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超人的永恒回归之四:让只此一次的生命获得永恒的价值  

2010-05-28 13:07:00|  分类: 《悲剧哲学的诞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让只此一次的生命获得永恒的价值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点破超人的永恒回归这一深渊般的思想所包含的秘密了:让有限的此在获得无限的意义,让只此一次的生命获得永恒的价值!

1.创造给人生带来无限的意义和永恒的价值

困扰尼采一生的首要问题,其实也就是困扰我们许多人的那同一个问题:人生是有限的,死亡是不可避免的,而且生命是一次性和不可回归的,人要过一种怎样的生活,才能为这生命赢得无限的、不朽的、永恒的意义,才能克服对于死亡的恐惧,才能获得某种“终极关怀”、“终极价值”和“终极归宿”?宗教和形而上学通过设定上帝拯救、灵魂不死、理念长存等等来给予人们一种“形而上学安慰”,或者通过把自己认同为不可抗拒的规律性、绝对客观的必然性的一个环节来部分地赎回自己的价值,这是另一种“形而上学安慰”。尼采对此种做法强烈不满和激烈攻击,他想通过一种非形而上学的方式来解决这一问题,他想寻找一种尘世的安慰,他想在这个唯一真实的世界,在大地之上为人们找到一种无限的意义和永恒的价值。认为尼采的永恒回归思想也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永恒回归思想,完全背离了尼采的本意,严重地贬低了尼采的独创性,残酷地毁弃了尼采全部艰难困苦而卓有成就的努力。

只有创造活动才能越过海德格尔所指出的那条横在尼采面前的狭窄又深不可测的鸿沟。让我们对比一下:无机物、植物、动物没有创造性,它们构成自然链条的一个环节,它们存在的限度是自然界为它们规定好的,而它们也无知无觉地存在和灭亡,无条件地服从自然规律;创造性最弱的人的情形多少类似于这些自然存在物;创造性较弱的人开始寻找形而上学的安慰;创造性很强的人在抛弃了这种形而上学安慰后,就只能凭借自身的创造活动来为自己设定一种超越自然存在物的价值和意义了。创造活动深深地介入力量意志永恒回归的过程,作为一种具有塑造力、造型力的活动,它改变了自身和对象两方面的力量对比和关系,也改变了自身与对象之间的力量对比和关系,从而也改变了包括自身在内的世界的存在形态,这种改变的结果(包括精神产品和物质形态的产品)并不随着创造者本人的死亡而消失,而是长久地留存和流传下去,汇入其他人和后代人的创造活动的洪流中去。的确,这些创造性成果一次又一次乃至无数次地回归到、重现在每一代人、每一个人身上。荷马史诗,古希腊的悲剧、哲学和政治制度,伯里克利、亚历山大、凯撒、华盛顿、拿破仑的历史功业,总之,举凡人类在宗教、艺术、哲学、科学、经济、政治各个领域的伟大遗产,不是一代又一代乃至永恒地流转着、回归着、循环着吗?那些已死的创造者们不是仍然活在人们的心中和创造性事业中吗?无疑,尼采本人也是其中之一,而且是其中最伟大的人物之一。虽然尼采生前藉藉无名、默默无闻,但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重估一切价值的创造活动所具有的永恒意义,从来没有怀疑过,一百年之后他的名字会响彻全世界。正是这一信念支撑他在孤独、病痛、挫折、失败中坚韧奋斗并且把这看成是自己的使命、命运和天职。

2.创造给生成打上永恒的烙印

下面我们来解读一下尼采关于永恒回归的一段经典表述:

 

给生成打上存在之特征的烙印——这是最高的强力意志

双重的伪造:一方面是基于感官的伪造,另一方面是基于精神的伪造,旨在保存一个存在物的世界,即不变物和等价物等等的世界。

一切皆回归,这是一个生成世界向存在世界的极度接近——此乃观察的顶峰。

 

对这段话已经有了许多解说,但都不是建立在对三种永恒回归的区别以及创造活动构成超人的永恒回归的关键环节这两点基础之上的。

我的解说如下:

1)这段话不是对形而上学永恒回归的表述,也不仅仅是对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的表述,而是对超人的永恒回归的表述。

2)创造活动是超人的永恒回归的关键因素。是什么东西给生成打上存在的烙印?是创造活动,而创造活动正是最高的强力意志。这样,第一句格言的完整意思就很清楚了。

3)创造活动的结果是永恒回归的,这就使得有限的只此一次的生命具有了无限的意义,使瞬间的生成获得了永恒的价值;在创造活动中,有限与无限、瞬间与永恒达到了统一,但这种统一是相对的和未彻底完成的,而不是两者的绝对的合一,这就是一个生成的世界极其接近于一个存在的世界的含义,而且这是观察的顶峰,只有创造性的超人才能站在这个顶峰上。这是第三句格言的意思。

4)如果不从创造活动出发,而仅仅从感官、感性认识或精神、理性认识出发,就会误解、伪造生成与存在、有限与无限、瞬间与永恒等等之间的关系,或者认为感官感知到的这个生成的、有限的、瞬间的世界就是唯一存在的、无限的、永恒的世界;或者通过理性认识的抽象,造成一个虚幻的感性世界与真正的超感性世界的对立。结果这两者都只获得了一个僵化物和等价物的世界。这是第二句格言的含义。

很显然,如果不站在创造性的超人这一顶峰,如果从非创造性的弱者的有限感官或抽象的精神这一较低的高度来观察生成与存在、有限与无限、瞬间与永恒的关系,便只能得出形而上学的永恒回归思想。海德格尔就是这样误解或曲解尼采的,他认为,“是强[]力意志本身,即存在者之为存在者的基本特征,而不是‘尼采先生’,设定了这个关于相同者的永恒轮回[回归]的思想”;“强[]力意志预先把对一切事物的设置和对人类的培养,当作对本质上无目标的存在者整体的掌握置入自身的强[]力之中”。[

也就是说,永恒回归,不是从尼采这个人或创造性的超人作出的设定,而是那个统治整个世界的像上帝一样的强[]力意志本身作出的设定。那么,在这个永恒回归的强[]力意志世界中,如何区别超人与非超人的地位呢?超人的伟大性在于超人是强[]力意志的化身,他意识到了强[]力意志并自觉地代表强[]力意志对人类和大地发布命令,而非超人则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强[]力意志,在他身上,存在着一种“对强[]力的昏聩无能。在这里,强[]力还不是作为明确地被意识到的和把自身控制起来的强[]力而起作用的。”在这里,关键是意识的、观念的转变:查拉图斯特拉在还没有认识到强[]力意志永恒回归的必然性并自觉服从时,惶惶不可终日,差一点陷入虚无主义,因为他害怕小人和凶恶之物也会永恒地回归;一旦他认识到了并服从永恒回归的必然性,他也就“知道了深渊属于高空这样一个道理,他甚至也已经克服大逆不道和凶恶的东西。这种对凶恶之物的克服并不是把它清除掉,而是承认它的必然性”,他对它们的轻蔑转变成为“一种以对凶恶之物、痛苦和毁灭的必然性的肯定为基础的忽略”,这时,查拉图斯特拉本身成了一位英雄,因为他已经取得了作为最大重负的永恒轮回[回归]思想的全部内涵;“现在,他就是一位智者,他知道,最伟大者与最渺小者是共属一体的和轮回[回归]的,因而即使是关于圆环中的圆环的最伟大学说,本身也必定成为手摇风琴上的一个老调子,后者始终伴随着对这个学说的真正宣告。”

通过海德格尔的上述解释,尼采便俨然成为一位新的斯宾诺莎或黑格尔了。海德格尔不愿意追问,为什么查拉图斯特拉会转变观念、意识和态度呢?仅仅因为他是一位创造者,因为他的创造活动本身构成为力量意志永恒回归的一个重要环节,他才会实际地而不是仅仅在意识中克服永恒回归给他带来的重负和危险,此后,他才能以一种新的眼光打量这个永恒回归的力量意志世界,对那些他已经克服的卑贱和凶恶之物表示肯定,对那些尚无力克服或暂时不需要克服的卑贱和凶恶之物表示宽容乃至悲悯,乃至寄予希望。没有超人的力量(存在论状态)本身的壮大和提高,哪来视角和意识(认识论状态)的转变?不从创造者即拥有最高强力意志并驯服了其弱力意志和生存意志的人的高度,怎么能有如此胸怀和气度呢?

3.再来一次,乃至永恒

设想一个其创造性接近于零的人,他的生活像动物一样全被命运或某种客观必然性支配,不仅无聊乏味,而且遭受种种莫名其妙的痛苦,他会希望这样的生活再来一次吗?绝对不会!相反,如果他还有最后一点人的尊严的话,他会盼望着早一点结束这苦难的人生,如果他还有足够的勇气的话,他会以自杀早点结束自己的生命。与此不同,一生都在过创造性生活的人,能够把握和支配自己命运的人,以丰富的创造性成果赢得永恒价值的人,必定对人生充满惊奇、赞叹和热爱,必定希望再一次乃至千百次地过这样的生活,即使这种生活充满强大的挑战、巨大的危险、可怕的灾难和剧烈的痛苦!他对这个世界和人生充满依恋之情,为不可避免地到来的死亡而黯然销魂。可能是以至于肯定是依据这样的事实和体验,尼采宣布了这样一条绝对命令:“不论你做任何事情,有一个问题,即:‘这是我无数次想做的吗?’此乃最大的重点!尼采在不同的场合多次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对所有的事情都问一句:“你是否还希望这样的人生再过一遍以至于千百遍?”——这个问题将会成为最大的重量压在你的行动上!或者你必须善待你自己和你的生命,以便除了这个最后的、永恒的行动和确认,你将别无所求!

 

我的学说宣扬的是:要这样去生活,使得你必须希望再一次生活,此乃使命所在——你无论如何都要这样!

 

勇敢是高强的战士;勇敢袭击着一切,勇敢甚至于克服了死;因为勇敢说:“这便是人生吗?好吧,再来一次!

 

一天的功夫,与查拉图斯特拉同在的一种庆典,教我爱恋着大地。

我要问死:“那便是——生命吗?好吧,再来一次!

 

假使你们热望着第二次再来;假使你们说:“幸福哟!刹那哟!顷刻哟!你使我喜欢!”那末你们热望一切都重新再来吧。

一切更新,一切永恒,一切关连、纠结和相亲,啊!这时你们爱恋着世界了;

——你们永恒的人们,你们永恒而时时爱恋着世界;并且你们也对灾祸说:因此!去吧!但要再来!因为快乐要求着——永恒!

 

快乐为你们而追求,这不可抵拒者,这幸福者,它追求你们的灾祸,你们失败者哟!因为永久的快乐也追求着失败!

因为所有的快乐永远寻求自己,因此它寻求悲愁!哦,快乐啊,哦,苦痛哟!啊,心哟,破坏吧!你们高人们哟,学习这:快乐要求着永恒!

——快乐要求万物之永恒;深深的,深沉的永恒!

 

好像我欢爱大海,欢爱一切大海之同类,更欢爱它,当它汹涌反抗我的时刻:

好像在我心中,怀着扬帆发现新地的快乐,好像在我的快乐之中,有着航海者的快乐:

好像我的喜欢曾经大声叫出:“海岸消失了,——现在最后的锁链从我落下:

无边的大海在我周围咆哮,远处有着空间和时间的闪光,——起吧!我的心!”

唷,我怎能不热望着永恒,并热望着循环之结婚的戒指,——热望着循环之戒指?[

 

西美尔颇有眼光地看到了尼采的绝对命令与康德的绝对命令的相似性:“康德把行动引入广度,引入社会之并列中的无限重复;而尼采则通过行动在个体身上无限的相继之中自我重复,让行动在纵向延伸。与各自的重点相应,康德强调行动的结果,尼采则看重那个在它之中直接被表现的主体的存在。可是这两种行动价值所作的乘法都服务于一个目的:扬弃它们的偶然性之意义,这种偶然性使得行动的表现只在此时此处有效。行动的内在价值,它自身的那种我们为之负责的、其本身完全不受时间与数量、地点与频度之限制的存在,尽管我们仍然被束缚于这些范畴,对于我们来说,至少应当具有数目和时间上的无限性,以便我们用它的真实重量来掂估分量。”

尽管西美尔正确地指出了尼采以永恒回归的绝对命令要求人们对自己的行动无限负责的用意,但他认为永恒回归不具有客观真理性,因为世界元素的某一种组合固然可能会回归,但并不必然会回归,因此尼采的那条绝对命令就仅仅是一种缺乏客观依据的主观要求:“仿佛我们想要朝着在理想的发展线路上,超越我们自己这瞬间性现实的东西发展;我们应该那样生活,仿佛我们会永远那样生活,亦即,仿佛真有一种永恒轮回[回归]。”

我认为西美尔的批评并没有抓住要害,他通过证明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的非必然性来否定尼采的绝对命令的现实有效性。然而,尼采却是从超人的永恒回归、从创造活动和创造性的超人的角度来提出其绝对命令的,这条命令至少对于超人而言具有绝对性和现实有效性,因为在超人的创造性活动和创造性生活中,能够并且已经实现了瞬间与永恒、有限与无限的某种统一:在超人这里,过去并不是已经永远过去了的,而是通过创造性活动进入了现在并延伸到未来,同时,未来并不是未来才会到来的,而是通过创造性活动提前进入了现在并转化成为过去。

追求永恒,并不是意图成为永恒不变之物(像形而上学和宗教那样),而是要使短暂易逝的生命获得不朽的意义,使生命这条蛇的肚皮上闪烁着诱人的金色光芒。这样,超人在临死之前虽然会对不可避免的死亡黯然神伤,但他已经克服了对于完全的死亡即在这个世界彻底消失的恐惧,克服了对于人生虚无和无价值的恐惧;他渴望永恒,渴望再生一次乃至无数次,并不是他真的希望同一个自己又一模一样地重新来到这个世界,而是对创造活动使此生这一“瞬间”具有了“永恒”的价值的自我确证,是对他此生的追求、奋斗和创造的肯定、感激和祝福,是对自己的创造性生命将在未来无数人那里重新复活的慰藉、笃信和神往!有尼采诗作为证:

 

向着新的海洋

 

我愿意——向你投身;

从此我满怀信心和勇气。

大海敞开着,我的热那亚人,

把船儿驶入一片蔚蓝里。

 

万物闪着常新的光华,

在空间和时间上面午睡沉沉——

只有你的眼睛——大得可怕

盯视着我,永恒!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