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悲剧强度:最高的快乐与最深的痛苦溶为一体(2)  

2010-05-28 13:24:00|  分类: 《悲剧哲学的诞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悲剧快感:在最深的痛苦中体验最高的快乐

一般人会绕开痛苦寻找快乐,无疑,这是一种优美的、轻松的、安宁的、静观的快乐

——作为激烈斗争之后的一种休憩,尼采也很会享受这种快乐,在他的著作和书信中,有许多对大自然美丽景观和自己宁静感恩心情的诗意描述。但这种快乐不是一种最高的快乐;最高的快乐是一种悲剧快感,即在最深邃、最剧烈的痛苦中体验到的最强烈、最迷狂的欢乐。请看尼采如下对此种快乐的体验和赞美:

 

均衡稳定对我们而言是陌生的,让我们向自己承认,我们实际上渴望的是无限,是浩瀚的无垠。像骑在气喘吁吁向前奔跑的马上的人那样,我们面对无垠,放松了手中的缰绳——只有当我们处于最危险的状态时,我们才感到幸福之极。[1]

 

假使你们在伟大的事情中失败了,因此你们自己便是失败了么?假使你们自己是失败,因此人类便是失败了么?假使人类也失败:好吧!别在意![2]

 

成熟如同金色之秋和午后,如同我的隐士之心;——现在你说:世界渐渐成熟了,葡萄变成褐色的了:

——现在它想望着死,想望着幸福的死。你们高人们啊,你们没有嗅到吗?一种秘密的气韵升起来了。

——一种永恒之气韵和芳香,一种古代幸福之玫瑰色的,褐色的,黄金酒的芳香。

哦,沉醉的午夜之死的快乐,它歌唱:世界是深沉了,深于自昼之所能知![3]

 

紧张、抵抗、危险与有根据的怀疑,付出生命的代价;失败的可能性很大,尽管如此还要勇于冒险——这就是力度。[4]

 

最富精神性的人们,他们必首先是最勇敢的,也在广义上经历了最痛苦的悲剧。但他们正因此而尊敬生命,因为它用它最大的敌意同他们相对抗。[5]

 

悲剧艺术家传达自身的什么?难道不正是他在可怕可疑事物面前显示的无所畏惧的状态?——这状态本身就是令人热望的;凡了解它的人,都对它怀有最高的敬意。他传达它,他不得不传达它,只要他是艺术家,一个传达的天才。面对一个强大的敌人,面对一种巨大的不幸,面对一个令人恐惧的问题,而有勇气和情感的自由——这是一种得胜的状态,被悲剧艺术家选中而加以颂扬。在悲剧面前,我们灵魂里的战士庆祝他的狂欢节;谁习惯于痛苦,谁寻求痛苦,英雄气概的人就以悲剧来褒扬他的生存,——悲剧诗人只是为他斟这杯最甜蜜的残酷之酒。[6]

 

希腊人用这种[酒神]秘仪担保什么永恒的生命,生命的永恒回归;被允诺和贡献在过去之中的未来;超越于死亡和变化之上的胜利的生命之肯定;真正的生命即通过生殖、通过性的神秘而延续的总体生命。……在秘教中,痛苦被神圣地宣说:“产妇的阵痛”圣化了一般痛苦,——一切生成和生长,一切未来的担保,都痛苦为条件……以此而有永恒的创造喜悦,生命意志以此而永远肯定自己,也必须永远有“产妇的阵痛”……[7]

 

继启蒙运动而来的仍然是郁郁不振和悲观主义的影响。……为了经得起这种极端的悲观主义(我的《悲剧的诞生》对此不时有所表露),为了在“没有上帝和道德”的世界独自生活,我必须臆想出我的对立物来。也许,孤独的人为何会发笑,我心里最清楚。因为他深受折磨,以致他不得不发明笑。这个最不幸、最伤感的动物,同时也是最欢快的动物。[8]

 

是否以及在何处着手进行“美[这种]判断,这是(一个个体或者一个民族的)的问题。充盈感,积聚起来的力的感觉(出于这种感觉,人们就可以勇敢而愉快地接受许多东西,而懦弱之人却对之不寒而栗)——力量感还会对事物和状态做出“美”的判断,而昏聩无能的本能只能把这些事物和状态评价为可憎的、“丑恶的”。……从大处来看,由此即可得知,对于可疑事物和可怕事物的偏爱乃是强者的一个标志,而对于秀丽和妩媚之物的趣味则是弱者谨小慎微者的事。对于悲剧的快感标志着强大的时代和性格……这就是英雄精神,置身于悲剧性的残酷中来肯定自身,坚强得足以把痛苦当作快乐来感受。……悲剧作家的深邃之处就在于,他们的审美本能可以纵观较远的结果,他们不会近视地滞留于切近之物,他们从总体上肯定那种为恐怖的、恶的、可疑的事物辩护的经济学,而且不仅仅是——辩护。[9]

 

生命本身,它永恒的富蕴和回归,决定了苦痛、破坏和毁灭意志。在别的场合,痛苦、受难的基督被认为是无辜者,是对生命的抗议,是谴责生命的公式。——人们看出,由于痛苦的含义产生的问题。也就是说,生命是基督教的含义呢还是悲剧的含义。前者,应是通向神圣存在之路;在这种情况下,存在被认为是十分神圣的,它足以为无穷的痛苦辩护。悲剧的人一定是极其痛苦的,因为,他乃是强壮的、丰富的、足以为此而神圣化的;基督徒否定尘世最幸福的命运,因为,他虚弱、贫穷、一无所有,以致始终对生命感到痛苦。十字架上的上帝是对生命的的诅咒,他指点人们要从生命中拯救自身;——剁成碎块的狄奥尼索斯乃是对生命的许诺:他永远新生,由毁灭中再生。[10]

 

总结尼采以上关于悲剧和悲剧感的论述,可归纳以下几点:

1.悲剧性是人生、世界及人与世界关系的本质特征

如果没有人,世界本身无所谓悲剧性或非悲剧性;如果没有强者和超人,世界的悲剧性也不会凸显出来。正由于强者和超人的创造性活动,才引起人与世界的悲剧性对抗和冲突。非创造性的人、弱者设想本该存在的世界已经有了,只需要去寻找达到这个世界的方法和途径就可以了;创造性的人即强者和超人,却要创造一个应当存在的世界,“他们是创造性的,因为他们其实是在改变和创造;他们不像认识者,后者听任万物如其所是地保持原样。”[11]这样一来,一方面,他们的变革、改造和创造活动内在地进入了力量意志世界及其永恒回归之中了,并能够改变世界的存在形态;另一方面,世界及其存在形态也获得了悲剧的性质。所谓悲剧,首先是指人、世界以及人与世界关系本身的悲剧,其次才指艺术的悲剧。

2.悲剧产生巨大震撼力和销魂魅力的根本原因

悲剧(包括生活—存在悲剧和艺术悲剧)之所以具有巨大震撼力和销魂魅力、悲剧之所以能产生巨大的快感,正在于在人与世界的悲剧性斗争中,一切危险、失败、挫折、不幸、灾祸、残酷、恐怖、可疑、丑怪、邪恶和死亡等等令人痛苦的事物,成为激发人的强力意志和创造活动的催化剂和兴奋剂:当强力意志和创造活动被打败了或被窒息时,便表现出一种让人扼腕长叹的悲愤、悲凉、悲怆之美;当强力意志和创造活动正与世界进行势均力敌、激烈尖锐的斗争时,便表现出一种让人慷慨激昂的悲壮、雄壮、壮烈之美;当强力意志和创造活动改变和驯服了对象世界时,便会表现出一种让人赏心悦耳的优美、秀美、恬美、静美与和谐之美,自然,这种经过斗争而获得的丰收之美与消极被动的静观之美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尼采的悲剧哲学和悲剧美学不仅为人类开拓了更为广阔的审美视野,而且极大地提高了人类悲剧感和悲剧意识的强度和力度,对后世产生了并将继续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

3.悲剧是生命的伟大兴奋剂和力量滋补剂

在《悲剧的诞生》中,尼采批评亚里士多德局限于对悲剧做出一种生理学和伦理学的解释,而看不到悲剧提供了一种形而上学的慰籍,因而达到了美学和哲学的高度。后来的尼采继续反对亚里士多德把悲剧当成一种对付恐惧和怜悯的治疗法,但已经不是从“艺术形而上学”的角度出发,而是从超人、力量意志和永恒回归的新哲学—实验哲学—透视主义哲学出发,把悲剧当作一种“尘世的慰籍”,当作此在生命的一种伟大兴奋剂和力量滋补剂。悲剧不是像亚里士多德所说的那样,通过涤除和净化恐惧和怜悯,而使人获得健康、善良和安全(这是对悲剧的一种乐观主义理解),更不是像叔本华所说的那样,教人退让、放弃和听天由命,从而使人更加沮丧、颓废和衰退(这是对悲剧的一种悲观主义理解)。悲剧激励人们勇敢地面对此在生命中和世界上一切可疑和可怕的东西,并在与它们的斗争中克服恐惧和怜悯,不断地强化和壮大自己。悲剧英雄永不放弃、屡败屡战,只因为天真的乐观主义和怯懦的悲观主义永远不能给我们带来真正的安宁和幸福,只因为如果我们不去战斗,我们将会处于更不安全、更为不幸的境地。

4.悲剧艺术是生活—存在悲剧的特殊和典型形态

对尼采来说,生活悲剧或悲剧性的生活是在先的,悲剧戏剧及所有悲剧性艺术是后来产生的,比如说希腊悲剧是从希腊人的悲剧性存在的基础上产生出来的;尼采把前者称之为“悲剧性现实”(Tragic reality),把后者称之为“悲剧性戏剧”(Tragic play[12]。但这绝不是说,悲剧艺术仅仅是对悲剧性生活的摹仿和反映。关键在于,悲剧艺术家的创作活动本身就是一种强力意志的创造活动,是一种最为突出、最为典型的悲剧性生活,并且把悲剧感和悲剧意识发挥到了极致,在此情况下,“纯粹是精细的最后的自我欺骗!纯粹对生命的诱惑!在人成了被欺骗者时,在人又信仰、自欺时,哦,他膨胀得多厉害呀!多令人陶醉啊!是什么样的权力感啊!权力感觉之下艺术家的胜利多么大啊!……人类又重新统治‘材料’,——统治真理!”[13]“艺术,无非就是艺术。艺术是使生命成为可能的壮举,是生命的巨大诱惑者,是生命的伟大兴奋剂。艺术是唯一最佳的对抗力,对抗一切否定生命的意志,艺术是反基督教、反佛教、反虚无主义的卓越力量。艺术是对认识者的拯救,认识者是见到、想见到生存的恐怖和可疑性格的人,即悲剧性的认识者。艺术是对行为者的拯救,即他是不仅看到而且体验到、也想体验到那恐怖和可疑性格的人,即悲剧性的、好战的人和英雄。艺术是对受苦人的拯救,是通向痛苦之路,痛苦在那里被意愿、被美化、被神圣化,痛苦是巨大兴奋的一种形式。”[14]

对于尼采来说,艺术不是生活之外或生活之上的另一事物,而就是生活本身的一部分,本身就是一种生活形态或样式。对这一点,海德格尔抓得很准,他的《尼采》一书,开篇就讲“作为艺术的强力意志”,因为艺术家本身就是创造者和生产者,艺术乃是强力意志最易透视的、最熟悉的和最高的形态,因此对艺术和艺术家的论述,也大致适用于其他类型的强力意志的创造活动,或者至少是理解其他类型强力意志和创造活动的有效入口,乃至可以把自然和生活理解为广义的艺术。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