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超人的永恒回归是生命和世界的最高肯定公式(3)  

2010-05-28 13:14:00|  分类: 《悲剧哲学的诞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超人的永恒回归是对生命和世界的最高肯定

相比动物、弱者大众对生命和世界的肯定(被动地接受永恒回归)而言,超人能够以他所主动创造的永恒回归达到对万物的最高肯定。

1.超人以宽阔的胸怀承纳万物

诚然,在与弱者大众和大自然争夺世界统治权的过程中,超人必须勇敢、凶狠、无情地投入战斗,否则就会面临被淘汰、被奴役的命运。但是,一旦超人取得了统治权,他们绝不会也绝不能把被统治者赶尽杀绝,他们深深地知道万物皆有其存在的权利。需要改变的只是力量对比的格局,一旦形成超人占统治地位的新的力量关系,万物又重新获得肯定而且是最高的肯定,因为一方面它们都会或多或少地提高自己存在的水平和层次,另一方面它们也是超人的创造活动的必要条件:“那位皇帝[1]不断地责备万物的倏忽易逝性,为的是不把万物看得太重要,并且安然处身于其中。相反地,在我看来,如此短暂地存在的每一件事物都太有价值了:我要寻求每一件事物的永恒性——难道人们可以把最宝贵的油膏和美酒倒进大海里吗?——我感到欣慰的是,已经过去了的每一件事物都是永恒的:大海又把它们冲回岸边了。”[2]只要弱者大众放弃或收敛其权力意志而接受超人的驯化、培养和选育,那么“对于静养者来说,‘静养’赋予他至高无上的感觉;对于顺从的人来说,规矩、追随和顺从赋予他们至高无上的感觉。在这个时候,他自然会认识到,究竟什么赋予他至高无上的感觉,并且唯恐没有达到这种感觉的方法!这就是所谓的‘永恒’!”[3]他在自传中甚至说:“今天,对待诸位,我仍然有同样的谦和,我对最卑贱者都充满恻隐之心。总之,我无丝毫的傲慢,无丝毫的轻蔑。”[4]

2.最高肯定是包含否定的肯定

超人虽然渴望把所有的深度提升到自己的高度,帮助每一个弱者把自己变成超人,但他也深深地知道,这是不可能做到的。超人的肯定不是驴子的肯定。驴子对一切都说“是呀!是呀!”超人则保留在必要的时候进行否定的权利。为了维护和巩固超人的统治,超人有必要继续运用权力和强制力,否则就会被弱者大众所推翻。

3.最高肯定不是最后的、绝对的肯定

首先,超人对自身的肯定不是最后的和绝对的,因为创造的本性是不断地否定已成状态而走向未来,不断地把“已如此”变为“我要它如此”、“我将要它如此”,这个过程一旦中止,创造过程就终结了。强力之为强力就在于不断获取更强的力,创造力之为创造力,就在于它不断赢得更高的力,否则它们就会转化为弱力。

其次,超人不可能把弱者大众拉到与自己一样高度的理由是,弱者大众的以其权力意志抗拒超人的统治和驯化的努力是绝不会熄灭的,弱力意志是绝不会被彻底剔除干净的。因此超人与弱者大众的鸿沟是永远也填不平的,两者之间的斗争是永恒的。

至此,我们可以对尼采的两段使人争讼纷纭的话重新做出解释了。

1888年春夏之交,尼采写下这样一则笔记:“我何以认出自己的同类—我达到‘肯定’的新路——哲学,我迄今为止所理解和经历的哲学,乃是一种自愿的寻找,包括对生命的那被诅咒的和邪恶的一面的寻找。从这样一种穿越冰山荒漠的漫游赋予我的长期经验中,我已经学会了用另一种方式去看迄今为止所有的哲学思考——哲学的隐蔽历史,被冠以哲学大名的心理学对我来说已经昭然若揭了。‘一种精神能承受多少真理,敢于冒多少真理之险?’——这对我来说成了真正的价值标准。怯懦是错误的……每一种认识成就都源于勇气,源于对自身的严厉,源于对自身的规矩……这样一种实验哲学,正如我所经历的那样,本身就预言了最原则性的虚无主义的各种可能性:这并不是说,这种哲学总是坚持了一种否定,坚持了一种求否认的意志。毋宁说,这种哲学要达到的是相反的情形——就是要达到一种对如其所是的世界的狄奥尼索斯式的肯定,不打折扣,没有特例和选择——它意愿永恒的循环,即依照同一交叉点的逻辑和非逻辑而运动的相同事物的永恒循环。一个哲学家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是对生命抱有狄奥尼索斯式的态度——我的公式是:热爱命运……”[5]

在自传《看哪这人》中尼采再次说:肯定对立和战争,肯定消逝和毁灭,肯定生成而坚决否定“存在”,同时又主张万物的绝对和无限的循环——这便是狄奥尼索斯、查拉图斯特拉、赫拉克利特和我本人所主张的学说;《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这部著作的宗旨是永恒回归思想,也是人所能够达到的最高肯定公式[6]

很多人对这两段话做出了形而上学式的理解。但是,尼采马上就指出,形而上学式的永恒回归是驴子式的肯定,即肯定一切、对一切Say yes——这出自于受苦人的本能、群盲的本能、反对独立特行者的大多数人的本能,而超人的实验哲学则直面生命中否定性的方面,认为它是必然的甚至是受欢迎的,因为它刺激起强者的勇气、意志力量和创造性,从而使强者在克服这一方面的过程中,达到对生命的更高的肯定——这才是一种更有力、更丰富、更真实的肯定、狄奥尼索斯式的肯定:“我由此猜到,人的另一个更强壮的种类何以必然地会朝着另一个方面来设想人的提高和提升:更高等的人,位于善与恶的彼岸,位于不可能否认是来源于受苦人、群盲和大多数人的那些价值的彼岸——我孜孜以求的,就是构成历史中这种相反的理想的雏形(‘异教的’、‘古典的’、‘高贵的’——这些概念都应重新发现、重新估价——)”[7]更高等的人通过自己的选择和创造活动,使力量意志世界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就像我在前文中反复说明的,强者、超人的永恒回归,扬弃(抛弃和保留)了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超人的永恒回归是最高的但不是最后的、绝对的永恒回归。

德勒兹在这方面的论述显得过于轻飘和乐观。虽然他深刻地指出了永恒回归决不是同一的思想,而是综合的思想,是强调绝对差异的思想;永恒回归不是“同一”或“一”的回归,而是多样性和差异的回归,是多样性的再现和差异的重申,但他认为反动力最终会被永恒回归淘汰出局:“虚无的意志与永恒回归相联系就能确保反动力不再回归。无论多强大,无论正在变为反动的力陷得多深,总之反动力永远不会回归。渺小、卑鄙和反动的人不会回归。否定作为强力意志的性质,凭借永恒回归,在永恒回归中改弦易辙,把自己变为肯定,变为否定之肯定,变为肯定性的和好肯定的权力。这就是尼采称之为查拉图斯特拉的良药和狄奥尼索斯的秘密的东西。”[8]这里的关键是虚无意志原来是和反动力结盟的,后来奇妙地转而与能动力和强力意志结盟了,从而使反动力走向灭亡。这种烦琐哲学我们不必去管他,我们只需记住德勒兹最后的结论:“我们肯定偶然以及偶然的必然,肯定生成以及生成之在,肯定多样性以及多样性的统一。肯定退回自身,但又再次回归,达到最高的权力,差异反映自身、重复并复制自身。永恒回归就是这最高的权力,是在意志中发现自身原则的肯定之综合。肯定者之轻对抗否定之重;强力意志的游戏对抗辩证法的劳役;肯定之肯定对抗著名的否定之否定。”[9]

我以为这是德勒兹这部名著中的败笔,与他对悲剧的看法完全一致。从反动力与能动力的构想出发本来可以很好地作出对尼采哲学的一种悲剧式解释,然而德勒兹却得出了极端乐观主义的结论。他为了避免反动力与能动力循环反复、无休无止的永恒回归,最后虚构出能动力对反动力的全面的和绝对的胜利,这显然是一厢情愿的做法。尼采哲学的悲剧强度和悲剧深度被他一笔勾销了。



[1] 指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121180)。

[2] NietzscheWritings from the late notebook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p.216;参见孙周兴译《权力意志》,商务印书馆2007年版,第717页。

[3] KSA9504505,转引自陈君华:《深渊与巅峰》,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373页。

[4] []尼采:《看哪这人》,张念东、凌素心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年版,第47页。

[5] []尼采:《权力意志》,孙周兴译本第12491250页,张念东、凌素心译本第601页。

[6] []尼采:《看哪这人》,张念东、凌素心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年版,第71105页。

[7] []尼采:《权力意志》,孙周兴译本第1250页,张念东、凌素心译本第601602页。

[8] []德勒兹:《尼采与哲学》,周颖、刘玉宇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版,第103页。

[9] []德勒兹:前引书,第287页。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