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永恒回归的谜团  

2010-05-28 12:41:00|  分类: 《悲剧哲学的诞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恒回归的谜团

 

    尼采对“超人”的阐述比较清楚,对“力量意志”的阐述虽然引起很多和很大的争议,但至少他是用比较清晰明白的语言表达出来的。然而,对“永恒回归”的阐述,却充满隐喻、象征、梦魇、幻象、谜团,充满含混和自相矛盾,弥漫着一种时而阴森恐怖时而激昂狂喜的神秘气氛,不仅使一般的读者像坠入迷宫一样根本找不到出路,就是一些哲学家和哲学史家,也在“永恒回归”面前退避三舍,或者对它保持沉默,或者把它当作一种与超人和力量意志思想完全不相容的宗教体验加以否定和抛弃。的确,这个经常使查拉图斯特拉或尼采恐惧得喘不过气的“最沉重的思想”,也成为蹲在众多尼采哲学研究者面前的司芬克斯怪物。本章对“永恒回归”的论述,与其说是一种研究,倒不如说是对这头怪物提出的谜语的一种冒险的猜测。

    一、几种对Die ewige Wiederkehr的翻译

    最常见的一种中译是“永恒轮回”,此外还有“永恒循环”、“永恒重复”、“永恒复归”、“永恒回还”、“永恒回归”的译法。本书认为译为“永恒回归”较为贴切,理由如下:

    1.“轮回”在中文中主要是一个佛教名词,亦称“六道轮回”,译自梵语samsāra,原意是“流转”,本是印度婆罗门教主要教义之一,佛教沿用并发展了这一概念,其意是说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如不寻找解脱,就会永远在天、人、阿修罗、地狱、饿鬼和畜牲中循环往复,犹如车轮不停地转动一样。轮回因而成为人生根本痛苦的主要原因和象征。中国本土思想儒家和道家是不使用这个概念的。近现代以来,轮回概念越来越局限在佛教内部使用,而在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和大众文化的广阔领域里,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尼采在巴塞尔大学任教时,接触过一些印度文化和佛教的东西,但随着他对叔本华悲观主义哲学的彻底否定,对作为叔本华哲学思想来源之一的佛教也持彻底否定态度,比如他曾称虚无主义是佛教的欧洲形式,而虚无主义是尼采毕生与之奋斗的主要敌人之一(另一宿敌是形而上学,这两者又是内在相关的,即虚无主义是“存在”形而上学崩溃后出现的“虚无”形而上学)。用“轮回”这样一个带有强烈宗教、形而上学、宿命论和虚无主义色彩的概念翻译尼采哲学的一个主要概念,与尼采哲学的基本精神即悲剧精神是严重相悖的。

    2.中国人翻译德文词Wiederkehr或相近的Wiederkunft、Wiederkommen时,通常都取其“归来”、“再来”、“回归”、“反复”、“重复”、“再现”之意,查各种版本的德汉词典,没有把这两个词解为“轮回”的,解为“轮回”、“转世”的是Wiedergeburt、Seelenwanderung、Reinkarnation、Palingense等词。无独有偶,各种版本的英汉词典,也没有把与Wiederkehr、Wiederkunft、Wiederkommen相当的Recur、Recurrence、Recursion、Return解为“轮回”,而是解为“再发生、反复发生”,亦即“回归”、“复归”,可见英译The Eternal Recurrence是完全忠实于德文Die ewige Wiederkehr的。这也表明,我国翻译界对这几个德语、英语词汇是有共识的。此外,英文直接以Samsara译梵文Samsāra,或者将其意译为Metempsychosis ,表达的正是佛教中生命的循环(The cycle of life)或生死循环(The cycle of life and death )的意思。即使是用Resurrection(复活)、Rebirth(再生、新生、转生)也比Recur、Recurrence、Recursion、Return等词更接近“轮回”的意思。可见,把Die ewige Wiederkehr/The Eternal Recurrence译为“永恒轮回”,是一种误译或错译。我很奇怪,为什么译者没有注意到这些词的明显区别呢?

    3.最重要的是,“永恒轮回”这个概念作为一种关于“存在者总体状态”的世界观,作为对“存在是怎样的”这一基本问题的回答,极难与尼采奋发进取的人生态度相容,也极难与其关于“存在是什么的”超人和力量意志(尤其是其中的强力意志和权力意志)思想相容,毋宁说,它很可能构成对超人和力量意志的彻底否定,从而使尼采重估和重建一切价值的全部努力付诸东流。实际上,就是在佛教那里,“轮回”也并不是“存在者的总体状态”,而只是那些不能醒悟和得到解脱的生命的存在状态,佛、菩萨、高僧大德是可以超出轮回的,佛教的最高宗旨正是教人超出轮回、脱离苦海的。何以在尼采这里,轮回反而成了全部存在的基本形态呢?

相比之下,“永恒回归”更贴近于德文,更有利于我们理解尼采的基本思想。“永恒轮回”至少在字面上给人宿命论的印象,而“永恒回归”至少是个意义比较宽泛、灵活的词,你可以作宿命论的理解,你也可以作黑格尔式辩证法的理解,即把它理解为“扬弃”,理解为“否定之否定”即更高发展阶段上的肯定、带着一切收获向开端的复归,你也可以像尼采一样把它理解为对永恒价值的渴望、追求和创造。

    二、尼采对“永恒回归”的几种相互矛盾的表述

    尼采关于“永恒回归”,初看起来至少有如下几种表达:

    1.假言式、疑问式表达

在《快乐的知识》第四卷倒数第二节就是这样表述的:如果有一个恶魔在某一时候侵入你的孤寂中,对你说这个世界和你的人生是如此这般地永恒循环的,你会不会瘫倒在地,咬牙切齿地咒骂这个魔鬼?这是尼采关于“永恒回归”最早的表述之一。在这里,尼采并没有对“永恒回归”的真假作出判断,而只是提醒人们,如果同意并且准备一直同意魔鬼的话,人就会安于现状而放弃一切追求,就会被魔鬼碾得粉碎。这表明尼采至少在价值观上是否定这种永恒循环和重复式的回归的。

这种假言式、疑问式表述很符合尼采的透视主义和解释学思维方式,正像“超人”是对“人是什么”、“力量意志”是对“世界是什么”的一种假设和解释一样,“永恒回归”也是对“人如何”、“世界如何”、“人与世界的关系如何”的一种假设和解释。关键是谁在假设和解释。对于那些准备听天由命的弱者来说,魔鬼所作的假设和解释可能正合他的心意,以至他会对魔鬼说:“你真是一个神明,我从未听见过比这更神圣的话呢!”于是永恒回归就会成为一把淘汰他们的锤子。但是强者能够忍受这种永恒回归吗?

    2.直言式、陈述式表达

    查拉图斯特拉的鹰与蛇所表述的永恒循环属于此种直言式、描述式的表达:

 

    万物方来,万物方去;存在之轮,永远循环。万物方生,万物方死,永远奔跑于,存在之年上。

    万物消灭了,万物又新生了;存在之自身永远建造同样的存在的屋宇。万物分离而相合;存在之循环对于自己永久真实。

    存在念念相生;围绕着这之轨道,永远回环着那之星球。任何一点皆是宇宙的中心。永恒的路是弯曲的。[1]

 

    动物们后来又继续发挥上述永恒回归的思想:

 

    哦,查拉图斯特拉,你的动物看透了你是什么人,并必须成为什么人。看哪,你是永恒回归的教师——这就是你的命运!

    你必须是教训这教理的第一人,——这伟大的命运怎能不是你的危险和疾病!

    看哪,我们知道你的教理;万物永恒回归,我们和万物一齐;我们已生存了无量次,万物和我们一起。

    你教人,有一种“生成之大年”,有一种大年中的奇观;如同一种沙漏,必须重新发生,也能够重新流转。

    所以一切那些年代在最伟大之处相似,也在最渺小之处相似,所以我们自己在另一个大年中,也在最伟大之处和最渺小之处相似。

    哦,查拉图斯特拉哟,假使你现在死了,看哪,我们也知道那时候你将如何说话:——但你的动物们还求你暂时不要死!

    但愿你说话,无畏而自满,因为一种大的重负和压迫当脱离了你,你这最坚忍的人!——

    “现在身死而消灭”,你当说,“在一刹那间我化为乌有。灵魂也和肉体一样地速朽。”

    但是缠绕着我们的因果纽带在循环着——它将再创造了我,我自己属于永恒回归的因果律。

    我与这太阳,这大地,这鹰,这蛇,重新再来——但不是一种新的生命,或更好的生命,或相似的生命。

    我永远成为这“同一的和完全相同”的生命重新再来,在最伟大和最渺小的事物中    再来教人以万物之永恒回归。——

    再来讲说人类和大地之伟大的日午,再来向人类宣讲超人。[2]

 

    3.否定性的、憎恶的表达

    查拉图斯特拉嘲笑向他歌颂万物循环的动物们为“喋喋者和手风琴”,并且告诉他们说:

 

    对于人类的大憎恶,——那爬到了我的喉咙,并且阻塞了我。预言家所预言了的:“一切都相似,无物有一刻的价值,智慧使人窒息。”——那也爬到了我的喉咙,并且阻塞我。

    漫漫长夜,一种致命的倦怠,致命的悲哀,踉跄在我的面前,以打呵欠的嘴说话:

    “你所倦怠的渺小的人类永恒地回归,”——我的悲哀如此张口说,拖拉着它的脚,并且也不能安睡。

    在我看来,人类的大地成了坟墓;它的胸部已经塌陷;在我看来,一切生存着的,都成了人类的尘土,取为骨骸,成为一种霉烂的过去。

    我的悲叹坐在人类的坟墓上,不能站起,我的悲叹和疑问日夜啁啾,哽咽,咬啮和怨言。

    “唉,人类永恒地回归,渺小的人类也永恒地回归!”

    从前我看见过他们的裸体,最伟大的人和最渺小的人,都太相似,太人类,——甚至于伟大的人也太人类了!

    甚至于最伟大的人也太渺小!——那就是我对于人类的憎恶!甚至于最渺小的也永恒地回归,——那就是我对于一切存在的憎恶![3]

 

    后来,尼采在笔记中又写道:“让我们看看这种思想最可怕的形式吧:生命,原来的生命乃是无目的、无意义的,但却是无可避免地轮回[回归]着,没有终结,直至虚无,即永恒的轮回[回归]。这是一个极端的虚无主义形式:即虚无(无意义)是永恒的!”[4]尼采明确指出,永恒轮回或永恒循环、永恒重复、永恒回归是虚无主义价值观的存在论基础,这是他本人绝对不能忍受乃至极端憎恶的!

    4.肯定性的、认可的表达

    与第三种表达恰好相反,尼采又在另外的场合对永恒回归表示出肯定的、认可的态度。在1881年的一则笔记中,他这样写道:“不管这个世界达到何种状态,它必须达到那种状态,而且不止一次,是无数次。这一瞬间是这样:曾有过一次和多次,并将同样轮回[回归],一切力如现时一样分布精确,瞬间的情况也同样如此,瞬间诞生出瞬间,随着瞬间又生出现时的孩子。人啊!你的整个生命像沙漏一样一再地转动,一再地流失——期间有个伟大的时分,直至所有条件——你就在这些条件中、在世界循环中变成你自己——重新聚集。然后,又发现每次痛苦、每次快乐、每个朋友、每个敌人、每个谬误、每根草茎、每缕阳光,即万物的整体联系。这个轮回[回归]永放光彩,你是轮回[回归]中的一粟。人类生存的每次轮回[回归]都有这一时刻:一种最强有力的思想首先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然后出现在许多人身上,接着出现在所有人身上,这就是万物永恒轮回[回归]的思想——对人类来说每次都是正午时刻。”[5]

    在1884年春的一则笔记中,尼采写道:

 

    我的朋友们,我是永恒轮回[回归]说的教师。这就是:我教导你们,万物永远复归,你们自身也包括在内——你们已经历过无数次轮回[回归],和万物一起;我教导你们说,存在着一个伟大的、悠长的、非凡的演变之年。这年就像沙漏一样流完之后就倒转,结果这些年都相同,大小都一样。

我想对行将死亡者说:“看!你快要死去,你在消亡和流逝。在你消失的地方一无所剩,就剩下自称的‘你’,因为灵魂也将像肉体一样死去。但这一次生你的起因之力将会轮回[回归],必将再创一个你。你是尘埃中的微粒,你属于万物轮回[回归]所依赖的起因。假如有一天你再生,那不会是一次新的生命或更好的生命或相似的生命,而是与你相同的生命,就像你现在的存在、大小都一样。”

这个学说在尘世间还未曾教导过,在这个地球上和这个大年里。[6]

 

    听起来尼采的确像是某个神秘宗教的传道士。据说1884年9月的一天,友人欧文贝克来访,尼采因病躺在床上,向他的朋友兴奋而颤栗不安地讲起他的永恒轮回[回归]说,并用神秘低沉的声音说:“总有一天,我们会再次出现在这同一个地方。我会像现在一样生着病,而你也会像你现在一样对我的话感到吃惊。”欧文贝克温和地听着,避免发生任何争论,最后怀着一种不祥的预感离开了[7]。当1882年尼采第一次向他追求的莎乐美讲述他的苦难经历和精神冒险,讲述他的基本思想时,也让这位小姐惊骇不已。

    在以上四种表述中,第一种与第二种自相矛盾,第三种和第四种自相矛盾。第一种是一种假言式事实判断,第二种是一种直言式事实判断,两者之间有区别;第三种是一种否定性价值判断,第四种是一种肯定性价值判断,两者恰好相反。同时,第一种和第三种表现出强烈的反对永恒回归的倾向,而第二种和第四种又表现出强烈的赞成或服从永恒回归的倾向。

    问题摆出来了:

    第一,为什么尼采如此自相矛盾?

    第二,尼采对历史上有过的永恒回归思想是怎么看的?如果他是赞成的,这样一个古老的传统思想何以会成为尼采的反叛性哲学思想的“重负”、“重心”、“观察的高峰”、“最高肯定的公式”?这个思想是如何与其超人和力量意志思想统一起来的?如果他是反对的,其理由何在?

    第三,尼采有没有自己独创性的永恒回归思想?如果没有,为什么一提到这几个字,他就会如此紧张和焦虑,为什么他要用这么多的篇幅来讨论这个问题?抑或这个思想是尼采哲学中的多余之物,或杂质,或不和谐音,只需简单地剔除掉就可以了?如果有,它与传统的永恒回归思想区别何在?又是如何与其超人和力量意志思想构成一种完整的哲学思想的?

 



[1] Nietzsche:Thus spake Zarathustraby Thomas common,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影印本,第223页;参见楚图南中译本第225页。

[2] Nietzsche:Thus spake Zarathustraby Thomas common,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影印本,第226页;参见楚图南中译本第228—229页。

[3] Ibid,pp.224—225;参见楚图南中译本第227—228页。

[4] [德]尼采:《权力意志》,张念东、凌素心译,商务印书馆1991年版,第622页。

[5] [德]尼采:《尼采遗稿选》,虞龙发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5年版,第63页。

[6] [德]尼采:前引书,第87页。

[7] [法]丹尼尔·哈列维著:《尼采传——一个独立特行者的一生》,刘娟译,贵州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86页。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