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超人的永恒回归之二:让创造进入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  

2010-05-28 12:56:00|  分类: 《悲剧哲学的诞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让创造进入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

 

前文说过,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并不承诺给人永远的进化、进步和发展,并不承诺给人无限的自由、永久的幸福和永恒的价值。早在人类尤其是超人产生以前,力量意志的世界就在永恒地回归,就像大海潮涨潮退,太阳东升西落一样。迄今为止,人类的绝大多数也像动物一样在这种永恒回归面前表现得无能为力,他们并没有在永恒回归上面打上人的烙印。最主要的原因是,人类的创造性还太弱,人类的创造活动还不足以把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改造为属人的、人可以在其中得到充分肯定的永恒回归。看来人类是做不到了,只有超人类才能做到。

迄今为止,人们对尼采关于创造的思想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尤其是没有把创造的思想与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的思想内在地结合起来。

要知道,不仅上帝之死从根本上来说是由人的创造性造成的,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成为超人的永恒回归,也有赖于创造性的活动。

只有创造活动才能深入永恒回归的内在结构,改变永恒回归的实现形式,并把必然性和自由高度结合和统一起来。

1.从哲学高度开辟创造之路

人的创造要得以确立,必须具备两个基本前提:一是对象世界是一个生成的、变化的世界,是一个充满了机遇、偶然性、可能性和多样性的世界,而不是一个永恒不变、铁板一块、无缝可钻的世界;二是创造主体能够把自己的意志和力量加入到对象世界中去,从而改变对象世界的存在状态。然而,形而上学彻底堵塞了创造之路,因为形而上学家极力逃离这个如其所是的、充满矛盾和变化的、让他们痛苦不堪并轻蔑和仇视的世界,而去追求一个永恒持存和存在的世界,以便与这个世界化为一体,从而找到自己的最高幸福。于是,他们要做的工作就是去认识那个现成的世界,找到通向这个世界的道路——这便是所谓“求真理的意志”和“哲学的客观眼光”,这便是所谓“认识者”,“一个非创造性的、受苦受难的种类”,“一个厌倦生活的种类”,一个“意志贫乏和力量匮乏”的种类,对他们来说,创造活动既是不可能也是无必要的。

像艺术家一样,富有创造性的人要进行创造活动,就要有求创造的意志,就不仅仅是去认识某物如此这般的存在、去反映一个已经存在的真实的世界,而是要去行动,使某物如此这般地生成,从而创造一个如其应当存在那样的世界、一个对我们来说应当称之为真实的世界——“他们是创造性的,因为他们其实是在改变和创造;他们不像认识者,后者听任万物如其所是地保持原样。”[2]

2.创造活动把实然变为应然

自然界中也存在一定的强力意志,动物也具有一定的强力意志,弱者、奴隶、贱民、群盲、庸众也具有一定的强力意志,但都没有上升到创造力和创造意志的高度。超人以其强力意志驯化了其弱力意志和生存意志,从而获得了伟大的创造意志。查拉图斯特拉甚至说,我,超人的教师,一个先知先觉者,一个有意志的人,一个创造者,一个未来,一座达到未来的桥,也只是走在桥上的跛子。创造意志的最显著特征,便是能够把实然变成应然,把事实变为价值,从而在创造未来时救赎过去;意志,这是解放者和传递喜讯者的名字,意志解放一切。但是你将怎样称呼那锁禁解放者的东西呢?——“已然”、“已如此”,这便是意志之切齿的愤怒与最寂寞的痛苦。意志对于一切已成的,无力改变,所以它对于过去的一切,是一个恶意的看客。意志不能改变过去,也不能割断时间与时间的贪欲,这便是意志最孤独的苦恼。意志解放一切,但是它自己如何从痛苦里自救,并嘲弄着自己的牢狱呢?于是意志这解放者成为一个痛苦者,并且对于能忍受痛苦者复仇,因为它自己不能返回过去,除非意志最后自救了自己,或意志变成不意志,才不再复仇。意志是一个创造者;一切“它已如此”,是一种碎片,一种谜,一种可怕的偶然品,除非创造的意志对它说:“但我要它如此,我将要它如此!”只有这样,意志才能从自己的愚蠢里解放出来,只有它成为自己的拯救者和传递喜讯者,它才能忘记复仇的精神和切齿的痛苦。它才能与时间讲和,并追求到高于一切和解之上的东西。[3]

在《旧榜和新榜》中,查拉图斯特拉大声宣告:

 

意欲解放人!因为意欲便是创造!我如是教人。你们唯一应当学习的,便是创造!

救济人类的过去,改变一切“它已如此”,直到意志说:“但我意愿它如是!我将愿它如是!”[4]

 

当强力意志不能自救,即不能驯化与之关联的弱力意志和生存意志时,就不能成为真正的创造意志,就会变成对过去、对世界和他人的复仇者。只有创造意志才能把“已如此”转变为“我要如此”、“我将要如此”,也就是说,把“我应”变成“我要”,把“自在”变成“自为”,把异己的回归变成意欲的回归,把压迫意志的回归变成实现意志的回归。

3.创造活动把生命价值融入生成过程,或者说在生成过程中获取生命价值

创造活动把实然变成应然,也就是把存在的生成和生成的存在变成价值:

 

两种最伟大的(被德国人所发现的)哲学观点:

a生成观,发展过程

b生命价值观(但首先必须克服德国悲观主义的可怜形式!)——

这两者被我以决定性的方式搓合在一起。一切都在生成中永恒地回归——这是无法逃脱的!——假如我们真能判断价值,其结果将如何呢?轮回[回归]的思想就是选择的原则,是为(和野蛮!!)效力的。

人类已经成熟到足以接受这种思想了。[5]

 

这段笔记极为重要,相当清晰地勾勒出超人的永恒回归思想的基本思路:

1)黑格尔的生成发展观和叔本华的意志主义生命价值观是尼采哲学的思想资源,只不过两者都是形而上学性质的,并且是乐观主义(黑格尔)和悲观主义(叔本华)的;

2)要以决定性的方式改造这两种资源,这一方式就是用创造的思想来摧毁形而上学框架,从其中拯救出生成发展观和生命价值观,并把两者融铸为一种新的哲学;

3)一切都在生成中永恒地回归是无法逃避的,即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具有普遍性,是绕不开的,因此只能以创造性的活动进入其中,积极地、主动地利用永恒回归来为强力意志和创造意志服务,从而把一直统治人们的被动回归思想改造成为一种主动选择的原则。黑格尔和叔本华哲学的最大弊端正在于缺乏创造的思想,前者所谓创造只是精神的自我外化和自我扬弃,在开端中已经自在地包含了原来发展的一切要素和成果,后者则干脆否认任何创造的可能性。

4.创造活动把超人、力量意志、永恒回归融铸为一个整体

下面两则更为精彩的笔记值得我们反复推敲:

 

为了经受轮回[回归]思想,就必须摆脱道德;——这是对付现实痛苦的手段(痛苦可以理解为手段、理解为快乐之父;世上没有痛苦这种笼统的意识);——对各种不确实性和尝试性的享受,乃是对抗极端宿命论的砝码;——即取消“必然性”的概念;——取消“意志”;——取消“绝对认识”。

有意识地、最大限度地提高人的力——因为它能够创造超人。

 

1.永恒轮回[回归]思想。这种思想的前提想必是真的,如果它是真的。这种思想会有结果的。

2.它是最棘手的思想。因为,假如猝不及防,假如没有重估一切价值,那么它的结果就是不确定的。

3.经受这种思想的方法:重估一切价值。兴趣不再放在肯定上,而是放在怀疑上;感兴趣的不再是“原因和结果”,而是坚韧不拔的创造性;不再是自我保存的意志,而是强力意志;不再是“一切都是客观的”这种恭顺的用语,而是“一切都是我们的事业!——让我们为之自豪吧![6]

 

我认为这两则笔记,连同前面的那一则笔记,是理解尼采的永恒回归思想和整个哲学思想的关键和钥匙,它们不仅清楚地表明了三种永恒回归的联系和区别,而且把超人、力量意志和永恒回归这三个基本思想融铸成为一个相互规定、不可分割的整体:

1)形而上学的永恒回归也是有一定事实依据的,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当然更是一个事实。两者之间仍然存在由此达彼的桥梁:如果不把创造活动即重估和重建一切价值的活动加入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那么它就极有可能重新变为一种形而上学式的永恒回归——如果人在这种永恒回归面前完全无能为力,那么即算它是多元力量而不是一元力量的回归,它对人的绝对必然性、决定性和强制性就与形而上学的永恒回归完全一样。如何避免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蜕化为形而上学的永恒回归,的确是最棘手的问题。

2)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与形而上学的永恒回归的本质区别在于,后者完全排斥了自然选择和创造活动的一切可能性,而前者则提供了这种可能性。但可能性不等于现实性,更不等于必然性,它的结果是不确定的。

3)只有重估和重建一切价值,只有享受一切不确定性和尝试性,只有有意识地最大限度地提高和发挥人的强力意志,一句话,只有当人通过创造活动而把自己锻造为超人,才能改变力量意志世界的力量对比和力量关系,才能使力量意志世界按照创造者和超人所意欲的方式回归,或者说,创造者和超人在这个力量意志永恒回归的过程中,能够获得自由独立的地位和伟大不朽的价值。

4)在整个过程中,从事创造活动的超人或超人的创造活动是关键和枢纽。没有这个关键和枢纽,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就不能转化为超人的永恒回归,超人的永恒回归就不能扬弃地包含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

然而,这三则极为重要的笔记很少被我所见到的国内外研究尼采哲学的著述所引用,比如在海德格尔洋洋百万言《尼采》一书中,就完全不见这三条引文的踪迹。这是一种无意识的漠视还是一种有意识的排斥,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忽视这三条引文的后果会是相当严重的:或者不能明确区分形而上学的、力量意志的和超人的三种永恒回归,或者有所区分,但又搞不清三者的联系和转化的通道,最后,有的人便重新将尼采的永恒回归思想形而上学化,有的人对尼采的永恒回归思想作出悲观主义或乐观主义的理解,有的人则不胜其烦,干脆把这一思想当死狗一样扔掉。殊不知这一扔,超人与力量意志思想也会同时遭到误解,因为永恒回归是与超人和力量意志内在结合起来的,正如不能离开超人和力量意志来理解永恒回归一样,也不能离开永恒回归来理解超人和力量意志。也许完整的提法是:超人创造自己所意欲的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超人所意欲、创造和实现的回归,是强力意志在其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力量意志结构或力量对比关系的回归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