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江松PHILOSOPH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江松,1963年生,湖南湘乡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劳动哲学与劳动文化研究所所长。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五章 力量意志的悲剧(4)  

2010-03-11 11:37:00|  分类: 《悲剧哲学的诞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力量意志与超人

 

    上文论述了力量意志、强力意志、弱力意志和权力意志这几个概念之间的关系。我们知道,力量意志学说一方面是超人学说的投射和扩大,另一方面又反过来为超人学说提供存在论的支持。在力量意志学说基础上,现在可以重新来讨论上一章讨论的问题——人性和超人问题。

    一、人性的一般构成

    如果我们对于尼采力量意志的解释是可以成立的,那么,在人类、每一个人的人性中,在人的本质中,便包括三种力量意志:强力意志、弱力意志以及一种中性的力量意志即生存意志或保存意志。为什么说每一个人都具有这三种力量意志?这是因为诸种力量意志并不是独立存在的、像原子或单子一样互不相干的实体或本质内核,而是相互对立而又相互依存的、处于共同的关系或“场”之中的趋势、冲动、本能、能量,一个人不可能只具有某一种力量意志而不同时具有所有的力量意志。[1]

    二、强者、弱者的特殊人格构成

    人性或人格是一个力量场和力量关系结构,按各种力量意志所占比重不同,会形成不同的人格和不同类型的人:

    1.最强者

    在最强者的人格结构中,强力意志占绝对主导地位,生存意志次之,弱力意志居末位。

    2.较强者

    在较强者的人格结构中,强力意志占主导地位,弱力意志次之,生存意志居末位。

    3.中庸者

    在中庸者的人格结构中,生存意志占主导地位,强力意志和弱力意志平分秋色。

    4.较弱者

    在较弱者的人格结构中,弱力意志占主导地位,强力意志次之,生存意志居末位。

    5.最弱者

    在最弱者的人格结构中,弱力意志占绝对主导地位,生存意志次之,强力意志居末位。[2]

    这样一种解释只是本书作者的“理论假说”,尼采本人并没有做出上述具体明确的说明,不过最强者、较强者、中庸者、较弱者、最弱者的概念在其行文中是出现过的,而且在他那里显然有一个人格类型的高低排序,即最强者—较强者—中庸者—较弱者—最弱者的人格等级制在《善恶的彼岸》中,尼采提出要按照人的广博、全面、多才多艺,按照一个人所能忍受和承担的数量和种类,按照一个人所能肩负更多责任的程度,来确定其价值和等级[3],他并且要求按照此种人格等级制来建立以贵族为统治者的社会等级制

    不过大量出现在尼采著作中的是强者和弱者这对概念,一是因为他从最强者的角度出发,把中庸者也归入弱者之流,甚至较强者的只相当于柏拉图《理想国》中的武士、国家的保卫者阶层,是为最强者(相当于柏拉图的“哲学王”)服务的;二是强者、弱者这对较为简化的概念,反而具有较强的能指性和冲击力,便于集中地、强烈地突出自己的思想重点,比如主人(强者)道德与奴隶(弱者)道德的思想,概念太多了,反而哆嗦繁琐,纠缠在具体细节的分析和推理之中,难以取得鲜明的对比效果和强大的攻击效应——要知道,尼采首先是一个斗士,然后才是一个思想家,最后才是一个学者。

    三、强者与弱者的关系

    尼采虽然推崇强者、贵族、主人、英雄、伟大人物,而蔑视弱者、贱民、奴隶、懦夫、小人物,不过,他又强烈地反对所谓“英雄史观”,并称英雄史观的代表人物、英国思想家托马斯·卡莱尔为“江湖骗子”。我认为,关键是尼采的思想始终具有一种悲剧张度,这使他能够看到强者的弱点和危险与弱者的优势和力量。

    1.强者与弱者具有深层的人性共通性

    最强者也具有哪怕是最低限度的弱力意志,最弱者也具有哪怕是最低限度的强力意志。只不过,强者的弱力意志基本上是被其强力意志驯化了的,弱者的强力意志则基本上是被其弱力意志俘获了的,但这不排除强者的弱力意志和弱者的强力意志也有某种独立性。

    2.弱者甚至比强者具有更为强烈的权力意志

    弱者正因为其弱,反而具有更为强烈的权力意志。虽然他作为人,远较强者颓废、衰弱、少有创造力,作为个人也远不是强者个人的对手,不过,这种人格上的弱并不一定直接导致社会关系上的弱,因为弱者可以联合起来取得控制、支配、压迫、奴役乃至消灭强者的权力。相反,强者个人虽然强大,但生性孤傲,不屑于结党成群,因而不善于以集体的力量获取社会关系上的优势地位即统治弱者的权力。尼采多次慨叹弱者的结伙倾向使他们成为胜利者,而强者的离心倾向使他们成为失败者。他对此感到非常焦急,以至大声疾呼,要求强者也提高自己的权力意志并且不择手段地对付弱者。

    3.强者与弱者在一定程度上是相互需要的

    强者并不能要求消灭和铲除所有的弱者,而只需要获得对弱者的统治权就可以了,因为消灭了弱者,也就无所谓强者了。而且很多事情强者是不屑于去做的,这就是为什么尼采竟然反复要求保留奴隶的卑微的、对社会又是必须的劳动的理由。反过来说,弱者也不能消灭所有强者,因为即算弱者联盟获得了胜利和权力,单个的弱者仍然是弱者,没有一个弱者能够领导这个联盟,因此还必须从强者中物色领导人选,劝诱或迫使强者用他的能力为弱者联盟服务。

    4.在一定条件下,弱者与强者可以相互转化

    关于弱者是如何具体地转化为强者的,没有见到尼采的有关论述。不过,想必他并没有彻底否定弱者转化为强者的可能性,否则,超人就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了。至于强者转化为弱者则是尼采论及了的。

    首先,再强的强者,也有年老体衰、神智不清、失去创造力的时候,如果他不能适时地选择自由自愿地死去(这让我们想起海明威的自杀,想必他受过尼采思想的影响),他就会转化为彻头彻尾的弱者,日常生活中的例子遍地皆是、举不胜举。

    其次,一个人成为强者乃是件非常艰难、非常危险的事情,时刻可能遭受挫折、失败乃至死亡,于是他很自然地会产生退缩、放弃、逃避的想法(这让我们想起弗罗姆关于逃避自由的精彩论述),对此,没有比尼采自己更有体会的了(他曾经想到过自杀):“那些成就命运的人们,那些通过承担自身而承载命运的人们,那些英雄般的负重者:他们多么希望让自己休息一下啊!他们多么渴望具有强壮的心脏和颈背,以便从重压之下获得瞬息的解脱啊!但他们的渴望是徒劳的!……他们等待着;他们看着一切与他们交臂而过。没有人投合他们,哪怕仅仅以千分之一的痛苦和激情,没有人猜得出他们何以要等待……久而久之,他们终于学会了第一条生活智慧:不再等待;然后很快也学会了第二条:要随和、要谦逊,从现在起容忍所有人、所有事物——质言之,要忍受更多,比他们以往忍受的更多一些。”[4]

    第三,历史的经验证明:强大的种族因为战争、权力欲、冒险等项原因而相互消耗、蒙受损失乃至同归于尽,它们的存在是昂贵的、短暂的;它们有一种强大的激情:挥霍浪费,使力量不再转化为资本;它们往往由于过分的紧张而精神错乱,于是就会出现深度缓解和松弛的时期,为自己伟大的时代付出代价……然后,强者就比平庸而虚弱者更软弱、更无意志力、更荒唐。[5]想必尼采指的是古希腊和古罗马由盛而衰的过程吧。

    四、超人与力量意志的关系

    海德格尔根据自己对尼采力量意志的一元化、形而上学化的理解,严重误解了超人的本质和特征。他说,强力意志的完成了的主体性乃是超人的本质必然性的形而上学起源;无条件的强力乃是纯粹的强势作用,是无条件的超越、高高在上和能够命令,是唯一者和至高者;作为完成了的主体性的最高主体,超人是强力意志的纯粹强力运动,而不仅仅是起源于“尼采先生”的狂妄自负[6]。按照海德格尔的说法,正如对黑格尔来说,拿破仑是骑在马背上的绝对理念或世界灵魂,对尼采来说,超人也是在大地上舞蹈的强力意志。这不仅把尼采反形而上学的伟大功勋一笔勾销了,而且造成对尼采哲学的一种非悲剧性的、肤浅乐观主义的理解。

    我以为,超人与力量意志,构成一种既相一致又内在紧张的关系:

    1.力量意志为超人提供了存在论支持

    虽然力量意志本质上只是尼采这个超人或想做超人的人对世界的一种解释,不过这还算是一种颇有成效的解释:在人类中、生物界中、无机界中到处表现出来的力量意志,尤其是强力意志,反过来鼓舞了超人的雄心壮志,证明了超人的来源、依据和可能性——所谓超人,便是拥有并发扬最多强力意志的人。

    2.力量意志并不承诺超人事业取得完全胜利的必然性

    力量意志一旦被假定,就取得了尼采本人也不能随意推翻的“客观性”或强制性,这是因为,尼采要用这一假定去说服其他人也接受超人理想,要让人们相信,力量意志的世界,即使不是世界本身,至少也是对这世界的一种最为合理的解释;其次,即使尼采本人想否定这一学说,他也没有能力做到了,要知道,一个人毕其一生建立一种哲学,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他还能推到重来,建立另一种哲学吗?他既然不能推到重来,他就不能拒绝这个假定中包含的内在逻辑,他就只能如此这般地思考,而不能随心所欲地思考。

    的确,力量意志的假设,并不承诺超人的理想一定能够实现:

    (1)不管超人是如何伟大,超人也是由强力意志、弱力意志、生存意志等多种力量意志构成的,他能够完全驯化和淘汰自身的弱力意志吗?看来尼采对此并不十分自信。超人之所以最强大,并不在于他纯粹是强力意志,而在于他以强力意志驯化了其他意志:“各种对立面和对立欲望的综合乃是一个人的总体力量的标志”;“我的衡量尺度是,一个人、一个民族在何种程度上能够激发起自己身上最可怕的欲望,并且转向自己的福乐,又没有因之而毁灭掉,而倒是转向了自己卓有成果的行为和功业。”[7]超人必定只是人,想完全超越人的弱点是不可能的。即算超人成了一个完美无暇的存在者,但超人作为诸力量的关系和结构总是要解体的,超人总有一死,那么超人之死是否意味着一切追求都归于虚无呢?那岂不是说,正因为成了超人,才陷入了更大的悲剧之中吗?

    (2)即算有些人能够成为超人,可谁能保证所有的人都成为超人呢?诸种力量意志是互为前提和条件而存在的,超人怎么能够把所有其他力量意志都驯化为强力意志即纯粹的创造性意志呢?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超人的处境就非常危险了,因为非超人们不仅数量庞大,而且拥有强大的集体性权力意志和现实的社会权力,超人小团体不仅在人类当中会被淹没和毁灭,即算他们逃到天涯海角,又如何抵挡得住人类的渗透和蚕食?

    (3)最为可怕的是,力量、能量是守恒的,既不能被创造,也不能被消灭,能够改变的仅仅是力量关系、力量对比。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此时强力意志占上风,彼时弱力意志凭借其强大的权力意志重占上风,如此往返,以至无穷。即算超人一族在某一历史时期统治了人类和地球,又怎么能够永远保持这种统治地位呢?历史上某些强大的种族不是已经沦亡了吗?啊,这个世界,这个永恒生成变易的世界,莫非就像大海潮涨潮落、太阳东升西落、日夜四季不断更替一样,是一个不断重复、循环、轮回、复归、回归的过程,一个圆圈运动吗?如果是这样,超人作为大地的意义何在?人生的价值和意义与动物、植物、石头、星星的价值和意义有何区别?

    查拉图斯特拉第二次下山后,宣讲力量意志学说并进一步深化其超人学说,在幸福岛上吸引了一批新的弟子和朋友。然而,这时流传着一个学说,一个信仰陪伴着它:“一切是空,一切相同,一切完了!”查拉图斯特拉听到预言家这一可怕的预言后,三天三夜到处漫走、不饮不食,最后累倒睡着了。他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见千百种鬼脸向他哄笑;他又想像自己正在悬崖上攀援,身受双重意志的折磨;后来又梦见一个无声之声命令他以自己的权力统治世界,他不敢,他不愿,他也感觉到,正如那个无声之声说他还不够成熟一样,他应该离开自己的朋友和弟子返回到孤独中去。他离别时禁不住失声痛苦。

    他要去干什么?他要去克服一个最大的重负、最大的阻碍——在一个永恒回归的世界中,人究竟可以干什么?人生的意义何在?

 

 



[1] 参见拙著《悲剧人性与悲剧人生》,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三章“主体性—自然本性—反主体性”的人性假说。

[2] 参见拙著《悲剧人性与悲剧人生》,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四章对个性的分类。

[3] 参见朱泱译《善恶的彼岸》,团结出版社2006年版,第202页。

[4] [德]尼采:《权力意志》,孙周兴译,商务印书馆2007年版,第681页。

[5] [德]尼采:前引书,第1108页。

[6] [德]海德格尔:《尼采》,孙周兴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第933、719、935页。

[7] [德]尼采:《权力意志》,孙周兴译,商务印书馆2007年版,第5页。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