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超人的永恒回归之一:咬断黑蛇的头  

2010-05-28 12:53:00|  分类: 《悲剧哲学的诞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超人的永恒回归

 

我们曾经提到,尼采所倡导并作为最高肯定公式的永恒回归是超人与力量意志的合题。这个思想现在归结为,超人如何把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转变为自己意欲和渴望的永恒回归?

一、咬断黑蛇的头

在一艘航行的海船上,查拉图斯特拉向水手们讲述他的幻象和谜。他和一个侏儒来到一个路口,开始如下对话:

 

“侏儒啊,看这柱门吧,”我说,“它有两面!两条路相交于此,还没有人将它们走到尽头。”

向后的这条道,接续到永恒。向前的这条道,——接续到另一个永恒。

这两条道相反而相接;它们在这柱门口相交。这柱门的名字被铭刻在上面:‘此刻’。

侏儒啊,你以为人当循着这永远相反的两条道更远更远地走去吗?

“一切直者皆说谎,”侏儒鄙视地咕哝着:“所有真理都是弯曲的;时间自身也是一个环。”

“你重力之精灵啊!”我暴怒地说:“别太胡说!否则我将使你留在你所蹲踞的地方。跛子啊,我背负着你太高了!

“看哪,此刻!”我继续说,“从此刻的柱门向后,引到了永恒:在我们之后有一个永恒。万物之中能跑者不应当已经跑完了那条路吗?万物之中能发生者不应当已经发生、完成和过去了吗?

侏儒啊,假使一切已存在过了,那末关于此刻,你怎么想?——这柱门不也应当存在过了吗?

万物不是相生相接,此刻才引拽着方兴方来的一切吗?此刻自身不也是如此吗?

所以,万物之中能跑者,不应当在这条长路上再跑一次吗?——

这个在月光下蠕行的蜘蛛,这月光,以及在柱门下一起低语,低语着永恒万物的你和我,不应当都已存在过了吗?

我们不应当再回来跑前面的这条路,这条神秘的长路吗?我们不应当永恒地再来吗?

我这样说着,声音越来越低沉,因为我害怕我的思想和思想下面的思想。忽然我听到一只狗在我附近狂吠。

……

现在侏儒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柱门呢?蜘蛛呢?我们的低语呢?我做梦了吗?我醒了吗?我忽然发现自己孤独地站在崎岖的岩石间,站在最荒凉的月光下。

但是一个人躺在哪里!看哪!那狗在跳跃、耸毛、哀啼,——现在它看见我来了,于是又狂吠起来。我听过一只狗如此嚎叫着求救吗?

真的,我看见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我看到一个年青的牧人挣扎、哽咽、震颤,满脸的痉挛,一条粗黑的蛇悬在他的口外。

我曾在一个面孔上见过这么多的厌恶和惨白的恐怖吗?也许在他睡熟的时候,一条蛇爬进了他的嘴里,紧咬着他的喉头。

我用手拖这条蛇,拖着,但是枉然!我不能从他的喉咙里拖出这条蛇,于是我大声喊叫:“咬啊!咬啊!咬去它的头,咬啊!”——我这样大声喊叫;我的恐怖、憎恨、嫌恶和怜悯,一切我的善和恶,一齐以一种声音喊叫出来!……

牧人听到我的劝告果然咬了;他用全力咬了!他把蛇头吐出很远,并跳了起来——

他不再是牧人,不再是人——而是一种变形的生命,一种遍体发光的生命,并且大笑起来,大地上从没有人像他那样笑过!

啊,兄弟们,我听到一种不似人声的大笑。一种焦渴销铄着我,一种永不会宁静的渴望销铄着我。

对于大笑的渴望销铄着我。啊,我如何能够平静地忍受这生活!我又如何能够忍受即刻便死![1]

 

查拉图斯特拉与侏儒势不两立,他不能接受侏儒轻松熟练而无所谓地说出了传统的永恒回归思想。接下来他表达的应该是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思想。与侏儒的肯定语态不同,查拉图斯特拉始终是用疑问的、假设的、祈使的语态表达这一思想,这说明他对这一思想的事实性和真理性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而且在情感上还有抵触情绪,以至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感到害怕,但这的确又是他自己的思想,以至思想下面的思想,最幽深的思想。根据我前面的分析,这一思想对他来说既有积极的一面,又有消极的一面。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他要那牧人咬断那条黑蛇的头了。这意味着要清除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思想的消极面——这一消极面使得这一思想与形而上学的永恒回归思想极为相似。牧人咬断那蛇头后,立刻由人变成超人了。

后面的故事印证了这一解释。有一天,查拉图斯特拉在床上跳起来大喊大叫,他感觉到一个深渊般的思想,像一条久睡的大爬虫一样升起来,堵住了他的喉咙,他对这条大爬虫既是憎恶,又是吁求,之后跌倒睡去,七天后才醒来。他的动物们劝慰并告诉他,走出你的洞府吧,万物都在渴望你,世界如同花园一样期待着你。之后,动物们开始歌颂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查拉图斯特拉嘲笑它们是“喋喋者”和“手风琴”,它们不知道在这七天发生了什么事——他咬下了那怪物的头,并将它吐弃了。之后他对动物们讲起力量意志的永恒回归让他憎恶的一面:人类永远循环,渺小的人类也永远循环;就是最伟大的人也太渺小,然而最渺小的人也永远循环——这便是我对于一切存在的憎恶。动物们自然不理解他的话,又继续唱起那永恒回归的颂歌。查拉图斯特拉沉默不语,他知道,他的鹰和蛇,即使是地球上最高傲的和最聪明的动物,也无法明白他获得了什么新的安慰。

那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安慰呢?那就是超人的永恒回归思想。



[1] NietzscheThus spake Zarathustraby Thomas common,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影印本,第166168页;参见楚图南中译本第164167页。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