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超人的永恒回归是生命和世界的最高肯定公式(1)  

2010-05-28 13:09:00|  分类: 《悲剧哲学的诞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超人的永恒回归是生命和世界的最高肯定公式

 

“超人的永恒回归”似乎明确了,不过,仍有一些问题需要进一步澄清。

一、三种永恒回归的关系

1.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是对形而上学的永恒回归的否定

尼采是在持续十来年对形而上学世界观的怀疑、抵制和否定基础上来建立其力量意志世界观的,自然,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根本上是不同于形而上学的永恒回归的。根本区别在于前者是一元论的并截断了超人的创造活动的所有通道,而后者是多元论的并给超人的创造活动提供了前提、条件、机会和可能。

2.超人的永恒回归是对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的再否定即否定之否定

没有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当然不可能有超人的永恒回归,但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本身还不是超人的永恒回归,必须通过创造者或超人的创造活动才能把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转化为超人的永恒回归,或者更准确地说,转化为肯定超人的、超人所意欲的永恒回归。

超人的创造活动对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的否定是一种扬弃,即既保存又抛弃。

1)超人的永恒回归是对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的原初形态的抛弃。超人不能无条件地接受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因为这种回归很可能把低贱和凶恶之物原封不动地带回来,这样一来就不可能指望世界有一种超人所追求的进步、进化和发展;超人要通过自我创造驯化自身内部的弱力意志等非创造性的意志而丰富、壮大、完善其创造性的强力意志,进而去改变客观世界内部的力量对比关系以及超人与客观世界的力量对比关系,从而使力量意志世界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回归。

这里有必要讨论一个重要的概念:相同者或相同事物。德文Gleich有“相同的”、“一样的”、“同一的”、“相似的”、“不变的”、“保持原样的”等等意思,与Des连用时组成名词性词组,其义为“相同者”或“相同事物”。英文Same与德文Gleich同义,与The连用时其义为“同样的人”、“同样的事物”。把Die ewige Wiederkehr des GleichenThe Eternal Recurrence of the same翻译成“相同者或同一事物的永恒回归”,是准确的。

问题是如何理解。形而上学的相同者是绝对自我同一、不假外求、能够产生一切又收回一切的本原或终极实体,以它为主体的永恒回归当然是尼采坚决反对的。那么以力量意志为主体的永恒回归是什么意思呢?首先,力量意志是多元的,由一定力量对比关系和力量组合而构成的事物是无限多样的,可见,相同者只能是个体事物。其次,相同者能否一模一样地复现出来呢?很难,因为力的量比或力量对比关系基本上不可能完全相同,而只能相似,哪怕是极为相似;即使会出现这种相似物的回归,其周期想必是极其漫长的,远远没有掷骰子那样高的回归概率,因为各种力的可能的组合是无限的,如果真的出现了相似物的回归,可以作为奇迹来惊叹和欣赏,但对人的实际生活没有什么价值。我们只能把尼采所说的“相同者”理解为几种基本的类型、典型,比如弱者、中庸者、强者,每一类型中包括无数有差别的个体。

在这样一种永恒回归中,强者出现的概率与弱者是一样的,这是尼采所不能忍受的。幸而强力意志可以上升到创造意志的高度,从而提高强者回归的概率而降低弱者回归的概率,于是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便转化为超人的永恒回归。

超人成为回归的主体,成为“相同者”,但必须作出全新的解释。无创造性的自然存在物或少创造性的弱者回归或重现时,会是基本雷同的,表现出较大的同一性,但超人回归或重现时,除了都具有创造性格即创造性的内在力量结构,以及由此而产生的超人与外部世界的关系的基本性质相同外,所有其他方面都可以而且必须是非常不同的,因为创造者之所以是创造者,正在于他们绝对拒绝雷同、摹仿、复制,他们绝对不能忍受自己和另外一个创造者一模一样。[1]反过来说,如果他们是雷同者,他们就不是创造者了。

行文至此,一个尖锐的矛盾显现出来了:尼采在好几个地方对“相同者”一模一样地永恒回归做了肯定的表述(上文所提到的尼采对“永恒回归”的第四种表述),比如,尼采在一家旅馆里向好友欧文贝克所说的以及他在1881年、1884年的几则笔记中所表述的,那带有强烈神秘色彩以至令人毛骨悚然的相同者的永恒回归,应该如何解释呢?老实说,我现在还找不到令人满意的解释,而只能这样猜测:这肯定不是尼采所反复倡导的超人的永恒回归(第三种),很可能是尼采在其处于人生低谷或意志软弱的时候,对形而上学的永恒回归(第一种)和尚未被超人的创造活动所扬弃的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第二种)的屈服和顺从。

2)超人的永恒回归是对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的保存。超人与其说是彻底摧毁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不如说是对它的一种发扬和升华。当然,在发扬和升华时也保存了它的基本结构。首先,超人不可能完全剔除自身的弱力意志,更不可能否定其自我保存意志,而成为纯粹的强力意志。他只能驯化其非强力意志并为已所用。如果他变成了完全的强力意志,他就成了一尊新神。其次,超人可能会获得对地球和人类的统治权,即在弱者大众与超人的力量对比关系中占据优势,但超人不可能把所有弱者大众都提高到超人的水平,从而把整个大地变成超人的王国。这是因为超人尚且不能全部剔除自身的非强力意志,他们怎么可能剔除弱者大众的非强力意志呢?再说,超人只能改变力量结构和力量关系,而不可能创造或消灭某一种力量,按照能量守恒定律,宇宙中的强力意志和非强力意志的总量应该是守恒的,此处强力意志多了,彼处就少了,而此处非强力意志少了,彼处就多了。看起来,超人与非超人的战斗是永恒的,而且很难保障他们的力量对比不会发生逆转,即向弱者大众的统治权回归。查拉图斯特拉(尼采)看到了这种可能性吗?应该说看到了,所以他甚至当着高人们的面说他们不是他要等待的人,因为他们身上还有太多重累和记忆、太多弯曲、太多变形、太多侏儒和贱氓;另一方面,他又为此而深感痛苦,他对高人们说:“我说你们受苦还不够!因为你们只为你们自己受苦。你们还没有为人类受苦,你们不承认,那你们是说谎!你们谁也没有受过我所受过的苦。”[2]尼采终归承认,力量意志世界的永恒回归,其中包括渺小和凶恶之物的回归,是超人不能够完全克服的,超人只能尽其所能地让强力意志占主导地位的存在形态永恒地回归而已。



[1] 周国平先生认为我把“相同者”理解为“创造性格”,是没有文本依据的。的确,尼采没有下过如此这般明确的断语,这只是我自己的一种推断。老实说,如果这种推断不能成立的话,我对尼采哲学所作的全部理解同时也会土崩瓦解。

[2] NietzscheThus spake Zarathustraby Thomas common,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影印本,第288页;参见楚图南中译本第296页。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