,他们能否始终把这种哲学与他们的悲观主义或乐观主义价值观协调统一起来呢?一定不能!他们或者会努力用那种反形而上学的哲学去矫正他们的悲观主义或乐观主义,或者,他们会为他们的悲观主义或乐观主义寻找某种存在论的支持,寻找某种决定人生和世界充满意义或毫无意义的终极原因,寻找上帝、魔鬼、至善、虚无之类形而上学的终极根据。

我认为,今日悲剧哲学发展之当务之急,一方面要克服尼采哲学的贵族主义,另一方面要克服后现代哲学那种极端的相对主义(另一种形式的绝对主义);应当把数百年来西方社会中所形成的普遍的、平民的、小人物的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与尼采倡导的特殊的、精英的、伟大人物的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结合起来;把平等主义、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要求与对少数人的权利的保护和对少数杰出的原创性人物的尊重和爱护结合起来。这样一来,具有悲剧精神的人们,才不会像尼采式的超人那样陷入极其孤独和悲惨的状况,或像生活在后现代的碎片之中的人们那样,沦入虚无主义和犬儒主义之中。悲剧英雄们的成长、成功和幸福,将鼓励和带动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创造性的和独立自主的个体,成为马克思所说的“真实的个人”、“世界历史性的个人”、“自由而全面发展的个人”和“自由个性”。把马克思和尼采结合起来,或许能使双方都获得拯救和复活。这是本书作者行文至最后时脑海中浮现出来的一个良好的愿望。

 

 



[1] 汝信:《汝信文集》,上海辞书出版社2005年版,第438页。

 

 

 

 



[1] 汝信:《汝信文集》,上海辞书出版社2005年版,第438页。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